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储蓄率有多高?谁再说高,我跟谁急!

时间: 2016-12-01 23:16:46 来源:   网友评论 0
  • 中国央行宣布取消存款利率上限,这可能影响中国的储蓄情况。

周密金融综合自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枕头财经(ID:pillowfinance)路瑞锁路财主A( ID:iMoneyLu)


中国的储蓄率到底有多高?


中国央行宣布取消存款利率上限,这可能影响中国的储蓄情况。


中国央行23日在宣布降准降息的同时,还宣布对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存款利率变动可能令储蓄意愿发生改变。存款是中国家庭多年来最主要的资产配置方式之一,赚取更高的存款利息会增加储户收入,并增加消费开支。


那么,中国的总储蓄率有多高呢?


先来了解国家总储蓄率的定义。世界银行将其定义为国民总收入减去总消费量,再加上净转移收入。这个指标涵盖范围更广,不仅包括了个人,还将企业和政府也纳入统计。


按照上述计算标准,世行在2013年的统计显示,中国总储蓄在GDP中的比例在2013年就达到相当高的水平,位居全球第三,仅次于科威特和百慕大群岛地区。



CNBC文章称,中国总储蓄率之所以这么高,部分原因可能在于过去几十年的高速经济增长增加了国民和政府财富相关。


然而,如今的中国经济增速正逐步放缓,加上中国正推进经济转型,促进消费类和服务类产业加大对GDP的拉升力度。因此,CNBC文章称,中国储蓄率应会降低。如此一来,中国消费支出可能发生变化。


CNBC文章还称,中国储蓄率降低的速度将对金融市场施加影响,因为存款正加速涌向金融产品。


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姜超多次表示,中国居民家庭财富配置已经从90年代的存款时代、2000年的地产时代步入到如今的金融时代。


推动存款进入金融市场的因素还包括国内的负利率环境。华尔街见闻提及,过去两个月,中国实际CPI高于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这意味着中国正式进入到负利率时代。通俗地说,存款利息不足以弥补物价上涨的损失,存款实际价值在缩水。


华尔街见闻此前文章分析称,零利率、负利率时代的影响,通俗的意义上就是央行正努力把钱从银行里赶出来,让大家去消费、投资。在它的影响下,资产价格容易出现较大幅度的上涨。


中国国民储蓄率为什么一直这么高?


储蓄率高不等于居民储蓄多



企业部门贡献最高


很多人以为储蓄基本上都是由个人贡献的,实则不然。国民储蓄分为三个部分:居民储蓄、企业储蓄、政府储蓄,其中居民储蓄代表个人(家庭)的储蓄水平。近十几年来,中国国民的高储蓄率中,有很大一部分并不是源自普通人的钱袋,而是源自政府和企业的储蓄。与其余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企业部门的储蓄占比明显较高,截止2015年底,中国企业部门存款余额占GDP的64%,中国接近50%的国民储蓄率来源于企业。所以说,国民储蓄率并不直接代表居民的储蓄水平,企业部门对储蓄率的贡献最高。



存钱的大多是“有钱人”


根据《2015中国家庭金融报告》显示,从储蓄的分布来看,家庭储蓄分布极为不均。55%的家庭没有或几乎没有储蓄,而收入最高的10%的家庭储蓄率为60.6%,储蓄金额占当年总储蓄的74.9%。收入最高的5%的家庭储蓄率为69.02%,储蓄金额占当年总储蓄的61.6%。也就是说,中国家庭储蓄主要集中在高收入家庭。


中国人为什么爱存钱?



社会保障不充分,“积谷防饥”


那么,问题来了,为何中国国民储蓄率一直居高不下呢?对于很多国人来说,不是不想花钱,而是不敢花钱。疯狂上涨的楼市已经让许多家庭望尘莫及,工资的涨幅永远赶不上房价的涨幅,很多人都要依靠父母资助才能勉强付得起首付,并且还要背负几十年的房贷,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攒钱买房”几乎是他们刚开始工作就要背负的压力。还有为了医疗和退休后的预防性储蓄: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退休后我们的收入会明显减少,退休金能维持基本生活都很难,更别说遇上重大疾病或是意外情况。因此,为了以后的生活着想,无论是年轻人和老年人都不得不趁早去存钱。简言之,因为社会保障、社会福利不完善,看病贵、买房贵、上学贵,老百姓消费有后顾之忧,不得不“积谷防饥”。



居民投资渠道少


从结构和数据来看,市场投资主体主要是政府和企业,民间的投资渠道则很有限。在资本市场欠发达时,多数人依赖银行体系。虽然这几年也出现了理财产品、私募基金、信托计划等更多的金融投资工具,但是与银行这类传统金融相比,这些金融工具透明度较低,交易结构设计复杂,没有有效监管,资金风险很大。央行近年发布的一系列储户问卷调查也显示,储蓄始终是排在股票投资、债券投资、房产投资之前的居民首选投资项目。



消费金融不够发达


此外,我国的消费金融还不够发达,中国当前的消费信贷在信贷结构中占比仅为20%上下,相对于发达国家60%以上的占比仍存在数量级的差距。“在当前情况下,我们目前可能要攒二三十年才能买得起一套房子,如果消费金融很发达,可能就不需要储蓄,而是用信贷的方式来完成这个消费,这样就可以降低我们的储蓄率”,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


如何降低高储蓄率?



高储蓄率的危害


专家指出,高储蓄率背后暴露的是我国长期以来靠高投资、高出口拉动经济的传统经济增长方式,更多的储蓄意味着更多的经济增长,但同时也意味着消费的低迷和和经济内生动力的缺失。同时,长期超高储蓄率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普通居民财富的一种流失,在物价上涨导致的负利率状况下,实际上大家的钱一直都处于贬值状态,高额储蓄客观上也给储户利益带来一定的侵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王晋斌认为,居民以较低的利息把钱存入银行,但银行却可以以较高的利率发放贷款,客观上造成了“小百姓补贴大银行”的不合理现状。



提高国企分红比例、完善国家社会保障体系


在一次收入分配中,存在很多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利润厚,劳动者收入薄的问题。有些国企利润丰厚,但对全体公民分红过低。这抑制了居民消费,使内需不足。应扩大国企分红比例,加大对居民的收入再分配。目前我们国家对于医疗、教育、养老等公共产品的支出,多由居民个人负担,而政府的公共支出不够,应该加大政府在公共领域的财政支出,降低居民因对对未来的不确定感而产生的预防性存款,缓解消费的后顾之忧。



拓宽百姓投资渠道


近年来大众理财意识被逐渐唤醒,很多人都开始尝试银行以外的其它投资理财途径。《安联全球财富报告》也显示,中国家庭的分散投资进程正在继续,家庭金融资产投资已越来越注重绩效,把资产从低收益的储蓄账户转向高收益的银行和理财产品。随着现在资本市场的发达程度越来越深化,年轻一代的消费和投资习惯也在发生变化。政府和市场应该合力进一步拓宽百姓投资渠道,增加居民财富的保值增值途径,提升居民消费能力预期和水平。



中国的高储蓄率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政府和企业,而居民的“预备型储蓄”更多的是在社会保障未完善下的一种被动选择,储蓄率过高会使经济结构愈加不平衡,为此要不断推进国企改革,发挥财政的再分配作用,同时要建设更多的金融投资渠道,使居民有更多样化的财富增值途径,提高社会消费能力。


谁再说中国储蓄率高,我跟谁急!


先来看一幅很有意思的图表。 




这是全国的存款增速与全国房价涨幅叠加的图表。

 

中国人民银行每个月都统计居民存款余额,截止到2016年10月份,中国的居民存款余额已经达到了59.59万亿元之多,但增速却创出16年新低,对应中国的房价呢?经历了2009年的飙升之后,居然在2015年下半年开始了持续飙升……

 

从这幅图图上可以看出,16年来,中国的存款增速一直在整体上保持着超过房价增速的水平(这可能才是多年来中国房价能够持续上涨坚实的基础),直到2016年开始出现逆转——存款增速开始低于房价涨幅。

 

正应了我在“数学模型告诉你,房价牛市为什么会死在2016年?”一文中的观点,只有居民储蓄和收入增加,才能够推动房价持续上涨!那么,如果这个基础消失了呢?

 

2016年的房价上涨,算不算最后的疯狂呢?

 

在“为什么我认为2016年就是房价的拐点?”一文中,我从可支配收入与居民债务水平对比、房价按揭贷款相对于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负担两个方面,对比了其他经济体的数据,认为2016年极有可能是中国房价的拐点。

 

有人说了,可支配收入是个增量,债务是个存量,中国城镇居民现在债务负担32万亿,一年可支配收入24万亿,这就像一个人年收入24万,负债30万,利息本金支付根本不会产生问题!




好吧,接下来我就从存量(储蓄)对存量(债务)的角度给大家展示一下,为什么房价很难再撑下去。


储蓄这事儿吧,满世界的经济学家都在说,中国储蓄率太高太高了…… 




可不嘛,中国储蓄率都举世第一了,所以要降低储蓄,要促进消费,要鼓励消费,要让政府“替”民众花钱……

 

要我说,去NM的!

 

只要我有钱,当我渴了饿了冻了冷了想显摆了想泡妞了想装逼了,我自然就会去消费,还特么需要你来鼓励?需要你来促进?甚至还需要你来“替”我花钱?得有多么颠倒黑白的经济学理论才会讲出来这些混账话?得有多无耻的政府才天天想着“替”民众花钱……

 

居民储蓄率计算口径有三个:


第一个是居民每年储蓄的钱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有多少,这是居民收入统计口径;

第二个是居民每年储蓄的钱占GDP的比例有多少,这是GDP统计口径;

第三个,叫做国民储蓄率,按照世界银行的说法,国民总收入减去总消费量,再加上净转移收入(净出口),这就是那些混账经济学家们整天嚷嚷中国储蓄率太高要鼓励消费要让政府帮助民众花钱的数据来源。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所谓的“国民储蓄率”包括家庭储蓄、公司存款和留存收益、公共储蓄(政府储蓄)三者之和,而众所周知的是,中国最有钱的不是民众,而是政府和国有企业……


国民储蓄率的计算有点复杂,我就不展示了,但前两个储蓄率的计算方式我可以利用央行公布的居民存款余额数据和统计局公布的GDP、居民收入数据给展示你一下。


 

由上表可知,中国人储蓄率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高,GDP口径统计,中国储蓄率不过9.3%;居民收入口径统计,中国储蓄率不过21%,也就是说,2000年以来,居民们平均把每年收入的1/5用于储蓄,这能叫很高么?更何况,最近这几年这个储蓄率还在明显下降……

 

为什么我要骂人?


除了有人总是故意混淆概念、玩弄数字之外,就是那些狗屁经济学家们摆出来所谓发达国家的数据、发展中国家的数据来证明中国储蓄率很高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中国人为什么要准备这么高的储蓄?

 

中国人储蓄这么多钱,是因为住房、医疗、养老、孩子教育等一座座大山压迫在民众头顶,大家不得不存这么多钱应对各种需求——你去看看那些储蓄率低于中国的国家,除了确实穷得吃不饱饭根本存不下钱的国家之外,是不是给普通民众的福利都远比中国要好?

 

那些御用经济学家们,不去想着如何约束政府少挥霍点儿钱,如何给民众增加福利,反而无耻利用的这个统计数据的概念差异和中外,惦记民众兜里的钱,想着让政府“替”民众花钱,这心底里得有多黑不溜秋、绿儿吧唧?

 

普通居民要应付的最大项支出,就是房子。

 

下面的这个表格,就是我根据2000年迄今的国家统计局的商品房销售数据,全部按照4成首付6成贷款、20年等额本息还款模式计算出来的城镇居民购房支出及其与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的比值情况。

 


表格说明:


1)图中基础数据均来源于央行与国家统计局;


2)2016年的相关红色标记的数据为根据前三季度数据的预估值;


3)2001年居民的购房支出中,不仅包括四成首付,而且还包括2000年的房屋贷款的一年等额本息还款;2002年则要包括2002年、2001年的等额本息还款,……,以此类推,2016年的数据,要包括2000年-2015年的所有等额本息还款;


4)根据我的估算,还贷与还款负担在2016年将达到可支配收入的37%,与“为什么我认为2016年就是房价的拐点?”一文中广发证券的计算结果基本一致。


人生不可能只有买房子一件事情吧?


相对于农村人来说hin有钱的城里人,其实处处都要花钱,当他们需要把1/3以上的收入都供给房子,那养老怎么办?那医疗怎么办?孩子教育怎么办?当你挣到的钱都给了房地产商和政府了,你当然就天天感觉到生活在压力之中不得清闲……

 

要不然,你以为中国人为什么活得这么累啊?!


有人看着上面的表格就说了,这不还是有近60万亿的居民存款么?房价怎么就不能涨了?


嘿,我问,这60万亿存款都是谁的你知道么?

 

根据西南财经大学2015年的《中国家庭金融报告》,在中国储蓄最多的10%家庭,拥有全部储蓄的75%;另外35%的家庭能被称之为储蓄较多,他们占有全部储蓄的25.1%。

 

最后,剩下55%的家庭人,其储蓄金额的金额在总储蓄中占比是多少呢?


答案是——0!

 

在所有的收入中,收入最高的10%家庭,其收入占了全部居民收入的57%,而另外90%的家庭,其收入占了总的收入比例仅有43%,具体见下图。



 

说明:这份数据还是我认为比较客观理性的符合二八定律的数据,要是根据私募基金管理者侯安杨的数据,中国大约0.1%的人,拥有全国21.7%的现金存款;2.5%左右的人,拥有78.5%的现金存款;而占97.5%的人群,资产占比居然只有21.5%!


中国目前总共有家庭约4.3亿户,根据西南财经大的这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的数据,在2016年10月份央行所统计的这59.59万亿的居民存款中,其所属关系见下表。


 

财富精英们平均每户的存款达到了104万元,而中产阶级们的存款连10万元都不到,有另外最悲催的2.365亿户居民,基本上等于没有存款。


现在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了!


储蓄这么多,为什么我还是认为房价涨不起来呢?


最正确的答案是:想买的房子价格太贵,真正需要房子的人买不起,买得起房子的人不一定买!

 

真正坑的是谁呢?就是那些刚刚够得着、能够买得起,但是以后供房很辛苦的小白领,尤其是一二线城市,动辄一套几百万上千万的房子,如果未来货币不剧烈贬值,可以让一个自诩的中产阶级,几十年之内活得跟穷人一样!

 

我们不妨用这些中产阶级们的存款数据,在没有富人和穷人进入的情况下,看看他们能否推动房价上涨?

 

中产阶级拥有的存款总量为14.96万亿元,根据我上面那个表格,假定2017因为严厉的调控政策导致房价停止上涨,然后到2018年-2020年会再来一轮大涨,假定和2015-2016年一样,房价在现有的基础上连续上涨3个20%,商品房成交量也连续上涨3个20%,为了更加符合现实,我们假定中产阶级的收入也随着中国GDP的增长每年提高8%……

 


由于富人和穷人都不再参与,所以城镇居民的总收入就变为35%的中产阶级收入,购房支出仍然是4成首付、6成贷款,贷款利率仍然按照6%,20年等额本息还款,假定2017年以前的所有长期房贷都不用中产阶级承担,只用承担2017-2020年的费用。

 

结果,才上涨了2轮我们就发现,到2019年中产阶级每年的所有可支配收入已经不足以支付房贷的首付以及本金和利息了,这将不得不动用其14.96万元的存款余额,这样一来,即便是除了房贷支出之外做个铁公鸡一分钱不花,到了2019年的时候,这些中产阶级还是在现金拥有上已经开始变穷……

 

换句话说,中国一二线城市现在的高房价,就是为那些刚刚够得着买房门槛的某些中产阶级返贫准备的——如果在2020年之后房价不继续上涨,这些中产阶级就会切切实实的向着穷人转变。

 

很残酷,但这就是社会。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