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首页 >> 消费金融 >> 列表

现金贷惊爆大面积逾期 以贷养贷模式走向穷途末路

时间: 2018-02-12 15:46:43 来源: 南方都市报   网友评论 0
  • 现金贷严监管政策出台后,不少小贷平台只入不出,暂停了放款业务。

现金贷以贷养贷难以为继,借款人和平台同陷焦虑1

 

现金贷严监管政策出台后,不少小贷平台只入不出,暂停了放款业务。

 

不少贷款平台急于收回资金,采用极端催收手段,如打爆借款人通讯录、发布P上债主头像的淫秽或暴力图片,甚至上门强催。这些做法为不少借款人深恶痛绝,甚至不计成本,坚持向法院以“侵犯人格尊严”为由提起诉讼。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面对积压的债务,逾期人群中,有的靠家人帮忙止损,及时上岸;有的铁心做老赖,坚持不还款;有的铤而走险,借“超利贷”之称的借条贷、零用贷,用于资金周转。

 

这种以周为单位的小额贷款,年利率高达2200%。国家规定年利率在36%以上即被认定为高利贷,不受法律保护。

 

这群“以贷养贷”的借贷者该何去何从?

大面积逾期


现金贷以贷养贷难以为继,借款人和平台同陷焦虑2

借贷者可从各种网贷App中轻松借款

 

2017年11月24日下午,梁峰(化名)像往常一样在手机上还款,他从用钱宝平台借出的3000元于当日到期。

 

用钱宝在借贷圈很有名,用梁峰的话说,“这个平台很稳,不存在‘套路’,还进去、借出来到银行卡5分钟都不用。”

 

那天他还完款之后,等了半小时都没有收到到账提醒。

 

诧异中,梁峰检查了一下原因,结果显示“审核失败”。这意味着这个平台只收款不外借。梁峰心里一惊,急忙联系圈内好友。

 

“完了,我被用钱宝套路了。”

 

对方淡定地回复,“不可能。别闹。”

 

对于“以贷养贷”的梁峰来说,借不到钱就有逾期的风险,那自己在网上借贷的秘密就可能被公布给通讯录好友。在朋友的安慰下,他遂又找到一家新平台,申请了约6000元的借款,用以支付第二天的“日常债务”。

 

25日清晨,他发现这笔借款再次被拒。这让他吓出一身冷汗。他意识到,接连两次被“套路”绝非偶然,“以贷养贷”的日子可能到头了。

 

2017年11月下旬至今,像梁峰这样被“套路”的人不在少数。现金贷监管的政策接连落地,不少小贷平台暂停放款业务,只进不出。这让不少“拆东补西”的借贷者一下子没了“东墙”,原本“以贷养贷”的借贷模式难以为继。随着还款日一一逼近,多平台大面积逾期的情况时有发生。

 

新年在即,他们也将在焦虑、愤怒、无奈和绝望中度过。他们最常讨论的,就是“你今天被爆通讯录了吗?”,“XXX贷款又套路我了”,“今天又受到XX催债狗的微信了”,“哪里有可以撸的新口子”......

 

在现金贷严监管政策出台前,不少人都周转于十几乃至上百个贷款平台“撸口子”,通过借出流动资金如期“还款”,拆东补西,以贷养贷,借以逃避平台方电话或者短信催债轰炸,力保通讯录安全。

 

现在,这个链条中断了。

 

“走投无路”

 

现金贷以贷养贷难以为继,借款人和平台同陷焦虑3

现金贷监管趋严后,不少平台群发黄色、暴力图片,涉嫌“恶意催债”

 

“借钱的原因大都相似,结局却各自不同”。

 

这句话形象地描述了网贷人群的遭遇。一本财经公布的现金贷客群画像显示,超过68%的人把借款用于资金周转或生活急用,用于消费的仅18%。

 

在借贷人论坛和微信群中可以发现,确有部分人出于不良嗜好“恶意赖债”。更多人则是因一时急用“下水”,后因缺乏规划越借越多,直至还款无力。

 

用行内话来说,“一次逾期,拆东补西;百口压身,越陷越深。”

 

2017年11月底,监管政策一下子斩断了借贷者的“资金链”,“暴力催债”则成为压垮这些借贷者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时,木工陈伟(化名)同样遭遇了“东墙”危机,他一直用来“提款”的平台总显示“综合评分不够。”债务压力下为资金周转,他转向了利率更高的借条贷。

 

这些平台借款方式简单,通过微信公号即可借款,没有文字协议。从下单到收款不到一个小时,但代价是利率奇高,按照借条贷的行规,“按周算,借1000到手700;续期费一周300,年利率高达2200%”。

 

国家规定年利率在36%以上即被认定为高利贷,不受法律保护。

 

因一次逾期,他苦苦死保的“通讯录”被爆了。他的朋友、同事开始接到电话、短信。礼貌点儿的,将欠债之事广而告之;粗鲁点儿的,则夹杂辱骂和恐吓。甚至,还有平台向他的通讯录以彩信的形式群发遗照。

 

陈伟无奈地说,“就是用我拿着身份证的照片P成黑白遗照,旁边公布我亲戚的电话号码。”因为催债骚扰,他丢了福建漳州一家家具厂的工作。2018年1月,他背着一身债回到贵州铜仁老家,可亲戚朋友并不愿伸手帮一把。“现在亲戚朋友都不相信我了,更别提借给我钱了。”

 

2018年2月4日,陈伟找到当地农村信用社,希望申请针对农民的低息贷款,把现有债务一次性还清“上岸”。因家中已无亲人愿意担保,这一出路被堵死。陈伟说,“马上春节,有点走投无路的感觉。”

 

与陈伟不同,同样被爆通讯录的生意人王延浩(化名)就强硬得多。

 

他说,“我通讯录400多个号码基本被爆了个遍,最少一、二十次了。现在要想要我还钱,要么法院,要么先道歉再协商,否则别想从我身上拿走一分钱。”他准备年后去提起诉讼,要求几个“过分”的小贷公司先赔偿名誉损失。

 

“债务也难催”

 

现金贷以贷养贷难以为继,借款人和平台同陷焦虑4

有借贷者向借贷平台平台提起“人格权纠纷”诉讼

 

现金贷监管风波起于2017年11月底。

 

当月,网络小贷牌照新批、增批被叫停;12月1日,另一则通知划出现金贷行业三大门槛,即综合利率36%以下、有牌照和有场景依托。

 

在政策出台前,不少公司没有现金贷经营牌照,只是借别的公司“套牌”操作。

 

这两项政策让互联网现金贷行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潮期,不但很多平台开始停止放贷,有些公司甚至开始着手解散团队。与此同时,为控制风险,不少公司开始对放出去的款项变本加厉地追债。

 

在小额贷款公司工作的王娟(化名)告诉南都记者,2018年1月,自己所在公司的催债团队工资已涨了三回。

 

“我们工资是底薪+提成:底薪3000,提成以前是20个点,后来25,现在涨到30。”不过,提成比率的增加没有带来收入增长,因为逾期不还的人越来越多。王娟说,“以前月薪过万很容易,现在越来越难催了。”

 

据王娟介绍,线上催债的主要渠道是通讯录。比如,打1分钟骚扰电话,把借贷短信或电话向其亲朋好友广而告之;再者,把借贷人头像PS合成黄暴图片群发,发伪造律师函、法院传票图片等。

 

南都记者了解到,获取借贷人的通讯录是网贷申请的必要环节。如果是通过APP借款,借贷人需同意App读取通讯录;如果通过电话或其他社交平台借款,借贷人需下载QQ同步助手或网盘,将通讯录同步给对方。

 

不少网贷广告还特意标注申请人手机号须实名,使用时间不低于3个月。审核人也会随机拨打检验审核,确保联系人真实。

 

不过,资金方关于“暴力催债”似乎也有收敛趋势。

 

一方面是第三方外包业务受限。王娟称,以前常有把公司业务外包给第三方催债公司,但最近查得严,公司老板对外包业务有所忌惮。

 

另一方面,借贷者对现金贷公司发起的诉讼时有发生,不少借贷者也开始学着用法律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比如,反诉平台方“恶意催债”、拒不偿还过高的利息等。

 

王娟觉得,催债这一行有点“危险”。有次她不小心用自己的手机发了催债短信,结果反被老赖们轰炸好几次,晚上睡觉都只能关机。虽然公司老板一直在晨会上强调,“出事有公司兜底”,但她觉得这是在“洗脑”。

 

2018年1月底,王娟辞职了。

“百口压身”

 

现金贷以贷养贷难以为继,借款人和平台同陷焦虑5

在QQ群、微信群等社交平台上均可找到贷款广告

 

梁峰在网贷群里算是导师级别,群友有问题都会跑来问他。

 

巅峰的时候,他曾借了上百个平台的贷款,光半个月期的就有80多个,“百口压身”实至名归。他对网贷平台如数家珍,各项申请流程、审核漏洞摸得门儿清。梁峰说,“我们网贷群里有很多中介,经常发布一些新口子,诱惑缺钱的人找他咨询,可在我面前都是渣渣。”

 

梁峰的借款一般是1000-3000的小额贷款,借款原因起初是治病急用,后来是资金周转,再后来就变成“以贷养贷”的循环。

 

梁峰并非不知道自己借的其实是“高利贷”,但网贷申请、审核、放款的便捷性让他欲罢不能。“在别的贷款渠道申请需要很多条件,从审核到放款的时间也比较长。一开始只是救急用,所以就算利息高点也能接受。”

 

而且,梁峰发现只要借了一家,随后每天都会收到一、二十个广告,称其符合借款资格。这种广告无形中又让借贷人产生了依赖心理。

 

他印象最深的,是“掌众金服”的56秒极速放款业务。借贷者一申请完,借款页面就会显示一个56s倒计时。

 

事隔很久,梁峰也忍不住赞叹,“那种数着时间等钱到账的感觉真的很爽。”这意味着哪怕自己没带钱包、支付宝、微信账户里没有一分钱,都可以现场借钱,现场消费。

 

与此同时,每一笔按期还款都会增加借款人的信用度,进而增加贷款额度。他有次还了3000,额度一下子涨到3400。

 

这样还进去3000,还可以借3400出来,不仅没有亏,反而有种赚了的感觉。梁峰“上岸”后,才发现这不过是平台方诱导借款的伎俩。“倒来倒去,借贷人损失的还是利息。”

 

虚幻的贷款额度让贷款者透支了2-3倍的未来财富。梁峰坦承,借了网贷后,自己花钱越来越大方了,钱变成了手机里一串增减的数字。晚上去酒吧玩花钱也不会太心疼,觉得第二天再找个新口子就好了。

 

开始拿“花呗”套现一次要花80元手续费,都感到心疼不已的他,最后也能坦然接受千元20%的半月息。梁峰说,“网贷就像赌博,会上瘾,一沾上就很难离开。”

 

2017年11月25日,在发现借款异常的第二天,梁峰就及时向好朋友们坦白。但他并不清楚自己究竟欠了多少钱,估摸着有个十几万。最后细算下来,他的欠债比预想数字要多出10万。

 

靠着朋友的帮助,梁峰暂时度过了难关。逾期潮过后,他借过的百来家平台没有留下一个逾期记录,他决心从此“上岸”。但朋友的债务还是要慢慢还,年底工资和奖金都拿去还,梁峰还在焦虑怎么回家过年。

 

延伸

 

网贷怎么还?

 

现金贷以贷养贷难以为继,借款人和平台同陷焦虑6

2017年底,现金贷监管政策趋严

 

早在2015年,最高法出台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中,就列出了24%和36%两个利率分界点。依据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借款人应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

 

当约定利率超过年利率36%时,超过部分的利息不受法律保护。如若支付,借款人可以请求出借人返还这部分利息。这意味着高利率并不受法律保护。

 

《规定》也对本金进行了界定:“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载明的借款金额,一般认定为本金。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实际出借的金额认定为本金。”

 

上海沪泰律师事务所吴绍平表示,根据上述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利率支付利息的,法院会予以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是无效的。

 

借款人已支付的,可请求返还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介于24%至36%之间的利息属于自然债务,若借款人已经支付利息,也不能要求退还,未支付的出借人也不能要求法院保护。

 

对于借条写1000元、实际到手只有700元类的差价贷款,他认为,应该按照实际出借金额即700元来认定本金和计算利息。若本金与利息已经清偿的,则债权债务消灭。另外,民间借贷不能利滚利。

 

吴绍平建议借贷者,如果催债方持续发侮辱性信息,骚扰、影响借贷者基本生活,或者发淫秽或谣传图片损害借贷人声誉,借贷者可以通过提起民事诉讼、向监管部门举报,或者向公安机关报警等方式维护合法权益。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 (责任编辑:dk123)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