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尽调失职酿苦果 中江信托频踩雷

时间: 2018-04-02 17:59:59 来源: 国际金融报   网友评论 0
  • 3月30日,有消息称,信托界“黑马” 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江信托”)又踩雷,其设立发行的“中江信托—金鹤287号无锡五洲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近日向投资者宣布违约。

来源:国际金融报    


  3月30日,有消息称,信托界“黑马” 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江信托”)又踩雷,其设立发行的“中江信托—金鹤287号无锡五洲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近日向投资者宣布违约。


  该信托计划总规模1.8亿元,于2017年3月3日成立第一期计8850万元,其中3000万元(1年期)已到期。截至3月29日,借款人尚有一年期到期信托贷款本金2500万元未支付。不过,3月30日下午,据投资者透露的最新消息,金鹤287号项目余款2500多万元(含逾期利息)已全部到账,并向投资者进行了分配。


  而此前,中江信托因“萝卜章”事件,被坑金额高达6亿元。


  利用“萝卜章”给中江信托“做局”的,是一家曾销售金额过百亿、中国机床制造业“领头羊”的大连机床集团。目前,大连机床已进入破产重整。对于中江信托如何兑付投资者收益,以及6亿多融资额能否追回等问题,《国际金融报》近日多次致电中江信托,对方表示相关负责人会通报此事,但截至记者发稿,未获得进一步回应。


  公章合同均系伪造


  2016年9月,中江信托发起名为“中江国际·金鹤189号大连机床产业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金鹤189号”)的产品。


  相关信息显示,“金鹤189号”合计募资6亿元,共分为一期和二期,每期均为3亿元,半年付息,融资主体是大连机床,资金用于补充公司流动性资金等。


  这笔6亿元的贷款,看起来非常“靠谱”,因为其风控措施包括:大连高金科技为管理层控股投资公司提供担保;大连高金科技实际控制人及其配偶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合计约7.59亿元(来自惠州比亚迪公司)应收账款质押和其他财产的抵押、质押担保等。


  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称:“我们也是看到这笔对惠州比亚迪公司的应收账款,才增加了贷款的信心。”然而,在大连机床不按期兑付本息后,中江信托以债务纠纷为由起诉了大连机床,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收到惠州比亚迪关于7.59亿元应收账的书面回复,才发现公司被骗了,其公章和授权代理人签字均为伪造。


  中江信托对外明确表态,中江信托受众多社会投资者之托,是大连机床涉嫌刑事犯罪的受害人,按照先刑后民的原则,中江信托会代表广大投资者,坚定要求尽快查清案件,追回被大连机床骗取的财产,维护投资者利益。


  中江信托已于2017年5月份报案,公安机关在同年9月对大连机床涉嫌犯罪立案侦查。经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大连机床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同时,还有3家关联企业也受到牵连。包括兴业信托、平安信托、中江信托等十余家金融机构,对大连机床集团80多亿元的借款面临仅能获得极低清偿率的风险。


  资管项目问题频发


  “根据以往经验,一家企业的债务重组任务是相当复杂的,最近一段时间,山雨欲来的信托项目违约危机撩动市场和投资者的心。”一位信托行业资深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该人士指出,信托是主流金融市场中较为脆弱的金融机构,从此前诸多违约案例来看,借款人(融资方)的质量和实力,越来越不如贷款、公司债的主体。


  此外,该人士还指出,“金鹤189号”是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一般而言,集合信托产品(可以向多个投资者募集资金)的风险要高于单一信托,因为单一信托的投资者资源更丰富,也更牢靠,所以他们对风险的把控更加老练。但如果偿付能力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单一信托最终也会出现违约,不过比例不高。


  近两年,中江信托的业绩“忽上忽下”。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江信托实现营业收入9.52亿元,排名43位,净利润1.68亿元,排名58位,较2016年有较大下滑。


  2016年,中江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7.25亿元,净利润13.84亿元,在60家信托公司中排名第13位。


  中江信托业绩上演“过山车”的背后是公司信托资管项目问题频发。从2017年年中开始,中江信托频频“踩雷”:2017年5月,中江信托因“绩效考评制度以及绩效薪酬发放不符合监管规定”被江西银监局罚款40万元;2017年9月,因“未依规向监管机构报告关联交易”被罚30万元;2017年底,又因“短线交易国盛金控违规”被深交所通报批评,并被广东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尽调被指“不过关”


  如此看来,6亿多融资金额似乎打了水漂,而中江信托对外宣称“风控和尽调不存在问题”的说法,也遭到外界反驳与不满。


  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负责尽调的工作人员曾去过惠州比亚迪现场进行调研。当时,大连机床派了多人冒充比亚迪方从厂区走出,并接待了中江信托尽调工作人员。对于应收账款细节,也是由大连机床人员带着中江信托人员到惠州比亚迪对《债权转让通知书》回执盖章,由所谓的惠州比亚迪人员进行了签字和加盖公章。


  有行业人士直言,中江信托的风控部门或主要负责人未当面与惠州比亚迪核对债权(7.59亿元)真伪,是其被骗的最主要原因。


  “中江信托被坑6亿元绝非偶然,也并不冤枉,而是与其淡薄的风险防控意识不无关联。中江信托在接受大连机床集团对惠州比亚迪公司7.59亿元债权作为融资担保时,没有亲自向惠州比亚迪公司核实,而是轻信加盖的惠州比亚迪公司印章及大连机床集团,是酿成惨剧的直接原因。”北京相关知名律师如是说。


  “只要中江信托能在关键性文件中的任何一份上,就惠州比亚迪公司公章真伪性上较一下真,都不至于发生被骗贷6亿元的悲剧。”上述律师进一步指出, “如果中江信托能委托专业的律师、会计师对上述债权的真实性进行尽职调查,或许就不会造成现在的结果。”


  不准备刚兑引质疑


  事实上,2017年大资管大整顿以来,投资理财的保本保收益已成为过去式。


  中江信托的高管对外表态称,公司不会选择兜底,实在不行只能选择延期兑付,作为受托人只能尽力维护投资者利益。换言之,公司的态度已经明确:此次不准备刚性兑付了。


  相关法律界人士表示,投资者在选择项目前,应当了解信托公司的注册资本、净资产、营收、净利润、合同约定等信息。一般来说,排名靠前的信托公司对客户的违约可能性会比较小,一是自身实力雄厚,有能力去化解危机,另一方面在风险的控制上能力更强。


  “从信托机构自身来看,也是不愿意打破刚兑的,如果真出了违约情况,投资者就不会再信任他们,会对信托公司的声誉以及未来行业的发展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上述人士表示,目前我国的信托产品并不成熟,资管能力较差,如果出了事,可能会不尽责并且推卸责任。如果打破刚性兑付,市场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失控。此次中江信托“中招”6亿多的萝卜章事件,是个很好的例证,需要投资者引以为戒。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 (责任编辑:hello123)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