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银行圈炸了:穆迪将交行基础信用评估降至垃圾级,华尔街日报刊文:招商银行是中国最危险的银行

时间: 2017-09-07 23:03:01 来源:   网友评论 0
  • 信用评级机构穆迪把按资产规模衡量的中国第五大银行交通银行的评级降为垃圾级,引述的理由是该行对成本高、稳定性差的批发融资越来越依赖。

穆迪将交行基础信用评估降至垃圾级


信用评级机构穆迪把按资产规模衡量的中国第五大银行交通银行的评级降为垃圾级,引述的理由是该行对成本高、稳定性差的批发融资越来越依赖。


新浪美股 北京时间7日消息,穆迪把交行的基础信用评估从Baa3下调一档至Ba1,使该行从投资级跌入垃圾级。


“调降交行的基础信用评估是因为,跟其他国有银行相比,交行的融资状况更差,并且市场融资成本升高的环境导致其盈利能力承压,”穆迪在一份声明中称。


总部位于上海的交行在中国的银行体系中处于中间地位。交行有时跟“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相提并论,但其规模要小得多,由此获得了“不小也不大”的描述语。


近些年来,中等规模的银行日益依赖存款以外的其他融资来源——主要是银行间货币市场——中国的储户们已开始寻找收益更高的产品替代银行存款。但是,这种融资方式的成本更高,尤其是在今年央行收紧流动性,引导银行间利率升高的情况下。


批发融资的“粘性”也不像传统存款那么大。跟银行存款相比,购买货币市场基金或以货币市场资产为支撑的理财产品的投资者,更倾向于随时地提现,或者把资金转移到其他投资产品上去。穆迪指出,在2017年6月底,交行的批发融资占有形资产的比例从2015年底的26%升高至34%


穆迪表示,如果交行的状况出现以下改善,就会重新调升其评级:


第一,融资状况改善,批发融资对有形资产的占比降到25%以下;


第二,其盈利能力,以资产收益率衡量,提升到1.0%以上;


第三,其资产质量、资本和流动性状况稳定;


第四,中国经济杠杆率的增长得到抑制,以及中国的影子银行风险得到控制,从而让经营环境以及中国宏观状况改善。


交行回应:过于关注个别指标


据中国证券网报道,交行相关负责人对于穆迪下调评级回应称,公司2017年上半年各项经营指标稳健,利润增长也好于预期。此次穆迪下调交行评级是过于关注个别指标的表现,存在一定的片面性。


该负责人强调,即使穆迪下调了交行的评级,交行A3的长期评级无论是在中资银行还是在全球银行范围内依然处于相对较高的水平。


华尔街日报刊文:招商银行是中国最危险的银行


今年以来,招商银行扶摇直上,一季度盈利额首次超过国有五大行中排行“老五“的交通银行,实现了股份制银行一直以来的梦想,二季度实现不良双降,净利润增长重回两位数。


其在A股和H股上市的股票双双大涨。年初至今,招行A股上涨54%,H股上涨60%。


但华尔街日报昨日发表评论文章称,称招商银行是中国最危险银行,认为该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或许只是看上去很美,细究下去,就会发现问题正在酝酿。


\

该文章指出,招商银行严重依赖理财产品, 发行的理财产品余额约有人民币2.1万亿元(合3,160亿美元),是中型银行中最多的,并且称招商银行大量使用了所谓的资产管理计划,上半年这类敞口增加近20%,达到人民币4,000亿元以上,这里很可能是许多不良贷款的藏身之处。


华尔街日报评论文章认为招商银行的利润正承受压力,理由是:


招商银行一个主要客户是安邦(Anbang),这家备受争议的保险商拥有纽约华尔道夫(Waldorf Astoria)酒店,并持有招商银行10%股权。在经过一轮海外收购热潮后,中国政府正在严查海外收购交易,安邦也在受调查之列。如果安邦的业务受到威胁,招商银行也可能遭到波及。


该文章称,招商银行上个月表示将通过发行债券和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筹资最多53亿美元,或是在为可能出现的资金紧张做准备。最后文章指出,招商银行目前1.3倍的市账率过高,在中国银行业面临艰难时期的情况下,是最令人担心的银行。


招商银行财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392.59亿元,同比增长11.43%。不良贷款率1.71%, 较上年末减少 0.16个百分点。平均总资产收益率和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 1.29%、 19.11%,同比分别提升 0.01 和 0.04个百分点,为 2012 年以来首次同比提升。


相比之下,在业绩和股价都表现亮丽的情况下,招商银行倍受卖方机构的青睐。


太平洋证券在给出投资建议时表示,招商银行轻资产化转型、一体两翼战略转型已有成果,零售业务优势突出,且资产质量改善, ROE 回升,维持招商银行“买入”评级。申银宏源上调招行H股目标价由 28.05 港币至 30.21 港币,对应 17%的上涨空间,维持公司增持评级。


申万宏源认为,市场关于监管升级的担忧过度了,认为市场无需过度恐慌:


一方面,上半年监管加强以来,银行理财业务扩张速度已经显著放缓,七月新增非标融资仅为-644 亿元,远低于今年上半年月均 4130 亿元和去年 920 亿元的水平,未来监管达标压力逐渐下降。而且招行理财产品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已经逐步下降至7%,额外计提的拨备可能将会在资产负债表而非利润表中体现,因此影响较为有限。


另一方面,由于贷款供给收紧以及经济的不确定性增加,监管层在实施这一政策时会设定过渡期。


美银美林该上调对招行2017至2018年盈利预期5至8%,升目标价3%,但维持对其 跑输大市 评级,以反映其财富管理业务估值过高,及核心盈利较弱。


延伸阅读:

招商银行公司简评:《事实胜于雄辩 ——对招行负面报道的回应》

作者:杨荣 来源:eResearch杨荣团队


1

事件

昨日,《华尔街日报》刊文,对招行展开过多负面评价,作为市场中最早看好最坚定推荐招行的卖方,有几句专业话讲。我们本年内把招行从17元推到 24元(第一目标价)再次推到27元( 第二目标价),也曾最高达到28元。我们对招行的基本面熟悉程度和股性了解绝对好于此文的作者。 http://bank.hexun.com/2017-09-07/190764361.html


2

简评

我们需要说明的是:

一、上半年,招行资产管理产品的特点

(1)私行资产规模增加,个人理财规模大幅下降,净值型理财产品占比75%。

(2)上半年理财余额2.13万亿,较16年年末减少10%,而其中:私人银行客户资产规模1.79万亿,同比增长8.08%,占全部理财业务资金余额的84%;其他类理财产品余额只有3000亿,较去年末大幅下降近5000亿。另外,净值型产品余额1.6万亿,较上年末增长2.22%,占比75.72%,较上年末提高9.37%


二、招行理财产品的风险低于可比同业

(1)从结构来看,理财产品的风险主要来自私人银行客户的产品。招行的个人理财产品收益率低于同业,风险低;而私人银行客户资产投向不受限制和约束,其可以配置权益资产和非标资产,在2级市场持续回暖的情况下,私人银行客户资产风险自然下降;另外,私行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强,私行代客理财,即使有风险,也是由私人银行客户自己承担,不会转嫁给银行。

(2)自然其文中提到“招行理财产品风险敞口过大,可能带来4000亿不良”,基本上纯属虚构。


三、招行业务已经进入良性循环中

(1)NIM企稳回升,不良双降,业绩增速回升,ROE回升,自身有内在的盈利能力。

(2)至于安邦资产持有其10%的股份,安邦无论作为股东还是客户,都不影响到招行的盈利。安邦资产从2013年开始持有招行股份,从大宗交易持续增加持股比例,持股份额一度提高到10%,其属于财务投资,招行分红收益以及投资价差收益已经让安邦赚到丰厚收益。作为客户,安邦没有特殊性,在财务上依然按照内部规定执行。

(3)我们相信,安邦事件不会对招行盈利和股价构成任何冲击,因为其基本面进入良性循环中,这是其盈利和股价的核心驱动因素。


四、发行350亿优先股主要是为综合化经营作资本储备

半年度,招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2.42%,环比回升2个bp,而且其始终在贯彻轻资本的战略,在信贷资产规模扩张,而其资本充足率却在持续回升,没有下降。一级资本充足率也为12.42%,因为没有优先股,其同核心一级。本年4月其公布境内外发行350亿优先股,管理层观点是:招行不缺资本,发行优先股主要是为了优化资本结构,同时为了未来的综合化战略落实和实施筹集资本金。优先股发现主要是补充一级资本,而不是为了缓解资金面压力。


五、招行可以有较高的估值溢价

招行ROE19.11%,全年可能达到20%,未来将继续回升,高ROE,再加上基本面优势,资产管理和金融科技方面优势,其可以给出较高的PB,按照DDM第三阶段估值法,招行可以享受比较高的估值溢价,PB可以超过1.6倍。


六、未来几年招行营业收入有望提高到10%左右

因为随着NIM回升,利息净收入增速提高;而且金融去杠杆结束后,非息收入有望实现正增长,营收实现10%以上增长,自然可以给出10倍以上的PE。另外,目前,零售贷款占比达到48%,行业内最高,零售利润占营业收入比重达到51%,零售利润贡献占比超过50%以上,其风险结构就已经变化,其估值可逐步从PB估值切换到PE估值,可以享受比较高PE估值溢价。我们给予17年11倍PE,第三目标价32元


七、中报季:其比价效应依然高

1、中报业绩公告过半,资产质量改善是所有银行在利息和非息收入较弱增长的情况下,依然确保净利润正增长的主要原因。行业资产资量改善,又恰逢NIM企稳回升,下半年,行业业绩增速也将持续回升。

2、招行的性价比优势又在哪里?


其一、业绩遥遥领先

(1)净利润保持两位数业绩增长,仅低于宁波、南京;(2)NIM单季环比回升,利息净收入正增长;(3)负债端综合负债成本率只有1.69%,行业内最低;(4)资产端综合收益率4.92%,较年初回升0.92%。


其二、不良率持续下降,资产质量持续好转

(1)不良余额下降7个亿;(2)不良生成率只有0.55%,环比下降120个bp;(3)拨备覆盖率较年初回升45%,达到250%,拨备充分,抗风险能力强;


其三、业务优势:

(1)体系化的零售银行业务优势遥遥领先,成本已经在多年经营后持续被摊薄;(2)金融科技领先优势将继续降低其成本收入比,也将提升ROE,提升估值。


其四、业务转型

对公业务也开始发力,针对2000家战略客户,聚焦而不分散的提供金融服务。


八、第三目标价:32元,11倍PE

我们是市场上最坚定推荐招行的卖方,年初至今招行已上涨约60%,我们给予目标价32元,对应PE 11倍。

招行可率先从PB估值切换到PE估值:①招行不良率已环比下降且趋势成立,市场对资产质量的关注会较少,对PB估值的关注也会减少;②招行今年的业绩增速预计为15%,以后几年会环比回升,市场会更多关注招行成长性,因此更多地关注PE。


九、招行股价未来继续上涨主要有三个催化剂:

①基本面逐季改善,行业龙头地位确立。半年报显示招行基本面好于一季报,息差环比回升、不良率下降、业绩增速环比提升、ROE回升,我们认为三季报很可能好于二季报、四季报告比三季报还好。

②招行贷款占总资产比重55%,全行业最高,在贷款利率回升周期中受益最明显。

③招行PE仅有9倍,而富国银行为13.8倍;招行业绩平均增速15%,而股份制银行平均增速7%左右。招行理应有估值溢价,但目前估值溢价仅有36%,还有继续抬升的空间。

十、盈利预测

我们预计招行17/18净利润同比增长15%/16%,EPS为2.84/3.28元,对应17/18年PE为9.1倍/7.8倍;PB为1.5倍/1.3倍。维持买入评级,继续首推。

眼神阅读

驳斥《华尔街日报》对招行的质疑

来源:知常容


华尔街日报在9月6日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国最危险的银行》的文章,箭头直指今年股价涨幅遥遥领先的国内银行业零售之王——招商银行。


华尔街日报对招行的质疑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a. 招行严重依赖理财产品,一旦要求这些表外理财全部入表将迫使招行扩充1000亿人民币的资本金;


b. 招行动用了理财产品的资金去收购自身的不良贷款,隐藏了很多不良贷款;


c. 随着大股东安邦保险受到监管部门的调查,招行可能也会受到牵连,招行预计发行350亿元的优先股也是在为之后的资金紧张做准备;


因此华尔街日报得出结论:招行相比其他银行估值过高,未来面临更大的风险。


我们知常容跟踪研究招行十几年,对这些问题还算比较了解,就简单为大家解释一下这些问题。


1.理财产品和存款,贷款有很大的区别。理财是为客户投资,并分配收益的。在客户层面,存款是有保证收益的。收益也是固定的,但比理财低一些。理财一般是不保证收益的,但目前普遍是刚性兑付,银行在理财方面的收益主要是托管费,手续费等等,一般在理财方面,银行有0.2%到1%的收益。


在银行层面,存款是必须保证支付利息的,可以自由营运在自身经营的任何方面,如贷款,同业存款,发工资等等。理财是约定用途的,在发行的时候有明确约定,用在债券投资,还是股票投资,有约定的。所以,华尔街日报可能是根据一些报道理财乱象的文章,推测招商银行是最坏那个。


事实相反,招商银行是最好那个,在理财产品方面,管理最严格,净值型产品(完全不保本,银行不保证收益)占比70%以上。所以华尔街日报简单把理财产品作为贷款,认为招行必须增加资本金是非常错误的。


2.退一万步,就算政府部门非常强硬,硬是要把所有的理财产品都入表,招行2.1万亿表外资金余额全部并表。用权重法和高级法计算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04%和11.00%,分别比2017年中报降低了0.94%和1.42%,即使如此还是超过8.5%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的监管指标,所以针对华尔街日报的指责,首先表外资产全部入表的可能性极低,其次就算全部入表招行依旧超过监管指标,根本无须补充资本金。


这个质疑站不住脚。(表外理财投资标的大部分均是国债或同业票据,债券等,所以在计算加权风险资产时按20%的权重计算)


3.招行的优先股筹资计划,是一个资本优化计划,优先股在全世界的大银行都有普遍配置,是一个有独特优点的资本筹措方式,具体介绍可以看我们知常容以前的文章。招商银行发行优先股是优化资本结构,释放一级核心资本的压力,方便以后可以提高股东分红率,和资本金受压是完全无关的,事实上监管机构已经批准招商银行使用高级法,招商银行目前的资本充足率是远远超出监管标准,没有任何补充资本金的需求。


目前招行维持较高资本充足率的动机是:1.招商银行未来可能被视作四大行级别的银行,列入系统性重要银行,则会提高监管标准。2.为下一次扩张,留足够的弹药。3.一贯的极度保守的资本控制。


4.资管计划4000亿,收购自身不良资产。这是一个推测,但这种做法是银监会明文禁止的,我相信招商银行的管理是不会干这种事的。从过去来看,招行是最谨慎的银行,最有能力的银行,同时也是不良资产暴露最充分的银行,2017年中期,在新增不良贷款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仍然提取与去年基本一样的贷款减值损失,在中国银行业,鹤立鸡群。


真相是招商银行的不良贷款明显好转,未来有望释放大量坏账准备,利润重回快速增长轨道。


5.安邦只是招行的一个股东,当然有一些关联交易,贷款等,但完全是按照商业原则的交易。安邦的风险和招商银行没有太大的关系。


不多说了,希望大家多看看我们知常容以前的文章,慢慢理解中国银行业。在这篇英文文章的开头,作者也大肆抨击了中国整个银行业,包括负债飙升,不良飙升,理财乱象等等,我觉得吧,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但看问题从来是要看全面,看整体,看具体 。


中国经济处在转型时期,也继续处在上升时期,问题肯定会有,但肯定也有解决的办法。


招商银行,中国最危险的银行?你错了,恰恰相反,招商银行是中国最安全的银行,最有能力的银行,管理最规范,最有前途的银行。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