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2018第二届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靠国企还是靠私企?这两国崩盘给了血淋淋的教训!

时间: 2018-09-05 23:30:04 来源: 叶檀财经  网友评论 0
  • 九月开门黑,阿根廷汇率腰斩,成功挤下“主角”土耳其,成为全球市场最亮的那颗星。

文/马兰

来源:叶檀财经(ID:tancaijing)


九月开门黑,阿根廷汇率腰斩,成功挤下“主角”土耳其,成为全球市场最亮的那颗星。


8月29日,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在Youtube上向IMF喊话:老铁,款子早点借给我呗。这么一喊,阿根廷比索至今累跌16%,今年以来累跌近68%。隔壁土耳其里拉暴跌43%,其中还有特朗普制裁的功劳,阿根廷这么不声不响,反而跌得更惨。奇哉?怪哉?


另一个冲击年度最差选手的国家是委内瑞拉,通货膨胀率达到1000000%,法定货币玻利瓦尔已经替代餐巾纸角色,因为钞票还没有纸巾来得值钱。但莫名的是,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也没有更进一步升级,同是被美元支配的新兴国家,怎么就这么突出?


更有趣的是,这两个国家的经济处于两个不同的极端。


阿根廷奉行新自由主义,政府完全放开手,讲究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彻底地门户大开,欢迎四方来客。委内瑞拉则是标准的非市场化国家,而且所有的产业都被牢牢握在国家手里,没给私有留下什么空间。


就是这么南辕北辙的两个国家,最后走上却都是濒临破产的路子,这两个故事告诉我们: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国有带来不了繁荣昌盛,私有也未必十全十美。 

阿根廷私有失败 委内瑞拉国有失败



90年代初,阿根廷政府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后来发现梅内姆政府的这个决定其实非常短视。


在此之前,阿根廷经济的国有化程度相当高,基本上垄断了主要经济部门,而生产效率低下导致国有企业大幅亏损,进而影响到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梅内姆政府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展了大刀阔斧的国企私有化,颁布《国家改革法》和《经济紧急状态法》强势推进私有化进程。


当时,阿根廷政府几乎是把所有能卖的资产都卖了。公路、电力设施、铁路、港口、货币印制、石油化工厂、甚至连军事国防相关的工业都被提上私有化列表。据不完全估计,阿根廷政府通过私有化国企收入将近300亿美元。


一时阿根廷成为全球闻名的自由市场,大量外资进入阿根廷瓜分资产,看起来一片歌舞欢腾。阿根廷政府手里有了大量的资金,大举提高了公务员的社会福利,一副现金在手,天下我有的派头。


就跟天下富二代一样,坐吃总有山空,这一天来得很快。


政府卖无可卖,而当时仓促的私有化又衍生出一大批腐败和垄断,外资进入后为了提升效率又大幅裁员,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到了1998年,阿根廷的基尼系数上升到了0.46,收入最高的20%人口收入占全国的52%。


享受惯了高福利的阿根廷政府已经积重难返,国家的产业并没有因为私有化得到大力扶植,为了稳定选民,阿根廷政府不断借债,几十年累计了2000多亿美元的外债,成功把自己搞成了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国家。


不断上升的通胀让阿根廷政府只能依靠加息来收回流动性,就在不久前,阿根廷央行宣布上调基准利率到60%。尴尬的是,民众不相信现金,只要还能买就绝不存着,而被民营和外资把控的银行业也不愿让人存,60%的利息对银行来说是笔入不敷出的买卖。私有银行关门度假,把值钱的资产转移到其他国家去,让阿根廷政府自己个儿唱戏。


没人存钱,没人借贷,没人生产,疯狂消费,没人存钱……死循环就这样形成了。


还是老祖宗说的对:别学阿根廷人。


委内瑞拉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阿根廷贱价卖国企,委内瑞拉就是贱价买私企,从石油到超市,全在政府的手里。


1999年上任的查韦斯和他的继任者马杜罗坚定不移地相信国有是正确的,电力部门效率低,他们埋怨委内瑞拉人浪费电;食品严重短缺,他们埋怨委内瑞拉人吃太多。


作为石油储量最大的国家,委内瑞拉曾经靠着石油过上了好日子,也让查韦斯收割了大片民意,成功修改宪法连任。这是建立在石油上的一个美梦,通过国有化,查尔斯和马杜罗政府的确做到了控制市场,提供低价甚至免费的社会服务,比如医疗,只是当石油价格开始下跌,委内瑞拉经济的基础被斩断,梦瞬间就破灭了。


国有的弊端导致委内瑞拉的石油开采一直处于原地踏步,效率低下,创新不足的状态,而政府沉迷在短暂的繁荣幻象中没有建立其他优势产业,手里的钱一分没存住全花在给老百姓造泡沫上。最后要产业没产业,要外储没外储,石油一被堵,只剩下焦头烂额。


老祖宗也说了:别学着委内瑞拉瞎搞。


国有和私有的两个大型试验都出现了惨烈结果,那中国能如何?


国进民退已成定局 如何进退还能商榷


没错,我们想要的自由贸易现在来看是渐行渐远中,做强做大国企这事儿是大趋势,无法改变。


既然无法改变,不妨来想想怎样进退才能给中国带来最大化的利益。


从阿根廷的教训来看,国企在现阶段有不可替代性,尤其是在关键领域,例如军工国防、民生和金融上。像是拉动经济的“新三架马车”:医疗、教育、养老,就应该让国家发挥更大的作用,因为本身这些产业就应该是以福利性质为主。这就只能指望在收税做事的政府上头。


引入私营的医疗机构,教育企业,养老服务目的在于提供多元化服务,补足高端需求,但基础的资源依旧应当以政府作为主导,提供优质惠民的服务。如果在这些领域国退民进,反而可能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造成社会乱象。


其次,委内瑞拉的例子证明国企即便存在也不能是以尾大不掉的形式存在。


国企之所以在这一轮改革中被指责最关键的原因是,空占着大好河山却没有匹配的效率与实力。就拿中兴出来论,每年拿那么多补贴,不想着创新升级,只想着忽悠股民,养着一堆员工,最后还被美国当中国的软肋捅,搁谁谁不气。


我国的国企还就把这当成自己的核心竞争优势,反正熬一熬总等得到国家去产能加环保督查,到时候赚一波再接着熬,熬死民企就算是成功了。


若国企能够有民企相同的效率,为市场提供充足的活力,谁介意背后是国资还是民资?但就是因为背后有人,国企反而活得越来越不济,现在还要让国企把优质民企挤死,这就是本末倒置。


扶不起的阿斗就让市场把他淘汰了,该扶的企业倒是应该让它前进。


别整的最后关键领域被外资把控住,基本生产被国企支配地生无可恋,民营韭菜一茬一茬地换,中国经济脸朝地着陆。


这多难看。


(完)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叶檀财经 作者:马兰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