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王辉耀:从全面经济对话看中美合作广阔前景

时间: 2017-08-10 13:22:10 来源: 环球网  网友评论 0
  • 7月19日,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与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在华盛顿牵头主持了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讨论开展经济合作一年计划。

文 | 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

来源:环球网


7月19日,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与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在华盛顿牵头主持了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讨论开展经济合作一年计划。合作领域围绕宏观经济和金融、贸易合作、投资合作、全球经济治理等方面。


在这次对话中,中方的主要诉求集中于美方履行世贸议定书第15条义务,美国对华出口管制、中企赴美投资公平待遇问题、美方滥用贸易救济措施等方面。美方的诉求重点为美中贸易投资“再平衡”、对华贸易逆差、人民币汇率、产能过剩、市场开放、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


中美关系包含大量议题,牵涉利益重大,虽然双方在特定时期能达成的成果有限,但本次对话确定了加强对话合作的机制,在很多方面取得了积极的成果,中美经贸在未来仍有巨大的合作空间。具体体现在:


投资和贸易领域


双方均重视投资在双边经贸关系中的重要地位,美方要求中国进一步开放服务业市场,中方对服务贸易的互利共赢抱有信心。双方同意共同应对全球钢铁产能问题。


同意加强民用高技术贸易合作,在特定前提下放宽出口管制,扩大贸易规模、促进贸易平衡。美方表示“中国认识到削减贸易赤字是双方共同的目标,双方将共同努力实现这一目标”。


双方就中美农业政策和农产品贸易、美禽流感解禁、中美禽肉双向解禁和对等贸易、干玉米酒糟进口增值税、进口食品安全证书、农业生物技术产品审批、中国输美乳制品和水产品、两国大豆合作研究等议题充分交换意见,形成了一些共识。


据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NCUSCR) 和全球化智库(CCG)上月联合举办的研讨会上发布的报告《双行道:中美双边直接投资趋势2017年更新》,2016年中美双边直接投资额超过60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其中中国在美投资较2015年增加了两倍,达到456亿美元;美国在华投资约为138亿美元,与2015年持平。中国在美直接投资和美国在华直接投资的差距大幅扩大。但中国在美投资存量依然远小于美国在华投资。


基础设施领域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特朗普重要的竞选理念,总额达1万亿美元的“美国基础设施优先”计划拟重点加强交通路网、清洁水资源、能源、电网、远程通讯、国家安全等领域基础设施投资,是美国“经济复兴”的重要抓手,未来中美能源和基建领域有广阔的合作空间。


中国拥有较为国际化的、经验丰富的工程建设团队和便利的融资条件,中车,中建、万科、上海绿地等企业已进入了美国市场。未来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中方需在美国拓展绿地投资以外的其他投融资营建模式(如PPP、设施维护等),拓宽民间资本、民营企业赴美投资的通道。


两国在基础设施领域的比较优势可以充分地结合起来,创造更大价值。CCG在《中美基础设施领域合作前景广阔,为中美关系提供新机遇》报告中提出,中美两国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进行合作有很多有利条件,中美合作有利于特朗普实现其经济目标,有利于中美全方位产能合作,有利于中美两国推进产融结合深入发展,在中国的支持下,美国的公私合营(PPP)模式有很大发展潜力。通过中国企业、金融资本参与美国基础设施项目,中美贸易、投资不平衡的情况也有望得到改善。


能源,天然气领域


我认为,中方可以探索提升自美进口石油天然气等产品,但是美国需拿出诚意,创造良好的合作氛围。中国自2016年起首次从美国进口液态天然气(LNG),而以天然气替代煤炭、石油等常规能源是中国能源结构转型的长期战略,在当前国际油价相对较低,新能源迅速发展的情况下,中美能源合作,包括天然气贸易有利于稳定和丰富全球能源市场,是互利双赢的举措。但据中国海关网数据,多年以来美国对华天然气、原油出口数量极少,仍未形成规模,中美能源贸易的规模尚远未能匹配两国的市场供需结构。


高科技产品贸易领域


美国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限制是制约中美经济合作和贸易结构优化的重要因素。中方长期呼吁美国放宽乃至取消出口限制,实现公平贸易,本次对话提及要在高技术产品贸易促进上做出更大努力,中美两国的长期目标始终应该是解除绝大多数贸易限制。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今年4月的报告称,如果美国将对华出口管制程度降至对巴西的水平,对华贸易逆差最多可缩减24%;如果降至对法国的水平,最多可缩减34%。


旅游领域


CCG《从出入境旅游看中国全球化发展》研究报告提出,2015年中国国际游客数量赤字(“旅游赤字”)逾3000万人次。2015年中国大陆游客境外人均消费达893美元,2016年境外消费总额达2610亿美元,同比增长12%,是美国游客境外消费的两倍多,基于中美双边核算,中国是仅次于墨西哥的美国第二大入境消费国,旅游项目占美国对华服务出口的56%,美国2016年接待中国游客超300万人次。


留学领域


另一方面,中国在留学生数量上也存在巨大赤字。CCG《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6)》认为,中国大陆在美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数已超过30万人,连续七年成为美国最大留学生来源国,2013-2015学年中国学生占美国国际留学生总数的31.2%,中国也是美国高中留学生第一大来源国。


移民领域


同时,根据CCG《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4)》估计,2013年中国“移民赤字”达到约849.4万人。美国是中国海外移民重要的目的地国,2000-2013年获得美国永久居留权的大陆人口约为90.3万人,通过投资签证(EB-5 visa)移民美国的中国公民迅速大幅增长,中国连续多年为美国第一大投资移民来源国。


CCG《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5)》指出,2013——2014财政年度美国发放的EB-5 visa名额为10692份,其中来自中国的移民有9128份,比2012——2013年度增加2878份,增长46.0%;比2011财年增加了3倍多,来自中国的移民已经连续几年用掉了八成以上的美国投资移民配额。


旅游、留学、移民实际上都是中美经贸往来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在强调“对华贸易逆差”时并未将此考虑在内。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应综合考虑出入境旅游、人口全球流动、教育等传统国际关系相对关注较少的“软议题”,正视中美两国在各自不同领域的相对竞争优势,从更全面的角度理解中美的“全球平衡”。


全面经济对话有必要从现已取得的成果出发,将更多的经济变量纳入双边议题之中,以对中美经济关系对其他领域、其他国家乃至全球的影响进行更全面的评估。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环球网 作者:王辉耀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