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康:买时间求改革求转型 而非仅仅求稳定

时间: 2013-08-03 17:43:04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网友评论 0
  • 自卸任银监会主席后,刘明康少了很多羁绊。刘明康: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人民币国际化我都赞成,这都是市场化改革的一些重大内容。个观点是改革的次序选择很重要,首先要搞好利率市场化,然后才是汇率市场化,这是客观规律。

  自卸任银监会主席后,刘明康少了很多羁绊。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时,他会更加直接发表他的看法和见解。作为技术型官僚的代表者,他仍保持不停的思考,而对于我们给出的问题,他几乎没有任何回避。

  《21世纪》:2003年开始的国有银行改革,成效是非常大的。但是到了2009年,“四万亿”刺激政策之下,银行体系大量的信贷投向政府融资平台,一些批评者会说,金融危机背景下政府和银行之间关出现了“扭曲”,国有银行改革出现了管理回潮和改革不深入的话题。这个过程中,您作为监管者,有没有感到遗憾的地方?

  刘明康:2008年下半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中国GDP连续7个季度的下滑,最后四个季度的连续下滑是非常严重的。2009年的2季度,GDP年化率只有6.3%。这种情况,改革开放后我们只发生过两次。如果说亚洲金融危机对我们的冲击不大,那么全球金融危机对我们的冲击就够大了。这时候需要一个政策,拿今天的话讲叫放量宽松,把GDP和就业稳住,来赢得一点时间,深化改革转变发展方式,因此我不遗憾当时的放量宽松,拿今天全球的标准来看,我们当时的放量宽松还是有限的,而且是可控的。

  2009年,虽然全年新增贷款高达9.7万亿,但是9.7万亿的增量只发生在2009年的第一和第二季度,到第三季度、第四季度迅速把它降下来了,到了2010年就从前一年的9.7万亿下降到7.9万亿,这么大一个经济体,给这点量在全球来看都不算什么。

  然而,放量宽松的目的是买时间求改革,求转型,而非仅仅求稳定,但是很遗憾,这些关键领域和相关产业、行业没有改变自己的发展模式,没有像银行业一样去引进机构投资者,打扫房间,改变体制、机制,认真通过重组压缩过剩产能;相反,过剩产能和土地财政又继续往前扩张。

  2008年时,我和原宝钢董事长谢企华就讨论过钢铁已经过剩了的判断,那个时候全国钢铁产能逼近5亿吨,到去年居然突破了10亿吨,只有70%左右的开工率,还有大量库存和拖欠款项。短短几年,产量整整翻一番,钢铁业几乎全行业亏损。

  我觉得市场、政府都有责任,我们今天要往前走,政府应该做什么,市场应该做什么,必须十分清楚。金融只是一个手段。

  地方政府债务高达10.7万亿是审计署公布的。今天,在这个问题上,地方政府冲动依然很大。当然,银行业也有自己的问题,应当继续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有几家银行从平台贷款中抽回贷款?有,我看不是大量的。当然,这个问题也要客观看待。应该从国家战略出发,给地方政府,特别是中西部省份经济发展予以统筹支持。

  如果一个项目已经出现在过剩产能里面,又是国有企业投的,没有很好讲风险管控措施,就该关停,宁可让他形成半拉子工程,也比建成好。建成就创造了一个新的魔鬼,最后没有效益,欠账更多,清退员工也不容易,社会稳定都成问题。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责任编辑:红星闪闪)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