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赵博文 马建光:西方制裁背景下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发展探析

时间: 2017-08-27 11:54:04 来源:   网友评论 0
  • 对外军事技术合作是俄罗斯对外政策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同时也是其恢复大国地位、在国际社会保持军事与政治影响力的重要手段。西方制裁使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受阻,俄罗斯采取进口替代计划反制,并通过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来开拓中东和亚太市场。未来,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面临内外多重挑战,但同时也蕴含着机遇。

文章来源:《西伯利亚研究》2017年02期;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微信公众号平台首发


作者系国防科技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研究生;教授


关键词: 俄罗斯; 军事技术; 外交


内容提要


对外军事技术合作是俄罗斯对外政策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同时也是其恢复大国地位、在国际社会保持军事与政治影响力的重要手段。西方制裁使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受阻,俄罗斯采取进口替代计划反制,并通过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来开拓中东和亚太市场。未来,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面临内外多重挑战,但同时也蕴含着机遇。


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开始,俄罗斯和美欧之间的地缘政治对抗不断升级,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了数轮经济制裁,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也受到严重影响,与欧洲国家的军事技术合作基本中止,高技术产品、武器配件、军民两用品进口受阻,武器装备更新计划被迫延迟。俄罗斯大力推进“进口替代计划”,加深与亚太国家的军事技术合作,积极拓展中东武器装备市场。面对西方制裁,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及时转向,为国防工业转型升级提供了新思路。


1西方制裁使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受阻

2014年3月从乌克兰“收回”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事件将俄罗斯与欧洲关系推向风口浪尖。美国、欧盟以及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瑞士等西方国家宣布对俄罗斯的自然人和法人实施制裁,包括针对俄罗斯国防工业综合体的金融限制、禁止向俄罗斯出口高技术产品和兼具商业和军事用途的两用品,以及中止俄罗斯与部分欧洲国家的军事技术合作项目。乌克兰也宣布停止向俄罗斯供应配件。


俄罗斯是全球能源和自然资源的主要供应国之一,俄欧经济存在很强的互补性。从历史上看,俄罗斯与欧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乌克兰危机切断了欧洲与俄罗斯缓慢的合作进程,二者之间的裂痕被重新拉大,军事技术合作基本中止;俄罗斯失去了快速补齐防务短板的机会,被迫实行进口替代计划。


(一)对俄充满敌意的新欧洲:以乌克兰中断配件供应为例

乌克兰曾是苏联重要的加盟共和国,乌克兰危机实际上就是西方和俄罗斯对后苏联空间的争夺。北约和欧盟的双东扩,使部分前华约国家(包括捷克、保加利亚、匈牙利、波兰和罗马尼亚等国)组成所谓的“新欧洲”。乌克兰危机的导火索正是由《欧盟联系国协定》问题而引发。克里米亚入俄成为俄乌关系和俄罗斯外交的死结,俄罗斯不仅遭遇孤立和制裁,在西方也被当成失信的代名词。2014年6月,波罗申科当选乌克兰总统后立即签署命令断绝与俄罗斯的军事技术合作,停止向俄罗斯出口武器零配件。


乌克兰停止供应配件,直接导致2014年俄罗斯军品出口实际交付额下滑。俄罗斯2013年军品出口额约157亿美元,实际交付额为84.62亿美元;2014年军品出口额约155亿美元,但实际交付额降至59.46亿美元。俄罗斯军品出口额并没有显著下降,2015年军品出口额约145亿美元,2016年军品出口额约150亿美元。笔者认为,这主要是俄罗斯武器出口结构所致,军品出口和配件进口的清单并不是完全匹配的,部分进口配件所供应装备不在俄罗斯军品出口范围内。根据俄罗斯军工综合体网站援引英国皇家三军防务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的报告俄罗斯从乌克兰进口的军品30%金额来自Р-36(北约代号SS18)洲际弹道导弹的关键部件РТ-2ПМ(北约代号SS-25)和УП-100Н(北约代号SS-19)导弹的制导系统也是由乌克兰负责设计制造。以上装备对俄军战斗力生成意义重大,是俄罗斯战略威慑力量的基础组成部分几乎不会进入国际武器市场。俄罗斯在出口武器中有两个领域严重依赖乌克兰,一是西奇发动机公司制造的直升机发动机,二是曙光机械制造公司生产的舰用燃气轮机。2013—2016年俄罗斯签订的260多架直升机出口合同中,全部装备乌克兰发动机和辅助设备。但先进直升机和舰艇属于国际军贸中的高技术武器,只有少数国家可以供应该类军品及服务比如俄罗斯“米”系列和“卡”系列直升机、22356型护卫舰和20382型轻型护卫舰,在国际武器市场上与同类产品处于竞争状态。俄罗斯采取进口替代计划,尽管可能会推迟交付,但对军贸订单的影响较小。例如,即使在受到制裁的情况下,俄罗斯依然与埃及海军达成协议售出46架卡-52K舰载直升机。


由于苏联国防工业体制的遗留问题,乌克兰军工产品大多仍沿用苏(俄)制标准,并且缺乏完整的产品生产线。俄罗斯是乌克兰军品出口的主要买家。乌克兰中断对俄配件供应,表明对安全的忧虑超越了经济利益。波罗申科承诺2015—2017年投入30亿美元重整乌克兰军备。乌克兰危机使苏联解体后改换门庭的新欧洲国家恐惧和敌视俄罗斯,不仅纷纷提高军费,而且积极将北约军事力量引至俄罗斯的战略前沿。


(二)对俄警惕的老欧洲:以法俄军购案被迫流产为例

“老欧洲”是指以法德为主要代表的欧洲老牌资本主义强国。俄罗斯与“老欧洲”的军事技术合作属于工业化的军品供给国与工业化的军品接受国间的军品贸易,即卡特里纳所划分的军品贸易“第一类分市场”。交易双方更注重质量效应而非数量规模,武器类型以高技术产品为主,并伴有售后服务、人员培训及配件更换等。


2009年,时任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长马卡罗夫(Николай Макаров)宣布将从法国订购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2011年,俄法签署两艘西北风级军舰的合同,合同总额为12亿美元。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在俄海军中原本计划担负重要角色俄罗斯专门为其组建海军陆战营,并特别生产适用于该舰的卡-52K直升机和电子雷达系统。


乌克兰危机之前,新老欧洲对待俄罗斯态度有所区别:新欧洲处于北约和俄罗斯的前沿地带,视俄罗斯为敌人;老欧洲获得了缓冲空间,加上经贸、能源、航空等多领域合作加深视俄罗斯为对手——既有竞争,也有合作。俄法军售宣布之初,波罗的海三国就对此极为不满,立陶宛防长当时就直言法国的“错误”在于开启了北约和欧盟成员国向“一个不能使我们冷静下来”的国家出售武器的先例。但俄法军售依旧顺利开展,甚至在克里米亚公投入俄、乌克兰停止配件出口、美国敦促暂停交易的情况下,法国仍不中止合同的执行。最终,随着乌克兰危机的持续发酵,俄法两国才于2014年8月宣布废除此合同。


俄法军售失败的影响,不仅在于技术和金钱的损失,还在于军事技术合作中断而体现出的身份认知变化。俄罗斯不只是失去了快速补齐防务短板的机会,还失去了老欧洲的信任。欧洲与俄罗斯军事技术合作的窗口关闭,促使俄罗斯国防工业开展进口替代计划。西方制裁使俄罗斯在对外军事技术合作方面被孤立,这也迫使俄寻找机会“突围”。


2俄罗斯在对外军事技术合作方面寻求“突围”

洲在地缘政治和军事技术合作上孤立俄罗斯,唤起了俄罗斯的历史记忆。十月革命后,新生的苏俄政权同样遭到西方的敌视,列宁形容当时的苏俄是一个“被包围的城堡”。这样的历史记忆激发了被西方学者称为“围困—堡垒综合症”的特殊情感:当俄罗斯人感受到威胁或未得到应有的尊重时,他们倾向于猛烈回击。面对经济制裁、金融冻结、装备禁运等孤立措施,俄罗斯积极实施进口替代计划,预计到2025年完成从乌克兰、北约和欧盟国家进口的826项武器装备替代工作。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撬动了中东地缘政治板块,展示了武器装备的性能,开拓了中东武器市场。


(一)融入再工业化进程,补齐国防工业短板

尽管大国间发生全面战争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但军事力量强弱仍然是俄罗斯评判国家地位的重要标准。普京在2012年总统竞选纲领中提出了“再工业化”目标,做出了“克服技术落后”的承诺,军备更新就是再工业化的重点。俄罗斯属于后工业化国家,苏联时期就已经完成了工业化进程,但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踌躇难行。尽管俄罗斯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间经济发展迅速,但也只是恢复到上世纪90年代初的水平,石油卢布的经济结构很难保证经济持续发展。2010—2014年,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的增幅持续降低,军工企业良好的制造业基础成为俄罗斯再工业化的抓手。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宫后,强调国防工业现代化改造是国家最优先的任务。俄实施进口替代计划,不仅包括国防工业,也包括民用经济。


2015年俄联邦政府成立进口替代委员会,由总理梅德韦杰夫担任主席;下设民用经济分委会和国防工业分委会,其中国防工业分委会由副总理罗戈津负责。罗戈津认为,在国家安全和武装力量安全问题上俄罗斯不应受制于西方产品的供应。军事技术上的合作与依赖成为权力的来源,这种权力服从于国内政治,并伴随国际体系的变化而变化。对于俄罗斯来说,进口替代计划是困境中打开的一扇“窗户”,逼迫俄罗斯依靠自身力量补齐国防工业短板。例如东方航天发射场的建设,始于2012年的一期工程(商用航天器筹备和发射)基本完工后,二期工程(载人航天和重型火箭发射)项目要求编制所有来自国外厂家的关键设备清单、杜绝“名义上的进口替代”(使用亚洲产品替代欧洲产品),并且不允许在本国有同类功能设备的情况下使用进口设备,凡是俄罗斯有类似的产品,即使较贵也必须使用本国产品。正如梅德韦杰夫所言:“进口替代并不是最终目的。我们在一些领域可以很快生产类似的替代产品,而一些领域我们需要掌握长期的技术主权,尤其是国防工业领域。”


俄罗斯通过卓有成效的进口替代计划,补齐了国防工业短板,完成了武器装备出口计划。但不足的是进口替代计划缺少大量资金支持,这延缓了俄罗斯武器装备现代化更新进程。俄罗斯迫切需要开拓新的军品贸易市场,加强对外军事技术合作,缓解军事开支的压力。


(二)平衡地区局势,开拓中东武器市场

叙利亚危机自2011年3月开始爆发,而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则是从2015年9月开始。五年间,叙利亚危机从国内政治冲突逐渐集合了反恐、人权、宗教和地缘政治等诸多矛盾,巴沙尔政权摇摇欲坠。俄罗斯于2016年3月宣布结束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五个半月的时间助政府军转守为攻。2014年乌克兰危机使俄罗斯陷入孤立;一年后,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再显大国风采,迫使美国和欧洲主动寻求与俄对话和协商。俄罗斯审时度势主动出击,既平衡了地区局势,又开拓了中东武器市场。


俄罗斯是“中东四方”(Quartet on the Middle East)的一员,中东国家有许多是俄罗斯传统的军事技术合作伙伴。20世纪70年代,苏联近80%以上的武器输出到中东和非洲。苏联与中东国家的军事技术交流除了出售武器外,还包括技术服务、军事训练甚至直接参与军事行动。但军事介入叙利亚危机之前,俄罗斯在中东开展的军事技术合作呈下滑趋势。由于伊拉克战争后美国深度介入中东事务,俄罗斯的利益几乎被全部排除在外。此前萨达姆政府高达80亿美元的对俄债务无法清算。而在奥巴马任期内,埃及发生Colour Revolution,政权更迭;北约发动对利比亚的空袭和设置禁飞区,反政府武装最终推翻卡扎菲,而此前利比亚曾是最早与俄罗斯接触购买苏-35飞机的国外买家;叙利亚内战持续发酵,俄罗斯是叙利亚政府的主要武器供应国,但巴沙尔政府很难按期偿清武器款额;伊朗与俄罗斯关于S-300导弹系统的购买协议也因联合国关于伊核问题决议而遭到推迟。俄罗斯出兵叙利亚,在中东地区打断美国自埃及、利比亚事件以来的Colour Revolution进程,强化与叙利亚的同盟关系,恢复与伊拉克的军事技术合作,加强与伊朗的战略联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称之为俄罗斯的“中东再平衡”未尝不可。


叙利亚战场是俄罗斯自苏联解体后首次境外作战,很多装备的性能在实战环境下展示给全球潜在买家。乌克兰危机对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的影响,一是切断配件供应,迫使俄罗斯实行进口替代计划,但这些本土化的产品质量可能使外国买家存疑;二是政治上孤立俄罗斯,使其对外军事技术交流受限。而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很好地对冲了这两大影响,一方面进行了武器的实战检验,另一方面赢得了新的军事技术合作伙伴。战争可以在实验室中模拟,但实验室代替不了真实的战场。经历实战检验(combat proved)的武器装备,其市场竞争力将显著增强。以T-90坦克为例,恐怖分子曾使用美国陶式(TOW)反坦克导弹正面击中该坦克,但优异的干扰装置和反应装甲极大提高了其战场生存能力,这也引起了中东地区买家的关注。2015年12月,阿尔及利亚宣布从俄罗斯订购12架苏-34轰炸机,这一军购意向最早开始于2006年3月,最终令阿方结束持续八年的犹豫,未尝不是受到该型轰炸机在叙实战中大放异彩的影响。


俄罗斯军事科学院教授瓦季姆·科久林(Вадим Козюлин)强调,任何时候都要考虑到,一个国家在购买武器时,买到的不光是硬件,还有某些政治红利。俄罗斯通过对外军事技术合作开拓了中东军贸市场,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美国“一家独大”的倾向,重塑了俄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3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乔根·布劳尔认为,过去军品贸易指的是“整个武器”的贸易,完善的武器系统从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但现在来说与其说是武器不如说是人、观念和技术在跨国界转移。结构性裁军、组件生产专业化、目标市场细化、供应链一体化带来的研发成本上升,使生产全球化成为趋势。近年俄罗斯经济持续低迷,进口替代计划则需要大量资金,而武器装备更新计划也已经被推迟,俄罗斯实际上是在透支自己的潜力,与美国的差距进一步拉大。在这种情况下,选择合适的伙伴,加强对外军事技术合作不仅必要而且紧迫。


(一)俄美军事差距可能拉大

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最大的挑战,是由美国带来的安全压力和国内下行的经济压力。乌克兰危机前,俄美武器贸易差距曾有缩小趋势。美俄长期占据全球军贸的第一、二名。2009—2013年,美国占全球武器转让量的29%同比增长11%;俄罗斯占全球武器转让量的27%,同比增长28%,2013年俄罗斯实际交付总额超过美国。乌克兰危机后西方制裁直接打击了俄罗斯的国防工业。而在2012—2016年,美国占全球武器转让量的33%,而俄罗斯则降至23%。美俄至少在对外军事技术合作方面,差距已重新拉大。


俄罗斯“收回”克里米亚后,美国国务院宣布“国防贸易控制理事会(DDTC)将驳回向俄罗斯出口或再出口所有列入美国军品清单且有助于提升俄罗斯军事能力的高技术国防物项及服务的未决申请”。此外,美国还撤销满足上述条件的现行出口许可。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提出“美国第一”(America First)国防预算案,承诺“将建立美国历史上最强大的军队”,2017年美国国防开支达5780亿美元。而据2016年12月简氏防务周刊发布的年度国家军费报告,俄罗斯跌出前五,总计484亿美元(约3.1万亿卢布)。2017年俄罗斯更是宣布国防预算削减25.5%,从3.8万亿卢布降至2.8万亿卢布,这是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支出削减。即使去除2016年底军方一次性偿还国防工业综合体的740亿卢布,俄罗斯政府的国防预算仍减少了7%,连续第二年下降。


(二)俄在对外军事技术合作上“向东看”

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的机遇在亚太地区。2016年亚洲成为俄罗斯重点军贸地区,俄罗斯联邦军事技术合作局局长德米特里·舒加耶夫表示,2016年对亚洲地区出口额占俄武器总出口额的53%。亚太地区是全球经济增长最具活力的地区,同时也是冲突风险最高的地区之一。叙利亚战争的涟漪效应,也将传导到亚太地区。一方面,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引起亚太买家的兴趣,俄罗斯与很多亚太国家保持着良好的军事技术合作关系;另一方面,恐怖主义向亚太扩散的风险逐渐上升,亚太地区原本就存在大量领土、宗教矛盾,地区安全形势不容乐观,对于先进武器装备的需求上升。


据俄罗斯《生意人报》报道,作为俄罗斯在叙利亚战场上的“明星”,苏-35不仅引起中东买家的兴趣,还引起东南亚国家的注意,印度尼西亚和越南希望大幅升级现有机群,采购合同或将超过10亿美元。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从来都是一种政治行为是调整国际政治关系、推行国家军事与外交战略的重要工具。俄罗斯特色的军售外交,依托装备出口来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早已不是秘密。如何在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下参与大国博弈,已成为俄罗斯对外交往中的重大课题。随着俄罗斯的军事发展战略日益成熟,对外军事技术合作这种既带有经济因素,又包含军事特征的特殊手段对于俄罗斯渗透政治影响力、维护国际形象、追求国家经济利益具有重要作用。


同时应当注意的是,亚太地区尽管是俄罗斯最大武器出口市场,但这里并不是没有竞争,实际上有多个军贸强国在此争夺。以印度为例,俄罗斯是印度的主要武器装备供应商,俄制武器占印度武器库存的近50%。2016年10月俄印签署军贸大单,印度购买俄罗斯五套S-400防空系统和四艘11356型导弹护卫舰,双方组建合资公司生产卡-226t直升机。但印度也在进行武器进口的多元化,例如引进以色列的长钉反坦克导弹及其他装备总额高达30亿美元。而与法国的阵风战斗机合同,高达40亿美元。


4结语

从目前情况来看西方制裁使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明显转向,实施出口替代计划,进行内部挖潜并在中东和亚太开拓新的军贸市场。从前景来看,此合作主要受制于以下因素:一是俄经济的持续低迷甚至衰退。同军费预算达到新高的美国相比,俄罗斯要完成进口替代计划和武器装备更新显得捉襟见肘,财政预算的缩减可能导致其继续推迟。二是历史惯性和体制障碍。俄罗斯的军工企业,存在“大而不倒”的现象且腐败频发,严重影响了俄罗斯推进对外军事技术合作的进程。三是外部压力和干扰。北约抵近俄罗斯边界,乌东部战火频繁,美国空袭叙利亚等因素都有可能引发新的地缘政治危机从而打乱俄罗斯的步骤。总之,俄罗斯在西方制裁背景下发展对外军事技术合作,须克服诸多困难和阻力。(注释略)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