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外贸“国八条”难解近渴?

时间: 2012-10-29 09:44:52 来源: 东方财富网  网友评论 0
  • 外贸企业都期冀出口退税上调的力度越大越好,因为中国经济已经到了非常时刻。统计显示,今年前8个月,浙江省实现外贸进出口总值2041.8亿美元,同比增长0.8%,低于全国平均增速5.4个百分点,进出口值居全国各省市第5位。

  外贸“国八条”难解近渴?

  外贸企业都期冀出口退税上调的力度越大越好,因为中国经济已经到了非常时刻。然而,在当前财政吃紧的情况下,大幅调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千呼万唤始出来。在连续两个月的外贸低增长后,中央决策层终于发布了稳定外贸增长的系列措施,但政策的力度远远逊色于此前传言的方案。

  9月12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了《关于促进外贸稳定增长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确定了加快出口退税进度、融资、出口信保、贸易便利化等八项支持政策。

  企业期望能大范围上调商品出口退税率的愿望在《意见》中未能实现,在接受《浙商》杂志采访时,不少浙商一方面认可稳外贸“八条”对于提振出口企业信心的作用,但也寄望于四季度会出台更有利于外贸出口,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出口的刺激政策。

  前所未有的压力

  就在《意见》通过的同一天,杭州海关公布了浙江省前8个月外贸进出口情况。

  统计显示,今年前8个月,浙江省实现外贸进出口总值2041.8亿美元,同比增长0.8%,低于全国平均增速5.4个百分点,进出口值居全国各省市第5位。其中,前8个月浙江省出口1455.9亿美元,同比增长2.5%,低于全国平均增速4.6个百分点;前8个月进口585.9亿美元,同比下降3.1%。

  “这是非常严峻的,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浙江省的外贸出口一直以年均30%以上的增幅增长,常年高于全国平均增幅,也高于本地GDP的增幅。目前的外贸情况之差,是前所未有的。”浙江省国际经济贸易研究中心主任张汉东说。

  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企业所面临的困境相比,张汉东认为,那时候外贸困境主要是国际市场需求下降造成的,企业经营还是有利润的。而目前,企业感觉到无利可图,有单也不敢接,接了也要亏损。这时候,是非常需要政策扶持的。

  而从全国范围来看,如要实现外贸增速10%的目标,也亟需政策雪中送炭。今年春交会前,分管外贸的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华东七省市外贸形势座谈会上立下“军令状”,希望各省力保全国10%外贸增速目标的实现,以保全年GDP的增速目标。但1-8月,中国的外贸增速仅为6.2%。

  8月14、15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浙江调研期间,就有不少外贸企业希望调整外贸政策,减轻企业负担。晋亿实业总经理涂志清在向总理的汇报中建议,国家适时提高相关出口产品的退税率,缓解全行业就业和不稳定局面,帮助企业和全行业渡过难关。涂志清说:“无论是从WTO的合规性,还是政策措施实施的实际效果来讲,出口退税政策明显优于其他各类补贴政策。”

  10天后,温家宝赴广东调研,期间他对外贸政策有了明确的指示。温家宝说,从新出口订单指数等先行指标看,下一阶段出口仍将面临较多困难和不确定性,对此要高度重视。三季度是实现全年出口增长目标的关键时期,要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

  具体而言,一要继续落实和完善稳定出口政策;二要加快转变外贸发展方式;三要积极扩大进口,重点增加进口先进技术设备、关键零部件以及与人民群众密切相关的生活用品;四要妥善应对贸易摩擦,降低贸易摩擦的风险和影响;五要着力提高利用外资水平。

  减负为主要出发点

  最终出台的政策在情理之中,但在企业的期望之外。

  据了解,本次八项措施中提出了加快出口退税进度,确保准确及时退税。扩大融资规模,降低融资成本,支持商业银行努力扩大对小微企业的贸易融资,增加对符合条件出口企业的贷款等多项措施。

  排在首位的是加快出口退税进度,确保准确及时退税,这被业界视作这项政策组合的一大亮点。“退税加快能有效缓解企业的资金压力。以前要托关系才能拿到的退税,现在只要一个月,提高了企业的资金运行效率。”丝绸之路集团董事长凌兰芳说。

  从《意见》来看,缓解外贸企业融资困难和减免相关税费是两个最主要的途径。例如,第二、第三项措施是扩大融资规模,降低融资成本,支持商业银行努力扩大对小微企业的贸易融资,增加对符合条件出口企业的贷款;扩大出口信用保险规模和覆盖面,特别注意发展对小微企业的信用保险。扩大短期险业务,支持中小企业开拓国际市场。

  消息人士说,短期出口信用保险新增的300亿美元额度是在温家宝密集调研了数省的贸易形势后确定的。今年短期出口信用保险的额度已经明确从年初2400亿美元的规模加码至2700亿美元。这2700亿美元短期出口信用保险额度将投放三个方向:一是倾向于非洲、中东、拉美等新兴市场;二是倾向于高新技术等重点扶持行业;三是重点支持能够输出中国标准的、自主品牌出口的企业。

  对于“简化审批手续,提高通关效率,降低通关成本”一项,杭州的一家外贸公司工作人员认为,这对于小微企业来说效果尤为明显。她就“免收2012年四季度所有法定检验检疫物出入境检验检疫费”一项规定算了一笔账,以其公司为例,原来每个月需支付5000-6000元的检验检疫费,现在一个季度就省下了近2万元的费用。

  另外,作为国家层面出台的外贸稳增长举措,此次《意见》将外贸领域可能或者已经遇到的问题,比如强调妥善应对贸易摩擦、优化外贸国际和国内区域布局等,都考虑得十分周详。

  后续政策期待

  此前,坊间曾传出了制鞋、玩具、家具等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退税率将从当前的13%-15%上调至17%。然而,最终出台的方案中,出口退税方面只是承诺将加快退税进度,确保准确及时退税。一些企业认为政策力度未达预期。

  凌兰芳认为,出口退税的调整能够略微缓解出口企业当前压力,但是难以解决实际问题。由于原材料成本、税负以及投资信贷环境糟糕等多重因素的影响,当前中国出口企业负担很重,他建议政府有针对性地、从更大视野来缓解企业压力。对于下一步调高出口退税率水平,他抱以期待。

  “短期看不到成效,但长期还是有好处的。”蒙努集团总经理助理徐寿春对《浙商》记者表示。他认为“国八条”最大的作用是提振出口企业的信心,提高了出口效率,也降低了一部分出口成本。但对企业而言,最关键的还是国际市场的启动。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浙江嘉欣丝绸总裁徐鸿。他认为,企业不应依赖于政府的扶持政策,关键还是要在产品和市场上下功夫。从政府角度,应把着眼点放在营造稳定的贸易环境上,比如让汇率保持一个稳定的水平,这一点已经做得比较有成效了。对于出口退税率的上调,徐鸿并不抱希望。

  事实上,商务部正寄望推动出口商品的全额退税,从而不再将出口退税作为宏观调控手段。而相关报告指出,当前出口退税率已逼近上限,预计到达17%的水平后将不再有延续性。

  对此,张汉东认为应该还原出口退税的本质来看这个问题。他说,出口退税的本质是对于出口的产品已经征收的增值税或其他税负,在出口以后给予退还。各国普遍采取了对出口产品不予征税,不征不退,或者先征后退。我国采取的是先征后退的办法。现在有一种习惯的说法“出口就赚点出口退税的钱”,这实际上是本末倒置,是对这一政策的误读。

  在张汉东看来,出口退税不宜作为调节出口的政策措施。“我们国家这么多年来,实践当中已经形成了惯性。往往是出口形势好、顺差多、贸易摩擦严重的时候下调出口退税率。出口形势不好的时候,就上调出口退税率。这也是导致对出口退税性质理解模糊不清的原因。”

  “从企业层面,我们呼吁下一步出口退税上调的力度越大越好,因为中国经济已经到了非常时刻。但是在当前财政吃紧的情况下,大幅调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张汉东说。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东方财富网 作者:朱丹 (责任编辑:wmy521)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