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一带一路”中资金融便捷度全梳理

时间: 2017-06-24 23:18:18 来源:   网友评论 0
  • “一带一路”投资过程中,金融便捷度是中资企业在布局海外中的一项重要考量因素。今天,小编就为大家带来《“一带一路”研究手册》系列中有关中资金融便捷度的研究报告,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来源:一瑜中的 作者:民生证券副总裁、研究院院长  管清友



“一带一路”投资过程中,金融便捷度是中资企业在布局海外中的一项重要考量因素。今天,小编就为大家带来《“一带一路”研究手册》系列中有关中资金融便捷度的研究报告,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报告摘要

•  金融先行至关重要

“一带一路”相关企业走出去,金融先行铺路的助力不可或缺,具体体现在国家层面的金融监管合作、金融机构层面的设点布局、金融产品层面的需求满足。

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整体呈现不均衡的金融服务分布,作为企业走出去之后实质发展的一个重要支撑,综合三层面的金融便捷度不可不察。


•  国家层面——跨境银行监管合作、货币互换协议签署及人民币清算安排

“一带一路”沿线64个国家中,中国银监会已与27个国家的金融监管当局签署双边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MOU)或合作换文,中国人民银行已与16个沿线国家签署货币互换协议,与6个沿线国家签署关于在当地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合作备忘录或指定人民币业务清算行。国家间合作为中资企业“走出去”营造良好的外部条件,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开展人民币业务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  金融机构层面——中资银行沿线布局

中资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布局呈现中、工、建、农四大行主导,区域布局较不均衡,国家布局严重不均的特点:区域上集中于东南亚、东北亚,国别上集中于新加坡、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俄罗斯、越南和马来西亚。


•  金融产品层面——汇率风险对冲产品

金融衍生品是对冲汇率风险的重要工具。从汇率风险对冲产品数量来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以色列、俄罗斯、印度、波兰和匈牙利等国汇率衍生品工具数量较多,汇率风险规避便捷度较高,土耳其、捷克、新加坡紧跟其后,而沿线50个国家目前尚无相应货币的汇率衍生品。总体呈现极不均衡的特点。


•  “一带一路”沿线中资金融便捷度综合评估

综合国家合作、金融机构布局和金融产品三方面因素,区域层面,东南亚地区中资金融便捷度较高;国别层面,俄罗斯、新加坡、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匈牙利、马来西亚五国中资金融便捷度较高。


风险提示:

地缘政治风险,国家主权信用风险

    



    

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是党中央、国务院根据全球形势深刻变化、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近年来,我国为“一带一路”战略提供的金融支撑逐年增强,中资金融愈发便捷。这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国家层面,我国积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跨境银行监管合作、人民币清算安排并签署货币互换协议,为企业融资、贸易结算等提供法律支持。金融机构层面,中资银行逐步完善海外机构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机构布局,为沿线企业提供跨境金融服务。金融产品层面,在各大交易所交易的汇率风险对冲产品为企业规避汇率风险提供便捷。






国家层面——跨境银行监管合作,货币互换协议及人民币清算安排梳理



(一)与27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跨境银行监管合作


近年来,根据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确定的跨境银行监管原则,中国银监会积极推动与境外银行监管机构签署双边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MOU)或监管合作协议。截至2016年底,中国银监会已与67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监管当局签署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MOU)或合作协议。在64个“一带一路”国家中,银监会已与27个国家的金融监管当局签署了MOU或合作换文,为推动双方银行业机构之间开展多层次、多领域的合作,为中资银行“走出去”、中资企业“走出去”营造良好的外部条件。





从区域角度来看,与中国银监会签署双边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MOU)或合作换文的国家集中在东南亚地区,11国中有8国已签署,覆盖率(区域内签署MOU或合作换文的国家数目/区域内国家总数)达0.73,不论是签署国家数目还是覆盖率均居六大区域首位。而中东欧沿线19国中仅有5个国家与我国签署MOU或合作换文,覆盖率仅达0.26,处于末位。整体呈现不均衡特点。


 


(二)与16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货币互换协议


围绕实体经济需要,为不断完善人民币跨境使用政策框架,进一步拓宽人民币的国际使用,中国人民银行与33家境外央行或货币当局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截至2015年4月,我国央行已与16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货币互换协议,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开展人民币的跨境贸易结算和人民币的直接投资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同时在维护双边金融稳定、促进双边贸易和投资方面也发挥了积极作用。从双边货币协议规模来看,新加坡、俄罗斯、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协议规模均超过了1000亿元(含),汇率支撑较为稳固。





从区域角度来看,与中国人民银行签署货币互换协议的国家集中在东南亚和中亚地区,东南亚11国中有5国已签署,覆盖率(区域内签署货币互换协议的国家数目/区域内国家总数)达0.45;中亚5国中有3国已签署,东北亚2国俄罗斯和蒙古均已与我国签署货币互换协议。而南亚、西亚北非和中东欧地区与我国签署货币互换协议的国家较少,覆盖率分别为0.14、0.15和0.16。





(三)与6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


为支持离岸人民币业务开展,中国人民银行已在2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覆盖东南亚、西欧、中欧、中东、北美、南美、大洋洲和非洲等地。截至2015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已与6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关于在当地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合作备忘录或指定人民币业务清算行,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开展人民币业务提供支持。





从区域角度来看,与中国人民银行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国家集中在东南亚地区,11国中有3国已签署,覆盖率(区域内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国家数目/区域内国家总数)达0.27。西亚北非、中东欧和东北亚各有1国已与我国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而南亚、中亚地区尚无任何国家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





(四)国家合作情况综合评估


我国积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货币互换协议、建立跨境银行监管合作和人民币清算安排,为“一带一路”战略提供金融支撑。综合来看,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情况呈现不均衡的特点:区域上集中于东南亚,国别上集中于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匈牙利和俄罗斯。


1.区域分布不均衡


我国银监会和央行与“一带一路”沿线六大区域的国家均有合作,但整体呈现不均衡的特点。以C值为依据对合作情况进行整体评估。C值计算方法:与中国银监会签署MOU或合作换文,加记1分;与中国人民银行签署货币互换协议,加记1分;与中国人民银行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加记1分。


东南亚11国中,有3个国家与我国建立了跨境银行监管合作、人民币清算安排和货币互换协议,有2个国家与我国建立了跨境银行监管合作、货币互换协议,有3个国家与我国建立了跨境银行监管合作,C值为16;而南亚7国C值仅为4,西亚北非20国C值为11,中东欧19国C值为10。





2.集中于新加坡、俄罗斯等国,国家分布严重不均


我国已与“一带一路”沿线31个国家签署货币互换协议、建立跨境银行监管合作或人民币清算安排。以C值为依据对合作情况进行评估。C值计算方法:与中国银监会签署MOU或合作换文,加记1分;与中国人民银行签署货币互换协议,加记1分;与中国人民银行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加记1分。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6个国家(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匈牙利和俄罗斯)C值为3,8个国家C值为2,17个国家C值为1,而其余33个国家C值为0。





金融机构层面——中资银行沿线布局梳理



截至目前,中资银行在境外设立了超过 200 家一级分支机构,其中共有 9 家中资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 24 个国家设立了 67 家一级分支机构。中资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布局呈现中、工、建、农四大行主导,区域布局较不均衡,国家布局严重不均的特点。区域上集中于东南亚、东北亚,国别上集中于新加坡、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俄罗斯、越南和马来西亚。


(一)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和农业银行四家主导


截至目前,中资银行已在“一带一路”沿线26个国家设立67家一级分支机构,其中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和农业银行共设立58家,占比86.6%,覆盖25个国家,起绝对性主导作用。


具体来看,中国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布局33家一级分支机构,占比49.3%,覆盖18个国家,沿线布局雄踞中资银行之首;中国工商银行在沿线共布局15家一级分支机构,占比22.4%,覆盖14个国家;中国建设银行沿线布局5家一级分支机构,占比7.5%,覆盖4个国家;中国农业银行沿线布局5家一级分支机构,占比7.5%,覆盖4个国家。 






(二)集中布局东南亚,区域分布不均衡

 

目前,中资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六大区域均有布局,但整体呈现区域分布不均衡的特点。中资银行已在东南亚11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33家一级分支机构,机构数目居六大区域之首;在东北亚沿线2国设立8家一级分支机构,机构密度(该区域中资银行一级分支机构数量/该区域国家数目)居于首位;在南亚7个沿线国家仅设立2家一级分支机构,机构数量最少;在中东欧19个沿线国家仅设立5家一级分支机构,机构密度屈于末位。




(三)集中于新加坡、阿拉伯等国,国家布局严重不均  


中资银行布局覆盖“一带一路”沿线26个国家,其中新加坡、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坐拥8家中资银行一级分支机构,俄罗斯有7家,越南和马来西亚各有6家。而沿线还有38个国家目前尚未有任何中资银行涉足。从国别角度来看,中资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布局呈现严重不均的特点。






金融产品层面——汇率风险对冲产品梳理



“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和地区经济基础较为薄弱,地缘政治关系错综复杂,加之全球政治和经济形势瞬息万变,不同国家经济走势分化明显,中资企业海外经营面临很大汇率风险。


金融衍生品是对冲汇率风险的重要工具。对芝加哥交易所(COBT)、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CME Europe、纽约金属交易所(COMEX)、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LIFFE)、新加坡国际货币交易所(SEMEX)和东京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TIFFE)中交易的汇率对冲衍生品工具进行梳理,发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以色列、俄罗斯、印度、波兰和匈牙利等国汇率衍生品工具数量较多,汇率风险规避便捷度较高,土耳其、捷克、新加坡紧跟其后,而沿线50个国家目前尚无相应货币的汇率衍生品。总体呈现极不均衡的特点。








“一带一路”沿线中资金融便捷度评估



在国家合作、金融机构布局和汇率对冲产品三方面不均衡力量的叠加下,“一带一路”沿线中资金融便捷度总体呈现不均衡的特点。不均衡分布的根本原因在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经济发展水平存在巨大差异:中国以南有较为繁荣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而北边是发展较为迟缓的“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欧洲经济圈”。


综合国家合作、金融机构布局和金融产品三方面因素,区域层面,东南亚地区的中资金融便捷度较高;国家层面,俄罗斯、新加坡、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匈牙利、马来西亚五国的中资金融便捷度较高。







来源:一瑜中的

作者:民生证券副总裁、研究院院长  管清友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