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炮轰国家队后的猜想:中国将建真正“救市基金”?

时间: 2016-02-29 10:44:01 来源: 老虎财经   网友评论 0
  • 银行炮轰国家队后的猜想:中国将建真正“救市基金”?

招商银行副行长赵驹否认了“炮轰”国家队救市不明晰的传闻,但!市场素来闻风起浪,睡前不能没故事:汇金转让的股灾中受让的证金持股后,汇金便就此成为内地版的盈富基金了?

1998年8月,救市行动结束之后,香港特区政府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就是政府之手如何退出,于是,便有了后来的盈富基金……


2015年12月30日,工商银行等多家金融上市公司发布公告表示,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将今年8月从证金公司受让的上市公司股票转让给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汇金资管公司”)。有券商分析师表示,汇金转让股灾中受让的证金持股,开启了内地版盈富基金的想象空间,再不必焦虑证金抛压了。


然而,了解盈富基金之后就会发现,盈富基金和汇金当真不是一回事儿。


有业内人士认为,真正了解一下盈富的前世今生,大概可以很清楚地得出一个结论,汇金资管不是盈富,也不可能是另外一个盈富,更何况,我们今时对汇金资管所知不多,除了若干上市公司公告中我们知道这家公司,并且知道他持有了此前的股份外,对此一无所知。


开启想象


25日,一则传闻让国家队的救市资金来去问题再次拿到台面来讨论,对此,闻风起浪的市场所引发的无限遐想便一发不可收拾。


有传闻称,2月20日,招商银行副行长赵驹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2016论坛“炮轰”国家队救市不明晰,称:去年7月股市从高点下来以后监管层到底拿了多少资金,通过哪些渠道去救市场,现在并不是非常的清楚,而招行借给国家队——中证金的资金也在展期。救市完全无可厚非,政府出手救市在各国都有,但救市主体和有清晰的统计披露也非常重要。“像2008年应对金融危机美国所投入的8000亿美金,他是怎么筹来的,又投到什么地方去。最后又是哪些损失了,哪些拿回来了,效果怎样,结果如何,都有清晰的统计。”


赵驹认为,未来股市回升,就应该慢慢退出。“如果真的到了4800点,中证金退出了,钱应该还给我们。”


的确,国家队入场至今,整个救市资金的规模、管理主体、投资收益、统筹安排计划及操作原则,外界均未可知。


目前,虽然招商银行副行长赵驹否认了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2016论坛“炮轰”国家队救市不明晰的传闻,但解决2015年6月下旬发生股灾时候证金公司买入股票的出路问题还引发了市场的无限想象。


内地版盈富基金


汇金公司的一则公告,就曾开启汇金公司或化作内地版盈富基金承接股灾中证金持股的无限遐想。


2015年12月30日,工商银行等多家金融上市公司发布公告表示,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将今年8月从证金公司受让的上市公司股票转让给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汇金资管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汇金资管公司于2015年11月设立,是汇金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汇金资管公司注册资本50亿元。 汇金资管的经营范围表述为:资产管理;项目投资;投资管理。


汇金资管公司让很多人联想到了香港盈富基金,不少市场人士将这一举动解读为设立内地版的盈富基金,承接股灾期间证金公司买入的股票,市场也不用担忧证金公司的抛压,是A股市场的一个利好。


当日包括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以及光大银行等在内的多家金融机构均发布公告称,已于29日接到股东汇金公司关于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向汇金资管公司转让该行A股股份的通知。


转让完成后,汇金公司直接持有工行A股123717852951股,约占该行A股股本的45.89%;直接持有农行A股44.21%;直接持有中行A股89.42%;直接持有建行A股2.04%;直接持有光大银行A股25.75%。汇金直接持有新华保险A股股份占总股本的31.34%,持有申万宏源25.03%股权。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次转让是将证金公司转让给汇金公司的A股转让汇金资管公司,不涉及汇金本来持有的股票,很显然是为了解决今年6月下旬发生股灾时候证金公司买入股票的出路问题,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5年11月,是汇金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很可能是专为此而设。


另有券商分析师表示,汇金转让股灾中受让的证金持股,内地版盈富基金想象空间开启,不必再焦虑证金抛压。预计汇金资管将极有可能成为未来内地版盈富基金,承接证金公司在股灾期间买入的股票,以此为基础资产设立ETF基金,从而实现这部分股份的逐步、间接“回售”市场。


不是一回事儿


了解盈富基金之后就会发现,盈富基金和汇金当真不是一回事儿。


有业内人士认为,真正了解一下盈富的前世今生,大概可以很清楚地得出一个结论,汇金资管不是盈富,也不可能是另外一个盈富,更何况,我们今时对汇金资管所知不多,除了若干上市公司公告中我们知道这家公司,并且知道他持有了此前的股份外,对此一无所知。


资料显示,盈富基金是香港特区政府于1999年设立的ETF基金,用以承接特区政府于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为稳定市场买入的港股。其追踪恒生指数,运作至今,其净值已达727亿港元。


1998年8月,香港特区政府动用外汇基金救市,短短数日投入约1180亿港元,以打击对货币及股票市场的双边操控活动。虽然香港成功击退国际炒家,但救市行动却也引起巨大争议。


多年以后,曾任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的任志刚还说,入市决定所引起的争议至今仍然存在:无论我们怎样清楚解释,毅然介入自由市场的运作,仍是受到质疑甚至反对。即使这样,我还是希望部分批评者至今已接受了一个简单的事实,就是市场并非无懈可击,保证绝不失效的。不论基于任何原因,市场一旦失效或已有此迹象,当局都有责任作出适当行动恢复市场秩序,以免问题扩散对社会造成无法修补的破坏。


而在1998年8月,救市行动结束之后,香港特区政府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就是政府之手如何退出。当时香港股市市值大约2万亿港元,如果1000多亿政府持有的股票不当退出,引起的冲击无法想象。如何以一种对市场影响最小的方式平缓退出,是政府必须考虑的问题。


香港的做法,是先成立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叫做香港外汇基金投资有限公司。


官方资料显示,香港外汇基金投资有限公司,1998年10月根据《公司条例》成立,这是一家私营有限公司,负责管理香港特区政府在1998年8月入市行动中购入的恒生指数成份股组合,还包括1998年11月由香港土地基金拨入外汇基金的相关股票组合。(香港土地基金是1997年7月由特区政府接管的,当时净值1970亿元。在1998年10月划归外汇基金前,这部分资产被拨入财政储备内,以独立基金的形式由金管局管理。)


时至1999年4月,外汇基金投资有限公司宣布委任三位财务顾问,协助出售外汇基金所持相关股票组合。根据当时政府的安排,价值相当于外汇基金约5%的部分股票被保留作为长期投资,投资于香港股票。政府并要求投资公司外聘经理以管理这个组合。


在盈富基金方案出炉前,投资公司研究过多种不同的股票出售方案。这些方案是在挑选财务顾问的过程中,由这些候选的财务顾问提出来的。1999年3月16日,外汇基金公司董事局主席杨铁梁曾表示,在研究过所有建议后,董事局认为有必要采用多种方式出售股票。这可能包括配股、出售单位信托基金、发行可换股债券及让个别上市公司回购股份。杨铁梁说,投资公司将会弹性处理出售股票的时间,方式及数量。他重申,投资公司的主要目的,是在不影响市场稳定的情况下有秩序地出售股票。
 
两个月后,投资公司选择了认为最适当的方法,就是推出表现紧贴恒生指数的单位信托产品发售计划,这个单位信托基金后来定名为盈富基金。


据称,这种安排造就了在日本以外亚洲区首个“交易所买卖基金”(Exchange-Traded Fund(ETF))。盈富基金获得香港证监会认可,并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美国道富环球金融资产香港有限公司是盈富基金的经理人,美国道富银行及信托公司为信托人。外汇基金投资有限公司委任的监督委员会,就负责盈富基金的管理及行政事务,监督信托人和经理人。盈富基金旨在提供与恒生指数表现相符的投资回报,为达到投资目标,盈富基金持有由恒生指数成分股组成的股票组合,比重与该等股份在恒生指数的比重相近。


1999年10月25日,盈富基金开始首次发售,并成为当时最庞大的首次招股行动,一共筹集了333亿港元,参与的散户及机构投资者多达18万个。


十年后的2009年11月12日,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陈德霖先生回顾当时的决策时这样说,采用“交易所买卖基金”(ETF)形式推出盈富基金退市,是经过反覆思量才作出的决定。这个方法当时在亚洲属破天荒的创举,投资者对这种产品的接受程度亦不肯定。我们坚持首次推出时不向公众人士提供认购折扣,改以长期持有(一年及二年)特别红股形式吸引散户,亦事后证明相当成功。


到了2001年4月,特区政府透过盈富基金所取回的金额,已经超过外汇基金在入市行动所动用的1,180亿港元。在盈富基金持续发售机制结束时,特区政府仍以外汇基金长期股票投资组合的形式持有500亿港元的股票。
 
2002年年底,盈富基金的持续发售机制终止,港金融史亦就这一页划上句号。外汇基金投资公司主席杨铁梁表示,完成减持官股任务后,投资公司停止运作是“最合适和具成本效益”的安排。2003年1月开始,管理外汇基金的相关股票长期投资组合的工作移交给了金管局。其时,这批香港股票现值约540亿港元,略高于外汇基金总资产值的5%。


 
截止日期:2014年11月12日


番外篇:无“干预”的外汇投资公司


在说完盈富基金的前世今生后,有必要再说说功成身退的外汇投资公司。


外汇基金投资公司是一家私营公司,香港特区政府在其中只是一个小股东。杨铁梁曾表示,董事局认为最重要的,是要在不干预公司的正常商业活动,和保障政府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小股东的利益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


在研究过欧美等先进市场的一些大型基金在这方面的经验,并考虑香港本地市场的情况后,投资公司董事局确定了以下的投票指引:投资公司将不会建议政府委派代表加入公司的董事局,或干预这些公司的日常运作;对于在周年股东大会及特别股东大会上,一些不会对政府所持股票的价值造成重大影响的例行建议(例如通过已审计帐目、董事报告及审计报告,以及宣派股息等),投资公司一般都会建议政府放弃投票;及对于所有其他建议,例如合并、收购,以及关连交易等,「投资公司」将会按个别情况考虑和建议应该如何投票。


投资公司董事会是在1998年10月,由其时的财政司司长曾荫权委任杨铁梁、陈监林等十一名杰出社会人士,出任投资公司董事局成员,外汇基金投资公司正式运作。投资公司的职员都是由金管局借调的,所以当投资公司完成使命之后,他们也返回金管局工作。


香港金管局总裁任志刚曾回顾说,在过去几年投资公司负责管理香港股票的期间,金管局主要根据投资公司的建议行使投票权,在某些情况下亦会参考基金经理的意见。这套指引的目的是要保障外汇基金作为小股东的利益,并同时把金管局因为是政府部门或银行监管机构而可能会对公司的正常商业决定造成的影响减至最低。“这项安排相当有效,特别是投资公司公开代表投票指引,令市场更感安心”。


在外汇基金停止运作后,政府手中持有的长期投资股票,则仍然透过早先由投资公司选定的多位外聘基金经理管理。不过,香港金管局定有制度,同时监察上述负责管理港股组合的两组基金经理比较具成本效益。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老虎财经 作者:王欣瑜 (责任编辑:黄婷婷)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