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龙芯胡伟武:美国不卖芯片给中国,大量的科技公司可能撑不了一个月

时间: 2018-05-01 21:18:30 来源:   网友评论 0
  • 胡伟武,生于1968年,龙兴中科技术有限公司总裁。本文为2018年2月23日《中国正在说》节目演讲内容。

胡伟武,生于1968年,龙兴中科技术有限公司总裁。本文为2018年2月23日《中国正在说》节目演讲内容。

整理:北大纵横


CPU是什么

什么是CPU,用三句话来说:

第一句话CPU是计算机的大脑和心脏;

第二句话CPU是国家大宗战略产品;

第三句话CPU是个巨复杂系统。

我们可以笼统地说计算机有三个部分组成,一个部分是CPU(Central Processing Unit),就是中央处理器第二部分是内存,就是我们市场上买的内存条,第三部分是各种外部设备,像硬盘,U盘,显示器,键盘,鼠标等。CPU负责指挥外部设备和内存进行协同的工作,处在非常中心的位置。


那么CPU它有好多种表现方式,像我们的先辈做的,为两弹一星造计算机,一个CPU可能这么一个大屋子,放一个,速度还不快,每秒可能只有几万次。


后来Intel,我们叫微处理器,把它做到一个芯片里面,在手机里面,CPU体现为一个IP(知识授权),这里面可能大家有个疑问,说我们国家这个手机的CPU做的很好,电脑的CPU怎么就做不好呢?


其实这个话说的有点偏颇,我们手机的很多处理芯片是自己做,但是其中的CPU,无一例外都是买了国外的CPU,比如说把它的源代码买来,经过一定的物理设计,让它去生产,编成芯片,我们手机的CPU做的非常多,一年卖几亿片,但是CPU都是国外的,用的ARM这个企业的,所以现在主要提供CPU的一个是Intel,以芯片的方式,一个是ARM,它是以IP的方式。


第二句话CPU是国家大宗战略产品,第一是大宗,它不像原子弹,不像航天飞机,航天飞机和原子弹它是战略的,大家不会比着卖,我卖一个,你卖一个,还砍价格是吧。衣服和鞋是大宗的,不是战略的,我可以买你的,还可以买它的,大宗和战略连在一起,这样的东西不多,CPU是其中一个。


我们回顾一下就是建国初期的毛主席,周总理那一代人,一定要把钢铁工业发展出来,没有钢铁就没有工业,我们今天完全可以说没有CPU就没有信息产业。它就像钢铁支撑工业一样来支撑我们的信息产业,所以它就是基础。


CPU不就是电脑里面用吗?不是。每个人在座的兜里面都有一个,或者多个CPU,手机里面也用,现在家里面的电饭锅,洗衣机,电视,数码相机,包括各种工业控制系统,高铁,电站都用CPU,甚至马路口的红绿灯都是CPU控制的。所以它的面很广,支撑产业的东西,是一个基础性的东西,就像钢铁一样。


另外它是武器装备的核心器件,我们如果用国外CPU我们可能会吃亏,我举几个国外吃亏的例子。


2007年,大概秋天的时候,以色列轰炸了叙利亚一个潜在的核设施,以色列飞机来之前,刚好叙利亚的雷达坏了,叙利亚以为正常的坏,修就是了,结果后来发现它坏是因为CPU里面的后门引起的,以色列来炸之前,通过后门把你雷达给破坏,然后呢,它炸完之后又好了。


2013年的时候,伊朗的核离心机有几千台被损坏,不是电脑被损坏,而是控制核离心机的这个控制系统让这个离心机瞎转,转坏为止,伊朗的核离心机是物理隔离的。什么叫物理隔离?我们说把网线拔掉,无线模块要拆掉,不是关掉,在物理隔离的情况下,还是有后门。


2009年12月份的时候,当时美国一个叫连线杂志,他的英文叫WIRED,他采访完之后他写了一篇文章叫“人民的CPU”。其中第一段就这么说:

“试想一个国家需要从一个与之有着战略冲突,或者是贸易不稳定的国家进口某种尊贵商品,而且没有这种商品,其整个社会将被迫停顿,再试想这个国家是中国,而与之有着战略冲突的国家是美国,而该商品是CPU。”


它里面有一句话要值得我们重视,叫做“如果没这个东西,我们整个社会将被迫停顿。”至于吗?至于的。


美国芯片,CPU不卖给我们,我们一大批企业,大家脑袋中可以想象得到的所有高技术企业,电子方面的都得关门,而且可能撑不到一个月,所以为什么说(CPU)他是国家大宗战略产品。我们必须要自己有。


CPU是一个巨复杂系统,为什么我们就没有呢?


难、复杂我们做CPU叫中央处理器,它有一个词是通用处理器。通用处理器我可以上网浏览,我可以办公上office,我可以看片,我也可以显示各种图形,什么都可以干。相当于要求我们每个人是个全才,我们想想如果我们要把一个人培养成,第一是科学家,他会做科学,第二他是个大夫,他会看病,第三他是一个运动员,第四他是一个农民还会种地,第五他还是个很好的管理者,还会带团队,这个事情有多难?


龙芯CPU


我是2001年开始做龙芯CPU。当时我们的所长李国杰院士给了我100万,我们拿100万人民币做了一个原型系统,一种叫现场可编程的逻辑(门阵列),把那个设计烧进去,把操作系统哗哗跑起来了,我记得那一天是2001年8月19号,登录进去,我给李老师发了一个邮件,然后就拿那个成果找科学院汇报,要了500万,加上计算所匹配500万,1000万做个龙芯1号。


龙芯1号刚出来,2002年的时候收到一封邮件,那个邮件是一个杭州市的一个退休工人,他说我报纸上看到你们龙芯出来了,我很高兴,我是一个退休工人,我的工资也不高,但是请你给我一个你的银行账号,我要给你们捐1000块钱。所以我们对CPU这个东西啊,都有情感,因为就像当年毛主席那一代人对钢铁那样渴望一样,我们要有这个CPU


龙芯1号做出来有一个很大的好处,使得我们推动国家说要做,因为证明是能做的。


做到2005年,2006年的时候,当时觉得我们CPU不能光是做,要用,要去推,不能停留在纸面上。


我们推了几年,大概到2009年的时候,我记得有一个场景我是很难忘,就某个大型的设备,用起来了,客户也是国内比较有一定影响的一个机构吧,说要开一个推介会,我就推荐你的自主CPU做的一个控制平台,我发了六七十张请帖,但是我怕可能很多人不来,你能不能到时候带十几二十个学生在后排坐着,帮我镇镇场子。两点开始,我一点四十五到。当时那个场景我惊呆了,全站着,100多人,因为坐不下,那个屋子就六七十人,领导讲话第一句话就是这是历史性的一天,我们从此可以用自主CPU了。


我回忆一下我从做龙芯开始到现在,经过了三个岔路口,就第一个岔路口就是走市场化道路还是走学院派的道路?


刚才说了CPU很复杂,企业是做不起的,你让企业投入十年,一分钱不赚就做研发,没有企业做,中国到现在也没有企业有能力做这样的事情,必须国家投入研发。但是投入研发都在科研院所在高校,怎么办?那跟市场隔了一张皮。


第一个岔路口


我们得到市场中去,要所有人,相关的核心技术人要脱离,从体制内脱离出来,要不在乎体制内那些职称,各种评审,然后专心致志去赚钱。这是一个岔路口,我觉得我们走过来了。


第二个岔路口


我们要走自主研发道路还是走引进技术道路?路上的诱惑很多。后来我搞明白了,能力最重要,技术不重要。我们要坚持自己做,每一行源代码要自己写起,我一行也不引进。你只有自己掌握了核心技术,才有整个产业的主动权和主导权。


第三个岔路口


第三个岔路口,就是我们是做产品还是建生态?什么叫做产品呢?你在Wintel体系里面做一个芯片卖,或者是做一个电脑卖,这叫做产品。建生态就是自己来一套,走自己的路,现在主要的IT产业体系,两大生态来支持,一个是Intel加微软,叫Wintel,一个ARM加安卓叫AA体系,或者双A体系,我们的目标一定是建世界上第三套大的生态体系。


龙芯现在做到什么程度呢?两句话。


第一句话CPU光从系统性上来说,我们在半空了。什么叫半空呢?假设国外的主流产品在天花板了,那国外的主流产品,PC、服务器,我们说通用型的,每一代性能提高一点点,基本上到头了,我们在半空了,再下一代我们大概逼近天花板,性能就这样。


第二句话就是我们只要自己跟自己进行软硬件磨合,我们以用户体验为中心,完全可以在用户体验上超过国外系统。一个例子就是我们某个大型的数据库系统,原来用国外的X86服务器处理完好大的数据,几个T的数据,需要50分钟,然后在龙芯上直接迁过来,我们通过垂直的磨合和优化,我们干到了80秒,谁的快?


判断技术是否先进的标准,不是看它跟美国人跟的紧不紧,而是它看跟应用结合的紧不紧,就像打江山一样的,谁对这个山沟熟谁就能赢,还真的不是看谁的武器先进,你只要方法得当。


那么做了这么多年龙芯已经有点体系了,给大家几个数字,一个是用龙芯的芯片客户有500多家,每天都在用,我们通过卖CPU我们可以盈利,世界上盈利的CPU企业不多。


第二龙芯下一个客户中,基于龙芯的CPU,做软件研发,做应用研发,做硬件研发的人已经有几万人,那么有个小生态了,当然还很小。


要做自己的体系来支撑产业发展,这条路当然是很难走的。就像我们路上有很多的沼泽沙漠,有豺狼虎豹,有雪山草地,但是这条路走通之后前途最光明,这条路走通之后对国家和人民的好处最大,这是这样一条路。


现在看来我觉得这条路走得通了,我现在干了龙芯17年了,再干13年,30年的时候我估计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个生态。


建立发展自主的CPU产业,建立自主可控的信息产业体系,是国家安全的需要,也是产业发展的需要,而且我们已经有了一定的能力,再也不用怀疑我们能不能做成这件事了。


习主席要求我们撸起袖子加油干,但还要求我们一张蓝图绘到底。我把它翻译成就是撸起袖子加油干加上耐着性子坚持干。


当年毛主席在党的七大上讲了一个愚公移山的故事,他说愚公要搬掉两座大山,我们中国人民也要搬掉两座大山,一个是帝国主义,一个是封建主义。当时他很动情地说,说我们这代人搬不完,我们的下一代去搬,当时朱德同志就说,我们这代人就要搬完,该打的仗,我们这代人要打完。我们现在也是两座大山,一个是国家安全受制于人,一个是产业发展受制于人,那我们这一代人,我相信我们这一代人也要搬完,不能留给下一代了。


所以最后啊,我用毛主席的一句话结束我今天的报告:


我们正在前进,我们正在做我们的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极其光荣伟大的事业,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谢谢大家。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