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首页 >> 消费金融 >> 列表

P2P存管波澜再起:上饶银行终止部分平台合作

时间: 2019-01-25 17:49:26 来源: 华夏时报  网友评论 0
  • P2P资金存管之事又起波澜。日前,上饶银行被曝将终止与部分P2P平台合作。

P2P资金存管之事又起波澜。日前,上饶银行被曝将终止与部分P2P平台合作。


根据部分平台收到一份关于终止《上饶银行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服务协议》的告知函显示:“上饶银行资金存管业务协议期满后不再延期,双方合作关系在协议期满后自动终止。”


对此,上饶银行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确实是与有一些(网贷)平台终止协议,“对于合作终止的网贷平台,协议到期后我行也会给予适当的迁移宽限期。”


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实际上,2018年3月,就有贵州银行宣布彻底退出P2P平台资金存管业务。


对此,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指出,终止与部分P2P平台合作或者退出P2P资金存管业务,主要原因是担心上线平台出现问题,影响银行声誉。另外一方面,也是在新形势下,权衡投入产出比作出的选择。


融360网贷分析师吕佳琦亦表示,随着平台的出清,银行能对接的平台也相应减少,因此未来会陆续有银行退出网贷资金存管。


上饶银行终止与部分平台的存管业务


尽管业内苦等已久的资金存管银行“白名单”出炉,但这也并不意味着网贷资金存管之路就“一马平川”。


日前,部分平台收到了上饶银行的告知函显示:“上饶银行资金存管业务协议期满后不再延期,双方合作关系在协议期满后自动终止。”一时之间,又引起业内对P2P资金存管银行之事的关注。


截至2019年1月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披露数据显示上饶银行共上线78家平台,且均已上线全量业务。


对此,上饶银行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了与部分P2P平台终止资金存管业务的消息,她表示,“我行愿意与规范的监管认可以及政府支持的网贷平台继续保持合作。对于合作终止的网贷平台,协议到期后我行也会给予适当的迁移宽限期,以此充分保证平台方和出借人借款人的合法权益。”


与此同时,上述告知函还指出,协议到期3个月内,网贷平台待偿余额不得增加,且须完成系统迁移工作。3个月期限届满,如平台仍未完成系统迁移工作,银行将立即关闭除出借人查询、提现,借款人充值、还款外的所有存管功能。


对此,吕佳琦坦言,可以看出此次上饶银行“清理”部分平台决心之大。


记者梳理发现,实际上,上饶银行已经“踩雷”部分网贷平台。


比如深圳网贷平台车富88与上饶银行签订资金存管协议的时间为2018年2月,全量上线时间为同年3月15日。不过,当前,该平台已暂停发布标的,客服电话无人接听,其官方微信与微博等也已于8月下旬停止更新,疑似失联等。


根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在2018年11月底统计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披露的数据时发现,当时上饶银行共对接87家平台,而12月上饶银行主动“下线”9家平台,且该9家平台均为问题平台。剩余的78家平台都属于中小平台,且已有三家出现问题。


“2018年贵州银行宣布退出存管业务后,不少原来上线贵州银行存管的平台更换上饶银行存管业务。因此接入平台质量较差,频频发生问题以致上饶银行声誉受损;现存平台体量较小,无望通过备案,平台早晚被清退等因素导致上饶银行主动‘清理’部分平台。” 吕佳琦分析指出。


未来或有其他银行退出网贷存管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8年3月,贵州银行宣布退出网贷资金存管业务。当时,贵州银行工作人员表示退出存管业务主要是受爆雷潮影响。


“在白名单公布前,银行选择退出存管业务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系统不合要求,无法通过白名单测评,因此主动退出存管业务。” 吕佳琦表示。


不过,一些已经通过“白名单”的银行似乎也有退出P2P资金存管业务之意。


根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8日,浙商银行共上线33家平台,其中有四家平台已明确表示要更换存管银行。


“浙商银行上线的平台里,近期更换存管银行的平台数量较多,退出银行存管的可能性较大。” 吕佳琦表示。


而本报记者了解到,对于此时退出资金存管的原因,不少人士认为主要是银行担心声誉受损。


“在这个阶段退出的原因更可能是担心上线平台出现问题,影响银行声誉。” 吕佳琦分析指出,网贷行业今年进入备案最后阶段,融360网贷评级组之前预测全行业能拿到备案的平台不过200余家,其余平台只能逐步出清。随着平台的出清,银行能对接的平台也相应减少,因此未来会陆续有银行退出网贷资金存管。


而赴美上市的合众e贷在招股材料中更是披露称,存管银行安徽新安银行要求公司支付一笔“声誉保证金”。


开鑫贷总经理鲍建富也指出,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一些存管银行从自身角度考虑,为了避免潜在的声誉风险,对存管业务比较谨慎,甚至主动压缩业务规模。但从平台的角度来看,现在正是合规备案的关键时期,存管银行终止合作,必然会带来负面效应。这需要双发在尊重市场选择的前提下,进行良好的沟通,就算“分手”也要考虑现实情况,做好善后工作,充分保护出借人的利益。


除了声誉的问题之外,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还是在新形势下,权衡投入产出比作出的选择。目前开展网贷资金存管业务主要以地方性商业银行为主,四大行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比较少。不少地方性商业银行想以互联网金融为突破口,去与传统银行差异化竞争。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是要突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具备相应的跨界能力,服务能力和IT能力。


“目前银行开展网贷资金存管业务,一方面要符合监管要求,另一方面也要兼顾用户体验。监管对网贷存管银行的标准要求其实还挺严格,要进入网贷存管银行白名单,需要投入一定的资源和具备相应的资金存管能力。用户体验方面,毕竟是互联网金融,跟传统金融相比,最大的挑战在于银行能否随时随地提供服务,满足用户需求。如何同时兼顾监管要求和用户体验,这对不少地方性商业银行来说,挑战还不少。特别是在当下,行业优胜劣汰进一步加剧,分化严重,银行存管业务的营收空间也在下降。当银行平衡利弊和投入产出比后,选择退出也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他亦进一步坦言。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朱丹丹 (责任编辑:dk123)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