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首页 >> 消费金融 >> 列表

租房分期屡屡爆雷 晋商消金亟需补风控短板

时间: 2020-06-06 20:55:44 来源: 华夏时报  网友评论 0
  • 来源:华夏时报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朱丹丹 单美琪 

曾多次踩雷租房分期的晋商消费金融再一次陷入“租金贷”纠纷之中。

近日,记者发现不少消费者在第三方投诉网站上反馈,于长租公寓美丽屋公司退房后仍背负租金贷,还了钱却“被”逾期,还报送到了央行征信系统,而这背后的资金方正是晋商消金。

对于上述情况是否属实以及该类事件是否已经得到妥善处理,《华夏时报》记者多次致电晋商消金采访未果,发送的提纲也没有得到回应。

这几年,消费金融的迅猛发展促使各从业机构占领市场的脚步加快,而晋商消费金融则表现的尤为激进,甚至接连踩雷。仅2018年间,晋商消费金融就多次踩雷“租金贷”业务,连旅游分期、医美分期等业务“雷区”也未能幸免。

在连续踩雷之后,多次参与其中的晋商消金也在消费者发起的多起维权行动中,逐渐受到媒体关注。在这种情况下,晋商消金的风控、品控业务能力也不断受到质疑,甚至被认为亦是盈利能力不足的原因。

征信被“不良”是谁的锅?

在21CN聚投诉网站上,刘女士一则讲述自己遭遇的内容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2019年7月22日,刘女士在青岛美丽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美丽屋公司”)租了一间房。其中,支付方式为美丽屋公司通过第三方贷款平台,即晋商消费金融办理贷款。

疫情期间,刘女士被通知因房东解约,所以要求其搬家,同时被告知“因不可抗力因素解约,不付违约金”。此后,刘女士于2020年3月19日和美丽屋公司解约。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对方承诺会帮助她和第三方贷款平台解约,公司全权负责,15日之内就可解除合同。

直到2020年4月22日,刘女士发现自己的银行卡突然自动扣除了一个月的房租1480元。她还补充说,“因为之前还款都是手动还,没有设置过自动扣款功能,询问之后才得知在签署合同的时候有授权过,但之前并不知情”。

无辜被扣款的刘女士联系了美丽屋公司,彼时得到的答复是“已经把剩余房款打给了晋商消费金融,是晋商消金收到钱后一直没有帮其解除合同”,随后让其联系晋商消金。但令刘女士不解的是,晋商消金则对她称,“是美丽屋公司一直没有给到剩余房款,刘女士的贷款还处于正常还款状态,需要每月还款。”

但在这个过程中,美丽屋公司的工作人员拒绝提供任何打款凭证,还让她继续找晋商消金索要相关数据资料,而晋商消金拒绝提供有效资料,这件事也在两方的相互推诿中,至今未得到妥善处理。

“我在网上联系了很多人,(他们)都遭遇了同样的情况,多数人因为逾期影响了征信,所以求助帮我们解决问题。”刘女士说道。

而对于上述投诉情况是否属实以及该类事件是否已经得到妥善处理,《华夏时报》记者多次致电双方采访未果,发送的提纲也没有得到回应。

另据中新经纬客户端报道,因类似操作导致征信受影响等受害租户多达四百余人,而多数租户反映同样受到美丽屋公司与晋商消费金融的推诿,导致征信问题一直未能解决。

同样,2018年上半年,上海两大长租公寓资金链断裂导致爆雷以及同年11月,长租公寓运营商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昊园恒业)资金链断裂,其背后资金方均是晋商消费金融。

而联系起之前几起“租金贷”事件不难发现,这其中,大多数租户对自己因租房子而“被贷款”一事并不知情。例如,各大第三方投诉网站上,多数投诉人称在未向晋商消费金融借款的情况下,被无故查询征信。

无独有偶,2019年8月29日,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发布行政处罚公示,晋商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因未经同意查询个人信息,被责令限期改正,单位和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一并遭到罚款处罚。其中,对单位处以罚款人民币50万元,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处以罚款人民币5万元。

初尝助贷几遇风波

晋商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2月,注册资本5亿人民币,是经中国银监会批准成立的全国第14家消费金融公司。晋商消费金融旗下产品包括晋情贷、晋享分期、晋享钱包等。

天眼查资料显示,晋商消费金融股东包括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奇飞翔艺软件有限公司、天津宇信易诚科技有限公司、山西华宇商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山西美特好连锁超市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40%、25%、20%、8%、7%。

近些年,有着优质股东资源的晋商消金的业绩并不太理想。公司在2018年净利润为0.82亿元,到2019年净利润为0.52亿元,同比下降36.3%,在持牌机构中稍稍落后。

今年以来,多家持牌消金机构相继披露了2019年的相关经营数据。记者注意到,从营业收入、净利润以及总资产规模来看,大部分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取得正向增长。

而相比之下,晋商消金去年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总资产基本上与上一年持平,整体资产规模相对来说是较低的。

值得注意的是,晋商消金后期开始对接资产端平台,尝试助贷业务。2019年9月,晋商消费金融积极对接医美分期的资产,与给米金服、乔融金服、即科金融等金融科技平台达成助贷合作,为其提供放款资金和信审;同时也与乐信、达飞云贷、闪银等消金平台合作。

但是,助贷领域本身也不太平。此前,有投资人收到北京朝阳分局的立案告知书,告知书显示,北京朝阳分局已对达飞云贷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刑事立案,原因是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记者还注意到,有消费者李先生投诉称,其在2019年在“达飞云贷”上借款12000元 ,借款期限2019年9月16日至2019年12月16日,其在2019年12月23日就已经全部结清借款 ,共支付12654.6元,出资方是晋商消费金融。

但是,达飞云贷没把钱还给晋商消金,晋商还在没有通知李先生的情况下,把其不良征信记录上传到央行征信系统 ,显示逾期3个月。对此,晋商消金客服在答复李先生时称让他自己找达飞云贷解决,但对方客服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他们俩个公司合作,却把问题推到客户身上。我的征信一直逾期,迟迟得不到解决,严重影响了我的信誉度和正常生活。”李先生强调道。

另据此前媒体报道,美利金融旗下有用分期与晋商消费金融是合作关系。后来,有用分期因涉套路贷被警方查封 ,晋商消费金融向借款人催款,部分借款人因未及时还款,导致被上征信。

“持牌消金机构往往会作为资金方与助贷平台开展业务合作。”一位业内分析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相较于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在挑选助贷机构的门槛比较低,如果助贷机构风控能力不足则会直接引发经营风险,而这种风险也会传给其合作的金融机构。”

增收不增利 难掩风险控力不足

当然,晋商消金激进的背后,还有成立以后连续多年业绩攀升显著带来的信心。除了连年盈利,更是在2018年实现年利润首次破亿。

根据此前晋商银行向港交所提交的IPO招股书中披露的晋商消金的业绩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前三个季度其利润分别为100万、4525万、1.05亿元。但这一路高歌之后,公司却在2019年出现了滑铁卢。

4月1日,晋商消金第三大股东宇信科技公告显示,2019年,晋商消费金融营收3.72亿元,较2018年3.38亿元增长约10.06 %;净利润5221.95万元,同比去年的8197.14万元,下降约36.3%。

除了上述财务数据表现出不容乐观之外,去年李文莉任晋商消费金融董事长遭山西银保监会否决一事也饱受争议。

2018年6月25日,晋商消费金融提名的董事长李文莉因未通过任职资格考试,而被监管否决。直到该年10月8日,山西省银保监局才批准赵基全晋商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

由此来看,不论是整体资产规模还是盈利能力,晋商消金都明显落后于同业者,而业界也认为这一切与其频频踩雷摆脱不了关系。

“这频频踩雷背后,也是晋商消费金融风险防控能力严重欠缺的表现,公司对合作方和消费金融底层资产的风险认识或出现较大偏差。”上述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山西银保监局于日前发布消息显示,其核准晋商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开办资产证券化业务。

按照山西银保监批复显示,晋商消费金融业务包括发放个人消费贷款;接受股东境内子公司及股东的存款、经批准发行金融债券、境内同业拆借、资产证券化业务等共十项。

由此可以看出,晋商消费金融不仅业务范围有所新增,而且也有资格发行ABS,筹集更多的资金来拓展相关业务。

虽然在2018年长租公寓的爆雷潮中,晋商消费金融作为租金贷的资金提供方,也成为受害租客们维权的对象。

但大股东晋商银行的招股说明书中曾提到,“2018年,几家与晋商消费金融合作的公寓运营出现了严重的资金短缺,因此未能履行彼等于租赁协议下应对消费者所负的若干责任。”其中明确指出,晋商消费金融并无法律或合同责任须对该等消费者蒙受的经济损失负责。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 (责任编辑:lihuiqin)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