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2018第二届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20万亿银行资管新故事 放开投资股市的大门

时间: 2018-11-07 10:13:15 来源: 投资者报  网友评论 0
  • 对于国内百万亿级别的中国资管市场来说,2018年注定是改变历史进程的一年。

来源:投资者报


对于国内百万亿级别的中国资管市场来说,2018年注定是改变历史进程的一年。


今年4月,人民银行牵头四部委发布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正式对已经去杠杆一年的资管市场做出制度规定。


资管新规对非标债权投资、产品净值化管理、消除多层嵌套、统一杠杆水平、合理设置过渡期等条款进行了明确规定,即为整个资管市场制定了统一的监管标准和改革方向。此后,银行理财再也不能通过表外非标任意地玩金融资产的游戏。


随后,银保监会和证监会先后响应。9月28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理财新规”),对银行理财市场进一步细化。10月19日又针对银行理财子公司发布征求意见稿,允许银行理财子公司发行公募产品,此举将银行资管和其他资管机构放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也就是说,公募基金又多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10月22日,证监会方面也跟进发布了《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及《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运作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证监会资管细则”)。至此,“资管新规”框架下的三个配套细则,仅剩结构性存款监管办法未发布。


新的政策注定将对百万亿级别的中国资管市场产生重大影响,将有望重塑市场新格局。在百万亿资管中,银行资管居于核心地位,若看懂了银行资管,整个资管市场变革的方向就已掌握大半。


那么,在这一场新资管变局中,银行理财市场将出现哪些变化?现有的市场格局会有怎样的变动?新出现的银行理财子公司能否撼动公募基金的市场份额?未来银行资管该如何讲好新故事?


01


到了变革关键时刻


我国的银行理财诞生于2002年,从2009年到2016年间,规模放量从万亿元直冲29.05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50%。截至2017年年末,银行理财资金余额达到29.5万亿元,由于监管日益趋严,增幅才开始大幅滑落。2018年以来,银行理财规模继续下降,到8月末为22.32万亿元,短期下滑明显,显然,资管新规开始发挥作用。



在过去的15年间,银行理财产品既是一个利息比直接存银行高,又是一个能保本的好选择,因此成为国内多数家庭重要的资产配置。那么,快速发展的银行理财发生了什么要让监管层必须严管呢?


对此,恒大研究院将银行理财狂飙突进的15年,分成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2002年至2009年。国内经济快速发展,老百姓收入提升大家抵御通胀和理财意识萌芽。此时,银行推出理财保本保收益,正好迎合了国内广大人民的安全理财的需求,获得快速发展,到2009年我国理财市场规模已达1.9万亿元。


第二个阶段是2009年至2013年。受四万亿计划影响,国内基建、房地产相关行业快速发展,产生了大量融资需求。面对经济过热的势头,政府宏观调控开始控制信贷总量,企业无法通过表内信贷满足贷款需求。旺盛的市场令银行理财开启了在表外投资非标资产的大幕,纷纷通过非标资产进行放贷。


监管层也开始鼓励金融创新,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大规模开展通道业务,为庞大的融资需求拉开闸门。银行的表外业务规模越来越大,然而却无需接受表内业务的相关监管,由此才有了“影子银行”之说。


第三个阶段是2014年至2016年。这期间银行理财在“影子银行”业务之外,又疯狂增加了同业理财业务。


银行为什么要发展同业理财?坦率地讲,这几年宏观经济发展出现低谷,但多次降息降准后,市场流动性反而非常宽松。银行本该压缩,但为了竞争,反而选择了冲规模做大总资产,再加上套利冲动,同业理财成为行业不二之选。自此,小银行购买大银行理财赚取利差,大银行通过委外投资赚取利差,受托机构以加杠杆的形式赚取利差,恒大研究院甚至将此形容为“同业理财鸦片”。一旦流动性紧缩,负债端难以继续募集同业资金,将倒逼资产端抛售资产,而高杠杆的存在使得风险放大,引发流动性风险。


银行理财的委外业务也越走越远。过去银行理财仅限于固定收益产品,后来涉入股市、未上市股权等领域。由于相关投资通过多层嵌套结构实现,难以监管,风险难以管控。最典型的例子是宝能举牌万科曾通过多重嵌套的银行理财资金收购万科。


另一方面,由于宏观经济低迷,越来越谨慎对实体企业放贷,资金脱实向虚,一股脑地扎进了金融市场,这显然对一国的经济健康发展不利。


显然,监管层认识到了银行理财的乱象,亟须整治。要知道将近20多万亿的银行理财,长期以来相关监管严重滞后,因此,对于银行理财来说,新规的颁布意义颇为重大。


02


转型驶向新航向


《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为了逐步拆除银行理财悬浮的炸弹隐患,理财新规对此一一进行了规范,这其中在打破刚兑、净值化管理、消除多层嵌套、规范非标等大方向上与资管新规高度一致。


目前,在资管新规推出的背景下,银行理财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


最明显的变化就是理财产品高增长的趋势发生了改变。截至2018年8月末,银行理财产品规模为22.32万亿元,与年初29.5万亿元环比下降了24%。


当然,监管层也充分考虑了急刹车的弊端,给了一个比较长的过渡期,即到2020年底,银行新发行的理财产品应当符合规定,可以发行老产品对接未到期资产,但应该控制存量理财产品的整体规模。


不过,联讯证券分析师提醒到,并非所有的银行都能顺利过渡,如何稳定负债端(尤其在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后)让存量资产续存到期,尤其是信用风险,将成为诸多中小银行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因为此前规模扩张普遍依赖的是期限错配和资质下沉策略,手中持有较多长期限的低评级信用债。考虑到2015~2016年获得融资的低评级发行人债务将在2018~2019年陆续到期,在严监管环境下,低评级债的配置需求大幅减弱,信用风险的阴霾会一直存在。


为了降低门槛,理财新规还规定购买起点从5万元降至1万元,产品最短时限至少要在90天以上,缓解期限错配带来的流动性问题。其实,今年以来理财产品短期化已经在下降。2018年1至5月,银行新发行3个月以下理财数量占新发行的43.5%,较去年全年下降 9.1个百分点。


另外,按照资管新规要求,金融机构对资产管理产品应当实行净值化管理,此前银行理财采用的预期收益率形式不再合规,过渡期至2020年12月31日,因此理财净值化是大趋势。据融360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净值型理财产品发行量整体呈上升趋势,6-7月份净值型理财产品的发行量分别为171款、181款以及245款,比年初增长了近两倍。


《投资者报》记者还注意到,尽管并没有禁止非标资产投资,但相较资管新规,理财新规更为严厉。此前大家认为在过渡期内,旧理财产品可以投资新资产,只要按期到期即可,但没有想到的是要求投资非标化债券类资产的余额,不得超过理财产品净资产的35%或本行总资产的4%,这限制了非标投资的扩张冲动,刺激融资需求回归表内。


不过事物总有两面性,由于对投资非标和期限错配采取了严监管,同时打破刚性兑付,导致理财产品期限溢价和信用溢价不断下降。据融360数据显示,9月银行理财产品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58%,比8月下降0.09个百分点,为一年以来的最低值,这已是理财产品收益率连续7个月下跌。


不仅如此,保本理财产品的数量也呈现下降趋势,9月保本理财(保证收益类+保本浮动收益类)发行量为2649款,占比为25.35%,较8月份环比下降0.97个百分点。保本理财占比自3月份以来,也是连续7个月减少。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实际少了一份相对高收益无风险投资的来源。


此外,理财新规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投资范围扩大,允许通过公募基金间接进入股市投资股票,这是最大的超预期,未来还将允许理财子公司的公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票。


03


中小城商行、农商行面临挑战


由于银行理财发行数量和规模在这一年当中出现了明显降幅,银行理财的收入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从中报的数据就能一探究竟:国有大行中,降幅最大的是建设银行,2018年上半年理财产品业务收入65.5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8.29亿元,降幅47.08%。占据理财市场头把交椅的工商银行,今年上半年理财手续费为239.39亿元,同比下滑13.02%。


农行、中行、交行没有直接披露理财产品的收入,但是从代理业务手续费这一项目也能窥知一二。上半年,农行代理业务手续费收入122.31 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5.45 亿元,下降17.2%;交行管理类手续费收入为人民币65.11亿元,降幅10.02% 。


工行行长易会满在一个论坛上透露说,工行理财业务收入上半年下降约为20%,而整个行业下降近50%。这个数字真实且残酷。


根据《投资者报》记者的不完全统计,相比于大行,部分股份行、城商行,还有农商行所受的冲击更加剧烈。


在披露数据的银行中,光大银行、平安银行的银行理财收入同比暴跌七成以上。光大银行上半年银行理财收入5.02亿元,同比下降77.75%。平安银行上半年理财收入为5.59亿元,相比于去年同期的22.42亿元,同比锐减72.89%。华夏银行上半年理财收入15.61亿元,同比下降58%。



而在H股上市的城商行——农商行披露的数据则更为惊人。在14家披露了上半年理财产品手续费的银行中,有12家同比下滑,江西银行和九台农商行跌幅最大,超过九成。公开数据显示,九台农商行上半年理财手续费仅剩下900万,降幅高达93.2%。江西银行理财手续费仅有0.27亿元,同比下降92.3%。今年刚上市的甘肃银行也深受冲击,上半年理财手续费0.26亿元,同比下降79%。


江西银行和九台农商行在中报中主动披露,银行理财发行和收入下降主要是为了适应资管新规的要求,主动压降理财产品发行以及存续规模。另外九江银行还提到了一个特别原因,部分理财手续费收入被资管产品增值税以及附加抵消。


当然,在行业一片哀嚎中,也有逆势增长的银行,典型如中原银行和锦州银行。中原银行今年上半年新发770亿元的理财产品,理财手续费1.13亿元,同比增长38.2%。多年来利润高增长的锦州银行在理财方面下的力度也是不少,上半年进账0.97亿元,同比增长31.6%。


业内人士认为,未来资管领域马太效应进一步凸显,行业集中度提高,而城商行、农商行的劣势较为明显,未来有可能会将资金委托给它行。


04


为何新机遇落在理财子公司


由于资管新规给银行理财上了一道紧箍咒,实际上未来最具想象空间的应该在于银行理财子公司。


从征求意见稿来看,监管层赋予了理财子公司更多优势,可以与公募基金、券商资管、保险资管公平竞争。银行通过理财子公司开展理财业务较银行体系内开展理财业务具备更多优势:1)公募理财可以直接投资股票;2)理财销售起点进一步降低,具体由理财子公司自行把握,监管不再设立销售起点;3)扩大销售渠道,不仅限于银行业金融机构,可能还包括大型互联网巨头和第三方财富公司;4)私募基金可以纳入理财投资合作机构范围;5)个人首次购买理财产品可以通过网上面签;6)允许发行分级理财产品。


携上述优势的银行理财子公司产品将直接给公募基金带来强大的压力。对于依靠银行渠道销售的部分公募基金来说,亲生儿子和外来者未来获得的资源倾斜孰重孰轻一目了然。


华宝证券分析师李真也表示,基金公司各业务条线将面临挑战:首当其冲的就是在销售资源上,基金公司面临挤压。


其次,在产品线设置上,银行理财子公司受到的限制会更少。银行子公司架构下的私募银行理财可以分级、并且在非标投资上相对于基金子公司受到的限制更少。


再者,银行理财子公司起步阶段,预计会重点发展活期固定收益类银行理财产品,这将对货币基金形成较大的冲击。由于银行理财产品可当日计息、提取金额不受一万元限制,再加上没有门槛的限制,银行理财产品将比货币基金更有优势。这意味着以固收投资为特色的银行系公募基金公司将遭遇最直接而猛烈的打击。


过去,由于银行具有广阔的客户群体,更加偏向产品销售及财富管理,涉及资管行业的前端。基金公司及券商得益于长期积累下来的投研及投资能力,专长于资管行业的后端。银行理财子公司成立后,银行理财有望打通资管链条的最后一公里,涉足投资领域,形成业务的全面协同。


未来的挑战在于,理财子公司运营管理需形成一整套基础系统建设,包括投研团队搭建、风控管理、激励机制、管理风格、内部防火墙建设等领域均需时间搭建,股票投资经验积累及能力培养也需较长的适应过程。


自2018年3月24日,招商银行首家宣布拟设立资管子公司开始,至今已经有14家银行“官宣”了类似的设立计划,分别为招商银行、华夏银行、北京银行、宁波银行、交通银行、光大银行、平安银行、南京银行、民生银行、广发银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杭州银行、徽商银行,其中浦银资管计划注册资本最高,高达百亿元。


目前,四大国有银行尚未发布成立理财子公司的公告。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工农中建这些大型银行和拥有控股基金公司(附属机构)的商业银行则需要考虑成立子公司和现有的基金公司的定位差别、竞争关系,避免出现内部竞争的状况。


不可否认的是,随着各家资管子公司的相继设立,未来行业竞争将逐渐加剧,理财加速转型,会更加市场化、差异化,整个资管行业也进入到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发展阶段。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