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上海自贸区第五年,制度创新的突破口在哪里?

时间: 2017-10-12 17:17:26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网友评论 0
  • 作为国内第一个自贸试验区、全国改革的“试验田”,上海自贸区在9月末迎来了自己的4岁生日。4年间,自贸区范围从28平方公里扩大至120.7平方公里,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从2013版更新到了2017版。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实习记者:张韵 记者:孙夏夏

作为国内第一个自贸试验区、全国改革的“试验田”,上海自贸区在9月末迎来了自己的4岁生日。4年间,自贸区范围从28平方公里扩大至120.7平方公里,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从2013版更新到了2017版。

眼下,上海自贸区进入挂牌运营的第五个年头,自贸区内的改革创新也将向着更深的阶段迈进。10月1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了上海财经大学自贸区研究院院长赵晓雷。他表示,上海自贸试验区的核心功能是以制度创新推动全面深化改革。

改革创新的样板间

专访|上海自贸区第五年,制度创新的突破口在哪里?

图片来源:上海自贸区官网

NBD:在您看来,上海自贸区成立四周年,什么是其发展和改革的关键点?

赵晓雷: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始终将扩大开放与体制改革相结合,培育功能与政策创新相结合,把住“制度创新”这条主线,努力构建与国际投资、贸易通行规则相衔接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NBD:如今进入第五年,意味着改革创新将向深水区、攻坚期进一步迈进。上海自贸试验区的制度创新体现在哪几方面?

赵晓雷:一方面是国内首创的制度创新,重在通过结构性改革,改革制度供给条件,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包括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市场准入“证照分离”改革试点、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监管服务制度、适应金融开放创新的FT账户分账核算体系及宏观审慎监管制度、推进政府管理由注重事先审批转为事中事后监管、建立完善事中事后市场监管制度等。

另一方面是以扩大开放、培育功能为主的制度创新,重在形成新的产业链和价值链,促进产业转型升级,扩大有效供给。包括服务业扩大开放、货物状态分类监管、国际中转集拼业务、国际船舶登记制度、跨境电子商务公共服务平台、跨境股权投资及资本交易平台、国际人才流动通行制度等。

市场开放的的桥头堡

专访|上海自贸区第五年,制度创新的突破口在哪里?

图片来源:上海自贸区官网

NBD:截至目前,已有100多项改革创新成果已分领域、分层次在全国复制推广。上海自贸区又将如何建设成为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和推动市场主体走出去的桥头堡?

赵晓雷:突破口在金融开放创新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联动,上海自贸试验区将深化金融开放创新的重点聚焦在人民币资本项目完全可兑换及人民币资金跨境双向流动等方面。

其中,上海自贸试验区着重实施外汇管理改革、资本市场开放、个人跨境投资、证券交易所互联互通、扩大人民币国际使用和风险防控等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为人民币资本项目完全可兑换探索路径。

事实上,2015至2016年,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总部设在上海,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落户上海,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成立上海分公司,筹建上海保险交易所。金融市场推出了国债期货、ETF期权、黄金ETF、外汇期权等新的金融产品和工具,使得上海股票、债券、期货、黄金等主要金融市场国际排名显著提升。

此外,开通股票“沪港通”、黄金“沪港通”、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境内证券投资、跨境ETF、“熊猫债”加快发行、外资股权投资企业(QFLP)试点、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试点、跨境人民币债券市场(包括资产支持证券ABS、SDR债券、绿色债券等),金融对外开放取得新突破。

NBD:接下来,金融改革应如何继续推进?对标国际高水平自贸区,上海自贸区还有哪些短板要补?

赵晓雷: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进一步开放创新节点,主要是跨境资本融资平台建设还需提升和扩展,探索金融服务业对外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重点推进人民币债券市场对外开放,跨境资本融资及离岸业务一揽子结构性税收政策尚未落地。

适应大规模跨境资本流动的金融监管制度(宏观审慎管理MPM及资本流动管理CFM组合框架)的工具箱要有效充实,大规模、高频次的跨境资金流动监管要有实战操作。上海要成为人民币全球循环支付和交易中心,要争取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运营总部入驻。

国际金融的链接端

专访|上海自贸区第五年,制度创新的突破口在哪里?

图片来源:上海自贸区官网

NBD:上海自贸区如何实现深改3.0方案提出的“三区一堡”建设将如何更有效的既定目标?如何做到与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做到无缝对接?对此,您有哪些建议?

赵晓雷:国务院《全面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在国际金融、国际贸易方面提出了新的改革开放任务,这些开放措施是与创新监管制度,提升监管能力,建立和完善金融风险、口岸风险防控体系相联合的。

在国际金融方面,中国的经常项目用人民币结算的比例,2009年不到1%,2016年达到25%。随着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必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但是人民币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货币,不仅可被用于国际贸易结算,还要在国际资本市场可以进行交易。为此,就需要有健全有效的资本跨境流动监管体系。

上海自贸试验区要探索建立宏观审慎监管、资本流动监管、金融行为监管相结合的金融监管制度,实现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目标,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国际金融链接端。

专家:赵晓雷

经济学博士、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发展研究院、自由贸易区研究院院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全国优秀教师,曾获孙冶方经济科学奖。兼任上海市政府决策咨询研究基地赵晓雷工作室首席专家,中国经济思想史学会副会长,中国区域科学协会副理事长。专业研究领域为理论经济学、宏观经济分析、城市经济规划及城市群经济。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张韵、孙夏夏 (责任编辑:hello123)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