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2018第二届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金融创新有效缓解“一带一路”资金短缺

时间: 2018-09-13 14:43:28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新闻网  网友评论 0
  • 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迎来五周年,金融服务方面取得了瞩目的成绩:中国与17个国家核准《“一带一路”融资指导原则》,已有11家中资银行设立71家一级机构。与非洲开发银行、泛美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多边开发银行开展联合融资合作。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新闻网 作者:陈姝含 


——访国际商会执行董事、中国银行原副行长张燕玲

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迎来五周年,金融服务方面取得了瞩目的成绩:中国与17个国家核准《“一带一路”融资指导原则》,已有11家中资银行设立71家一级机构。与非洲开发银行、泛美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多边开发银行开展联合融资合作。


国际商会执行董事、中国银行原副行长张燕玲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合作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一带一路”当前最大问题是资金短缺的问题,如何有效解决这一问题,就需要创新的融资方式。


“一带一路”建设资金短缺突出


“五年来,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项目投资方面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也涉及了庞大的资金。资金短缺是当前‘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首要问题。”张燕玲说道。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货物贸易累计超过5万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超过700亿美元,年均增长7.2%。在沿线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额超过5000亿美元,年均增长19.2%。在沿线国家建设的境外经贸合作区总投资200多亿美元,给当地创造的税收几十亿美元。


因此,张燕玲认为,解决资金短缺问题的核心是需要创新的融资方式。


人民币计价结算避免汇兑问题


“首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中国之间的跨境贸易以及跨境投资都需要人民币计价结算。”张燕玲表示,“一带一路”有很多长期投融资项目,对象国经营时就会产生当地货币收入,但当地货币与人民币的兑换存在难题。


当前各国还是依赖以美元作为中心货币。自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建立以来,美元取得了与黄金等同的地位,成为最主要的储备货币。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崩溃后,国际储备变得多元化。


“潜在汇率波动有可能导致资本收益流失,使用第三国货币计价增加了汇率和利率等风险。”据张燕玲分析,使用第三国货币需要进行套期保值操作,然而我国企业从事境外与主营业务相关的套期保值业务很少,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敞口。


目前,有一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已经认识到金融风险问题。已有21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中国签署了本币互换协议,6个沿线国家获得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额度。“本币互换可以作为贸易交易使用人民币的一个压舱石,这将减少很多的风险,货币错配的风险和做套期保值的成本。”


发债是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有效途径


不少境外客户一直都有进入中国境内市场的想法,只是缺少合适的机会和途径。张燕玲认为,发债是最有效的途径。


中国银行此前发布的消息称,该行已在境外完成32亿美元等值“一带一路”主体债券的定价发行,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一带一路”相关信贷项目。此次发行包括美元、欧元、澳元和新西兰元4个币种,共计6个债券品种,发行主体包括新加坡、卢森堡、悉尼分行和新西兰子行。债券将主要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挂牌上市。


此外据Dealogic数据显示,2017年,中资金融机构境外发行债券总规模为1031亿美元,较2016年大幅增长78%。越来越多的中资金融机构走向海外发债融资。


金融联合体把控债务风险


“有效解决融资问题,把控债务风险需要两个方面同步抓手。”张燕玲表示,我国积极宣传并组织全球的商业银行组成银团贷款。同时项目国对其的债务承担能力和项目效益进行一个全面的认真评估。


“首先组成金融的联合体,才是将来这个项目稳健发展、国家债务稳健偿还的基础。”张燕玲告诉记者,若发债方是个庞大的金融联合体,偿债主体必将忌惮,因此能有效避免违约风险。


其次,由于资金有限,在同时有多个项目需要融资的情况下,我国需要做好对项目的评估工组,将资金投向高收益的项目。此外还将给予综合利用,给予各方面配套资源,将项目效益发挥到极致。“这对把控债务风险很有益处,同时也让西方国家看到我国是认真负责的大国。”


张燕玲进一步表示,前五年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的项目大多为基础设施的修建,这些项目成本很高,回报收益时间拉得很长,这就需要我国政策性银行挑大梁。待基础设施完善后,需要发展经济了,前期项目的综合利用和经济回报,会对它下一步的招商引资,起到一个非常大的作用。


重检五年项目 有效缓释风险


张燕玲认为,未来我国在金融合作方面需要做到以下几项工作。首先,建立担保机制作为保障。张燕玲表示,需要从国家治理层面书面规划,如何借助“一带一路”发展本国产业,包括发展项目内容、发展程度、发展期限等问题都需要列清楚,且该规划不应该以某个领导人的意志为转移,不能因为换届而轻易改变。


其次,近期有很多国家货币大幅贬值,我国作为一个大的债权国,需要对债务国的风险防控做一些指导。


张燕玲还强调,当下需要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有合作的国家,将前五年的项目进行重检。张燕玲认为,合同拟订十年偿还的债务不能等到十年一次性偿还,偿债国在合同偿还期间,要建立资金池式的资金储备。“这项举措将有效缓释风险,不留风险敞口。”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新闻网 作者:陈姝含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