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国民信托9.5亿违约难兑付!董事长也无奈,建议投资者起诉公司…

时间: 2017-07-03 22:46:24 来源:   网友评论 0
  • 经过一年多的奔波,国民信托四款逾期项目的投资者,兑付仍无期。

来源:中国经营报作者:郭建杭、上海信托圈


经过一年多的奔波,国民信托四款逾期项目的投资者,兑付仍无期。

  

6月13日下午,投资者代表们再次来到国民信托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的总部,与国民信托董事长杨小阳、副董事长肖鹰在内的公司高管沟通兑付进展。

  

关威(投资者,化名)反应,杨小阳当天对投资者说,因为现在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行为能力有限,“国民信托的董事会在监管部门还没批收购和增资的情况下,只能维持日常经营,其他重大问题很难解决,包括监管部门要求的股权多元化,增资,资产处置的授权。”

  

国民信托天冶轧三经营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天冶轧三项目”)的投资者表示,“国民信托有明显的过错,但是屡次推脱,至今对如何赔付都没有给出具体解决方案。”

  

增资目前无进展

  

受累于渤海钢铁债务事件,国民信托旗下四款与渤钢相关的产品陆续出现违约,合计规模约9.5亿元。天冶轧三项目投资者表示,“目前项目都是延期,利息只支付到2016年8月7日。”

  

据关威说,杨小阳对投资者提出的兑付问题,给出两个解决方案:国民信托获得注资或批准收购,投资者起诉信托公司进而推动信托公司处置资产。

  

此前,国民信托曾推动增资和股权收购的达成,但至今未果。

  

2017年5月,肖鹰空降国民信托,出任国民信托副董事长。公开信息显示,肖鹰此前任北京银监局纪委书记,拥有17年的金融监管工作经验。

  

杨小阳表示,“董事会批准银监局的肖鹰加入国民信托的目的,是期望可以加强公司治理及与监管部门的沟通,把注资和收购批准了,不过目前都无进展。”

  

在此之前,国民信托曾向监管部门申请增资,而北京银监局于2017年初发布公告称,对国民信托增加注册资本的请示不予批准。


对于不予批准的原因,北京银监局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三十八条、《中国银监会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第七条的规定,经审查,国民信托此次增资申请不符合《实施办法》第七条相关规定,因此不予批准。

  

媒体查询《中国银监会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第七条为对信托公司出资人的规定。当时也有媒体报道显示,“其中的第(九)条可能是导致监管不批准的原因。


理由是近年来,国民信托不断被传易主,先是佳兆业,后是生命人寿,违背‘5年内不转让’的规定,并遭到北京银监局调查。”

  

就上述结果,国民信托也曾公告表示称,“正在与监管部门沟通确认具体情况,继续完善和推动增资工作。”

  

公开信息显示,国民信托最近一次增资在2008年,注册资本金由5.5亿元增加至10亿元。目前其10亿元注册资本在68家信托公司中排名第56位。

  

国民信托副董事长肖鹰对投资者表示,“国民为什么要增资、引资,是因为目前无论在法律上、意愿上,国民信托都没有选择。”

  

6月13日,多位国民信托投资者还集体去北京银监局,向银监会提交投诉国民信托的材料。此前已经提交过投诉资料的投资者则到银监会进行行政复议。


另据了解,复议的主要内容是提交了“经公证后的天冶轧三项目相关企业官网上显示的2015年就已经亏损的信息,并要求银监会根据信托法规规定,责成国民信托归还本金及利息”。

  

关威说,银监会信访办负责人接待了投资者并给出复议函,不过“当时并未有明确答复”。

  

信托公司有无责任存分歧

  

而对投资者就“国民信托是否资金到位后就会给予兑付”的提问,杨小阳表示,那得看损失多少,赔多少,也得(法院)判定,不过现在即使判完国民信托也没钱给,资产要变现了才有钱,变现得不好,还得拖着。

  

杨小阳甚至建议,投资者可以起诉国民信托,通过法律手段推动国民信托资产变现。据了解,由于重大资产处置涉及股东权益,只有起诉后法院才能推动资产的处置。

  

这并不是国民信托首次回应投资者对于兑付问题的质询。

  

公开报道显示,2016年9月,杨小阳曾对投资者表示,“只要证明国民信托有错就刚兑。”


言犹在耳,到了2016年底,经北京银监局查证认定,国民信托存在信息披露和风险提示不足问题与委托非金融机构违规推介信托产品的问题。不过,赔付一事却没了下文。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民信托的四款逾期项目中,天冶轧三项目是否存在信托公司明知融资方出现亏损仍发行信托项目,一直是争论焦点。

  

国民信托天冶轧三项目的投资者认为,天冶轧三项目在借款企业被银行抽贷,出现财务危机后,国民信托仍然发行信托产品。

  

在投资者向银监会递交的《对国民信托有限公司违规以及北京银监局监管不力等事项联名投诉》内容显示,“融资人天冶轧三自2013年底开始,企业就处于‘半线生产’状态,尤其在财务成本巨大,银行抽贷严重,钢材价格下滑的情况下,企业资金链多次出现断裂现象……


国民信托无视融资人经营情况,市场风险及系统风险,于2015年9月18日、9月25日、2016年1月15日、1月22日、2月5日,分五期募集资金共3.49亿元人民币。”

  

不过,在银监会给出的答复却显示,经核查并未发现国民信托在明知融资方严重过亏损的情况下依然发行天冶轧三项目。

  

对投资者来说,目前只有两条途径可以选择,等待国民信托经营状况转好,或者直接起诉国民信托。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10月,国民信托正式委托律师事务所进行与渤海钢铁债务事件有关的四个违约产品的处理。目前该案由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事实上,自国民信托逾期以来,投资者还一度寄希望于信托保障基金的支持,但目前看信托保障基金将无法实现对投资者的兑付支持。

  

杨小阳近期也表示,“现在在跟信托保障基金沟通,希望可以获得支持。”

  

中国信托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以自有资金对国民信托进行了短期资金流动性支持,时限小于一年,用途必须是缓释短期流动性压力”,而非赔付。

  

国民信托近日计划向一家上市公司子公司增资人民币15亿元。

  

近日,华发股份发布公告称,因经营发展需要,该公司全资子公司武汉华发长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发长盛”)拟引进国民信托为新股东。


国民信托拟向华发长盛增资人民币15亿元。不过据了解,这笔投资只是国民信托的一款单一资金股权投资类项目,入股资金并非来自国民信托。


多家信托陷渤海钢铁债务困局

渤海钢铁1920亿债务里债权人包括北京银行天津分行等105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和类金融机构,其中多家信托公司牵涉其中:北方信托、天津信托、国民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


一位债权行高层透露,天津信托集合产品近13亿元,北方信托集合产品近11亿元,加上渤海钢铁工会资金管理,差不多70亿元。


其中,国民信托·天津钢铁集团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已到期。但因融资方天津钢铁集团到期未能偿还信托贷款,国民信托延长了信托清算期,清算期为1月29日至4月29日。


据悉,国民信托上述项目总规模3.5亿元,其中A类规模3亿元,预期年化收益率为9%-9.5%;B类规模0.5亿元,预期年化收益率为9%,增信措施为天津天钢集团承担连带责任担保。


接近国民信托人士称,目前B类和A类第一期已正常兑付,剩余逾2亿元信托项目中,目前已向投资者分配信托收益和7.15%的信托本金。“关于清算期间的信托收益及未支付的信托本金,国民信托会与融资人天津钢铁集团协调,尽快兑付未分配本金。”


除国民信托外,天津信托、北方信托亦牵涉进渤钢集团债务中。据不完全统计,天津信托有三款信托产品牵涉渤钢集团债务,规模合计3亿元。


天津信托官网显示,2015年4月24日和4月29日,天津信托分别成立2015天津钢铁集团流动贷款1号和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规模各1亿元,期限一年;


2014年12月24日,天津信托成立2014天铁热轧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规模1亿元,期限一年三个月。


北方信托官网显示, 2015年3月25日,北方信托成立天津冶金轧一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流动资金贷款集合信托计划,规模4456万元,期限22-24个月。


此外,北方信托2015年5月29日还成立天津冶金轧一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子计划一、二、三,规模分别是5936万元、6025万元、7950万元, 期限分别是15-17个月、18-20个月、24-26个月。


据了解,上述北方信托产品风控措施主要为天津冶金集团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除此,知情人士透露,北方信托还有一只通道类信托产品涉天津钢铁集团,规模逾10亿元,具体交易结构为天津钢铁集团工会向员工募集资金后通过北方信托贷款给天津钢铁集团,员工涉及上万人。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北方信托和天津信托作为天津市本土信托公司,所涉信托项目受渤钢集团债务重组影响肯定不小。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