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城商行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时间: 2019-11-23 18:25:00 来源:   网友评论 0
  • 自1995年第一家城市商业银行成立至今,城商行已经历了20余年的发展历程,城商行的扩张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股东多元化,二是区域多元化,三是业务多元化。快速的扩张使得城商行实现了弯道超车,但也在表外业务的扩张中积聚了系统性风险,加剧同业链条脆弱性。

核心观点


自1995年第一家城市商业银行成立至今,城商行已经历了20余年的发展历程,城商行的扩张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股东多元化,二是区域多元化,三是业务多元化。快速的扩张使得城商行实现了弯道超车,但也在表外业务的扩张中积聚了系统性风险,加剧同业链条脆弱性。


因此宏观政策的主线也在不断向金融稳定倾斜。受此影响,城商行经营压力日益凸显,同业和理财被严格监管、传统存贷业务面临大行挤压,加之包商事件打破刚兑,城商行经营渐入寒冬。未来中小银行兼并重组或是大趋势;扎根当地,回归本源是监管引导的城商行生存之道;差异化经营是大势所趋。


城商行的诞生:奉命于危难之间


1979 年我国第一家城市信用社成立,成立之初主要为城市集体企业、个体工商户以及城市居民提供金融服务。然而城市信用社的迅猛扩张带来了胡乱集资与随意放贷的问题,进而演变成区域金融风险,于是监管层的集中整顿也紧随而至。


1998年3月,城商行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城商行一诞生就肩负了化解地方金融风险的使命,承接了信用社的大量不良资产。2001年末,城商行账面不良率超过30%,之后的几年里,城商行累计处置了近千亿不良资产,同时不断扩张信贷资产规模增大分母,才将逐渐将不良率降至2007年的3%以下。


城商行的多元化扩张之路


自1995年第一家城市商业银行成立至今,城商行已经历了20余年的发展历程,虽时间不长但扩张迅猛。城商行的扩张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股东多元化,多渠道补充资本金。具体是通过引入民间资本、引进外资实现股权结构的多元化,通过上市、新三板挂牌、发行可转债和优先股多渠道补充资本金;二是区域多元化,突破空间制约;三是业务多元化,金融市场业务弯道超车。


2011年开始,城商行分别通过买入返售、同业存单、理财业务的形式进行扩张,在做大规模的同时也使得流动性风险更易出现,并顺着同业链条层层传导。


城商行渐入寒冬,夹缝中生存


2015年至今,宏观政策的主线从供给侧改革到金融去杠杆、防风险,再到金融供给侧改革,城商行作为我国金融系统中的重要角色之一,深受政策影响。从银行自身角度,表外业务回表加大了银行资本金的压力,异地展业限制使其规模扩张受到影响。


从金融市场角,2017年以来监管收紧,城商行的同业业务和理财业务出现了明显收缩。从传统信贷角度,城商行面临负债和资产项目遭遇大行挤压、政务民生类业务被互联网机构蚕食的困局。加之包商事件冲击刚兑信仰,城商行负债端承压,面临缩表压力。城商行经营渐入寒冬。


城商行何去何从?


首先,从锦州银行的风险处置方式来看,监管层可能不希望短期内出现第二例包商。因此未来中小银行的风险预计将以定向处置为主,促进中小银行兼并重组或是大趋势。


其次,城商行要在监管引导下扎根当地,回归本源。城商行与大行的区别在于区域性较强,与地方经济密不可分。将服务做精做细,为地方和小微企业提供差异化、特色化的服务才是在“夹缝”中的生存之道。


最后,精细化管理,差异化经营是大势所趋。过去我国的银行基本以“全能型银行”作为发展目标,然而现在中小银行专业化经营特征愈发明显。因此城商行必须向精细化经营转型,向质量要效益。


风险提示:中小银行经营风险进一步暴露,样本代表性问题。


城商行的诞生:奉命于危难之间

城市信用社的成立与扩张。1979 年,随着经济领域改革推进,城市商业银行前身——城市信用社成立,成立之初主要为城市集体企业、个体工商户以及城市居民提供金融服务。我国第一家城市信用社于1979年在河南驻马店成立。1986年1月,国务院下发《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管理暂行条例》,明确了城市信用社的地位,将城市信用社定性为“群众性合作金融组织”。


此后,城市信用社设立速度加快,到1989年底,全国城市信用社数量达到3330家,总资产约284亿元。1990年到1991年,城市信用社处于清理整顿阶段,到了1992年之后,伴随着我国经济进入高速发展时期,城市信用社的数量急剧增长,绝大数县(市)都设有城市信用社。到1993年底,城市信用社数量近4800家,总资产约1878亿元,约占当年GDP的5%。


然而,迅猛扩张的城市信用社暴露出诸多问题,城商行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在城市信用社快速扩张的同时,也开始暴露出内控机制不健全、经营风险聚集、经营处境困难等问题,胡乱集资与随意放贷逐渐演变成区域金融的最大风险,于是监管层的集中整顿也紧随而至。


1993年底,国务院发布《关于金融体制改革的决定》,要求各地将诚信社合并,并转制为城市合作银行。1995年,国务院正式下发《关于组建城市合作银行的通知》,深圳市城市商业银行成为我国第一家城商行,监管层也开始推动将不满足规定的城市信用社加入已建立的城市合作银行,并明确“不再批准设立新的城市信用社”。鉴于城市合作银行是股份制商业银行,不具有“合作”性质,1998年3月,央行发文通知将城市合作银行统一更名为城市商业银行,城商行正式登上历史舞台。


城商行一诞生就肩负了化解地方金融风险的使命。它“继承”了城市信用社的不良资产,历史包袱较重(兼并、托管32家信用社是导致海南发展银行1998年破产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且相比国有大行和全国股份制银行,城商行一直处于尴尬境地。


首先,城商行资本少、规模小,资产差、不良高、拨备覆盖率低。2001年末,城商行账面不良率超过30%,之后的几年里,城商行累计处置了近千亿不良资产,同时不断扩张信贷资产规模增大分母,才将逐渐将不良率降至2007年的3%以下。


其次,自成立之初,城商行一直被限定“为本地区经济发展尤其是城市中小企业发展提供金融服务”,尽管在地方政府支持下,城商行是地方大项目的重要参与者,存贷款规模不难与四大行的地方分支机构相比肩,但客户集中度高、抗风险能力差、增长缺乏空间,这些因素成了制约城商行发展的瓶颈。

城商行的多元化扩张之路

自1995年第一家城市商业银行成立至今,城商行已经历了20余年的发展历程,虽时间不长,但城商行扩张迅猛,已经成为商业银行体系中非常重要的一员。2003年底城商行的总资产规模为14621.70亿元,到了2013年底增长至151778.00亿元,平均每年翻一番,截止2019年6月,城商行的总资产规模达到358772.00亿元,年平均增长率为21.42%。


从盈利能力看,从2005年至2017年,城商行净利润从120.90亿元上升至2473.50亿元,年平均增长率28.60%,净利润占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比重从4.77%提升到11.24%。


从数量上看,从2005年到2018年,除港澳台以外全国31个省及直辖市的城商行法人机构数由113个增加至134个,营业网点数由7333家增加至16846家,平均每个县区(地市)约5家。城商行在营业网点分布上,也表现出和区域经济发展状况较强的相关性,一线城市、东南沿海的营业网点明显更多。

城商行之所以可以实现迅猛扩张,与它的多元化扩张之路密不可分。从发展模式和阶段来看,城商行主要进行了三方面的多元化扩张,分别是股东多元化、区域多元化和业务多元化,这些扩张路径影响了城商行的规模、资本来源、风险管理、盈利模式和公司治理等方面,为城商行的迅猛发展提供了动力,但是在城商行快速扩张的同时也埋藏了不少隐患。



股东多元化,多渠道补充资本金



2013年开始实施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要求,非系统重要性银行到2018 年底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最低分别为7.5%、8.5%和10.5%,再加上城商行迅速扩张其资产规模,城商行对融资尤其是补充资本金产生了强烈的需求。


城商行在地方财政高度持股的基础上,主要通过引入民间资本、引进外资实现股权结构的多元化,通过上市、新三板挂牌、发行可转债和优先股多渠道补充资本金。


地方财政高度持股是城商行股权结构的起点。城商行的设立初衷是化解城市信用社的金融风险,服务地方经济,因此在股权结构设计上,《城市商业银行暂行管理办法》(1995)规定,城市商业银行由当地企业、个体工商户、城市居民和地方财政入股资金构成,其中地方财政为最大股东,持股占比30%左右。


2004年,银监会发布公告实施审慎的市场准入,鼓励民间资本和外资入股商业银行,后续银监会也不断鼓励中小银行引进境内外战略投资者,实现“引资”+“引智”。结合数据可得性,我们对披露了年报,且主体信用评级为AAA、AA+、AA的104家城商行进行分析。


截止2018年末,在这104家银行中,第一大股东为外资(中外合资企业、外资企业或外商独资企业)的有西安银行、南京银行等6家城商行,前十大股东中有外资成分的有18家城商行。第一大股东为民营企业的有廊坊银行、包商银行等12家银行,包商银行、浙江泰隆商行的前十大股东均为民营企业,仅有10家城商行前10大股东里没有民营企业,主要是国资成分。

近年来,入股城商行的民营资本行业结构也逐渐多元化。从城商行民营股东的构成来看,金融、地产类企业居多,2017年后,地产公司对银行投资逐渐降温,城商行迎来了IT类、机器制造类、通讯类、交通类、能源类及农业类等多行业的投资者,股东结构变得多元化。

部分城商行通过IPO打开资本市场的大门。通过在公开资本市场发行股票,城商行可以补充自身的核心资本,增强资本充足率以符合监管要求和满足经营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