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大宗商品形成“中国价格”还有多远

时间: 2017-12-04 11:34:59 来源: 经济日报  网友评论 0
  • 期货业服务实体经济、扩大双向开放和增强“中国价格”话语权三者密不可分,相辅相成。

来源:经济日报


一直以来,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全球大宗商品最大的进口国和消费国,我国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上,却出现“买啥啥贵,卖啥啥贱”的无奈现象。这引发人们一个思考:大宗商品市场何时能形成“中国价格”?12月1日—3日,第十三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在深圳召开。会议聚焦期货市场如何以十九大精神为统领,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服务于国家开放战略。与会的海内外嘉宾热烈讨论,凝聚共识。他们认为,期货业服务实体经济、扩大双向开放和增强“中国价格”话语权三者密不可分,相辅相成。


朝着取得国际主要定价权的方向努力


期货大会上传出好消息:不久前,国际知名投行巴克莱银行发表研究报告认为,“全球铜的定价权在向中国上海期货交易所漂移”。这是迄今为止,国外权威投行第一次对中国期货市场和上市品种做出这样的结论,可以说是大宗商品“中国价格“的一个突破口。


过去五年,我国期货市场共上市27个新品种,占目前已上市55个期货品种的49%。55个期货品种中,商品期货品种47个,除原油、天然气外,国外市场成熟的主要商品期货品种均已在我国上市。其中,以铜、铁矿石、PTA、油脂油料等为代表的中国期货市场价格已经逐步发挥影响力,极大地促进了实体企业在国际贸易中开展公平竞争,助力我国向贸易强国迈进。


今年上半年,我国又推出了豆粕、白糖两个商品期权,进一步丰富了我国的期货衍生品市场体系,降低了实体企业的套保成本。棉纱期货今年上市,为棉纺织上下游产业链企业提供了更多的风险管理工具。目前,筹备多年的原油期货已经进入上市前最后冲刺阶段;苹果期货的上市工作已基本就绪,期货市场服务“三农”、助力扶贫攻坚又将增添得力工具。


进步有目共睹,但差距也显而易见。我国的期货和期权品种还很不够。美国仅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CME Group)一家,其挂牌交易的期货和期权产品就达2000余个,活跃品种也有200多个。与之相比,我们的差距还很大。我国是全球大宗商品最大的进口国和消费国,很多基础原材料和农产品的产量和消费量均位于世界前列。同时我国还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形成了一个行业齐全的工业体系,因此,需要风险管理的行业数量众多。


在期货大会开幕式上,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发表演讲表示,期货市场在服务产业优化升级过程中大有可为。要进一步形成一个丰富、完善的期货、期权品种体系,加快推进期货市场双向开放,提高期货价格的全球代表性。“朝着尽早取得国际主要定价权的方向努力。我们有这个市场规模,有这个经济实力,也有这个决心!”方星海说。

深圳市副市长艾学峰表示,期货市场作为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促进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服务供给侧改革方面,在管理实体经济的风险方面发挥着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国期货业协会会长王明伟表示,期货业协会将不遗余力,发挥积极作用,促进期货市场功能发挥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中国期货业协会非会员理事张宜生告诉《经济日报》记者,中国期货中,铜品种之所以有全球竞争力,离不开铜企业与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的鼎力支持。可以说,大宗商品上市品种中,有色金属品种是始终得到实体企业和行业支持的品种,也是在全球有充分竞争力的品种。这充分体现了切实服务实体经济的品种,其国际化程度就会比较高,就会有话语权。


服务实体经济是期货业壮大的决定性条件


从期货原理上说,期货天然为实体经济服务。人类基本经济活动是贸易,而贸易通过合同体现。合同条款很多,但有二个核心要素:信用方式与价格。期货主要就是改变了这二个要素。也就是说,期货市场的价格形成机制是一种贸易的游戏规则,它的所用是通过贸易实现的,话语权的建立也是通过贸易体现的。为实体经济服务,就意味着实体产业在它的贸易活动中是否有效运用期货价格机制,期货是否在实体经济产业链中发挥作用,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高效的期货市场是如何促进企业定价模式转变?方星海这样解释:通常期货品种上市之前,行业龙头企业在产品定价中具有很强的话语权。龙头企业首先定价,其他企业跟随定价。相关期货品种上市后,产品的定价模式发生转变,龙头企业的定价话语权大为削弱,期货价格逐步成为买卖双方最为重要的价格参照依据。在原料采购、产品销售等现货贸易活动中,企业与客户之间仅约定产品质量、数量及升贴水等,根据供货合同执行期间期货品种的价格确定合同的最终执行价格。


而当企业的定价模式发生转变后,期货价格将会促使企业的经营模式逐步转变。一是逐步形成以期货市场价格体系为核心的营销体系。二是形成以期货市场均价体系为基础的绩效考核系统。三是形成以期货市场中远期价格体系为参照的财务预算制度,改变了过去在制定预算时“盲人摸象”和“拍脑袋”等随意性比较强的状况。


当企业合理运用期货市场定价功能、转变经营机制后,市场竞争就将促使它实现横向规模扩张和纵向产业链上下游整合,提高产业集中度和生产经营效率,最终实现整个产业的优化升级。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期货业的健康发展,必须不忘初心,服务实体经济。张宜生表示,中国最富有竞争力的是实体经济,而不是金融业。国外恐惧中国实体企业的竞争,而不是金融业,这就是为什么国外金融机构老是拼命围着中国实体企业转的原因。“如果我们的金融业不能通过为实体企业服务从而有效融入实体经济的发展,最终会得不偿失,失去竞争力的,也会被边缘化的。服务实体经济,是我国金融业壮大的得天独厚的良机,要认真踏实的去做。这一点,国外金融机构看到了,也在积极做,而我们自己的一些金融机构没有看到,实际上就是缺少战略眼光和对未来开放后的竞争格局缺少深刻认识。”张宜生告诉《经济日报》记者,纵观美国金融业的发展进程,也是先有极富竞争力的实体,金融业伴随着实体成长起来,与实体一起建立话语权,最终沉淀下来金融竞争力,形成全球话语权。


“对中国金融业来说,开放后竞争的最终结果是全球范围内的优胜劣汰。而能否切实在服务中国实体产业与企业中壮大,对于金融业的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国家正是从这个意义上,大力提倡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张宜生说。


扩大期货业双向开放


我国大宗商品期货成交量已连续7年位居世界第一,市场容量有了长足扩大。2016 年,上海、大连和郑州三家商品期货交易所共成交商品期货约41.19 亿张,同比增长27.26%,约占全球商品期货与期权成交总量的近六成份额。


但是“大而不强”同样存在。由于资本项目可兑换还没有完全实现等原因,我国金融市场与国际金融市场的联动性还不高。大宗商品是产业经济不可或缺的原料,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制造业和国际贸易大国,投资一定比例的大宗商品资产有助于把握对战略资源的控制权,即使在国际形势发生不利变化的情况下,也能确保战略资源的安全供给。这要求进一步推动国内大宗商品期货市场的改革创新,国际化问题日益突显。实体经济中,企业贸易对冲需求是刚性的,无法回避,不得不做,这是由企业的资源配置竞争方式和生产方式及经营模式决定的。因此,在客观上也呼唤期货市场的国际化发展。


目前,我国期货市场部分合约的交易量在全球排名靠前,但尚未能掌握国际定价权。加快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提升国际影响力,推动国内大宗商品期货价格成为全球基准价格,形成公开透明的“中国价格”的呼声在期货大会上很热烈。与会代表表示,期货价格要具有全市场代表性。若对应的产品是全国性的产品,那么期货价格就要有全国代表性,不能只代表部分地区;若对应的产品是全球性的,那么期货价格就要有全球代表性,不能只代表一个国家。否则期货市场的作用就要大打折扣。


著名经济学家、大宗商品研究专家、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摩根大通商品研究中心研究主任杨坚教授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表示,期货市场要具有资源控制力、市场影响力,首先需要市场是一个国际化的市场。目前,中国金融市场,特别是期货市场,在吸引有关国际投资者的参与方面还不够。要增加中国市场的话语权,首先要把有关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变得更加吸引国际投资者,让市场变成国际市场。日前,中国政府正在采取系列很有建设性的步骤,加大中国金融体系对外开放的步伐,会吸引更多国际投资者参与,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第二步,市场的交易运作和监管要符合国际监管惯例。我们要设计一个更加符合中国市场,同时也能跟国际接轨的监管和交易系统。第三步,要加强国际化的产品研发能力。


业内专家表示,目前我国现有上市期货期权品种中,一些战略性资源品种和商品指数等领域发展还有空白。此外,国际上机构投资者主要通过投资商品期货指数来进行资产配置。我国要继续培育有市场认可度和权威性的国内商品指数,大力发展以国内商品指数为标的的商品指数基金、商品指数ETF等投资产品。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名誉主席、中国证监会国际顾问委员会委员利奥·梅拉梅德表示,他对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充满信心。他认为,中国期货市场至今为止表现得非常出色,下一步需要做的是加强不同市场之间的联动性。将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上线的原油期货便是加强联动性的关键,该品种将首次面向国际投资者,对提高原油期货市场流动性至关重要,对原油价格的发现也起到很好的作用。


美国期货业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沃特·卢肯表示,全球衍生品市场在经济当中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已成为一个很好的风险管理工具。他希望国际上监管部门能够不断找到新的方法合作,期待并将关注中国期货及衍生品市场进一步发展和不断成功。


近期,我国宣布放宽外资入股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三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与会专家表示,境外股东的进入,将为我国期货公司发展引入新的理念和经营方式,推动我国期货公司走向全球市场。


对此,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加快推进期货市场双向开放,将在四个层面发力:一是加快步伐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我国市场。二是扩大境内外交割区域。支持期货交易所在境外设立交割仓库和办事处,为实体企业提供丰富、便捷的跨境定价与风险管理服务。三是加快推动期货经营机构国际化发展。四是与境外交易所开展灵活多样的合作。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hello123)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