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钱!!!中国短缺人民币,亚洲将短缺美元!更厉害的是,现金可能会消失……

时间: 2016-12-01 23:03:09 来源: 外汇头条  网友评论 0
  • 中国市场短缺人民币,冲击波已经蔓延到亚洲,乃至全球市场。同时,亚洲市场明年将短缺美元。

来源:外汇头条 ID:waihuitoutiao 


中国市场短缺人民币,冲击波已经蔓延到亚洲,乃至全球市场。同时,亚洲市场明年将短缺美元。


Shibor连续14个交易日全线飘红。具体来看,隔夜Shibor报2.3020%,上涨0.40个基点;7天Shibor报2.4810%,上涨1.50个基点;3个月Shibor报3.0172%,上涨0.59个基点。


“钱荒”的影响已经蔓延至亚洲市场,乃至全球市场。


香港和日本均遭到冲击:6个月期港元Hibor已经飙升至2009年5月以来最高水平;美元-日元一年期基差互换已经于今日跌至纪录低点,对美元流动性的需求已经飙升至雷曼倒闭以来的最高水平。


此外,遭到中国“钱荒”冲击的可能并不止亚洲。全球美元流动性指数已经下滑至四个月以来最低点,该指标此前被BIS称为新的恐慌指数。

2017年,一大主题就是全球范围内,尤其是亚洲可能面临美元短缺问题。这可能令全球范围内借入美元的企业处于一个困难的境地。这些企业不仅在偿还债务时变得愈发困难,同时当这些债务到期时,想要进行展期也更加困难。


还记得外汇头条(waihuitoutiao)10月18号文章所提到的么:全球流动性拐点出现。不知不觉,全球主要国家货币政策开始慢慢转向,全球流动性拐点出现。相应的,全球资本流动也悄悄发生变化,市场波动性逐渐回归,尤其是新兴市场。


1中国“钱荒”再现!


周二,央行进行连续第四日进行公开市场资金净回笼。在月末时点,央行结束投放周期,连续多日回笼资金,资金利率不断上行。


对于9月以来的资金紧张,九洲证券邓海清认为,外汇占款和财政存款不是根本原因,“钱荒2.0”的关键是银行对货币市场和同业负债依赖程度、负债短期化,而9月份之后大行开始减少货币市场资金融出,同时央行在货币市场出资成本提高、期限拉长,导致银行负债缺乏,并引发连锁反应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最低成本的负债——活期存款增速已经见顶。2015年以来活期存款占银行总负债的比重在不断提高,而活期存款增速在2016年三季度见顶回落,与房地产成交量下滑和企业将活期资金用于投资有关,这导致银行最低成本的负债开始边际减少,也从另一方面导致“配置资金荒”的出现。


邓海清认为,海外因素只是中国债市调整的加速器,中国债市调整的根源在于中国央行态度的变化。对于债券市场而言,在银行负债成本系统性提高之后,银行委外将从货币基金开始收缩,并将逐步扩展到收缩债券类委外产品,委外的“加杠杆、加久期、降资质”模式难以为继,并引发更为广泛的去杠杆,债券市场的长期调整难以避免,2017年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中枢将在3.1%,债券市场仍将处于2013年下半年“钱荒”以来的最黑暗时代。


中信证券明明研究团队认为,货币政策在外部汇率贬值压力和内部“去杠杆、防风险”下的实质非典型紧缩,导致市场量价压力不断加大,表现为“缩短放长”下资金成本不断被抬高,同时信贷和表外业务被严控下信用创造速度放缓,货币乘数降低,货币供应收缩;以及基本面回升下通胀预期的升温。而造成近期跌势不断的原因,正是货币政策趋紧愈发明显下资金面持续紧张和资金利率不断上升,以及监管升级和央行连续净回笼操作对市场脆弱神经的触动。


具体而言,一方面,美联储加息疑云不散,汇率贬值压力持续,造成的流动性和货币政策压力加大。另一方面,在国内去杠杆和防风险要求下,监管持续发力,货币环境也呈现紧平衡。在此之下,货币政策表现出了“价涨量缩”的非典型紧缩。


2明年亚洲“美元荒”!


对于亚洲市场,2017年可能是美元危机的一年。


自从特朗普大选获胜以来,海外投资组合的资金流入已经急转直下,根据德意志银行的统计,仅在11月份有150亿美元资金撤离亚洲债券和股票市场,接近今年净流入资金的30%,其主要原因是美元升值以及特朗普可能推出一系列保护主义政策令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前景变得更加黯淡。


分析师们警告称,如果特朗普履行他在竞选期间提出的一些关键方案,那么美元流入亚洲的关键渠道--贸易和投资组合流入--将会受阻,那么亚洲地区的贷款息差、内需以及央行对抗流动性不足的决心都将受到考验


包括德意志银行、花旗集团、摩根士丹利和法国兴业银行在内,一系列投资银行本周都警告称,新兴市场2017年承受的压力将会加剧,部分原因是在美元相对于新兴市场货币升值、美联储加息的背景下,为美元债务还本付息的成本将会上升。


“对借入美元债务的非美国借款人,偿债挑战将会更严峻,美元升值将会使还债更加艰难,”Brigitte Richard-Hidden等法国兴业银行分析师在周二的报告中写道。


“这种借款人很多,”这家法国银行的分析师下结论称。“新兴市场国家和公司尤其热衷于借美元债(规模达到3.2万亿美元)。”


分析师们认为,美国在未来几年对该地区贸易立场更趋强硬的前景,构成了核心挑战。这会使流向海外的美元减少,从而加大新兴市场结算跨境贸易和偿还美元债务的的难度。


“在美国大选之后的新政府之下,所有的美元资金渠道--贸易、投资组合流入或者发债--都可能面临风险,”Mallika Sachdeva等德意志银行策略师在周一的研究报告中称。“这可能意味着这个地区的贸易顺差减少:出口可能因保护主义措施而受损。”


美元走强和监管改革引起了人们对美国境外美元流动性紧张的担忧,而且对今年那些依赖廉价美元融资、用杠杆进行的欧元和日元固定收益交易构成了挑战,不过在过去两年间,亚洲市场相对而言并未受到美元流动性紧张的影响。


在经常项目顺差扩大,外资投资组合流动和离岸债券的亚洲发行人将发债所得换为本币的情况下,美国之外的美元供应得到了支撑,反映获取美元成本的交叉货币基差互换在亚洲大致保持了稳定。


德意志银行的分析师们警告称,不能再把这种良性状态的存在视作理所当然。


德银称,过去一个月里,菲律宾、韩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出现美元融资压力的迹象最显著,尽管当中或许不乏当地因素的影响。该行还在本月稍早警告过,货币市场的去全球化或使新兴市场在明年陷入动荡之中。


对于未来,德银分析师担心近几年来美元融资顺风顺水的局面势将终结--市场波动受控、实际联邦基金利率低于泰勒规则所暗含的水平,收益率曲线长端的美元融资溢价较低等情况都将不复存在。


“随着美国调升利率,期限溢价将会恢复到更高的水平,波动率上升也会成为常态,这将遏制美元向亚洲流动,”Sachdeva及其团队写道。


此外还有一项风险因素:一旦特朗普履行竞选期间关于改革税法的承诺,美国企业或将汇回放在亚洲市场的利润。德银策略师估算,单单新加坡就有1,000亿美元这样的资金,凸显了新加坡作为全世界企业资金部中心的地位。



3以后,可能现金都消失了!


当投资者关注“钱荒”的时候,更厉害的是,现金正在慢慢消失。未来,我们可能进入无现金世界。


2015年,英国超过一半的支出是以非现金形式支付;

多数欧盟成员国已经限制了合法支付现金的数额;

印度总理莫迪呼吁民众停止使用现金;

肯尼亚一季度的国民生产总值是以移动支付软件M-Pesa上的相关数据为统计;

美国经济学家Kenneth Rogoff提出将减少现金提上众央行和政府的议程上。


当无现金社会遇上负利率,一切就不那么美了!


外汇头条(waihuitoutiao)文章说过,现金有交易成本和储存成本,欧洲央行对此是有一个估算的,100欧元现金交易大概会产生0.6欧元的交易成本。所以负利率大概的下限,是-0.6%。如果再考虑购买保险柜这样的储存成本的话,可能比-0.6%还要低一些。如果低于这个水准,居民就宁愿持有现金了。


这使得许多人都认为取消现金是新世界秩序的一个阴谋。比如,普京认为,数字非现金货币是一个新世界秩序阴谋,用于获得公众控制权。“对付新世界秩序阴谋的关键就是阻止银行的无现金计划。银行想监视和控制每一单交易,这样就能够创造不存在的钱,逼迫群众承担莫须有的财政负债。而同时自己积累巨额财富”。


有史以来全球最大一轮货币转移正在进行中……速度超过任何人的想象。(注:文章第二节来自彭博)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外汇头条 作者: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