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大造基础设施 中国建设能力备受青睐

时间: 2016-11-30 14:53:16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网友评论 0
  • 对于未来的发展方向,中交集团提出“依托境外园区、构建国际产业互通平台”的构想,致力于成为世界领先的国际园区投资发展商,拉动国内产业集群式走出去。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对于未来的发展方向,中交集团提出“依托境外园区、构建国际产业互通平台”的构想,致力于成为世界领先的国际园区投资发展商,拉动国内产业集群式走出去。孙子宇介绍称,该集团当前正在尝试两种模式:一种叫PIC(海港-工业园-城市),另一种叫PLC(旱港-物流-城市)。


全球最长、最高的大桥,最长、最深的铁路隧道,海拔最高的高速公路,最长的天然气管道,最大的高铁网络……中国的“超级工程”不断创造新的世界纪录。对于遥远的拉美来说,这样的建造能力正是突破当前发展瓶颈的关键。


“中国近20年来的发展经验告诉我们,改善基础设施,提升运输能力,将给经济发展注入巨大的活力。”阿根廷交通部长盖耶尔莫·迭特里奇说。两年前,他曾访问上海、南京和北京,中国的高铁、港口和高速公路让他印象深刻。如今,阿根廷正在推动史上最大规模基础设施改造计划。他说,这正是从中国获得的灵感。


在基础设施方面,中国的资本、技术、设备和工程已经获得拉美许多国家的青睐。10月14日至15日,第十届中国-拉美企业家高峰会在唐山举办。阿根廷、巴西、乌拉圭、智利等30多个拉美国家都在不遗余力地推销本国的基础设施项目,期盼有实力的企业前去投资。


近年来,拉美正加快推进工业化进程,中拉基础设施合作的前景十分广阔。2015年,中国对拉投资在不利的国际经济环境下逆势增长67%,对拉新签工程承包合同额增长10.3%。中方通过中拉基础设施专项贷款、中国-加勒比基础设施专项贷款、中拉产能合作基金等融资安排支持拉美基础设施改善。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和世界重要的资金输出国,这给所有国家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乌拉圭总统巴斯克斯说,“中国正在经历复杂和深度的变革,对拉美来说,蕴含着重要的发展机遇,比如会给我们的基础设施领域带来大量投资。”


“两洋铁路”暂缓巴西优先发展国内项目


“我相信在不久的一天,当里约居民坐着地铁上班时,聚会的上海小资们正在手磨巴西咖啡豆;当加拉加斯的商人把商品装上货车时,忙碌了一天的北京司机们正高兴地在加油站聊着油价,因为委内瑞拉油价又降了3毛;当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青年坐城轨去看博卡青年队比赛时,懂得生活的唐山人也许正在家里喝着用潘帕斯草原羊做的羊杂汤,开始新的一天。”


中车集团副总裁余卫平在高峰会上描绘的场景获得了台下热烈的掌声。“横跨南美的‘两洋铁路’一旦开通,一定会极大地降低物流成本,提升贸易水平,促进中拉互联互通。”他说,“到了那一天,中车一定会在拉美开得更快、更好、更舒适。”


“两洋铁路”的概念是2014年7月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拉美时首次提出的。当时,中国、巴西、秘鲁三国就开展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铁路合作共同发表声明。按照初步规划,该线路从巴西通往秘鲁,是拉美首个连接太平洋及大西洋的铁路建设项目。长约5000公里,预算可能高达600亿美元。


然而,在巴西经历政治和经济动荡之后,这一天恐怕并不会很快到来。10月14日,巴西规划、预算和管理部副部长豪尔赫·阿巴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两洋铁路”并不是巴西新政府最先考虑的基础设施项目。“我们要优先开展机场、道路、能源等基建项目。”


他补充道,“两洋铁路”也是一个候选项目,“也许我们最终会投它”。


无独有偶,巴西邻国乌拉圭也在暂缓跨国巨型项目,集中力量突破国内的运力瓶颈。


2012年6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访问乌拉圭时,双方重点讨论的项目之一就是罗恰深水港。当时,罗恰港被视为“乌拉圭梦”,不仅在地缘政治上具有战略意义,也是整个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


然而,几年过去了,罗恰港的建设仍未开始。多名乌拉圭政府官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该港的建设仍在规划之中,项目规模比较大,还牵扯与巴西和阿根廷的合作,可能要等到这两国经济情况改善后再进行。


“罗恰港并不是总统此次来华重点推介的基础设施项目。”乌拉圭21世纪投资贸易委员会投资促进部经理阿尔瓦罗·布鲁尼尼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首先要对蒙得维的亚港进行升级改造。”


拉美各国大手笔规划基础设施


对于刚刚上台的巴西总统特梅尔来说,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率领巴西走出衰退。他宣布要通过基础设施改造为经济增长创造条件。阿巴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未来四五年,该国将开展的基建项目总额高达2000亿美元。


“资金肯定不能全由巴西政府承担,我们打算通过特许经营、PPP等模式撬动更多的私营资本。”阿巴契表示,本月刚刚签署的中巴产能合作基金将发挥重要作用。据了解,该基金总额200亿美元,中巴出资比例为3:1,预计将在明年开始运作。


阿巴契说,中巴将成立一个管理委员会,对投资项目进行筛选,中巴员工的比例为1:1。“我们已经提出了一批项目名单,但这必须要得到中方的同意。”他强调,该基金将坚持市场化运作,投向有良好投资收益预期的项目。“只有追求投资回报,我们才能吸引更多私营资本加入。”


自去年12月上台以来,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也在重点规划基础设施发展。据阿根廷投资贸易促进局执行副总裁Rodolfo Villalba介绍,新政府已经出台了2400亿美元的投资计划,欢迎私营资本参与融资、建设和运营。其中,能源和矿业超过900亿美元,交通运输超过800亿美元,民生工程超过600亿美元,是最主要的三个投资领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在800多亿美元交通运输领域中,道路扩建有480亿美元,货运铁路有150亿美元,客运铁路有130亿美元,机场和港口有30亿美元。


“阿根廷当前的基础设施相当于中国20年前的水平。”迭特里奇称,阿根廷40%的国道状况糟糕,90%的货运依靠公路,仅有5%的货运依靠铁路,且平均时速只有15公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2015年至2019年,乌拉圭将推进12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涉及能源、道路、通讯、港口、铁路、民生工程等。计划通过PPP模式吸引大量私营资本。其中,公路改造和扩建方面的预算高达42亿美元,将给与企业20年的运营权。


中企的拉美之路:从承包商到投资商


“如今,中拉基础设施合作遇到了瓶颈。过去,我们在拉美主要聚集在能源、资源领域,而现在,受国际市场波动影响,受能源、资源驱动的基础设施合作放缓。”中交集团副总裁孙子宇说。该集团在30多年前进入拉美,累计在建合同额近100亿美元,其中直接完成的投资是16亿美元,主要是基础设施。


以中交集团为例,中国企业在拉美做项目的资金主要有三个渠道:一是现汇,也就是拉美当地的资金,但现在各国把钱袋子勒得很紧。二是政府间框架合作下的优惠贷款。受到本国债务结构和IMF的约束,很多国家不愿意举债,不愿意提供主权担保,限制了G2G项目的开展。三是投资的引领和拉动。这是当前形势下最可行的一条路。


牙买加高速公路项目不仅是中交集团在拉美的突破,也是中国企业在海外的首个公路BOT项目。该项目获得中国-加勒比基础设施专项贷款支持,还款来源为项目建成后的车辆通行费收入。2016年3月建成通车。全长65公里。


中交集团还完成了中国企业在拉美的首个PPP项目——哥伦比亚马道斯公路项目。


对于未来的发展方向,中交集团提出“依托境外园区、构建国际产业互通平台”的构想,致力于成为世界领先的国际园区投资发展商,拉动国内产业集群式走出去。孙子宇介绍称,该集团当前正在尝试两种模式:一种叫PIC(海港-工业园-城市),另一种叫PLC(旱港-物流-城市)。


“中国制造”增加了中国在拉美的投资竞争力。阿根廷贝尔格拉诺货运铁路现代化项目是中阿两国政府合作框架中的重要项目,线路总长7000公里。在这个项目中,中车集团将向阿根廷出口总计27列81辆的动车组,是中国企业在南美内燃动车组市场的最大订单。动车组最高时速100公里,在全球同类产品中速度最快。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阿根廷马上要为布宜诺斯艾利斯都市区1600辆新机车组项目进行招标,价值41亿美元。鉴于之前的合作经验,中车集团的技术水平已获认可。但为了提升本国技术水平,阿根廷交通部提出,这一项目的10%必须要在当地完成。迭特里奇表示,可以选择直接设厂,与当地企业合资,或与阿根廷国家铁路公司合作。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