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孙兴杰:特朗普的“本能”与“功能”

时间: 2017-08-30 10:22:40 来源:   网友评论 0
  • 最近特朗普就阿富汗战略发表了全国讲话,说自己跟安全团队进行了多次会议,最后敲定了新的战略。当说到团队的时候,人们会问,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孙兴杰


最近特朗普就阿富汗战略发表了全国讲话,说自己跟安全团队进行了多次会议,最后敲定了新的战略。当说到团队的时候,人们会问,谁是特朗普的团队成员呢?特朗普上台之后的一张工作照中的成员,除了副总统彭斯之外,“心腹”们都离开了白宫,七个月之后,“反精英主义”的团队已经如鸟兽散,留在白宫的特朗普似乎还在纠结之中,要不要跟新的团队成员有效地合作。


斯蒂夫·班农的离开被认为是特朗普原有班底的终结,这位民粹主义的旗手,回到了原先供职的新闻网站,继续为了特朗普而战。白宫七个月的宫斗游戏是不是可以落幕了呢?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特朗普在内华达发表的演讲中,向自己的听众解释了什么是精英。他说:“我经常听到一些关于精英的说法,他们是精英?我上的大学比他们好得多,我也是一个比他们优秀得多的学生,我住在更大更漂亮的房子,当然,我也住在了白宫,那才是真棒。”很显然,特朗普总统依然没有放弃与“精英”或者建制派之间的长期斗争。当白宫的民粹主义顾问们离开了, 特朗普还留在白宫。未来白宫的游戏更多的是,建制派的幕僚和顾问们能不能驯服自己的老板。进一步说特朗普任用了一批与自己并不志同道合的人。既然如此,何苦要把班农这样的“朋友”赶出白宫呢?原因很简单,特朗普已经陷入了人格分裂之中,从内心深处或者本能来说,特朗普与班农并无差异。


就阿富汗问题看,特朗普说:“就本心来说,我是要撤军的但是有人告诉我,你在椭圆形办公室的桌子旁作出决策就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们看到特朗普的讲话稿基本是出自他的团队之手,甚至语言风格也是非常的不够“特朗普”。为了适应白宫的工作,而辞掉朋友,引入“敌人”,看起来,特朗普也是蛮拼的。因此未来白宫的主要戏码并不是特朗普与自己顾问之间的斗争,而是两个特朗普之间的斗争一个是本能的特朗普,一个是作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


有媒体认为,班农离开白宫表明中国“遏制特朗普”取得了重大胜利,这样的说法也是相当天马行空。白宫政治在特朗普的七个月中为世人所知,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其内政怎么可能为外部力量左右,更不要说白宫了。班农的离开意味着特朗普的第一个总统角色已经结束了,至少说明本能的特朗普输给了总统特朗普。从这一点来说,并不是特朗普“征服”了“总统”,而是总统这个位子在驯服特朗普。因为特朗普是民选的总统,除非叛国等重大罪状否则很难将其罢免,但是权力制衡的内在机理却迫使特朗普修正和调整了总统延伸出来的权力。白宫的顾问和幕僚再厉害,再得到特朗普的欣赏,也要在既有的制度框架之下。我们看到的最近一个月时间里的白宫人事大换班,与其说是白宫内部的斗争,不如说是政治制度对人事安排的挤压。


特朗普的性格难以改变,他的语言风格也是如此,弗吉尼亚州的暴力冲突以及国内身份政治的崛起,让特朗普也处于一个历史的拐点。他依然没有放弃自己“战斗的性格”,认为美国的那些“虚假新闻”误解了自己发表的声明,也是那些“假新闻”给美国的新纳粹提供了平台。这种行为模式并没有随着团队的调整而发生变化,特朗普在很大程度上刷新了白宫的话语方式。特朗普在战略和安全问题上可能会听从于自己的专家团队但是在与媒体过招方面,他也是有相当的自信,不会离开推特,也不会放弃与主流媒体的对垒。特朗普现在还认为自己就职仪式时的观众比奥巴马要多,也对自己的演讲才能比较自信。但是《华盛顿邮报》就说,在内华达的演讲过程中,有几百人中途离开,他们不愿意听。在这些细枝末节上,特朗普花费了相当的心思。


白宫的幕僚和顾问班子重新调整之后,更加凸显了总统应有的功能,而不是特朗普的个性。女婿库什纳、国际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所代表的商人以及马克马斯特、马蒂斯所代表的军人围绕在总统身边,合在一起可以称为“仗剑经商”,其实这也是美国强大的秘密。特朗普可能是“政治素人”或者战略问题上的“菜鸟”但他手下的顾问是职业战略家,从阿富汗的新战略大体可以看到端倪,除了前半部分赞扬美国军人的言辞之外,关于新战略的“干货”大体可以猜测,这并不是特朗普的思想,而是深谙中东事务的马蒂斯、麦克马斯特等人的思想。特朗普对这些专家们的倚重,至少保持了美国战略的稳定性。相比之下,特朗普要比奥巴马更有连续性。比如,奥巴马在2011年就从伊拉克撤军,而特朗普抑制了自己的本能,还不忘拿奥巴马垫下背,说不会像奥巴马那样草率撤军。而他给出的理由也是非常的现实主义甚至有战略的艺术,不再基于时间,而是根据当地条件,宣布不会在阿富汗进行国家建设,而且弄清楚了恐怖主义,指出没有红线的战略才能有充分的自主权。在这一点,特朗普要比奥巴马更加聪明。


在军人和商人之外,特朗普还有民粹主义的“卧底”——主张进行贸易战的莱特希泽和纳瓦罗。当然,二人难以左右特朗普,但是却可以成为美国对外经济政策的“暗器”。看起来,特朗普的内心受到了很大的挤压他遇到了各方面的挑战,甚至媒体如果没有特朗普的消息就会显得很落寞,这是本能的特朗普,比较悲催。而作为总统“功能”的特朗普似乎正在优化,特朗普的对外战略并没有偏离美国的大战略传统,或者说,正在回归这一传统。特朗普只有放弃本能才能成为“美国总统”,这可能是在他身上最大的悖论,也是乱象背后的逻辑。


作者孙兴杰 系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院长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