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2018第二届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这家公司二股东“逼宫”董事长:一手好牌打烂了

时间: 2018-07-11 13:36:20 来源: 第一财经  网友评论 0
  • 上市公司二股东公开要求罢免董事长,这样戏剧性的冲突如今真实地在A股市场上演。华联控股被指责战略不清、管理不善、用人不当。

作者 | 第一财经 杨佼  蒋琰

上市公司二股东公开要求罢免董事长,这样戏剧性的冲突如今真实地在A股市场上演。华联控股被指责战略不清、管理不善、用人不当。


7月9日,持有2314万股、拥有2%股份的华联控股(000036.SZ)第二大股东于平在深圳举办新闻发布会,希望召集超过10%的中小股东,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现任董事长董炳根并更换公司管理层。


“以董总为代表的公司管理层没有作为,严重的怠惰造成了公司今天的发展让人失望。”于平在发布会上向中小股东和媒体记者表示,华联控股现任董事长存在战略不清、管理不善、用人不当几个问题,导致公司错失房地产行业的黄金发展期。


华联控股今早发布公告回应称,本次新闻发布会事前没有与公司进行沟通,公司至今尚未收到于平等中小股东依照公司章程提出的任何议案或相关材料。


7月10日,华联控股董事会秘书孔庆富在电话采访中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应称,今年以来华联控股股价有一定下跌,部分投资者可能出现亏损。只要是股东合理的诉求,通过正常渠道反映、沟通,公司都会慎重考虑。

二股东“逼宫”


7月9日下午1:30,在深圳一家酒店的发布会现场,于平直接将自己的诉求,写在发布会背景板上:华联控股中小股东提议罢免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3月底,于平持有华联控股2.03%的股份,持股数量2314万股,仅次于第一大股东华联发展集团,为第二大股东。


于平称,早在2016年,已开始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华联控股股票。2016年年报显示,于平首次出现在华联控股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持股数量886万股,持股比例0.78%。此后,于平一路增持,截至2017年底,持股比例上升至1.95%。


2016年10月,华联控股股均价约为9.2元,此后最高曾涨到13元以上,而目前只有不到5.5元。从持股时间来看,于平买入至今可能出现一定亏损。不过,对于在华联控股的持股成本,于平在发布会现场未予以透露。


除了华联控股,于平目前还持有另外一家上市公司高升控股8.81%的股份,为并列第三大股东。此外,于平也曾担任上市公司高管,2015年11月至2018年3月任高升控股董事、总经理,目前离职时间不长。


“我当时觉得房地产行业发展得不错,华联控股又是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于平表示,他当时买入股票时没有过多分析管理层。


上市公司任职的经历,让于平把华联控股出现问题的原因归结到“人”的层面。于平认为当前公司管理层年龄偏大,并公开质疑现任公司管理层的专业能力,“公司管理层几乎都为纺织、财务等专业背景,没有地产、建筑等相关行业履历。”


资料显示,华联控股现任董事长董炳根出生于1947年,曾任浙江丝绸工学院副院长、中国服装总公司总经理、中国服装协会理事长、浙江华联三鑫石化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2001年6月起,任华联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裁,2004年6月起,任华联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于平向记者表示,通过参加近几次股东大会与董事会成员面对面接触,对董事长的印象是“年龄偏大,思想偏保守、固化”,且没有清醒的认识到自身“职业经理人”的职责和权利。


发布会现场,另一位中小股东代表、2015年7月入股华联控股的童健认为,于平反应的情况基本客观。童健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忆起今年5月30日的股东大会上发生纷争的细节说,当时有一位老人家作为股东提出公司不应拿5亿资金去购买理财产品,而应该用这些钱回购股票,董事长驳回他的提议后还说“我就不这样考虑,你要怎么样”。这引发多位中小股东不满,成为于平发起本次罢免董事长倡议的导火索。


孔庆富对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华联控股有一定下跌,但也与市场环境有一定关系,一些投资者可能出现亏损,心情可以理解。只要是合理的诉求,通过正常渠道反映、沟通,公司都会慎重考虑。


孔庆富还称,过去两年,该公司累计分红超过9亿元,而公司上市后融资额也只有11亿余元,“为股东创造了不错的回报”。


数据显示,近两年来公司继2016年度实施每10股派发现金股息3元的利润分配方案基础上,2017年度再次实施每10股派发现金股息5元的利润分配方案,税前股息率近7%,两年公司派发现金股息合计9.13亿元。


管理层的“锅”?


按照于平的说法,之所以提出罢免公司董事长,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华联控股错过了房地产行业最近十年的黄金发展期。


在于平7月9日发给媒体的资料中,列举了罢免公司董事长的三大理由:


1、战略不清:华联控股没有明确的中长期战略规划,多年来年报中的战略规划内容几乎雷同。公司账上持有大量现金和银行理财,但是公司却多年没有新增土地项目,资金使用不善,没有积极拓展业务,导致公司错失房地产行业的黄金发展期。


2、管理不善:公司多个项目的开发周期近10年,而业内平均开发周期在2年半左右,开发和销售进度缓慢,周转率远远低于同行。


3、用人不当:公司管理层几乎都为纺织、财务等专业背景,没有房地产、建筑等相关行业履历,专业能力与经验欠缺。且年龄普遍偏大,导致管理层创新能力欠缺,不思进取,让公司沦为“养老院”。


年报数据显示,华联控股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39.7亿元,扣非净利润13.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82.88%、87.53%,但净利润同比下降0.4%。


根据东兴证券统计,2017年,A股房地产板块营业收入为17482 亿元,同比增长10.3%,归母净利润为1809亿元,同比增长30.1%。


华联控股最近两年的业绩快速增长,与此前基数太小有一定关系。2015年,其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只有4.1亿元、6930万元。这样的表现,甚至不如2010年的年报数据。数据显示,2010年公司实现营收11.2亿元,净利润约4亿元。


于平提出的罢免董事长理由之一,就是认为华联控股多年没有新增土地项目,没有积极拓展业务,同时多个项目开发周期近10年,开发和销售进度缓慢,周转率远低于同行。


2017年年报显示,华联控股在深圳有三个房地产项目,分别是华联城市全景、华联城市商务中心、华联南山A区,在杭州有钱塘公馆、全景天地、时代大厦、千岛湖半岛小镇四个项目。2015年年报中,该公司披露的房地产项目,与2017年相比未出现大的变化。


而这与2010年的情况基本类似。年报显示,当时该公司在杭州的房地产项目也是这四个。在深圳的项目,当时则有宝安27区“原惠中厂区”,以及南山“华达新厂区”两拆除重建项目,拟申报的南山“华联工业园”A、B区项目,近十年间几乎没有新的项目开发。


年报数据还显示,2017年底,该公司委托理财余额4.33亿元,累计发生额22.4亿元。2018年4月25日,华联控股董事会决定,当年拟利用自有闲置资金委托理财,金额不超过10亿元。


2017年报还显示,2015年6月,华联控股投资了腾邦梧桐一期产业基金5000万元、2016年9月投资腾邦梧桐二期产业基金2500万元的基础上,本年度,公司投资1000万元参与了深圳市前海梧桐并购投资资金管理有限公司B+轮融资。


不过在于平看来,上市公司购买其他公司的理财产品,说明“管理层没有自信”。


回应质疑


对于于平的上述质疑、要求,7月10日上午,孔庆富在接受采访时对第一财经记者称,此前两年该公司的理财余额都是6亿元,累计理财发生额是在此基础上滚动形成。2018年将理财金额提高到10亿元,是考虑到下半年会有销售回款。


“首先要保证的是在建工程的资金需求,其次才是理财,而且理财的资金只是发生在一些时点,并不是一直用这些资金理财。”孔庆富说,理财的资金都是短期闲置资金,从收益、效率考虑,总不可能拿去做活期存款。


华联控股当日发布的公告称,今后在确保资金安全的基础上,公司将深入探索产业经营与资本运营相结合的新途径,继续物色合适的创业投资项目。通过投资在线旅游、互联网金融、大数据等国家鼓励发展的新兴战略产业,努力创造更好投资收益,同时进一步优化公司的业务结构、资产结构,拓宽发展空间,开辟新的利润来源。


孔庆富向记者表示,2009年以前地产只是该公司辅业,处理了原来的纺织等资产后,公司才开始以地产为主业。同时,公司此前的基础较差,期间还出现亏损,没有太多能力拿地。“2009年以来,公司地产业务还是有所发展的,项目开发时间长,一方面是规模比较大,一方面有些项目,比如杭州的一些项目,开始收购的项目公司股权,而不是直接收购的土地。”孔庆富说,公司也在考虑土地储备不足,对未来发展的制约问题。


公告称,公司早已清晰认识到,土地储备、资金、人才是制约房地产发展的关键要素,公司需要突破土地储备或项目不足的发展瓶颈,正在抓紧研究和拓展新领域,谋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对于于平等股东提出的缺乏房地产人才,华联控股则表示,经过十多年的磨练、积累、学习,公司已经发展并拥有了一支配备完整、值得信任和具备大型房地产项目开发、运营的专业团队。


孔庆富还称,在投资者、上市公司之间,存在来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平衡问题。目前,房地产行业受到严厉调控,此时扩张会对公司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

罢免的可行性


此次罢免倡议的法律顾问、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新发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根据《公司法》的规定,上市公司单独或合并持有公司10%以上的股份,可以要求公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这个要求首先是向上市公司的董事会提出,如果董事会不予召开,股东可以向监事会提出,如果监事会也不召集,股东可以自行召集股东大会,最终的结果是要看支持、反对或弃权股东的力量对比。

于平表示,改组董事会能否成功他并没有把握。第一财经记者在发布会现场注意到,出席发布会的中小股东大约有十几位,但总的持股数量不详。


截至2018年一季末,华联控股的股东总人数为7.2万人,前10大股东多为自然人。于平称,希望通过这次新闻发布会将中小股东的意见表达出去,召集更多的股东加入。


不过杨新发也表示,中小股东联名要求罢免董事长的先例在资本市场上并不多,也非常有难度。大部分中小投资者只是关心这个企业盈利多少、能不能涨、有没有题材,但对于公司管理层的战略和执行情况,他们却思考得不多,也没有用力去推动。


如果提案没有通过怎么办?于平则表示:接着罢免,继续努力。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 作者:杨佼 蒋琰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