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经济战”背后的动荡

时间: 2016-05-05 15:27:06 来源: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  网友评论 0
  • 对一个开放社会来说,就经济政策进行广泛的辩论不足为奇。但在俄罗斯,这反映出的是系统巨大的问题。俄罗斯经济现在面临的问题比以往更严重、更复杂。

作者:Philip Hanson/俄罗斯及欧亚项目助理研究员

翻译:黄慧红/CBNRI研究员

来源: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


导语

对一个开放社会来说,就经济政策进行广泛的辩论不足为奇。但在俄罗斯,这反映出的是系统巨大的问题。俄罗斯经济现在面临的问题比以往更严重、更复杂。


俄罗斯的经济政策正陷入混乱。俄罗斯央行(CBR)仍然是政策制定的正统支柱,它制定通胀目标以及浮动汇率政策。但在实施财政紧缩或财政刺激间左右为难的俄罗斯政府,已经无法完成今年的联邦预算。在经济发展部、财政部和俄罗斯央行组成的技术决策圈之外,还有相互冲突的政策建议引起的刺耳的声音,其中一些来自互不兼容的思想平台。


当然,很多国家的经济政策在大多数时候都充满了争议。但政府宏观政策的软弱以及公开声明的政策议程的多样性在普京时代的俄罗斯显得有点格格不入。相反,这让人联想起20世纪80年代末的苏联,还有20世纪90年代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


货币审慎,财政犹豫


在决策的核心层,即使是由前经济发展和贸易部长纳比乌林娜(Elvira Nabiullina)为首的俄罗斯央行,也存在一些内部问题。今年1月,乌琳娜从紧的货币政策已经被企业家和其他人所诟病,彼时刚被任命为第一副行长的德米特里-图林(Dmitry Tulin)据说力促央行打破常规,提供定向信贷补贴。乌琳娜在普京总统的背书之下成功力挽狂澜,但围绕俄罗斯央行的批评仍不绝于耳。


财政紧缩和刺激之间的紧张(在经济不确定时期这在全球很普遍)给政府的选择是,只能推迟。今年的联邦预算已被削减,甚至在实际预算中削减了国防预算,但最终的预算修正仍从一月被推迟至四月,现在又推迟到了十月。政府已宣布了危机应对计划,但没有充分的资金。很多时候关于预算的分歧被归结为财政部和其他部门之间的分歧。然而,接替阿列克谢·库德林(Aleksei Kudrin)成为财政部长的安东·西卢阿诺夫(Anton Siluanov)经常能够赢得这些争论。


财政状况确实很棘手。总统已批准联邦财政赤字目标不超过GDP的3%。很多观察者会质疑这是否可行,除非油价上涨并保持远高于50美元一桶。同时,预算储备基金在4月1日已下降至GDP的4.3%,基金的缩水让原本就已经很低迷的信心更为脆弱。与使用储备金对应的另一个选择则是债务融资,在当前也更为困难。一些国有企业(包括俄罗斯石油公司)计划出售少数股权来融资,但几年下来距离私有化出售目标的达成还很遥远。


如果仅仅是周期性的问题,那俄罗斯的经济困境可以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解决。但传统观点现在认为,潜在产出增长经历本轮衰退后将以每年2%(或更多)的速度减少。这意味着俄罗斯占全球产出的比例将持续下滑。IMF预计今年全球产出增长3.2%,到2020年将会升至3.8%。下降的份额对政治领导是一种诅咒。这通常被描述为令人疑惑的“滞胀”。当有激进的观点想要防止它时也就不奇怪了。


冲突的观点


自由主义有这样一种观点为许多西方分析家所认同,那就是机构改革对于改善经济预期是必要条件。这包括削减国家管制,进一步私有化,引入法治以及保护产权。当前俄罗斯的政治和社会秩序能否承受这样的改革,还令人怀疑。


近日库德林被任命为战略研究中心(简称CSR,这一机构是改革议程的起草平台)的理事会主席,这至少展示了一种姿态。库德林在决策上的经验以及同普京的亲近使得该任命引起关注。CSR已经将一些优秀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招致麾下,包括:Vladimir Mau (CSR前主席)、Evgeny Gavrilenkov、Yevgeny Yasin以及Yaroslav Kuzminov。CSR前主任Mikhail Dmitriev是一位杰出的经济学家,他的卸任很可能是因为他说了太多政治上难以被接受的事情。库德林上任更深远的意义则还有待观察。


同时,总理梅德韦杰夫设立了一个部门间委员会来审阅来自另一个政策建议平台斯托雷平俱乐部(Stolypin Club)的一系列建议,而它们几乎和库德林的观点完全相反。这是基于其出版的一个报告,由Boris Titov 和Sergei Glazev共同主编。他们不是内部的技术专家,但也不是局外人。Titov是总统的商业监察员,他支持商人反抗执法人员的压迫。Glazev是左翼经济学家,是总统顾问的一员。他们提出的观点是,部分恢复计划经济以及大量的软信贷将使经济重回快速增长的轨道。Titov成立了一个“成长党(Party of Growth)”,它有望支持俄罗斯政府(总理)的相关政策决议。。


这一观点对执法机构内的一些国家主义者来说具有吸引力。调查委员会主席Aleksandr Bastrykin就是其中之一。他在4月18日提出了一项类似政策宣言的声明,对俄罗斯经济问题做出一系列诊断指出(目前俄罗斯的经济困境)是美国及其盟国联合打击的结果。他指的不仅仅是制裁,还有“货币战争”以及“在油气市场上进行倾销”。在Bastrykin看来,或者从他想要宣传的观点来看,卢布的下跌以及(与之紧密联系的)国际石油价格的下跌是华盛顿设计的。也就是说,北美页岩油和页岩气的开发可能是由五角大楼或是中情局(或两者兼而有之)组织的,目的是损害俄罗斯利益。


在更开放的社会中,发表这样的观点和政策建议可能不足为奇。在普京时代的俄罗斯,这却意味着整个系统正处于严重的压力之下。这并不完全令人惊讶:比起2000年以来的任何时候,俄罗斯经济现在面临的问题都要更严重、更复杂。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研究院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 作者:Philip Hanson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