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银行自查延期

时间: 2017-06-17 22:28:27 来源:   网友评论 0
  • 6月16日,上海银监局副局长周文杰表示,已经阶段性完成对部分金融机构的“三三四”检查,下一步将对检查发现的问题,要求银行落实风险管控措施,切实整改,严肃问责。

来源:Bank资管(ID:yinhangziguan)整理自澎湃


6月16日,上海银监局副局长周文杰表示,已经阶段性完成对部分金融机构的“三三四”检查,下一步将对检查发现的问题,要求银行落实风险管控措施,切实整改,严肃问责。


财新网6月16日报道,6月初开始,银行陆续从各分管部门或各地银监局收到了可以延迟递交自查报告的口头消息,延期时间为一两个月。


“三三四”检查指银监会部署开展的“三违反”(违反金融法律、违反监管规则、违反内部规章)、“三套利”(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四不当”(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专项治理工作。


原标题:上海银监局:已阶段性完成对部分金融机构的“三三四”检查
来源:澎湃新闻记者 陈月石 周炎炎 


6月16日,在上海市政府新闻办举行的“2017陆家嘴论坛筹备工作和主要活动”新闻发布会上,上海银监局副局长周文杰表示,已经阶段性完成对部分金融机构的“三三四”检查,下一步将对检查发现的问题,要求银行落实风险管控措施,切实整改,严肃问责。

“三三四”检查指的是今年3月到4月,银监会整治银行业“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的三项专项治理工作。其中,“三违反”治理要求在银行业金融机构中全面开展“违反金融法律、违反监管规则、违反内部规章”行为专项治理工作;“三套利”指的是“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相关治理工作剑指银行业同业业务、投资业务、理财业务等跨市场、跨行业交叉性金融业务中存在的杠杆高、嵌套多、链条长、套利多等问题;“四不当”指的是“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相关治理工作瞄准的也是银行同业业务、理财业务、信托业务。

周文杰表示,现场检查是今年银监会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三三四”检查目的是为了引导银行业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通过专项整治,引导银行金融机构依法依规依章经营。

“上海银监局前期对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展开了自查和监管检查工作部署,也制定了‘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等的专项治理工作的实施方案,也专门召集辖内金融机构负责人开会,要求做好本次专项整治工作,目前上海辖区内已经阶段性完成了对部分金融机构的检查,”周文杰表示,“下一步,将对检查发现的问题,要求银行落实风险管控措施,切实整改,严肃问责。”

根据“三三四”相关监管文件,在时间表上,“三违反”“三套利”检查方面,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在汇总分支机构自查情况基础上,于6月12日前将自查报告报送监管部门,整改和问责报告需要在11月30日上报。“四不当”则需要在7月15日前将自查报告报送监管部门;各银监局在8月15日之前形成辖区汇总报告报送银监会相应机构监管部门,抄送银监会创新部;银监会各机构部门再按照机构类别形成本条线汇总报告,9月15日前报送创新部。

对于整改时间的把握,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在5月12日的“银监会近期重点工作通报”会议中表示,“三三四”检查会有计划地实施,有步骤推进,做好工作步调和时间安排的统筹协调,为各项工作落实时限设置一定间隔,实行错峰推进。

“工作设定自查、督查和整改等环节,以自查摸清底数,以督查确保真实,以整改促进规范。目前还处于摸清底数的阶段,因为我们监管,防范风险,维护市场的稳定,必须做到心中有数,必须对整个银行业经营情况、风险点、风险水平、支持实体经济方面存在什么问题,进行摸底。这样做到心中有数。今后更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肖远企当时在会上表示,自查督查和规范整改工作之间安排4至6个月的缓冲期,为银行实现合规达标预留时间,“监管部门还将根据不同银行的实际情况,灵活确定整改时限要求。”


相关新闻——
“三套利”自查获延期,监管力图摸清“影子银行”风险底数


来源:蓝鲸银行 尹哲 

据媒体今天报道,银监会于6月初对“三三四”检查进行延期。虽然延期,但银监会没有释放出放松监管、减轻检查力度的态度。

据媒体今天报道,银监会于6月初对“三三四”检查进行延期,旨在真正摸清风险底数。有分析人士指出,“三套利”目标就是日益庞大且产生重大金融风险的“影子银行”。同时,虽然延期,但银监会没有释放出放松监管、减轻检查力度的态度。

“三三四”自查获延期

财新网今天报道,6月初开始,银行陆续从各分管部门或各地银监局收到了可以延迟递交自查报告的口头消息,延期时间为一两个月。这意味着,银监会部署开展的“三违反”(违反金融法律、违反监管规则、违反内部规章)、“三套利”(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四不当”(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专项治理工作近期节奏放缓。

按银监会前期部署,银行本应于6月12日前递交“三违反”、“三套利”自查报告,7月15日前递交“四不当”的自查报告。知情人士称,自查报告均可以延期提交,由各地方银监局视工作进度而定。

财新网报道认为,银监会延期的原因在于,一是“三三四”原部署的时间到递交报告的时间比较短,现在希望银行能查实违规业务,真正摸清风险底数。“不能因为赶时间就随便弄弄,要真正把事情弄清楚”,一位接近监管人士表示。

二是自查行动涉及多个部门的协调工作,延期上报自查结果,也可以给银行一定的缓和、过渡空间,避免因检查而导致的正常业务停摆。

据一位银行人士透露,虽然各行递交报告时限延迟,但此举并不意味着监管尺度有所放松。银监会没有释放出放松监管、减轻检查力度的态度。

究其原因,前银河期货首席宏观经济顾问付鹏坦言,“三套利”专项治理的目标就是剑指中国日益庞大并且产生了重大金融风险隐患的“影子银行”。

“三套利”剑指“影子银行”

事实上,“三套利”是从监管套利的角度划分了中国“影子银行”的性质。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金融学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钱军表示,“影子银行”共同的特点之一便在于监管套利。

钱军分析称,“影子银行”尤其是理财产品的兴起源于银行的存款利率和市场的实际利率存在较大差异,为套利提供了空间。

在此背景下,中小银行和四大国有银行间存在激烈竞争。在相同的存款利率下,中小银行为提升竞争力和市场份额就会发行利率较高的理财产品,这同时也带动了四大行参与到理财产品的竞争中。

钱军还坦言:“理财产品的展期风险、投资标的和理财资金之间的期限错配,给个别银行乃至整个市场增添了流动性压力,其表现在新发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发行银行在银行间市场的表现,以及信贷突然紧缩对上市银行股价的不利影响等方面”。



(数据来源:财汇大数据终端)

财汇大数据终端显示,进入6月,银行理财预期收益率平均值为4.35%,较5月增长0.11个百分点。而普益标准统计数据也表明,6月3-9日,理财产品发行量较前一周增加565款,发行银行较前一周增加81家。其中,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产品平均收益率较前一周上升0.06个百分点。

临近年中,银行的揽储又到了一个关键时点,同时伴随着 MPA 的考核逐渐临近,银行资金需求增大,资金价格日益走高,预计6月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仍将维持上行。

在“去杠杆”和“强监管”的大背景下,银行业务也在调整。“去年大部分时间都存在资产荒, 但今年以来,资金面的偏紧带动利率中枢不断抬升,资产荒开始向资金荒切换。”杭州银行副行长丁锋表示,银行业务也面临由资产驱动转向资金资产的双轮驱动,流动性管理的要求明显提高,这成为 今后银行理财业务需要特别关注的问题。

与此同时,自今年5月22日一年期Shibor首次超过一年期贷款基础利率以来,利率持续倒挂也将倒逼中小商业银行缩表和“影子银行”缩表,导致信用创造收缩,增加经济下行压力。

方正证券任泽平分析称,“过去城商行和股份制银行通过主动负债做大规模,随着资金紧张、利率上升和同业负债萎缩,未来资产端面临收缩压力。委外赎回,导致基金子公司、券商资管等‘影子银行’面临缩表压力。中小商业银行缩表和‘影子银行’缩表导致信用创造收缩,相当于宏观调控收紧,增加经济下行压力”。

总体来说,强监管要求旨在推动银行回归实体经济、服务实体经济。普益标准指出,细化、规范的监管以及市场要求会使整个银行资管走向专业化分工。

相关新闻——
上海金融办主任: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还需要半年时间

来源:澎湃新闻记者 周炎炎 陈月石

原定于今年3月结束的全国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仍在进行中。

在6月16日上海市政府新闻办举行的“2017陆家嘴论坛筹备工作和主要活动”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主任郑杨在接受澎湃新闻提问时表示,目前互联网金融的整治工作正在稳步推进,第一阶段摸底已经完成,目前正在进行第二阶段的整治工作,第三阶段的清理处置和总结工作则还需要一段时间,大致还需要半年时间结束。

“整体来说,上海互联网金融发展良好,整体风险可控,在全国的整体情况比较好,希望上海能够成为互联网金融发展比较好和比较规范的地区。”郑杨表示。

全国范围内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已经进行了一年有余。去年4月,国务院牵头多部委联合召开会议,针对互联网金融制定了分领域、分地区条块结合的为期一年的专项整治方案,覆盖了互联网金融的多种业态,重点包含第三方支付、线下投资理财、P2P网络借贷、股权众筹、互联网保险等。

具体的时间表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2016年4月到2016年7月底,各省级政府制定本行政区域内清理整顿方案,同时各部门、各地区分别对各自牵头区域开展清查;

第二个阶段从2016年8月到2016年11月底,实施清理整顿,同时工作小组和各地区分别组织自查;

第三阶段从2016年12月底到2017年3月份进行验收,形成报告并由央行会同有关部门完成总体报告,并形成互联网金融监管长效机制建议。

按照原定计划,两个月前就应该完成验收工作,然而今年3月底,澎湃新闻从某地金融办人士了解到,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还在清理整顿阶段,之所以比原计划延迟,一是因为整治期间出现了不少“新事物、新情况”,比如行业监管文件不断出台、央行加强对比特币的监管,需要监管部门统一协调和研究,二是因为互联网金融业态丰富,重点机构多,需要一一现场检查,工作量大。

另一位地方金融办人士表示,国家互联网金融整治的工作领导小组多次强调“时间服从质量”原则。

互联网金融监管文件目前针对P2P网贷的居多,包括去年 8月24日,银监会等四部委出台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奠定了P2P行业的“基本法”;去年11月28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指引》下发,要求P2P在各地分类处置工作结束后,必须申请备案登记;今年2月22日,银监会正式发布P2P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形成了P2P的客户资金第三方存管制度。

但是对于P2P网贷而言,在原定时间内完成全部整改,并且在“8·24暂行办法”规定的一年期限内完成业务调整和登记备案等工作的确“太赶”。单以银行存管这一项要求而言,八成P2P难以在仅剩的2个月内完成银行存管。并且如果上海在存管银行征求意见稿中的“属地化”规定最终落实,将让不少存管在互联网银行或者在上海本地没有支行的银行的P2P们,不得不去寻找新的上海本地的存管伙伴。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