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首页 >> 贸金专家 >> 列表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如何从交易角度,理解交易银行

时间: 2018-12-28 10:14:45 来源: 贸易金融  网友评论 0
  • 王忠民副理事长表示,交易银行中的“交易”包含交易成本、交易规模和交易效率,如果交易成本太高,社会应该以企业,以某种组织的方式做;

来源:贸易金融


2018年12月11日,主题为“数字化时代交易银行的机遇与挑战”,由《贸易金融》杂志、中国贸易金融网、环球交易银行网主办,中国工商银行、蔷薇集团、杭州银行联合主办,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生态联盟协办,北京财资和供应链应用技术研究院承办,并与中国光大银行、法兴银行、天津银行、上海文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南京润辰战略合作的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暨第8届中国经贸企业最信赖的金融服务商“金贸奖”颁奖典礼在北京隆重召开。


王忠民副理事长表示,交易银行中的“交易”包含交易成本、交易规模和交易效率,如果交易成本太高,社会应该以企业,以某种组织的方式做;如果交易成本低,都应该以市场自由交易的方式节省社会资源。我们今天发现所有的银行都在做数字化改造,只有把原有的交易场景都变成数字化,才能把业务拿在手里。如果不做,最后银行就沦落为一个传统的金融机构,而所有的金融交易的场景被剥离出来以后就剩下后台服务。

 

以下文章根据大会速记整理:

 

如果我们今天的主题词是交易银行,我们可以把交易和银行拆开,拆成两个词来看。如果从交易来理解,必须纪念一位伟大的经济学家,道格拉斯·诺斯,是他从成本视角纳入交易行为、交易成本的内在结构当中的思维,第一次把人们从生产成本纳入到交易成本,交易规模,交易效率,交易要不要由一个专门的组织去做?任何一个专门的交易要不要专门的机构去担当?这是我们从经济学理论的角度来看的伟大的经济学家,他因此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诺斯在这个问题当中提示人们,把交易这个问题一定要认识的比其他的社会行为,作为一个数字化时代的数字行为逻辑,作为没有数字化时代,作为出发点的人的交易的行为的认知和行为的逻辑,和行为的效率的节省,和行为的延展以及行为的组织方式。诺斯当时证明了一件事情,交易成本的大小取决于社会任何一种专业组织体是以企业的组织的方式存在,还是以自由交易方式的市场交易方式存在。


我们看今天一个生态级的公司,市值甚至可以过万亿美元,但是它要做的轻资产结构是把原来作为企业里面投资的固定资产一定变成无数个交易环节,外包给外部市场当中的任何一个生产体。我一个外包的交易的链条就解决了过去庞大的固定资产投资的重资产包,是我投资的部分少了,但是通过交易部分的链接的生态体系,这个供应链、生产链,这个链条通过交易全部完成了,才会出现今天资产轻的不得了,但是市值却大的不得了。这种轻资产可以带来庞大的现金流,利润流。


如果交易成本太高,社会应该以企业,以某种组织的方式做。如果交易成本低,都应该以市场自由交易的方式节省社会资源,社会交易的发展越大。有趣的是生产的组织方式和技术给我们带来了两部分诱发交易成本的变化,所以我们今天要看到的是诺斯之后,因为机构性的组织才让交易产生出了充分的价值,这个时候企业对某种的生产,社会管理对社团组织,乃至于我们用NGO的方式,组织慈善和社会行为,更主要的是所有的金融场景,信贷、现金流、证券全部是以金融机构的方式,而所有金融机构的头部场景的交易是由银行提供的,所以我们今天出现银行这样一个组织体的业态体系。


当然更多的是我们今天在发展新交易的时候要把银行放在一起,叫交易银行,只做交易的银行,是因为过去的银行做发展的交易银行服务的,是以综合场景、复合场景、链式场景提供的。这是人类历史发展的进步。


但是近几年,特别是当下,交易视角对技术对交易的影响太大了,以至于我们用智能手机,用支付环节,可以随机的支付这个领域当中,就可以把交易的支付功能从原来银行的角度全部清理出来。


支付宝、阿里和腾讯,这样一个财富通的角度,一下子产生了某种交易的技术上的进步和技术上的应用,要不要把一种交易从原有的机构当中切离出来,不仅效率高了,而是以另外一种组织方式完成它。我们今天发现所有的银行都在做数字化改造,把原来的交易场景都变成数字化,才能把业务拿在手里。如果你不做,最后银行就沦落为一个传统的金融机构,而所有的金融交易的场景被剥离出来以后就剩下后台服务。


即使现在基于手机端的头部交易的技术影响,有没有另一个技术当中影响会改变这个业态?会把这个东西拿到手里更加进步,更加安全,更加节省交易成本,还可以完成人们无数的交易,有没有?这个东西快出现了没有?是你在做的一件事情,还是在别人做的一件事情?我现在是用语音说话,我们突然发现语音也不需要你用手指点了,过去我们把一切东西可以用手指端做的时候学习成本为零,语音端做的东西不仅让视频可以丰富的场景展现,语音也可以是最安全的,因为声带当中的唯一性才解决了我们今天所有安全问题在交易解决问题当中的安全问题的时候,庞大的安全成本是我们建立机构的主要逻辑所在。


今天不是因为它的效率,而是因为突然找到了比任何东西,比密码学,比其他的交叉验证还要安全的东西,因为每一个人的声带是唯一的。你发出的声音就是交易指令,你完成交易,如果首先在技术当中完成了这一点,我相信今天基于智能手机的东西已经不是指尖的东西。


这是技术,今天我们才说区块链、人工智能,今天是我们找到头部的技术场景,切除原来的交易,从原有的交易当中完全覆盖出去,你就是这个时代的成功者,因为交易从实体经济,从贸易,再上升到金融,如果从流动性到信贷,到衍生品,如果这些交易都是你提供的某种服务,你就是今天的马云,你就是今天的Face Book当中的任何一个。


我们把话题拉回到机构本身。如果基于原有的交易产生的机构,比如银行,我们会发现比尔盖茨当年有一句话,交易金融服务是永恒的,做交易金融服务的这个主体是不一定永恒的。因为其他的东西把你替代了。我们把这样一句抽象的语言放在今天的支付环节。如果基于新技术,首先成功的领域首先是ToC端,因为给它赋能,给它节省成本,这是C端能够瞬间成为你的流量,成为你的客户,成为你的黏性。我们相信今天来自供应链的人很多,突然之间把交易这件事情放在供应链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像C端那么轻易的铺天盖地的随时的形成庞大的流量?因为我们原来的B端背后都是由各种机构在解决原有交易的时候沉淀下来的,这些机构有的已经传统,有的已经腐朽。你不管是生产的链条,交易的链条,还是金融链条,支付、清算、结算,金融当中还有衍生的东西,所有这些链条在原有机构当中,你今天从一个点切入的时候,它不愿意。它的客户,它的利益链,它的存在链,庞大的360度都是障碍。供应链到今天为止也没有像C端的支付逻辑当中一下子形成那么多的流量,那么多的应用。


这个时代发生了另一个变化。把所有的交易变成一种服务。如果你从SaaS的角度看,今天是软件变成服务。如果把SaaS提供一个软件的平台,PaaS,硬件,可以匹配全天下的硬件,把算力、算法用区块链的分布式逻辑集中起来再分布好了,我们可以HaaS。如果你把区块链,把人工智能全部用上去,可以是BaaS。如果今天做区块链,如果今天做供应链,你不是直接在头部场景中替代银行,替代保险,替代券商,替代那些具体的机构者和管理者,而是从后台当中把所有过去对前端的垄断结构提供某种有效的服务,当所有这些服务都满足的时候,你就嵌入到,进入到所有的前端金融和前端的经营性、实体性的链当中和那样一个交易当中。到有一天,你就可以慢慢蚕食它,把这个东西全部侵蚀过来。当然你更多是改变了原有机构的,原有存在组织方式的交易逻辑和交易效率。


如果技术可以把一个原来在一个机构当中交易永远是一个交易包,交易大的复合场景,比如支付、结算、清算、交割,过去是综合包,今天你只做切除一部分,你只在它后台服务某种硬件、软件,基础设施或者技术方法的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的服务,你已经可以形成这当中的例子,这才是我们今天的逻辑所在,我们所有的公司由于金融的制度管制和管辖比较多,你必须持牌。我们今天不叫金融,只叫技术公司。如果做了技术,做了金融,你叫了技术公司以后,你还是C端变成B端的时候,你不能说自己直接替代它,我是给你提供服务的,无处不渗透,无处不替代的时候,才产生了交易逻辑从最前端,从理论的提出到今天因技术、因替代,因服务全方位的改变。交易到了这个时候,才真正覆盖了所有人类的行为,交易到这个时候,才每一端交易成本都是最低的,交易到了这个时候,关键是把交易和后端的价值分配链条统一起来,到了这个时候,交易才真正的造福于人类,为人类谋福利。


谢谢各位。


本文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文章有删减,未经嘉宾审阅,仅做学习参考。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