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首页 >> 消费金融 >> 列表

过度消费引发互联网一代年轻“负翁”频现

时间: 2019-01-29 15:12:30 来源: 经济参考报  网友评论 0
  • 办公室里三代人,70后存钱、80后投资、90后负债,而90后的父母在替孩子还贷。”这样的网络语,道出了以90后乃至00后为主的年轻人超前消费、负债消费的典型现象。年纪轻轻,却早早背上了债务负担成为“负翁”。记者调研了解到,越来越低的借钱门槛、过度消费的刻意诱导、层出不穷的贷款陷阱等,对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负债消费推波助澜。业内人士建议,要加大消费教育和生命教育的力度,引导年轻人在敢于消费的同时形成健康的消费观念。

办公室里三代人,70后存钱、80后投资、90后负债,而90后的父母在替孩子还贷。”这样的网络语,道出了以90后乃至00后为主的年轻人超前消费、负债消费的典型现象。年纪轻轻,却早早背上了债务负担成为“负翁”。记者调研了解到,越来越低的借钱门槛、过度消费的刻意诱导、层出不穷的贷款陷阱等,对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负债消费推波助澜。业内人士建议,要加大消费教育和生命教育的力度,引导年轻人在敢于消费的同时形成健康的消费观念。


  “超前消费”观念盛行


  “上一秒发奖学金,下一秒还‘蚂蚁花呗’。”安徽省某重点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孟菲苦笑着说,她每个学期、每个月都要数着日子过,盘算奖学金、生活费与还款日的节奏,生怕出现收支失衡。


  笔记本电脑、苹果手机、电子书kindle、运动装备、化妆品、健身卡……价格动辄数千元的消费品,走进城市青年的日常生活,在大学校园也成为必备。


  融360调查数据显示,53%的大学生选择贷款是由于购物需要,主要购买化妆品、衣服、电子产品等,多属于能力范围之外的超前消费。


  除了上述消费品,各种聚餐、旅游也是年轻人普遍的生活方式,大学生每月千余元的生活费根本负担不起,只得借钱消费。


  因为没有足够收入来源,而超额消费惯性难止,一些学生负债后每月只能还上“最低还款额”,新增负债则自动转到下月收取本金利息,由此负债额越滚越大,背上收不抵支、不断延期的长期债务。


  刚参加工作五个月、今年27岁的小曲,还在用工资一点一点“填窟窿”。在北京读研期间,她在“蚂蚁花呗”上每月动辄花费三五千元,由于没有固定还款来源,每月只还款最低额度,剩余部分自动转到下月收取利息,如此反复“滚雪球”。


  “家里给生活费,自己也有奖学金,但就是不够花,跟朋友吃饭、谈恋爱送礼物、自己买衣服买鞋,都要花钱。”小曲坦言,用花呗支付的时候感觉是在花别人的钱,自己不心疼。


  记者接触的多位在校大学生表示,其在各种渠道上积累至今的负债,已经超过万元,每个月最低还款大概1000元,几乎触及个人财务收支红线。


  除了被层出不穷的“必备品”裹挟的在校学生,以90后为主的职场年轻人,消费观念对比上一代人也发生明显转变,存在超前消费、过度消费的现象。


  一种典型现象就是,因为房价太高或者没有购房资格,一些大城市里的年轻人干脆淡化买房规划,甚至想方设法提取公积金补贴日常消费。


  海尔消费金融结合近三年数据发布的《2018消费金融报告》,涵盖国内338个城市的450万用户。统计结果显示,相比70后、80后主要围绕家庭消费,更多90后“对自己更好一些”,注重生活品质提升,更多选择超前消费。


  在使用过消费信用贷款的样本群体中,26-30岁用户占比最高,达到26.56%;月收入3000-5000元、年收入8万元以内的用户占比八成。值得注意的是,三线城市成为贷款消费的主流,其贷款笔数占总数的74.44%。


  相较于在城乡割裂中攀爬、省吃俭用买房扎根的上一代人,如今更多年轻人在各线城市成长、求学就业,目标与压力更模糊,储蓄的意识与习惯也更淡化。


  改装全进口mini cooper汽车,购买价格上万元的日本大师手工限量版钢笔和墨水……杭州一家企业的工程师余先生有车有房、税前年收入将近30万元,却因为“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工作以来没存下任何积蓄。


  智联招聘《2018白领满意度指数调研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度存款超过3万元的白领仅占三成,两成白领不仅没有存下钱,还欠了债务。


  三种渠道助推负债消费


  有关专家学者认为,一些年轻人超前消费、透支消费,甚至陷入债务缠身、不可自主的困境,主要有两个方面原因。


  一方面,在经济长足发展、全社会消费持续提升的背景下,年轻人消费同步扩张,但也容易失衡。


  尤其是在互联网与市场经济下成长起来的90后、00后,摆脱了前几代人那样原生家庭经济状况普遍不宽裕的状态,手中的可支配财产多了起来,消费有了底气。但与此同时,一部分人超前消费惯性难止、尺度难以把控,并未及时形成收支平衡、量入为出的理性消费观。


  在此过程中,家庭、学校、社会的正向引导也存在缺位现象。有专家表示,在社会欢呼消费扩张和升级的同时,各方面对年轻人消费观的教育和引导显得滞后,目前几乎是一片空白。


  另一方面,以借贷为特征的年轻人过度消费,更与当前经济社会环境中无处不在的各种刺激诱导有关。


  记者调研了解到,越来越低的借钱门槛、过度消费的刻意诱导、层出不穷的贷款陷阱等,客观上形成“围猎”之势,对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负债消费推波助澜。


  银行信用卡鼓励透支,贷款利息接近上限。“鉴于您信用良好,诚邀您办理我行信用卡,申请快,权益好,优惠多,轻松取现”……在日常生活中,手机频繁接到类似内容的银行短信。


  从大学校园宿舍“扫楼办卡”,到定期短信、电话,以透支为特征的银行信用卡,在不断引导年轻人借钱消费。


  作为现代交易支付的重要媒介,银行信用卡的商业作用毋庸置疑,但与此同时,在诱导透支消费方面,也存在一定的异化变形和越界行为。


  统计数据显示,房贷受限之后,个人消费贷款正成为不少商业银行的主打业务,增势迅猛。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一些银行手机APP上,“分期信贷”“分期购”“e智贷”等总是在最显眼位置,其提供的个人信贷产品的利率水平,大多接近年息18%的规定上限。


  平安银行2017年财报显示,公司个贷业务5454.07亿元,同比增长51.56%;信用卡应收账款为3036.28亿元、同比增长67.67%。


  线上网贷铺天盖地,借钱、购物“一条龙”。凭借电子商务、社交平台的广泛覆盖,京东白条、花呗、蚂蚁借呗、微粒贷借钱等互联网企业推出的消费贷款,已经延伸至消费者指尖。


  为了让个人借钱,这些借贷平台营销几乎无孔不入,比如通过发红包的方式引导用户绑定借贷平台,或者在“双十一”期间提高个人贷款信用额度。


  在新闻网页、微信朋友圈当中,“秒级审批,3分钟到账,20万额度,无抵押贷款!”“闪电贷,免抵押,免担保,随借随还,最高30万”等网络广告也闪烁其中。


  “当购物车装满心仪的商品,资金又有点吃紧的时候,面对触手可及的小额贷款,有几个人能忍住?”上海青年鲁欣说。


  这种基于网购平台而发展起来的在线贷款方式,被称为“互联网消费金融”,其规模膨胀的速度可谓惊人。


  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互联网消费金融规模仅约60亿元,2017年这一数据达到4.4万亿元,相较前一年增长了9倍以上。


  借条贷、校园贷等涉嫌违法贷款猖獗。“最高20万,日息最低至万二,快速到账”,记者走访了解到,类似个人贷款线上做广告,线下也频繁张贴在大中院校,以及租房客集中的住宅小区楼道里。


  因为急用钱,东莞青年牛智2017年10月在某借条贷平台APP上打了6000元借条,实际到手的只有2300元,约定一周之后还款3000元。几次如期还款后,借款人不断怂恿续借、追着放款,但出现一次违约牛智便陷入泥潭:到期还不上,当日要付三成续期费;如果续期费也付不起,就按每天300元累计逾期费。

  一年多下来,牛智实际借钱不到1万元,但总共还了将近10万元,APP上的借条却还没消除。


  一段时间以来,借条贷、校园贷等乱象频发、屡见报端,超前消费、借贷消费不仅裹挟年轻人个人财务状况,更是对其发展前景乃至人身安全构成威胁。


  “负债危机”尤待关注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哪天早上醒来时,发现所有债务数字清零了,一切重新开始。”今年26岁、杭州某文创企业职工袁姗姗说,超前消费、透支消费就像一条“不归路”。


  中国人民银行统计数据显示,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自2010年底的76.89亿元以来逐季攀升,至2018年第三季度末已经达到了880.98亿元。


  这种看起来每天有吃有喝、消费水平较高,但实际上负债消费的群体正在进一步扩大,被称为“负翁”,其以在大中城市就业的年轻人为主。


  在专家学者看来,年轻人过度负债消费,正在积累多方面社会问题。


  一是盲目负债会影响青年人正确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与勤劳节俭的优秀传统格格不入,也容易让年轻人走偏。


  采访过程中,多位年轻人谈到了消费与储蓄的“怪圈”。越是透支消费,越是欲望难填,借贷一旦突破个人承受力,容易激发不理智行为。


  与之相反,越是专注事业与储蓄,甚至没时间消费,进而步入良性循环,工作生活充满希望。


  二是年轻人早早背上债务负担,或在社会征信体系中留下不良记录,在干事创业上受到束缚,难以轻装上阵。


  近几年,“校园贷”“裸条贷”等消费贷款泛滥无序,甚至催生了暴力催收这一畸形行业,酿成社会问题。


  三是年轻人超前消费也直接冲击全社会养老形势。对于刚组成三口之家的年轻人来说,在独生子女政策下,其大多没有兄弟姐妹来分担赡养父母的责任,需要同时承担孩子教育和父母养老的开销。但与上一代人相比,其储蓄更少、负债更多。


  蚂蚁金服和富达国际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显示,35岁以下的中国年轻一代,56%暂未开始为养老储蓄,44%群体中平均每人每月储蓄只有1339元,部分年轻人处于“零储蓄、高负债”状态。


  安徽师范大学心理咨询研究所所长方双虎等专家认为,全社会要引导青年人形成健康的消费观和金融观,学校要加大消费教育和生命教育的力度,帮助年轻人在敢于消费的同时及时形成健康的消费观念。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 (责任编辑:dk123)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