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我国跨境资金双向流动形势更加稳定

时间: 2018-04-20 18:03:23 来源: 光明日报  网友评论 0
  • 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19日召开的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一季度,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保持平稳,境内外汇市场供求自主平衡。如何看待当前我国外汇收支情况?未来跨境资金流动将呈现哪些态势?王春英一一解析。

来源: 光明日报  记者:温源

     

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19日召开的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一季度,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保持平稳,境内外汇市场供求自主平衡。如何看待当前我国外汇收支情况?未来跨境资金流动将呈现哪些态势?王春英一一解析。


外汇供求格局基本平衡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银行结汇4342亿美元,售汇4525亿美元,结售汇逆差183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收入8456亿美元,对外付款8349亿美元,涉外收付款顺差107亿美元。


王春英表示,今年一季度我国外汇收支主要呈现六大特点:


一是银行结售汇逆差大幅下降,涉外收付款呈现顺差。今年一季度,按美元计价,银行结汇同比增长16%,售汇增长9%;结售汇逆差183亿美元,同比下降55%;银行代客涉外收入同比增长25%,支出增长19%,涉外收付款顺差107亿美元,去年同期为逆差252亿美元。


二是外汇市场供求继续呈现自主平衡格局。从银行结售汇数据看,今年1至3月份逆差分别为9亿、82亿和92亿美元。如果再考虑远期结售汇、期权等外汇供求影响因素,2018年以来我国外汇供求仍呈现基本平衡。


三是售汇率同比小幅下降,外汇融资规模回升。今年一季度,衡量购汇意愿的售汇率,也就是客户从银行买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4%,较去年同期下降4个百分点,说明企业购汇意愿有所下降,借用外汇贷款的情况增多。


四是结汇率同比保持稳定,近期市场主体持汇意愿有所下降。一季度,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也就是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62%,同比上升0.1个百分点,说明市场主体结汇意愿基本平稳。


五是银行远期签约结售汇逆差逐步收窄。1至3月份远期结售汇逆差分别为113亿、44亿和20亿美元,说明人民币汇率预期更趋稳定。


六是外汇储备余额总体回升。截至2018年3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1428亿美元,较2017年末增加29亿美元。


“今年以来,我国跨境资金双向流动形势更加稳定、外汇供求自主平衡格局进一步巩固。”王春英指出,这一判断主要基于一些市场表现,包括市场主体的涉外收入、支出以及结汇、售汇都呈现平稳增长;企业、个人结售汇与银行等市场机构的外汇买卖自求平衡;主要渠道的外汇供求都比较平稳;外汇储备余额总体稳定;人民币汇率在市场力量推动下呈现有升有贬、双向波动的态势等。


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国际收支影响总体可控


谈到今年全年的外汇收支走势,王春英认为,今年我国跨境资金仍将保持双向流动、总体平衡的局面。“从国内来看,我国经济实现良好开局,进一步扩大开放政策的效果逐步显现,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推进,都将为金融市场稳定和持续健康发展奠定坚实基础。从国际看,全球经济复苏的势头没有改变,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符合市场预期,因此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平衡和平稳运行的大格局不会改变。”她指出。


中美贸易摩擦是近期市场关注的热点问题。王春英表示,从目前看,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国际收支影响总体可控。她分析,我国经常账户收支更趋平衡并且保持在合理区间的格局不会变。“近年来,中国经常账户收支持续处于基本平衡的合理区间,2017年经常账户顺差与GDP之比为1.3%。未来在内外部经济和政策环境影响下,经常账户收支可能更趋平衡。”她分析,一是经常账户中服务贸易逆差未来增幅有望趋缓,特别是随着居民境外旅行、留学等需求集中释放,未来旅行逆差在达到一定高位后增幅将趋缓;二是经常账户中的投资收益逆差状况有望逐步改善。王春英表示,随着中国对外投资结构不断优化,境外投资收益状况也会进一步好转。因此,在货物贸易更加平衡的情况下,中国的经常账户收支能够继续在合理区间内保持基本稳定。


目前,全球主要央行先后实施或考虑货币政策正常化,王春英认为,未来如果全球经济持续复苏,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将是必然选择,但对我国的影响依然可控。“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调整将是温和、渐进的过程,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不同,也能够避免全球流动性过快收紧,加之我国经济基本面持续较好,金融市场主体对美联储等货币政策调整的适应能力和应对经验进一步提升,当前我国国际收支运行状况能够更好地适应有关变化。”她指出。


强化重点领域的外债管理


对于未来我国外汇管理政策走向,王春英表示,适应我国经济和金融市场对外开放需要,未来将支持外贸创新发展,稳步推进资本账户可兑换,深化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改革,建立健全更加开放和有竞争力的外汇市场,进一步提升跨境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的程度。同时要强化外汇市场监管能力建设,健全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市场监管两位一体的管理体系,严厉打击外汇违法违规行为。


关于资本市场开放,王春英认为,未来会稳妥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促进金融市场双向开放,“会持续推进境内股票和债券市场的开放,完善债券通,研究沪伦通,支持沪港、深港股票市场交易互联互通机制;完善QFII、RQFII、QDII等外汇管理制度;积极支持国内有能力和有条件的企业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


数据显示,2017年年末,我国的负债率、债务率和偿债率等指标都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之内,短期外债占总外债的比例保持相对平稳水平,低于历史最高水平大概10个百分点。“当前,我国外债风险总体可控。”王春英透露,外汇局正在会同人民银行研究进一步完善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政策,强化对重点领域、重点行业借用外债的管理,例如除有特殊规定外,房地产企业、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不得借用外债;银行、证券等金融机构外债结汇需要经过外汇局批准等。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温源 (责任编辑:hello123)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