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打的公司,流水的高管”,上半年保险高管大腾挪

时间: 2016-07-08 14:08:58 来源:   网友评论 0
  • “铁打的公司,流水的高管”是当下保险业的真实写照。疾速发展的保险业,向来都被打上人才奇缺、流动量大、挖脚严重等标签。

来源:金羊毛工作坊


“铁打的公司,流水的高管”是当下保险业的真实写照。疾速发展的保险业,向来都被打上人才奇缺、流动量大、挖脚严重等标签。伴随着保险业的转型升级,险企在拼服务、拼创新、拼科技的背景下,竞争也愈发激烈,险企股东也在运筹帷幄,催生一批高管频频变动。尤其是正处在扩张期、经营现状尚不稳定的中小保险公司中,高级别管理人员的更迭更是频繁。


今年上半年保险业有34位新“掌门人”上任,其中包括21位董事长和13位总经理,涉及30家险企。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5月以来,就有20多家保险公司出现副总经理级别以上高管变动的腾挪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各险企高管履新背后的原因却各不相同。主要不外乎以下五种:第一,新公司成立人员补缺;第二,股权易主,资本角力牵动保险高管大腾挪,资本与职业经理人之间矛盾冲突大,不少保险高管更是在资本的压力下被迫“出走”;第三,险企内部调岗换防;第四,从外界领域或者保险监管层引入人才;第五,其他多为新老掌门正常的人事更换。


新公司成立人员补缺


随着保险业的快速发展,保险牌照受到了各路资本的追逐,发起成立保险公司、拿牌照成为资本入驻保险的第一步。在这种情况下,排队申请牌照的公司也达到了近200家。虽然监管部门的审批条件极为苛刻,但也有企业如愿以偿,成功打入保险圈。国内保险市场主体数量急剧增加,所带来的不只是对于现有保费格局的冲击,还直接造成了人才大流转。


2015年末至今,保监会批复开业的险企共有4家,分别是泰康在线、安心财险、易安财险和阳光渝融信用保证保险公司(简称阳光信保),涉及的领域分别是互联网财险和信用保证保险。新公司开业迎客,也带来了新一轮的人事变动。4家新开业险企共任命7位高管。


其中,泰康在线任命刘经纶为董事长、王道南为总经理;安心财险则是黄胜任董事长、钟诚任总经理;易安财险董事长为李军彭吉海张见分别任阳光信保的董事长和总经理。


  另外,上半年保监会再次批复多家险企和相互保险社的筹建,加上还在排队申请牌照的公司。新公司的高官上任仍然会是险企高管变动的重头戏之一。


资本角力牵动保险高管“大换血”


2016年度的商战大剧《万科争夺战》可谓戏码不断,各种突发状况纷至沓来,高潮迭起。大股东“逼宫”管理层下台的戏码在万科上演,同样真真切切发生在急速发展的保险业。近年来,跨界资本趋之若鹜、股东架构频繁更迭,催生了一批又一批保险高管团队大洗牌。王石的去留我们不知道,但是保险业多数高层被“赶走”的情况却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高管“大换血”背后,与各路资本在保险市场的角力不无关系。保险公司管理层的频繁更换,一方面是因为一些职业经理人的管理水平有限而被“请走”,另一方面则是因股东更迭而引发的管理团队成批倒戈。引进了新的投资者后,那些占据话语权的股东势必会提任新的董事长、监事和高管人员。


最近,资本运作高手郑永刚即将挥别君康人寿的消息在保险圈传得沸沸扬扬,有意入局的恒丰银行很可能携新管理团队“空降”而至。这距离君康人寿上次更换管理层仅一年时间。而这也仅是近年来保险业高管团队频频洗牌的一个缩影。


同时,上半年更换董事长的恒大人寿、中银三星人寿、天安财险、亚太财险均是如此,资本的意志带来保险高管“大换血”。


去年11月,恒大地产收购中新大东方人寿50%股权,并将其更名为“恒大人寿”,在入驻之初,恒大地产作为新股东并未更换原董事长赵冬梅。但时隔7个月,赵冬梅即被彭建军替任,后者成为恒大人寿新一届的掌门人。而彭建军是恒大集团的元老,于2007年便加入恒大地产,先后任职恒大地产副总裁、恒大粮油董事长、恒大金融副总裁等职位。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作为恒大老将的彭建军金融履历丰富,但并没有保险从业和管理经验,新任“掌门人”下阶段将如何带领恒大人寿,使其成长为锦上添花的角色值得期待。


与恒大人寿相似,中银三星人寿和亚太财险的董事长更换也与新股东进入有关。去年10月,保监会批文显示,中航三星注册资本金从8亿元增至约16亿元。增资后中银保险持股51%,韩国三星生命保险和中国航空集团分别持股25%和24%。随后,中航三星人寿正式更名为中银三星人寿,与此同时,中国银行元老级人物杨勃被任命为中银三星人寿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去年11月,泛海控股掌握民安保险51%股份,今年1月获保监会批准更名为“亚太财险”,随后,亚太财险火速任命太保财险旧将臧炜为董事长。


6月20日,保监会批复郭予丰担任天安财险董事长一职。西水股份于2011年加盟天安财险,并于去年8月以135亿元巨资掌控天安财险51%股权。天安财险变身“明天系”险企之后,具有“明天系”背景的郭予丰就任天安财险董事长。


袁临江掌舵中再集团也是资本的意志。3月5日,中再集团的大股东中投公司在内部宣布,免去李培育中再集团党委书记职务,由中投公司总经理袁临江接任;5月26日袁临江成为中再集团新任掌门人。袁临江原来在中央汇金公司综合管理部兼银行机构管理二部主任以及中投国际总经理等职。


另外,珠江系大佬朱孟依85后儿子朱伟航将任珠江人寿董事长,但其资格尚未获保监会披露。资料显示,朱伟航出生于1986年,毕业于中山大学金融学专业,现任广东珠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在2014年1月朱伟航就获批担任珠江人寿董事,进入了管理层。朱伟航为朱孟依的儿子,而朱孟依家族的珠江系为珠江人寿的主要股东。既然珠江人寿已经披露拟任董事长人选,现任董事长陈冬至卸任,或不会太远。


多位任职过中小保险公司高管职务的圈内人士表达了对于新股东批量裁人的愤懑。“公司内部甚至还没有正式发文宣布股东易主,新股东便急不可耐地安排新管理团队前来接手换班,一方面这不符合公司的相关程序,另一方面不利于员工情绪的稳定。”


资方的无情与草率,也一度被保险业人士所诟病。资本在经营保险公司上的短视,把企业经营的好坏完全寄托在职业经理人的能力而不是公司核心竞争力的打造上。保险公司经营得好坏,当然与管理团队的能力分不开,但公司如果没有精准的定位、差异化的产品,所谓的成功也只是短期的。频繁更换管理层团队,并不必然成为保险公司破局经营难题的良药。


同业高管“挖角”常态化


看似险企招募高管补充新鲜血液,壮大整个行业的人才队伍,实则不然。多数险企新任命的高管除了股东派遣的人力外,更多的人才只是挖脚所得,也就是从同业公司以更具诱惑力的条件挖得现成可用的人。一些具备丰富经营管理经验的保险行业高管被挖角的现象层出不穷。如曾供职于安盛、中宏、友邦、中荷等国际国内保险公司的张剑锋于年初担任中意人寿总经理职位。


今年3月从新华人寿总裁一职升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万峰,在确立了施政方向之后,相应的人事调整和布局正在渐次展开。除了内部调整之外,新华保险还将从外部招兵买马,前东家国寿的三位猛将中国人寿副总裁杨征、中国人寿河北分公司总经理刘起彦、中国人寿办公室副主任王文祥将加盟新华保险。


4月,中华人寿第一任总经理赖军离职。这位履历颇丰的保险干将很大可能将“倦鸟归巢”,重投老东家招商信诺。赖军曾在安达信工作七年时间;2001年进入中国平安担任财务企划部副总经理;2004年出任招商信诺人寿常务副总经理兼CFO;2009年9月加盟华泰财险,2013年出任华泰人寿常务副总经理、首席财务官等职;2014年4月加入中华保险控股任寿险筹备组组长。


施辉在保险领域耕耘多年,是从业近四十年的保险业老将。从1987年到2002年,施辉在人保历练;2002年加入华泰财险,在华泰财险工作的13载期间,成为华泰财险电商事业部总经理兼CEO。2015年6月开始担任总经理助理。今年6月,施辉出任合众财险总经理,转移战场,在合众财险刷新履历。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前海人寿6月14日更改董事会成员,平安信托原董事长张金顺已任前海人寿副董事长,前海人寿董事长仍为宝能系实际控制人姚振华。前海人寿信息则显示,张金顺于2016年初即任前海人寿副董事长。张金顺在商业银行从业多年,并于2014年10月空降平安信托,当年12月正式出任平安信托董事长。


内部换岗激发企业活力


曾经为中国保险业输送了大量人才的老人保、中国平安等,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被挖角风波后,凭借较优厚的待遇、强势的平台,已经建立了一定的人才壁垒。


一些成立超十年的保险公司培养出来的高管人才成为新一轮被挖角对象,阳光保险集团就是首当其冲。在老人保系、平安系、新华系等之后,“阳光系”呼之欲出,俨然成为国内保险市场新一轮扩容潮中的新的“黄埔军校”。


公司高管频繁被挖角或者多人集中离职对公司人力资源造成巨大压力,阳光保险对此采取调任供职多年的老高管把守重要职位及从基层提拔新人的方式作为后续补充。


据悉,6月29日阳光保险产寿险一把手换防。阳光保险赖以生存的两家子公司阳光产险以及阳光人寿总经理人选发生变更。原阳光人寿总经理费一飞回阳光产险担任总经理,原阳光产险总经理王永文回集团任职,而阳光寿险总经理则由老将宁首波担任。


从外界或者从监管层引入人才


在保险行业高级管理人才紧缺、“僧多肉少”的局面下,从外界以及监管层引入优秀人才不失为一种好的的人才甄选方式。


5月18日,国内首家保险交易所“上海保交所”创立大会在京召开,董事会选举保监会资金运用监管部主任曾于瑾为首任董事长;5月贺青出任中国太保副总经理,加盟中国太保之前,贺青为上海银行最年轻的副行长,去年11月17日,贺青赴任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7月1日,保监会批复同意PEDDLE ALAIN ELDRED出任平安健康险副总经理一职。PEDDLE ALAIN ELDRED历任南非Momentum保险公司精算师、Discovery集团技术营销、健康险研发总经理兼执委、总经理。


然而,由于跨界人才对保险行业的认识有限,或者从监管层空降到保险行业的高管也有“水土不服”的情况。比如卫计委官员入职阳光保险不足1年离开。去年8月,原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体制改革司副司长刘殿奎及原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投资司副司长张明伦入职阳光保险集团,引起行业轰动。不过,刘殿奎已在今年5月选择离开阳光。阳光保险某华南区人士透露,在不多的接触中发现,刘殿奎挺了解体制的,对于政策和政策背景相当熟悉,但对阳光保险集团还是处于了解阶段。出身政府部门与商业公司的负责人还是有所区别。


新老掌门正常的人事更换


除却新公司履新、股东易权、同业高管挖角,老掌门退位、正常的人事更换也是险企重要的人事变动。最为大众关注的就是新华保险万峰的上任。今年2月,新华保险时任董事长康典任期将满,万峰成为唯一执行董事候选人,3月万峰正式就任新华保险董事长;5月丛雪松晋升华泰财险董事长,加盟华泰财险前在平安保险历练13年,自2001年加入华泰财产,从部门经理一路晋升至总经理,而今又升任董事长;6月30日,原华泰人寿总经理李存强担任董事长的任职资格获得批复,李存强升任董事长后,将兼任CEO。这些都属于公司的正常人事变动。


监管已为频频“变脸”设限


人才变动对行业和企业而言带来新变化,但频频变换管理层并不利于公司战略的连续性。换董事长或总经理,将会引起一连串的人事地震。在很多保险公司中,几乎每隔两年就会出现董事长更替,每一次掌门人上任,核心部门负责人员都会做出微调,而一旦引入新总裁,在经营层也会出现大换血。目前,虽然保险行业正在转型,但过度追求保费规模增长的战略没有明显改观。保险高管上任,都会背负业绩压力,而为了在任期间完成股东交给的任务,不少高管不惜铤而走险,违规经营。这为日后经营埋下了隐患。


对于保险高管腾挪加速的趋势,保监会发文严限高管频繁跳槽。2015年3月,再次对《保险公司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培训管理暂行办法》进行修定,对险企高管的任职资格条件、任职资格核准、监督管理、法律责任等方面做出明确规定,严限频繁跳槽、严禁“带病上岗”。此外,监管部门对保险公司高管人员任职资格管理实行严格的统一监管和事先核准,在一定程度上把紧了高管人员的“入口关”。今年保监会已经连续举行多次保险高管任职资格考试。6月15日就发布了《关于举办2016年度第5次保险机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考试的公告》。


一旦险企频繁变更高管人员,势必对经营造成不利影响。监管部门加强对机构频繁变更高管以及高管个人频繁跳槽的监管,主要为遏制保险业频繁挖脚和跳槽之风,增加外在监管约束力。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