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大象倒地:百年汽车出行巨头破产

时间: 2020-05-28 11:12:04 来源: 亿欧汽车  网友评论 0
  • 疫情仅仅是根导火索

作者:曾乐

来源:亿欧汽车

 

疫情成了压垮全球最大汽车租赁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美国当地时间5月22日,创立于1918年的赫兹租车正式申请破产保护。不过,破产只针对美国与加拿大市场,其在澳大利亚、欧洲、新西兰的业务及特许经营点被排除在外。另据《北京商报》援引赫兹中国客服消息称,目前亚太地区未收到调整消息。

 

同大多数受疫情影响的企业一样,赫兹的破产主要由于其未能在4月按时还款,且未得到贷款商拖欠允许,产生违约行为。对此,赫兹租车表示:“新冠病毒导致商务旅行者和游客锐减,公司缺乏充足现金流支付贷款。”

 

此外,赫兹的车队价值也因二手车行业受挫而大打折扣。数据显示,赫兹租车拥有约50万辆二手车库存。

 

申请破产保护当日,赫兹租车股价一度暴跌近40%,最终收跌7.49%至2.84美元。如果说,赫兹租车申请破产是引爆汽车租赁行业的一颗手雷;那么疫情的出现,则是这颗手雷的“导火索”。

 

这家百年巨头的倒塌并非毫无征兆,之前的降薪裁员就已预示了公司的危机。

 

今年3月,为摆脱财务困境,这家汽车租赁公司不只削减了高管薪酬,还裁掉了1万名司机,约占其美国员工总数的四分之一。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赫兹债务总额近190亿美元。

 

来源/赫兹官网

 

疫情影响下,债务危机、股价暴跌、裁员自救等压力扑面而来。如今,多重压力之下,“百年老店”赫兹租车被迫自救的故事还将继续。

 

赫兹租车在声明表示,公司仍拥有10亿美元现金,用于支持日常运营。同时,该公司也强调,将根据疫情持续的时间及其对收入的影响,在重组过程中寻求更多现金,包括新的借款。

 

如今,海外疫情蔓延正重挫全球出行市场。大象倒地的背后,赫兹租车也为整个出行行业的发展敲响警钟。

 


01

百年车企炼成记:大起与大落


 

诞生于美国汽车租赁史的开端,赫兹在美国汽车租赁市场中有着非凡的意义。已在市场中扎根103年的它,经历了大起大落。

 

1918年,正处于美国汽车工业发展早期,沃尔特·L·雅各布在美国芝加哥成立了一家租车公司(赫兹租车前身),后雅各布将其租车业务出手给约翰·赫兹。1926年,通用汽车从约翰·赫兹手中收购了赫兹租车。

 

1932年,赫兹首家机场租车公司在芝加哥Midway机场开设。彼时,距赫兹的劲敌——安飞士诞生还有15年。因为“起了个大早”,赫兹在辽阔的汽车租赁市场中飞速生长。1954年,赫兹公司成立并成功IPO。截至1955年,该公司在全球拥有超1000个分支机构。当时,规模化已经成为了赫兹的最大优势之一。

 

此后,赫兹还收购了卡车租赁大都会经销公司(Metropolitan Distributors),并对外扩张了加拿大、欧洲等市场。

 

在这家百年巨头的发展史上,赫兹与福特也曾有过一段互相纠缠的故事。1994年,赫兹被福特全资收购,并被摘牌。1997年,赫兹第二次登录纽交所,并于2001年再度被福特私有化。2005年,福特汽车宣布赫兹租车将再次上市。但,这家租车巨头最终的结局是以5.6亿美元被卖给以凯雷集团为首的私募银团,一年后才第三次登陆纽交所。

 

制表人/亿欧汽车商业分析员 曾乐

 

经历过规模化扩张阶段、大资本注入阶段后,赫兹在汽车租赁市场的版图越来越大。作为汽车租赁行业的“鼻祖”,赫兹国际控股旗下目前拥有赫兹(Hertz)、道乐(Dollars)及Thrifty三大租车品牌。如今,赫兹租车已在北美、欧洲、南美、亚洲等全球150多个国家,经营着约1.04万家直营、授权及特许经营网点,车队规模在75-77万辆。

 

在规模效应尤为凸显的租车行业,赫兹的“大门店模式”一度是其快速占领市场的法宝。该模式之所以得以延续百年,主要由于赫兹除通过与当地公司开展业务合作外,还将目光瞄准至更广阔的业务延展空间。

 

以中国市场为例,2013年,赫兹战略投资神州租车,后者将其在中国的租车业务进行合并。乘着神州租车这艘快船,赫兹在中国市场的发展速度得以加快。同年,双方还共同推出了“企业云”产品,提供多种用车解决方案服务,产品包括短租自驾和代驾、长租、融资租赁、车队管理和国际租车服务,覆盖中国66大城市、52大机场、近700个网点,还可为企业解决用车管理等难题。

 

“规模化”是把双刃剑。赫兹的业务越做越重,这使其陷入高负债现金流危机。与此同时,共享出行市场快速发展,多种出行方式并存的格局逐步形成,人们的出行选择变得越来越多元。

 

早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时期,赫兹就曾遭遇过生死存亡问题。当时,美元汇率跌到历史最低点,全球经济颇受打击。赫兹位处风暴中心,受到的影响更是深远。

 

2020年,疫情带来的经济下行再次席卷全球,赫兹业务重资产、高负债的问题愈加凸显。

 


02

巨头光环黯淡:大象负重前行


 

这家把自己越做越“重”的百年汽车租赁企业,为何没能顶住疫情“黑天鹅”的压力?

 

从经营模式上看,赫兹走的是传统汽车租赁企业惯用的重资产模式。大规模、大门店模式使其背负上了沉重的运维成本。这些成本不仅包括网点人力、租金等开支,还包括车辆保险、维修、燃料等费用。

 

规模越大,意味着负担越沉重。亿欧汽车通过梳理数据发现,2016-2019年,赫兹租车的营业总支出均超过40亿美元,始终占其同期营业收入一半。

 

制表人/亿欧汽车商业分析员 曾乐

 

此外,由于赫兹通过债券融资购买持有车辆,使其债权比例居高不下。在2015-2019年中,赫兹的资产负债率均超90%。在2018年,其资产负债率更是高达94.76%,为近五年来的最高点。

 

悟空租车创始人兼CEO胡显河对亿欧汽车表示:“企业高负债情况下,一旦外部市场需求出现大幅下滑,公司就可能面临资不抵债的风险。”

 

制表人/亿欧汽车商业分析员 曾乐

 

据CNN报道,截至3月31日,赫兹2020年的账面新增债务17亿美元,债务总额高达188亿美元。其债务主要由43亿美元的公司债券和贷款,以及144亿美元的特殊融资子公司的汽车抵押债务组成。

 

此外,在这场疫情下,二手车业务也成为一大掣肘。

 

通常情况下,汽车租赁的本质在于对车辆的全生命周期管理:以尽可能高的性价比购入、提高车辆利用率、降低车辆维护成本,并将“退役”车辆以尽可能高的价格进行出售。换而言之,折旧既是一家汽车租赁公司的重要开支部分,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该企业的业绩状况。

 

但随着手中车辆愈发增多,赫兹想甩掉这些“肥肉”实属不易。疫情期间,美国二手车销量暴跌,更是为赫兹关上了一扇自救的大门。据法新社报道,赫兹今年3月初已在美国和欧洲市场分别卖出4.1万辆和1.3万辆汽车。但由于二手车拍卖停止以及许多二手车门店关闭,该公司无法继续卖车。这也成为赫兹资不抵债的主要原因之一。

 

“重资产模式,加上疫情的特殊性,赫兹的资产无法兑现,阶段性压力骤增。”平安集团智慧企业副总经理、CGO张君毅对亿欧汽车如是说道。

 

持有更多车辆的同时,赫兹的规模优势正在因用户居家隔离、无法出门而丧失。“疫情期间,汽车出行大多都以本地需求为主,异地出行用车需求锐减,而汽车租赁的一大块业务就来自异地出行需求。”胡显河说道。

 

今年4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发展司副司长蔡荣华曾公开表示,目前中国千人汽车保有量已增长至180多辆/千人,达到全球平均水平。发达国家千人汽车保有量总体在500-800辆/千人。这意味着,由于美国的千人汽车保有量较为饱和,使得美国人的本地汽车租赁需求比例相对较小。

 

另一方面,本就有限的出行市场,争夺还变得越来越激烈。以Uber、Lyft等为主的共享汽车平台,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赫兹在汽车出行市场中的主导地位。相较于Uber的外卖等多元化业务,只能为用户提供车辆与车队管理服务的赫兹败下阵来。

 

内忧外患之下,赫兹试图向美国联邦政府寻求援助,但扶持该行业的支援资金却“没有着落”。

 


03

疫情下的汽车租赁:困境与破局


 

风暴正在来临,一系列负面影响正在全球出行市场中逐渐显现。百年汽车租赁企业赫兹的破产或许只是开端。

 

当下,海外疫情蔓延正重挫全球出行市场。以航空运输业为例,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计,2020年,全球航空公司的客运收入将锐减3140亿美元,较2019年的水平下降55%。另据BBC报道,由于贷款申请被拒,负债50亿澳元的澳大利亚第二大航空公司——维珍澳洲,已于今年4月宣布破产。

 

而在共享出行领域,美国共享出行巨头Uber也遭遇了史上首次业务下滑。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Uber的乘车总订单下降5%,4月的业务收入更是同比暴跌80%。为节省成本,Uber裁员近7000人,并称将关闭或整合全球约45个办公室,减少自动驾驶等多个非核心业务的投资。

 

疫情漩涡之外,回看汽车租赁市场,投入成本过高、盈利模式不明,始终是行业的待解难题。百年巨头赫兹的陨落,只是整个汽车租赁市场现状的一个缩影。

 

来源/Unsplash

 

“租车市场面临的发展困境多种多样,容易受到疫情等不可预知的黑天鹅事件影响。此外,汽车租赁公司资产和负债普遍偏高,抵御风险能力有限。”胡显河表示。

 

疫情的冲击,除了加速整个汽车租赁行业洗牌,还在逼迫企业重新思考。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对亿欧汽车表示:“多重冲击下,相比过去的烧钱模式,中国租车市场未来需要低成本的运作模式。如何创新商业模式至关重要。”

 

“对企业来说,现在行业处于先抑后扬过程中,但能不能挺过‘先抑’阶段,这很关键也很难。”张君毅表示。

 

无论是遭遇疫情重创的百年巨头赫兹,还是遭遇信任危机的神州租车,“活下来”成了如今行业玩家的共同目标。好在随着疫情缓解,汽车出行产业看到了回暖的希望。

 

“行业洗牌之下,以重资产模式为主的单体类租车企业,其市场将会更为分散,”胡显河认为,“偏向轻资产运营的平台类租车企业,受疫情冲击相对较小,其市场集中度会越来越高,有望成为未来的行业头部企业。”


“大家都是看企业是否能够可持续发展。”张君毅如是说。事实证明,当风暴来临之时,即便是赫兹、神州等租车行业巨头,若没能及时调整战略布局、降低经营风险,在下一只“黑天鹅”到来之时,他们依然大概率会走入死胡同。

 

求变并顺势发展,提升企业防御风险能力,或许才是汽车租赁行业应该重新思考的方向。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亿欧汽车 作者:曾乐 (责任编辑:lihuiqin)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