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需要降低表外理财增速?

时间: 2017-01-05 17:58:58 来源: 固收彬法  网友评论 0
  • 2016年6月份,中小银行新口径下的广义信贷同比增速为28.3%。对于更多的中小银行而言,为了不被调降至C档,2017年面临两个方面的选择,要么降低广义信贷增速

2016年6月份,中小银行新口径下的广义信贷同比增速为28.3%。对于更多的中小银行而言,为了不被调降至C档,2017年面临两个方面的选择,要么降低广义信贷增速,要么提高资本充足率水平。从难易程度上来看,银行更有可能选择降低广义信贷增速,尤其从边际上来看,更多的是降低表外理财规模增速。


为何需要降低表外理财增速?


2017年1季度开始,央行将开始正式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作为宏观审慎评估(MPA)考核的一部分。

(1)年中新口径广义信贷增速估算:大银行仅18.7%,中小银行高达28.3%

表外理财被纳入MPA考核中的广义信贷范围,主要涉及三个概念,哪些表外理财被纳入考核?广义信贷的范围包括哪些项目?对广义信贷考核的标准是什么?

被纳入广义信贷考核的主要是表外理财的资金运用项目。表外理财资金运用余额=该表中的资产余额-现金余额-存款余额。也就是说,纳入广义信贷测算范围的仅包含非保本理财(表外理财)中剔除现金和存款部分,主要包括债券及货币市场工具、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权益类投资等。


原广义信贷考核口径包括:各项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买入返售资产以及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款项余额;

将表外理财纳入考核之后的广义信贷口径=表内+表外=(各项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买入返售资产+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款项余额)+(表外理财资产余额-表外理财现金余额-表外理财存款余额)。

按照央行的要求,对广义信贷的考核指标是广义信贷余额的同比增速,每季度末考核一次广义信贷余额的同比增速。

我们按照央行公布的金融机构信贷收支表以及银行理财年报数据,简单测算广义信贷增速规模。

按照央行公布的金融机构信贷收支表测算原口径下的广义信贷增速,2016年11月数据显示,四大银行广义信贷同比增速仅8.4%,不含四大的全国性大银行广义信贷同比增速为23.8%,全国性中小银行广义信贷同比增速为23.2%。

在原口径下(各项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买入返售资产以及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款项余额),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款项余额是从2015年1月开始公布(合并在各项贷款中),存款类金融机构的信贷收支表中并未公布买入返售资产规模,仅大型银行和中小型银行中披露了买入返售资产数据,因此我们主要看2016年有同比数据以来的不同类型银行的广义信贷增速情况。

根据计算结果2016年以来,各类银行的广义信贷同比增速呈现逐步下降的态势,尤其是不含四大的全国性大银行广义信贷同比增速从二季度开始出现比较明显的下降。


结合银行理财年报推算新口径下的广义信贷同比增速,2016年6月份,大银行新口径下的广义信贷同比增速为18.7%,较原口径增加2.8%;中小银行新口径下的广义信贷同比增速为28.3%,较原口径增加4.7%。

由于银行理财年报仅公布到2016年6月份的数据,且对银行的划分口径与央行信贷收支表并不一致,银行理财年报中的(国有大型银行+其他机构)口径与信贷收支表中的全国性大银行相比,多了农业发展银行(但比例影响相对较小);另外,我们将理财年报中的(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农村金融机构)与信贷收支表中的全国性中小银行做类比。此外,我们假设所有银行的表外理财和理财投向中不同资产的比例相同,以此大概估算新口径下的广义信贷同比增速。

2016年上半年,全国性大银行的广义信贷增速,原口径平均为17.0%,新口径平均为19.4%,将表外理财纳入考核对广义信贷增速的影响为2.4%;全国性中小银行的广义信贷增速,原口径平均为26.3%,新口径平均为31.5%,将表外理财纳入考核对广义信贷增速的影响为5.3%。

从趋势上看,中小银行的广义信贷增速在二季度出现了较快的下行,但仍然远高于大型银行增速。


(2)资本充足率考核决定了广义信贷同比增速的实际上限

在MPA的七大类考核体系中,广义信贷同比增速主要影响两个指标:“资本、杠杆情况”中的资本充足率以及“资产负债情况”中的广义信贷。

“资产负债情况”的广义信贷指标,主要考核广义信贷同比增速,要求不同机构的广义信贷同比增速与M2的偏离度不超过20-25%,否则得分为0,也就意味着“资产负债情况”这一指标考核不达标。考虑到大部分广义信贷都是正增长,因此对于广义信贷同比增速的限制主要是增速上限,根据当前的M2增速水平(11月为11.4%),广义信贷同比增速的上限应该在31%-36%。

根据我们对于不同类型银行的广义信贷增速测算,中小银行新口径下的同比增速当前应该尚未触及增速上限(按照上半年增速下滑的趋势判断);当然,无法排除部分银行存在超过增速上限的可能。但总的来说,广义信贷同比增速对MPA考核中的“资产负债情况”指标的影响较小。

广义信贷同比增速影响更大的指标是“资本、杠杆情况”中的资本充足率,而“资本、杠杆情况”也直接关系到银行在MPA考核中的分档结果,而这也是MPA中考核广义信贷的最根本原因。“资本、杠杆情况”指标考核不及格的银行,将被直接降级至C档,而从央行考核的角度,A档和B档的差异主要在资金成本上,但C档银行除了面临资金成本更高的惩罚外,还需要接受央行的诫勉谈话以及多种市场资质限制等惩罚措施,这一档也是银行极力避免的。

在MPA框架下,央行更加注重对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的考核:

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C)=结构性参数αx(最低资本充足率要求+系统重要性附加资本+储备资本+逆周期资本缓冲要求);

其中:①结构性参数主要参考机构稳健性状态和信贷政策执行情况;

②最低资本充足率,储备资本参照相关监管要求;

③系统重要性附加资本主要从规模性、替代性、关联性等方面评估机构的系统重要性程度;

④逆周期资本缓冲= max {[βx机构广义信贷增速-(目标GDP增速+目标CPI )], 0},其中β为机构对整体信贷顺周期贡献参数


因此,广义信贷同比增速决定了银行需要达到的最低资本充足率水平(MPA考核下),按照2016年三季报,大银行(工、建、中、农、交)的平均资本充足率为14.4%,其他银行平均资本充足率为12.6%;其他已知参数中,最低资本充足率为8%,2016年目标GDP增速为6.5%,目标CPI同比增速为3.0%;假设α取1,系统重要性附加资本取0.5%,储备资本取2.5%,β取0.8。

那么在大银行与中小银行当前的资本充足率水平下,A、B档(资本充足率考核能否达到80分决定是否有机会留在A档)以及B、C档(资本充足率考核能否达到48分决定能否留在B档)所要求的广义信贷增速上限分别为23.8%、28.8%以及21.5%、26.5%。

根据我们推算的2016年6月份新口径下的广义信贷增速,大型银行当前的资本充足率可以满足最优的条件;而中小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甚至无法满足最差的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考核条件,不过考虑到中小银行广义信贷增速下降的趋势,从平均数来看,2016年年末有望满足及格线(不会因该指标落入C档),但仍然难以满足A档的要求。

而在原口径下的广义信贷增速,平均水平上的中小银行当前资本充足率水平可以满足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考核的合格线,不会因此被降入C档。

因此,对于更多的中小银行而言,为了不被调降至C档,2017年面临两个方面的选择,要么降低广义信贷增速,要么提高资本充足率水平。从难易程度上来看,银行更有可能选择降低广义信贷增速,尤其从边际上来看,更多的是降低表外理财规模增速。

对于债券市场而言,表外理财的配置力量仍然存在,但是明显存在增速下降的压力,边际配置力量将有所减弱。


市场点评:资金面持续宽松,叠加降准传言,利率大幅下行

央行虽然连续回笼资金,但市场对资金面预期较为乐观,除跨年资金供不应求,资金面整体较为宽松。周一,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净回笼700亿资金,但资金面延续宽松格局,跨年的7天资金利率有所上行;周二,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净回笼1500亿资金,资金面继续保持宽松,而跨年资金需求旺盛下,7天资金利率继续上行;周三,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净回笼600亿资金,资金面继续宽松,而跨年的7天资金仍然供不应求,资金率继续上行;周四,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净回笼650亿资金,连续5个交易日净回笼资金,但资金面不改宽松局面,跨年资金仍然供不应求,但资金利率明显下行;周五,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净投放1000亿资金,资金面更加宽松,跨年资金供给较为充裕,资金利率大幅下行。

资金面持续宽松明显推升市场乐观情绪,银监会官员降准建议引发降准预期,叠加国海事件解决,债券收益率大幅下行。周一,受6.5%不是经济底线消息的影响,早盘收益率明显走高,但伴随资金持续宽松,收益率全天持续下行;周二,流动性宽松推动债券收益率低开,上午国开以及招标尚可,午后伴随交易所资金面的持续大幅上涨,国债期货大跌,债券收益率也明显走高;周三,银监会官员于学建议央行择机降准消息进一步推升市场情绪,即使面对交易所资金继续尾盘大涨,债券收益率一路下行;周四,受国海事件基本解决影响,叠加降准预期,国债期货价格大幅上涨,债券收益率也出现明显下行;周五,临近年末,除银行机构以外,其余机构均为最后一个交易日,市场情绪受资金面推动继续向好,债券收益率继续下行。


市场回顾

一级市场国开需求尚可


二级市场

资金面持续宽松明显推升市场乐观情绪,银监会官员降准建议引发降准预期,叠加国海事件解决,债券收益率大幅下行。全周来看,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行17BP至3.01%,10年国开债收益率下行9BP至3.68%。


资金利率

央行虽然连续回笼资金,但市场对资金面预期较为乐观,除跨年资金供不应求,资金面整体较为宽松。银行间隔夜回购利率下行1BP至2.10%,7天回购利率上行15BP至2.59%;上交所质押式回购GC001下行105BP至3.23%;香港CNHHibor隔夜利率下行624BP至12.81%;香港CNH Hibor7天利率下行309BP至11.82%。


国债期货:资金宽松推动乐观情绪,国债期货上涨


利率互换:受资金利率带动,互换利率先上后下


外汇走势:美元指数继续小幅波动


大宗商品:原油价格上涨


海外债市:需求增强,美债收益率下行


实体观察

宏观数据: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4.5%,制造业PMI降至51.4%

①11月当月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4.5%,增速回升4.7个百分点,累计增速上涨至9.4%,企业整体盈利能力持续增强,分企业来看,采矿业累计增速降幅继续收窄,制造业累计增速继续上涨,水电气热累计增速大幅下滑;②主营业务收入当月同比增长8.8%,增速上涨3.3个百分点,累计增速继续上涨至4.4%,整体需求继续向好,与工业生产和工业品价格同比上涨保持一致;③11月当月利润率继续回升至7.0%,累计利润率上涨至5.9%,工业产品出厂价格持续攀升,对企业盈利能力有极大的带动,企业单位成本继续下降,继续保持强劲的盈利能力;④应收账款增速降至9.0%,产成品存货同比增速由负转正,同比增长0.5%,呈现小幅加库存的迹象;⑤需求盈利持续向好,企业库存开始增加,未来企业生产积极性有望继续增强,短期内经济企稳概率仍大,市场的扰动因素仍然来自于流动性波动,货币中性偏紧态势预计仍将延续,建议继续保持谨慎。


①12月中国PMI指数为51.4%,较上月小幅回落0.3个百分点,结束连续上行势头,需求相对平稳,生产边际出现回落,制造业整体景气度仍然较高,分企业来看,大、中、小企业PMI指数均有所下滑;②新订单指数持平在53.2%,显示国内整体需求水平仍然保持改善态势,新出口订单指数小幅下滑至50.1%,外部需求相对偏弱;③生产指数下滑0.6个百分点至53.3%,企业生产边际减弱,仍保持较高水平,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继续攀升至69.6%的6年最高水平,12月PPI同比增速大概率将超过5%;④产成品库存指数和原材料库存指数均有所下滑,仍处于去库存区间,企业补库存力度仍弱;⑤需求平稳而生产下滑,制造业整体较为平稳,而价格数据显示PPI同比增速将继续大幅上行至5%以上,通胀隐忧仍将制约政策取向,资金面继续大概率维持偏紧格局,建议保持谨慎操作。

中观行业数据

房地产:30大中城市(2016.12.24-2016.12.30)商品房合计成交485万平方米,四周移动平均成交面积同比下滑23.3%。


工业:南华工业品指数降至1869点,同比上涨62.6%。

用电:六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67.1万吨,同比上涨0.4%。


水泥:全国普通42.5级散装水泥均价为346.2元/吨,环比下跌0.07%。

钢铁:上周螺纹钢价格下跌109元/吨,热轧板卷价格上涨70元/吨。


通胀观察

上周,农产品批发价格环比下跌0.1%,22省市猪肉平均价环比上涨0.2%;12月中旬,统计局50城市食品价格环比上涨0.1%。


来源:固收彬法

作者:孙彬彬带领的固定收益研究团队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固收彬法 作者:孙彬彬带领的固定收益研究团队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