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首页 >> 企业金评 >> 列表

汇丰大中华区屈宏斌:经济仍有下行压力,政策将温和宽松,银行业并购整合是趋势

时间: 2020-01-31 21:23:00 来源:   网友评论 0
  • 日前,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在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经济增速放缓,一些中小银行的风险资产有所暴露,势必将出现一些并购和整合,但这个过程中要坚持市场化方向。

作者:马传茂  来源:券商中国


日前,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在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经济增速放缓,一些中小银行的风险资产有所暴露,势必将出现一些并购和整合,但这个过程中要坚持市场化方向。


展望2020年,屈宏斌认为,基于外部出口存在的压力,以及内部投资、消费出现放缓的趋势,预计2020年中国经济仍将面临一些下行的压力。


屈宏斌预计,除元旦第一次全面降准外,2020年可能还有1~2次的全面降准,LPR预计全年累计将下降20~25个基点;财政政策方面,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发行额度将增加,再实施一次大幅度的减税降费也还有空间。


“这些政策有可能作为经济托底,使得经济不要下滑得那么快,但是客观来讲,我认为这些政策不足以使经济出现一个拐点,预计经济还会延续缓慢、放缓的这种趋势。”屈宏斌说。


银行业的并购整合是趋势


2019年,关于地方金融风险,尤其是地方中小银行风险处置的讨论显著多于往年。

在屈宏斌看来,随着经济增速放缓,这实际上是一个水落石出的过程。“前期经济快速增长过程中,一些中小银行低质量的风控能力在经济增长放缓的时候有所暴露。”


“既然出现这个问题,有一些就需要自救,有一些需要别人帮忙,就出现一些并购和整合,这是自然周期都会看到的情况,未必是坏事,通过这些整合可以化解一些风险。”屈宏斌说。


他认为,整合和合并肯定是一个趋势,会被分拆或者是并购也好,经过这一轮调整之后,银行防范风险能力会进一步加强,不同层次银行之间的分工和市场定位也就更加清晰了。


屈宏斌同时强调,行业并购整合的过程要坚持市场化方向。“一方面,参与方都有整合的意愿,效果会更好;另一方面,通过整合加强公司治理结构,使中小银行风险防范能力更强,而不是更弱。”


对于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屈宏斌认为,地方政府基于建设性支出而举债并不可怕,主要的风险点在于不透明的举债方式。“地方借债本身是必然的,不一定必然有风险。”


在他看来,解决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透明化”——坚持开前门、关后门、关斜门,即收紧各类不透明的举债方式,整体债务正规化。


不过他认为,在操作过程中二者需要协调。“有的时候就后门关得比较快,但前门又开得羞羞答答,就是挤牙膏式比较吝啬,地方政府就很难受了。”


2020年仍将面临经济下行压力


展望2020年,屈宏斌认为,中国经济仍将面临一些下行的压力,这种下行压力既来自内部也来自外部。


就外部而言,全球主要经济体(也是中国主要的出口市场)——美国、欧洲、日本,这些发达国家市场增长仍将持续放缓。


汇丰预计,美国的经济增速将从2019年的2.3%降至1.7%,欧洲的增速预计从1.2%降至0.7%,日本的增速预计从0.9%降至0.3%。此外,对于亚洲周边国家,汇丰基本维持和2019年相比比较平的,也不会出现反弹的预测。


“总体来讲,从外需来讲,实际上我们出口仍然是看不到拐点。”屈宏斌总结称。他也认为,虽然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有一定的积极效应,但这对于减少、减缓已有高关税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影响力还是有限的。


内部来看,去年下半年,国内消费和投资也出现了放缓下滑的趋势,这个趋势来自多方面:


一方面是出口不好,尤其是去年中美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影响了实体企业的信心和预期,所以投资得更加谨慎。


“企业不投资了,说明这个企业将放缓扩产、扩招人员, PMI的就业分项指数过去一直维持在收缩区间也说明这个问题,所以说这个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工资的增长,影响了就业增加,一定程度上也对消费有所影响。”屈宏斌说。


另一方面,民间投资、尤其是制造业投资2019年是非常低的,这都是受到信心的影响,所以内需的方面也有放缓。


“当然,大家都说内需还有其他的原因,比如说我们在环保和去杠杆执行过程当中出现了简单粗暴“一刀切”、用力过猛或者是姿势不对,误伤了一些民营企业以及一些实体企业,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增长。”屈宏斌称。


他认为,这些压力在2020年仍然存在,这是一个客观的因素。“当然如果说没有政策面的这种托底的话,我们的经济也会继续下滑,现在下滑程度不仅仅是6%,可能下滑接近5%左右,但是我觉得我们有政策,政策会托底。”


而房地产市场在面临经济下行的压力下趋于稳定的可能性比较大。“政府不会放松去杠杆,既不会用刺激房地产来刺激经济,但是也不会允许或者是承受房地产一个大幅度的下调。”屈宏斌表示。


货币财政政策预计维持温和宽松


从中国宏观政策来说,屈宏斌认为,2020年货币财政政策继续维持温和宽松。


他预计,除了元旦的全面降准之外,可能还有一到两次的全面降准,LPR累计可能有20~25个基点的降息。“下一次降准我们预计可能会在二季度末,也就是年中左右。可能还会有最后一次降准,大约在三季度末到四季度初。”


屈宏斌也认为,总体信贷增长不会出现明显的反弹,但是结构上会有所调整。“譬如针对中小民营企业的贷款会维持一个比较高的增速,对于一些杠杆率、负债率比较高的,比如说房地产、国有企业等融资会收紧。”


财政政策方面,屈宏斌认为,还有空间可以继续执行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额度,创造更有利的条件,支持地方政府进行传统的基建、包括5G在内的新基建等投资,基建投资有望会出现比较温和的回升。


“我们期待通过专项债的发行,今年基建的投资可能会从3%-4%上升到6%-8%的水平,是去年增速的一倍,但是相对于过去以往的15%-20%的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温和的增速。”屈宏斌预计。


二是,减税降费方面实际上还有空间,也应该再次实施一次大幅度的减税降费,激发企业活力,提振企业信心。


屈宏斌认为,虽然减税以后,2019年财政收入增速降至GDP增速之下,但是减税降费的空间主要来自于多年来累积的大量财政存量资金,这部分存量资金有待盘活。


“我们觉得应该趁着去年减税降费取得的一些积极的成果,可以在这上面再继续挖掘空间,使得企业真正感觉到获得感、提升企业的信心。”屈宏斌表示。


有这些政策为经济托底,屈宏斌预计可以使经济下滑速度放缓,但他也认为,客观上说,这些政策不足以使经济出现拐点。


“所以经济还会延续缓慢、放缓的这种趋势,有一些个别季度会到6%以下,全年增速可能在6%左右,也可能到5.8%这样的水平。”屈宏斌表示。


在这个背景下,汇丰预计,人民币汇率会在一个区间内双向波动。“这个区间我个人认为是在6.8-7.15之间,并随着市场的变化、资金的流出、中美贸易节奏出现一些变化。”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