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供应链金融风险频发,区块链技术能否彻底排雷?

时间: 2019-08-08 14:30:16 来源:   网友评论 0
  • 一边是上下游小微企业贷款难,一边是“萝卜章”事件频发。近期,供应链金融风波不断。不过,相比过去的线下模式,随着线上模式的不断演进,一些供应链金融风险难题已可以提前排雷。
一边是上下游小微企业贷款难,一边是“萝卜章”事件频发。近期,供应链金融风波不断。不过,相比过去的线下模式,随着线上模式的不断演进,一些供应链金融风险难题已可以提前排雷。


不久前,银保监会向机构下发《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要求供应链金融坚持交易背景真实,严防虚假交易、虚构融资、非法获利现象。其中提到,鼓励银行保险机构将物联网、区块链等新技术嵌入交易环节。


实际上,“供应链金融+区块链”的模式已被多家银行保险机构、金融科技公司探索并应用于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不过,有观点认为,线上贷款模式仅提高了造假成本,无法根除风险隐患,由此引发热议。


线上排雷


近期,供应链金融爆雷事件给金融机构敲了警钟:不能因为供应链金融对实体经济融资需求的满足,而忽视其风险的特殊性。


所谓供应链金融,是以实体经济中产业链上下游真实交易关系为基础,利用交易过程中产生的应收账款、预付账款以及可用于抵质押的存货进行融资服务。理论上,这种融资模式构筑了隔离融资主体信用风险的“防火墙”,但实际操作中却存在很多雷区。


光大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张旭在研报中指出,供应链金融的雷区主要存在于以下几个方面:在操作监督上未能提前识别虚假贸易、对物流/仓储监管不到位、其他操作细节上存在瑕疵;在信用资质判断方面,担保方的信用资质较弱、核心企业的信用资质恶化等。


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般而言,在传统供应链金融业务中,合同、发票等涉及贸易背景真实性问题给审核方带来很大风险。因此,各家金融机构一般会增加对融资方的授信、核心企业的确权及其他附加手段。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供应链金融业务中,核心企业强势往往不愿配合确权,解决确权问题是发展供应链金融的关键。例如,在近期承兴控股引发的供应链融资风波中,就忽视了核心企业最终确权等问题。


在排雷上述漏洞风险中,纯线上的多方协作网络模式、区块链技术成为一些金融机构、金融科技企业的风控突破口。


“传统线下供应链融资业务风险的确不好控制。”一国有大行普惠金融部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无论是线上或是线下业务,供应链业务本质没有发生变化。但线上模式可以批量获客,在业务风险控制和提升业务效率上的优势是线下无法比拟的。


面对上述风控难题,近日,支付宝全面升级开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供应链协作网络——蚂蚁区块链“双链通”企业上链后,整个融资流转过程清晰留痕、不可篡改,一链杜绝了资金挪用等风险。


此前,已有多家金融机构将供应链金融业务搬到线上,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例如,农业银行依托其数据网贷平台研发了链捷贷系列产品;中信银行通过与核心企业供应链金融平台对接,借助标准化电子付款凭证的多级流转,向其核心企业上游供应商提供全流程、线上化的融资服务等。


上述国有大行普惠金融部负责人认为,通过金融科技开展线上供应链金融业务能够有效解决风险控制中最为关键的供应链上下游客户身份识别、供应链“三流”数据监控、核心企业交易确权、贸易背景核查和抵质押物管理等问题。“只要合理控制业务规模,通过数据交叉验证和区块链技术等防止数据篡改和泄漏,并配备符合企业、行业特点的供应链融资产品,就能够较好地控制风险。”


而针对供应链金融出现的造假问题,蚂蚁金服智能科技事业部区块链创新业务部产品总监杨俊表示,与传统方式不同的是,蚂蚁区块链要求必须采销合同双方在线上确权,却严格核实双方身份,只有单方确权不认可;要求双方额外签订合同,把原本有瑕疵、可抗辩的条款杜绝掉;同时,引入担保公司并进行增信,帮助确认相关内容的真实性,以杜绝供应链金融确权和贸易背景造假的问题。


抬高造假成本


虽然,区块链、线上模式可以促活供应链金融,消灭“萝卜章”等风险问题。不过,区块链等技术是否能够真正解决贸易真实性的问题?如何确保从线下到线上过程中,核心企业和供应商联手欺诈问题?


对此,杨俊表示,一是,从流程上要求购销双方一定要做确权,并且是线上方式,在严格身份核实和符合国家电子签订法三要件的情况下,做电子签名双方联合确权,规避了单方面合同发票的问题;二是基于数字签名情况下再额外签订合同,把此前合同有冲突性、有缺憾性、瑕疵性条款重新补充,把抗辩技术条件取消掉;三是,在此基础上,几方企业要全部串起来做造假难度非常大。


“核心企业几乎不会冒违法的风险,而银行和中小担保一方面审核中小核心企业本身资质能力,同时帮助审核对于上游采购贸易真实性,结合在一起再加上严格双方确权,可以大概率保证信息上链的真实性。”杨俊称。


成都银行总行中小企业部总经理谭志慧表示,区块链技术可以防控操作风险,但操作风险并不是唯一风险,因此需要商业银行做核心企业主体信用审核,依托中小企业担保公司做增信,“不同主体守的是不同的防线。”


“如果核心企业与关联企业联手造假防范的确有难度,核心企业是最关键的风险防控点。”上述国有大行普惠金融部负责人称,通过加强物流管理是解决办法之一,但技术难度和成本相应较高,因此选好核心企业非常关键。


根据他介绍,该行在操作过程中,通过优选供应链核心企业、合理控制单条供应链的授信额度、构建资金闭环管理模式、线上对接核心企业ERP交易数据核实真实交易背景、电子签名完成交易确权和客户身份认证等方式进行风险防控。


在关联交易识别方面,在客户准入环节通过线上数据分析和线下人工核实相结合识别关联客户,从源头控制关联交易;在虚假交易方面,通过与核心企业签订合作协议、电子签名确权、对接核心企业信息系统开展交易真实性核查、对接税务系统自动核验发票等手段防止交易造假。


近年来,供应链金融作为支持小微企业、为实体经济赋能的有效方式之一,迎来了发展热潮。根据艾瑞《区块链+供应链金融行业研究报告》预测,至2023年区块链可让供应链金融市场渗透率增加28.3%,将带来约3.6万亿元市场规模增量。


“从近年来我行办理供应链金融业务的经验看来,不能因为个别事件就全盘否定供应链金融。”上述负责人说。


杨俊称,区块链可以帮助金融机构全链路,有效帮助银行控制风控,因此对防范金融操作风险有非常大的帮助。


来源:第一财经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