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斌:美元霸权难撼动 人民币跨境结算路漫长

时间: 2014-08-04 17:34:59 来源: 紫荆网  网友评论 0
  • 中国人民银行7月4日宣布,授权交通银行首尔分行担任首尔人民币业务的清算行。

DSC_6594

  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

  【紫荆网报道 记者 冯琳】中国人民银行7月4日宣布,授权交通银行首尔分行担任首尔人民币业务的清算行。今年以来,中国已陆续与伦敦、法兰克福、卢森堡等城市相继开展人民币跨境清算业务,人民币国际化加速全球布局。与此同时,美国6月底对法国巴黎银行开出90亿美元巨额罚单,引发欧洲掀起“去美元化”热潮。

  已与多国实现直接结算的人民币能否借这股反美元霸权浪潮成功突围,在国际化道路上再迈一大步?为此,本刊记者独家专访了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

  美元霸权至少延续二十年

  记者:此前,东亚、拉美和中东等地区的新兴经济体早已携手拉开“去美元化”的大幕。加上如今欧洲大陆的反美元态势,美元在国际金融市场中的霸主地位是否会被撼动?

  夏斌:我关注到最近媒体报道欧洲的“去美元化”问题,主要是法国等国家对美国有些金融监管措施的不满。我也关注到俄罗斯受美国制裁之后,在货币选择上也有一些“去美元化”措施。甚至近期金砖国家巴西会议,还提出了关于石油能源的“反美元”货币联盟问题。

  确实美国金融危机后,美元地位受到冲击。在这过程中,最近的欧洲国家、俄罗斯以及前一阵子的石油国家、包括拉美和非洲,都在面对国际货币体系不完善的情况下,纷纷选择了各自的改善性对策。我想这是一个趋势,对于美元霸权自然是会有冲击,但是如果说完全去美元化还早着呢。“去”是表达一个动态的过程,但现在一下子想要“去”美元是不太可能的。

  记者:为什么目前全球金融市场要实现完全“去美元”还不太可能?

  夏斌:现在全球储备货币的60%还是美元。前两年,欧元的国际货币储备地位上升了一些,但受到欧元体经济的影响,最近还在下降。所以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怎么能一下子去掉美元的霸权地位?没有美元,整个国际经济秩序怎么维持?这是不现实的,当然这是一个逐步的过程。现在各国的对策和不满也是针对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一些问题提出来的,但美元的霸主地位未来十到二十年都不会被撼动。我在《中国金融战略2020》一书中谈到人民币国际化时指出,即使到2020年甚至到2035年,人民币国际地位有所提高,但是美元仍然是霸主地位。这一点,对于我们研究中国经济以及预知未来经济都需要冷静思考、冷静判断。

  抗衡美元火药味别太浓

  记者:面对多国的反美元压力,美国方面是否会出台相应保护措施?

  夏斌:首先,美国的宏观政策主要是从稳定美国经济、发展美国经济的目的出发,所以它是不会管其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对其他国家造成的负面影响。第二,美国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主要货币储备国家,我认为世界货币经济的周期还是美国经济周期在主导,所以美国可以不在乎他国的反应,这对其他国家来说反而是个压力。

  记者:您认为中美两国应该保持怎样的金融合作关系?

  夏斌:中美两国在金融领域应该保持紧密的合作关系。比如说投资,我们希望美国进一步向中国开放,我们就商业谈商业,不要带过多的政治意识形态来看待问题。在金融方面,我们要合作,但同时美国作为一个货币霸权国家和主要储备国家,应考虑到中国正在改革过程中间,不要轻易地要求中国马上按照它的做法把资本项下的门全部打开。中国知道,我们的汇率、资本项下管理的大门早晚会打开的,但我们需要一个过程、一个逐步渐近改革的过程。

  记者:未来能有和美元抗衡的国际性货币吗?比如欧元或人民币?

  夏斌:从目前阶段来看是不可能的。当前全球最高GDP占比是欧元区,其次是美国,再是中国。但最近欧洲经济增长不是太好,加上从趋势来看美国的经济增长前景还是比欧元区好。因为欧洲货币是统一的,但财政是不统一的,加之其它因素决定美国的潜在增长还是比欧洲高。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欧元要超过美元不容易。当然,中国在慢慢成长,在这过程中间,人民币愿意成为一个世界主要储备货币,但路是很漫长很漫长的。

  至于说到和美元抗衡,我认为我们没有必要采取火药味那么浓的语言。竞争自然会有的,但是我们要冷静地看到,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美元的霸主地位还是存在,尽管它会受到冲击,尽管地位有所下降。如果我们未能冷静客观判断,容易导致政策失误。

  网络铺得大 结算比例低

  记者:人民币绕开美元与多国货币实现直接交易结算,会对中国经济产生什么影响?

  夏斌:自美国金融危机后,我们看到美元的负面影响,作为国际结算货币在目前的国际金融秩序不完善情况下,用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确实对我国经济有不利影响,包括美元汇率的来回波动对企业和交易都有影响。中国所以作为一个大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正在崛起,没有一个大国经济体在国际交往中间,它的货币不国际化的。所以按一般道理说,我们必然要走国际化道路,而且从国际化道路来说,自然对中国企业减少汇率风险等交易成本是有好处的。但是我们还要清楚地看到,目前中国的进出口贸易额占全球12%左右,位列第一,但人民币国际支付结算比例仅为1.4%。

  当然,我们在其它方面走得还比较快。我从海外有关资料获悉,2013年中国贸易金融的份额占世界第二,达8%,超过欧元和日元。在国际支付方面,中国占1.4%,现在同瑞士齐名世界第六,已超港元、新加坡元。在全球外汇交易上,人民币已成为第九大货币,一天平均交易额达1200亿美元。这些年我们在人民币跨境结算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成绩斐然,但是离“去美元化”、成为世界主要货币的路还漫长的很,我们才刚刚开始。

  记者:人民币国际化的实现还存在哪些障碍和困难?

  夏斌:我们的困难从金融面看是资本项下还没有完全开放。那么资本项下为什么不完全开放?这和我们汇率制度改革却没有实现完全浮动相关。那为什么汇率不能完全浮动?这又和我们整个国内的经济改革,包括贸易、企业、价格等其它资源要素的改革息息相关的。所以说,最后这道金融国门的打开牵涉到国内各方面经济体制的改革。

  记者:人民币实现跨境结算能给广大企业和民众带来哪些实质性好处?

  夏斌:过去我们做外贸生意,只能用美元计价和结算。我赚的是美元,人民币一升值,我赚的美元换成人民币就亏了。出口企业赚的是美元,但在国内只能用人民币购买原材料和零部件,如果人民币正在升值,成本又亏了。所以对企业来说,他们更乐意绕开美元直接结算。

  香港特殊金融地位不会被削弱

  记者:香港是最早也是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海外人民币离岸中心陆续建立,这会对香港的金融市场造成什么影响?香港对人民币的特殊地位是否会被削弱?

  夏斌:新加坡、伦敦、台湾、韩国等地人民币跨境业务的发展对香港的影响是有的。别人做这方面的事,自然香港可做的就少了。但是,我们要看到,人民币全球大范围开展跨境结算业务,这碗饭要全部让香港吃,香港也吃不下。

  在人民币国际化的漫长进程中,现在看有些贸易结算被新加坡做了、被伦敦做了,人民币业务似乎被蚕食了一块。但是香港毗邻大腹内地,随着中国经济逐步壮大、老百姓收入提高,香港与内地同人种、同语种、同文化、同思维习惯,而且香港比内地接近国际市场,早走一步积累了大量资源人脉,相对国内金融机构来说熟悉了各种国际金融品种,因此香港在财富管理方面有着自身的独到优势。这一点,是远离中国本土的卢森堡市场、法兰克福市场、新加坡市场无法媲美的。所以近的眼光看,香港金融市场可能是会受影响。但从客观长远看来,香港的特殊地位不会被削弱。香港不要泄气,而更应该有战略谋略、长期打算、做好准备。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紫荆网 作者:冯琳 (责任编辑:lixuezhen)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