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2018第二届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探索临港供应链 构建大宗商品新生态

时间: 2018-06-11 10:19:42 来源: 中国经营报  网友评论 0
  • 近日,由日本发出的15个集装箱柜阴极铜,通过海运,顺利到达宁波北仑码头。通关的同时,贸易商宁波杉盛金属资源有限公司已对接好买家。只要完成报关并入库后,货物立刻就可转交买家,一日内轻松完成全流程。简短的消息背后,却是宁波进口阴极铜市场的尴尬往事。

来源:中国经营报


    近日,由日本发出的15个集装箱柜阴极铜,通过海运,顺利到达宁波北仑码头。通关的同时,贸易商宁波杉盛金属资源有限公司已对接好买家。只要完成报关并入库后,货物立刻就可转交买家,一日内轻松完成全流程。简短的消息背后,却是宁波进口阴极铜市场的尴尬往事。


  据了解,在此次通过宁波口岸进口阴极铜之前,尽管宁波以及周边地区阴极铜消费量大,大量宁波本土进口企业,却舍近求远从上海洋山港进口阴极铜,大大增加了时间和资金成本。


  “从上海进货,实属无奈之举。”这次交易的买家世茂铜业和兴业铜业坦言,此前从上海买货,单是运费成本就要增加150元/吨,并且上海仓库16∶00后统一配单,20∶00装货出库,第二天才能到货。但是,因为宁波港口通关效率不比上海洋山港,所以,买家一直以来只能选择上海进货。


  “进口铜贸易受到价格波动、汇率变动等各方面的影响很大,以往之所以没有选择在宁波保税区进口,主要担心通关效率和出货速度,承担的价格风险太大。”宁波杉盛金属资源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次尝试让其大大改观,宁波保税区港口货物通关效率大幅提高,达到了洋山港的水平;并且通关时,就迅速找到了买家,报关后,出货顺畅,消除了原来“货到地头死”的顾虑。


  在这套提速升级流程背后,隐藏了一个重要角色——宁波大宗商品交易所(以下称“甬商所”)。那么,甬商所在其中究竟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其与宁波保税港的结合又将在港口贸易市场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布局甬商所


  甬商所的成立承担区域经济战略使命。


  2011年,“十二五规划”将海洋经济提到了国家战略高度。其中,《浙江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规划》提出,将示范区建设成为我国重要的大宗商品国际物流中心,为我国战略物资供应提供有力支撑。


  与此同时,在推进海洋经济强市和现代化国际港口城市建设方面,《宁波市海洋经济发展规划》更细化地提出了这样的目标:到2015年,港口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分别达到5.5亿吨和2000万标箱,成为全球大宗商品枢纽港和集装箱运输远洋干线港。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影响扩大,实现市场交易额4000亿元以上。


  这一大背景下,宁波大宗商品交易所和宁波航运交易所相继成立。当时,甬商所由宁波市人民政府批准,后经国家相关部门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备案,同时还是国家电子商务试点项目、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光环系于一身。


  除此之外,甬商所按公司制组建,由宁波市属国有企业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宁波市国际贸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宁波港集团有限公司联合投资设立,实行市场化运作,以服务大宗商品现货贸易为主。


  甬商所的成立,对于整合现有大宗物资交易平台,充分发挥宁波的区位、港口、资源、市场和开放优势,提升宁波大宗商品的交易服务能级,提高现代服务业水平,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将对宁波海洋经济核心示范区建设产生重要而深远的影响,从而有力推动宁波海洋经济新一轮的大发展。


  事实上,宁波发展海洋经济的核心,就是发展“三位一体”的港航服务体系,就是以港口为依托,构建大宗商品交易平台、海陆联动集疏运网络、金融和信息支撑系统。


  “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在其中扮演非常关键的角色,比如我们的北仑港大吞大吐,货物吞吐量再大,只是‘酒肉穿肠过’。”此前,相关部门的研究人士曾表示,大宗商品交易所建成开业后就可以开发高附加值商品交易市场。当大量的到岸商品在宁波港域就能就地交易,就可使港口效益成倍数增长。


  而甬商所本身亦不负众望。据了解,甬商所交收量呈现逐年上升势头。数据显示,2012年,该所的交收量还只有2.06万吨,到2013年就已是8.64万吨,2014年则达到了13.3万吨……目前,甬商所最高年交收量已经突破40万吨。


  探索供应链


  除了区域经济战略发展需要,甬商所的成立自有其发展眼光和策略。


  事实上,大宗商品交易平台联接了经济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是引导和激发供给侧-需求侧两端发力的重要传导机制。


  对于传统交易模式来说,一是价格谈判方式落后,合同履行无法保障的问题。目前业内相当部分企业间的交易依然是通过双方根据期货价格在电话中对升贴水讨价还价的方式来进行。双方只能将达成一致的价格各自记下,待休市后再补签协议。这种方式下,不仅只能一对一进行,而且双方沟通容易发生误解,价格听错记错的情况时有发生。此外,合同签署后一方如果不履约,也没有任何制约措施,违约成本极低。二是结算方式比较传统,交易风险相对较大的问题。交易员通过电话达成交易且休市后,买卖双方需在线下完成合同签署、打款、交货或货权转移、发票开具等诸多事项。这种线下的方式不仅效率较低,而且货、款分离,存在打款不发货或收货不付款的风险。企业为了降低风险,只能在“熟人圈”进行交易,不仅大大限制了其交易规模,而且因为没有实质担保措施,“熟人圈”也无法完全规避违约风险,仍然存在货、款损失的可能。三是专业配套服务缺乏,营运效率难以提高的问题。对于需要进行交收的企业来说,不仅运输、仓储等服务比较分散,没有形成一体化、一站式的可靠服务;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在套期保值、金融等方面,也缺乏专业的知识和丰富的经验。此外,由于线下交易对货物流向缺乏预判,这可能导致一批货来回运输的问题,造成物流效率的损失和物流成本的增加。


  简而言之,传统企业交易模式是通过线下交易,但由于信息不对称,在询价、报价、找货等方面浪费较多时间,对于临港传统贸易来说,上述问题更是无法回避。


  而甬商所已经将互联网技术应用于大宗商品领域,开创了“电子交易+电子仓单+全天候交收”的智慧贸易新模式,逐渐形成大宗商品交易、结算、信息、物流服务为一体的综合业务体系。其开创的智慧贸易新业态模式,帮助企业在平台上轻松进行大宗商品采购和销售,是大宗商品流通效率更高、流通成本更低、交易手段更多的现代流通新模式。


  “传统贸易在贸易伙伴甄别、电话询价、签订合同、开票付款、仓库过户等环节,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严重降低了货物流转效率,限制了贸易规模的扩大和企业盈利的增长;而期货市场又因其商品标的的高度标准化,以及实物交割环节时间和空间上的统一性和集中性,导致流通效率低下。”宁波一家阴极铜贸易商负责人表示,甬商所实现了交易、交收全流程的电子化,不仅提升现货市场的质量和规范性,为现货市场高效运转提供供需面对面、减少中间环节、降低交易物流成本、扩大营销范围、规避信用风险、管理价格风险等工具,使传统现货的标准化、规范化和科学性上一个台阶。同时,甬商所又承接流通功能,有效帮助企业实现了多功能的“供应链电商化”。


  落子阴极铜


  在众多大宗商品中,甬商所的选择也颇具眼光。


  据了解,早在2011年11月,成立之初,甬商所便选择了阴极铜作为首个交易品种。国家统计部门数据显示,2011年1~11月,中国精铜产量为477.8万吨,同比增长16.3%。而上世纪90年代末,浙江已成为铜加工大省,铜加工业得到了快速发展。


  甬商所成立之初,浙江铜加工企业区域布局已经相对集中,产业集群初现,主要分布在绍兴、宁波、温州等地,形成了数个有特色的铜材加工产业区,如绍兴诸暨。


  为了更好地服务阴极铜产业链,甬商所着力打造大宗商品电子商务交易平台和智慧贸易平台。甬商所逐步建立起一个集大宗商品资讯、交易、服务、展示、终端接入于一体的大宗商品电子商务系统,打破传统现货贸易的时空限制和信息不对称,汇聚上下游各类企业共同参与交易,在确保合同真实有效和完全履行的同时,使交易更加便捷,交易机会更加丰富,交易价格更加公平合理。


  “甬商所能够赢得江浙沪阴极铜圈大批现货企业的青睐,最大的原因在于其品种设计贴合企业的实际需求。”宁波一位贸易商表示。据了解,最初设计研发阴极铜品种的时候,交易所的研发部曾多次向众多企业征求意见。


  比如物流方面,积极建设全国范围内的物流配送体系,整合社会仓储、物流、金融、质检等各种服务资源;融资服务方面,在合规运营、风险管控的前提下,加强与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合作,探索推出仓单质押等融资服务产品;交易所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物流配送、融资服务和信息服务的“一站式综合服务”。


  随着宁波周边乃至苏浙沪地区铜的生产、加工、贸易企业纷纷加入、注册仓单量稳步增长、实物交收量持续攀升、宁波口岸进口阴极铜交易逐渐增多,宁波的阴极铜聚集地效应逐渐形成并强化。


  2018年,甬商所发展的第八个年头,交易所在整合现有优势资源的基础上,积极争取国家海关、外管等部门支持,开展阴极铜的保税交易、交割试点,培育宁波阴极铜保税现货市场。


  “开展阴极铜保税交易,既有利于促进亚太地区的铜资源向我国聚集,形成宁波价格,服务国内铜制造业转型升级,又符合宁波‘一圈三中心’的战略构想、‘一带一路’倡议枢纽城市的发展定位。”甬商所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我国阴极铜进口规模大,参与群体多,保税交易领域潜力巨大,发展前景良好,预计年交易规模在千亿美元档次。


  同时,他还认为,阴极铜保税现货市场的培育,还将促进现代供应链领域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同时,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方面,将不断拓展对外贸易,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推进贸易强国建设,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


  据介绍,目前甬商所已经整合了铜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联结生产商、经销商、贸易商等客户企业。阴极铜上市交易至2017年,累计交易额近5800亿元,交收超640000吨。


  不过,赖于港口优势,上海已经率先成为中国的阴极铜交易、定价及物流中心,聚集了大量的企业参与交易,供应链配套服务完善,流通高效顺畅,市场辐射消化能力较强。在此背景下,如果想进一步提高宁波地区铜资源的聚集量,进一步做大宁波大宗商品交易所的铜市场规模,只能倚重进口铜。


  甬商所总经理助理刘名鸣表示,甬商所正与宁波保税区协同,完善服务功能,加大招商力度,积极引导铜资源从宁波口岸进口,培育宁波进口铜市场,以期打造宁波保税区阴极铜现货交易平台。


  事实上,甬商所建设宁波保税区阴极铜现货平台恰逢其时。国家明确指出,在对外开放方面,要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以“一带一路”为建设重点,拓展对外贸易,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推进贸易强国建设,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政策。


  宁波保税区相关人士也表示:“保税区将利用自身功能和资源整合优势,积极支持甬商所,通过出台相应政策,降低企业物流成本和实际经营负担,引导阴极铜企业扩大进口规模,共同培育进口阴极铜市场。”


  构建新生态


  文章开头的进口阴极铜线上交易背后是甬商所这些年谋求创新之路的一个缩影。


  据了解,除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外,在期现联动方面,甬商所也曾进行积极的探索。2015年8月,甬商所与大连商品交易所、浙江省国际贸易集团物流公司签署了PVC期现仓单转换业务三方协议,开启了PVC仓单在两个交易所之间的转换试点业务。


  参与过PVC的仓单转换业务的公司负责人称,甬商所实现了全天候实时交收,参与其中的公司可以根据自身需求,通过基差交收功能,对商品价格进行再订立,由此产生的价格更贴近现货市场。“期现市场间有效实现功能的相互补充,帮助企业提升了经营效益。”


  除了仓单转换业务外,甬商所也曾在水貂毛皮现货中创意使用“C2F”模式。彼时,甬商所市场部经理闻建华认为,世界毛皮价格由全球五大毛皮拍卖行掌控,目前较为成熟的貂皮交易主要采用拍卖行拍卖的形式进行。与国际相比,国内原料皮(生皮或熟皮)交易市场仍处于落后的集散式交易阶段,渠道层级多,且效率低下。一方面,没有一个完整、规范的检验标准,产品种类多、品种杂、鉴定要求高。另一方面,也没有一个大型的、有资质、有口碑的第三方仓库。通过该模式,可以使行业改革深化,有利于形成具有影响力大宗商品现货公允价格。


  “甬商所希望走一条持续发展的路子,尽管会面临很多艰难。我们希望依托自身‘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的研发和创新优势,专注提升现货市场服务功能,帮助企业坚守实体经济,从根本上化解大宗商品领域的过剩产能问题,很好地完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闻建华称。


  随着中国进一步对外开放,投资贸易便利化将催生年交易规模千亿美元级的阴极铜保税交易市场,并且能推广到其他大宗商品,市场前景巨大。而甬商所特别是其保税现货市场的建设,更将有助于商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在宁波汇聚,配合宁波港域拓展进口大宗商品物流增值服务,促进宁波港口由运输港向贸易港转变。同时,也有利于带动宁波铜产业的转型升级,拓展可持续发展空间,从而进一步发挥宁波经济在浙江、长三角地区更大的乘数效应。


  为此,甬商所将继续创新的步伐,发挥技术、人才、信息、服务、经验和客户基础等方面的优势,实现电子交易、结算服务、仓储物流、供应链金融、信息数据服务等五大核心功能,利用区块链技术,为海关、外管等政府部门实现穿透式监管提供支撑,打造阴极铜现货交易闭环,构建现货交易互联生态流程。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 (责任编辑:niyun)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