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陈元交棒国开行:15年3800亿到7万亿

时间: 2013-04-22 11:46:11 来源: 理财周报  网友评论 0
  • 陈元曾经回忆了一个案例:在天津夏利市场份额下降时,国开行在夏利有7亿多的不良贷款面临无法收回的风险。目前所有人的疑惑都是,在强势的陈元终于离开他一手塑造的国开行后,58岁的胡怀邦是否会在国开行继续他定下的发展模式和道路。

  位于北京市阜成门外大街29号的国家开发银行总行,已经悄然易主。

  多位国开行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证实,原交行董事长胡怀邦,已经到国开行报到。尽管国开行还未正式发布公告,但胡怀邦接替陈元出任国开行董事长已经确认,相关工作交接正在进行。

  自1998年4月3日算起,陈元已经在这幢大楼里工作了15年,创下了中国银行业高管记录。

  他留下的成绩单是:1997年末,国开行资产总额3811亿元,不良贷款率40%以上。截至2011年末,国开行总资产超过6万亿元,不良贷款率连续8年低于1%。而现在,国开行的资产总额已突破7万亿元。

  不仅于此,在过去15年中,尽管在发展方向和资产质量上一直饱受质疑,但这家银行异常坚定地执行着陈元“开发性金融”的理念,支持了中国大部分的城市建设和企业“走出去”计划。

  数据显示,到2011年底,国开行地方融资平台贷款余额23737亿元,占同期全国融资平台贷款余额的26%。与此同时,外汇贷款余额1873亿美元,境外人民币贷款余额615亿元,为中国第一大外汇贷款银行。

  被身边人形容为工作狂的陈元甚少公开露面接受媒体访问,2004年,他在央视《对话》节目上面对质疑时,用了一个字“赌”来回应。他说,自己的一系列动作,其实就是在赌中国经济的未来和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

  9年之后,当他离开时,他赢了。

  银行家中的政治家

  一位国开行内部人士回忆说,曾经有人表示,国开行并不仅仅支持了中国经济发展,在一些领域,国开行的投资和规划,甚至可能做到引领中国经济发展。

  在国开行的两次重大战略选择时,陈元表现出了其独到的眼光。

  其一是城建领域。在陈元之前,这是一块金融领域的空白。市政建设项目只能通过财政拨款完成。

  1998年8月10日,刚刚履新国开行半年的陈元就向时任安徽省省长的回良玉建议,应该将国开行的融资优势和地方政府的组织协调优势相结合。当年冬天,国开行与芜湖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10.8亿元的十年期贷款协议,用于芜湖市6个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包括公路建设、城市供水系统改善和废物处理填埋场建设。贷款担保和还款来源都由芜湖市财政安排、全面兜底。

  这是中国银行介入城市建设的第一单,也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芜湖模式”。

  截至2011年末,国开行以融资平台为载体的城建贷款余额为10280亿元,占全部贷款余额的28%。据测算,2006年到2010年,国开行对中国城市化平均贡献率为19%。

  陈元另一次重大战略决策发生在2005年,2002年的十六大已经明确提出,要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

  但当陈元在国开行内部提出应该服务“走出去”、“投子布局”时,却受到了罕见的冷遇。

  多年之后他回忆说,2005年6月7日,国开行召开第一次“走出去”业务工作会。陈元讲完话之后,“整个会场鸦雀无声,大家惊讶得不得了,都觉得这好像是天方夜谭。”

  国开行内部员工的疑虑在于,所有人对于国外业务都并不熟悉,语言不通、不了解当地情况。更重要的是,国开行当时根本没有海外机构。

  “内外部的阻力都非常大。”一位总行员工回忆说。“大家担心这块业务风险太大。”

  但是陈元展现了自己强势的一面。几乎在他的一力主导下,2005年10月,上海合作组织银联体成立。一个月后,国开行成立对应的项目工作组,这是国开行历史上第一个派驻国外的工作组。

  陈元的想法是,不用先建立海外机构,先把人派过去、业务抓上去。

  为此,他要求只有几千名员工的国开行,每个分行都要抽调人员成立工作组,派驻到安排的国家,在当地政府、中资企业、驻外使领馆、当地金融机构中寻找合作机会。

  截至2011年末,国开行的网络已经能够覆盖到195个国家。

  两次重要的安排,奠定了目前的国开行整体业务框架基础。而另一方面,也形成了陈元在国开行的权威地位。

  一些干部承认,很多时候并不一定理解和认同陈元的观点,但是会先执行他的意见,因为最终看有很大可能是对的。

  政府与市场之间

  国开行能够在城建领域和国际化领域超越商业银行的速度,有一个原因在于,在他们进入之前,这些领域几乎都是商业银行的禁区。

  在过去的15年中,陈元和他的国开行几乎不停地面对同一个质疑:如何控制风险?这一质疑从最初的城市建设、“走出去”、公用事业投资,一直延伸到这两年商业银行严格限贷的光伏、造船等领域。

  多位商业银行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对于国开行的印象,在于其“胆子大”。

  但是在陈元和国开行看来,如果能够在陈元的“市场环境下,银行框架内”办事,一切皆能解决。

  陈元曾经回忆了一个案例:在天津夏利市场份额下降时,国开行在夏利有7亿多的不良贷款面临无法收回的风险。为此国开行跟天津市反复讨论后决定,国开行可以给天津城建提供100亿到200亿的融资支持,但是天津要帮助国开行化解夏利的不良贷款。

  为了与国开行合作,天津市政府调动了几乎所有资源,通过两年时间化解了这笔7亿多的不良贷款。

  由于自己有在北京西城区工作的经历,陈元在将政府信用引入金融合作时,表现得比一般金融机构更具创新性。

  在最初的“芜湖模式”中,还款保证主要源于地方政府财政安排。2002年开始,国开行在与芜湖的合作协议中加上一条:政府授权平台公司以政府土地出让收益质押作为主要还款保证,这种“土地+金融”的模式至今仍然是中国平台融资的主要模式。

  一位接受采访的商业银行人士表示,国开行这几年大量采用银团贷款、通过国开证券发债等模式融资,目的也在进一步分散自身风险。

  2012年,由于薄熙来案,众多媒体质疑重庆城投平台风险问题。而其中只有国开行重庆分行公布了自己的账单:截至2012年3月底,该分行贷款余额1229亿元,不良贷款率0.1%,连续7年低于1%。

  国开行重庆分行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其所有项目都有严格评审、贷款发放后也有严格贷后管理,每年还要接受内部稽核、外部监管等多次检查。

  而一位重庆银行界人士向记者确认,在与重庆市政府合作的银行中,国开行大部分贷款均有土地足额担保,资产质量较好。

  2013年以来,国开行面临的最大质疑是,外界普遍担心国开行全力支持的光伏、造船等领域,会爆发出风险。在银监会多次警示风险、各家商业银行纷纷撤出时,国开行仍然在这两个领域高歌猛进。

  根据国开行之前披露的数据,截至2012年,国开行在光伏方面的贷款余额为500多亿元,造船行业贷款余额超过600亿元。

  而可兹比较的是,中国第一大行工行,光伏行业贷款余额只有117亿元。

  “光伏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制造业,这两年的不景气,实际来自于欧美的打压和国内缺乏扶持政策、需求不振。”一位国开行内部人士表示:“从长期来看,这仍然是有大发展的行业。”

  在产业投资上,国开行津津乐道的一个案例是,2003年,大唐集团现金流不足,经营陷入困局。当陈元了解到大唐电信(600198,股吧)已经完成对TD-SCDMA的独立开发后,国开行陆续对这一项目提供了8亿元贷款,并且在2007年承诺融资300亿元支持大唐电信。依靠国开行的支持,大唐电信经营方走出泥潭。

  国开行借助政府信用低成本获得资金、能够对贷款做出较为长期安排的优越性,令其成为陈元实现梦想的不二舞台。而15年的漫长时间,也足够他按照自己的想法规划国开行的发展。

  目前所有人的疑惑都是,在强势的陈元终于离开他一手塑造的国开行后,58岁的胡怀邦是否会在国开行继续他定下的发展模式和道路。

  而如果按照陈元的思路,未来的国开行仍然将在国内外两线发力。在国内支持城镇化建设和产业经济转型,在国外继续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理财周报 作者:滕晓萌 (责任编辑:Lucica)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