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企业深陷库存危机 美邦凡客被曝天量库存

时间: 2012-05-08 10:27:29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网友评论 0
  • 这足以让每一个服装业老板都心惊肉跳:2012年春夏款以及2011年秋冬款属于正常库存,其余的超过15亿元的衣服在仓库每滞留一天都意味着贬值。

这足以让每一个服装业老板都心惊肉跳:2012年春夏款以及2011年秋冬款属于正常库存,其余的超过15亿元的衣服在仓库每滞留一天都意味着贬值。

这是美邦服饰(下称“美邦”,002269.SZ)的现状,这样的衣服,留在仓库里,多一天,价格就下滑一点。这并不只是美邦面临的现状,凡客诚品、森马、海澜之家,大部分服装企业正在遭遇一场庞大的“库存战”。

日前,因互联网上盛传美邦、凡客库存巨大,甚至爆仓,《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赴以服装外贸加工闻名的嘉兴平湖市调查。调查发现,在平湖并未有如传言般的爆仓,但从海澜之家、美邦等服装企业的财报中,仍可以发现库存严重的痕迹。

仓库里的存货

浙江嘉兴平湖新仓镇罗马制衣工厂的店门口,停了不少上海来的车,这些从车间中拿来的残次品,都在工厂店打折出售。

运气好的话,或许还可以淘到一些日本的潮牌,一件普通的T恤,价格不过三五十元一件,这些瑕疵,基本上肉眼都很难识别。

这是江浙一带常见的一景,事实上,在江苏的张家港,浙江的湖州、宁波,常可以见到这样的场面。

这里,正是这场“库存风暴”的始发地,网上盛传,美邦和凡客库存量巨大的信息属实吗?“在平湖,整仓库美邦的成衣,整仓库凡客的裤子!工厂仓库基本爆仓!”

这样的传闻,或许太耸人听闻了一些。

在宁波的联丰立交桥附近的一家工厂,主要做日本的贴牌,整个仓库里,塞了不少的衣服,这些大部分是残次品,还有一些是积压的,因为客户的要求,许多商标都被剪破了,这些衣服,一般都是二三十元一件。

“宁波纺织服装产业外向度保持在50%以上,许多工厂都在做贴牌,出口市场主要以日本、欧盟、美国、东盟、拉美等地区为主。”宁波服装协会会长张晓峰说,所以在很多工厂都可以看到“抛售”。

本报记者在平湖的全塘镇和新仓镇看到,这里遍布服装企业,基本都是以做贴牌为主,这些企业的工厂里有一些库存,但并未见到类似“爆仓”的场景,比如在新仓镇最大的制衣企业茉织华的仓库里,可以看到一些库存,但数量并不大。

实际上,就算在平湖当地最大一家为美邦做代加工的工厂里,也很难发现大量库存,这家名叫平湖市琨梦达制衣的公司,就是美邦较大的代工厂之一,除了美邦,同时也为“凡客”做小量代加工。

这家工厂的仓库和大部分平湖的制衣厂并无二致,只有少量的几箱衣服放着,“如果有许多库存的话,一些工厂会选择工厂店的形式出售。”琨梦达制衣的总经理夏伟杰告诉本报记者,他们几乎就没有库存,美邦一般都是下好单就直接运走的。

“在‘蓝色天空’的仓库里,有一些美邦的货,这是在嘉兴地区的总仓库,但总的来说,量并不大,一般也只有几千万元的货。”夏伟杰说,他们以帮品牌做加工为主,美邦的付款速度还是比较快的,一般是先预付两成,拿到货后再付三成,拿货后一个月内结完余款。

在整个平湖,本报记者发现,也就只有一两家工厂有自己的工厂店,这些工厂店的规模都不大,只有一两家门面,就算在平湖当地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同样也很难发现美邦或者凡客的衣服。

天量库存

传言从何而来?或许隐藏在数据里。据海澜之家服饰股份有限公司3月8日在证监会网站预披露的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009年末、2010年末、2011年末,海澜之家的存货数量账面价值分别为13.05亿元、16.93亿元、38.63亿元,分别占当年总资产的50.21%、44.41%、56.82%。

这些天量的库存都可以在这些报表中找到蛛丝马迹。

同花顺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纺织、服装、皮毛业84家上市公司合计库存达708.32亿元,比2010年的567.42亿元增长了25%。

以这场“库存危机”中涉及的凡客诚品为例,据凡客诚品递交的上市文件,凡客预计从去年7月至今年6月将亏损10亿元人民币,并有高达14.45亿元的库存。

多家上市服装企业一季度季报显示,高库存仍然是难言之隐,其中森马库存13亿元,较2011年末增加30%;美邦库存23亿元,一季度营收26亿元;七匹狼、九牧王存货为5亿元和6亿元。

根据中金报告,美邦2012年春夏新款库存约为2.5亿元,2011年秋冬款库存为7亿元,2011年春夏款库存为8亿至9亿元,2010年秋冬款库存为5亿至6亿元,其余为更早款。根据业界常规,2012年春夏新款以及2011年秋冬款为正常运营库存,但其余的超过15亿元的货物皆为过季商品。

尽管在平湖,并未看到美邦的超量库存,但根据美邦董事、副总经理王泉庚2008年在美邦首次公开发行A股网上路演答投资者问介绍,美邦的物流仓储为自有配送中心与第三方物流相结合的模式,美邦产品主要由第三方物流企业负责运送至本公司总部、本公司配送中心和租赁仓库,结合财报数据可以判断,美邦23亿元的库存,或许大部分在其配送中心和租赁仓库内。

对服装企业来说,这些过季的商品,正在不断贬值中。温州服装商会会长郑晨爱表示,服装行业和其他行业并不相同,服装很容易过季,很难做到其他行业的“零库存”,也正因为如此,库存是服装企业最大的难题,解决十分不易,现金流很容易被压垮。

此前,就出现过有服装企业IPO未能通过,普遍猜测的原因就是存货周转率过低导致销售风险以及财务风险被急剧放大。

“服装企业的存活风险一直都很大,尤其是女装,国内许多企业都在学ZARA的上货速度,对时尚的快反应是国内服装企业一直在模仿的。”张晓峰对本报记者表示。

此前,美邦董事长周成建向外界表示,旗下品牌ME&CITY品牌服装的设计、试装、定稿、样衣制作、货量统计、大货生产、物流配送等环节,共需要70天的周转时间。

中国服装的平均货品周转天数为185 天,ZARA和H&M约为15到50天。

这70天,被认为是国内服装企业仅次于ZARA的最快速度,“一味追求速度,在设计、渠道其他方面都没有学到,这就会造成大量的库存。”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国内大部分企业库存的很大原因就是在渠道和设计上存有“重大缺陷”。

出路在何方

美特斯邦威的一位县级代理商张先生告诉本报记者,他有一个专卖店和一个专柜,三年前成为美邦的代理商,“但这几年都没有赚到什么钱,因为我加盟的店面并不多,加盟费也不是特别高,所以拿货折扣是五七折。”

除去人工成本、店面成本,他的盈利空间就十分有限,“再加上这两年打折活动非常厉害,所以只要美邦的直营店开始打折,我就基本赚不到什么钱。”

张先生透露,这样的局面导致到换季的时候,他就频繁退货,事实上,并不止一家代理商遭遇到类似的局面,由于直营店和代理商之间折扣也经常出现不同,这也是美邦近年来退货增加的重要原因。

“这也是我们一直担心的问题,对于工厂来说,一旦公司的库存压力太大,就会直接影响付款情况。”嘉兴一家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代加工厂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他在安徽、江苏等地有6家代加工厂,嘉兴的工厂现在的角色更类似于“总部经济”,以接单为主,今年以来,不少工厂的订单他都不愿意接,“付款速度太慢,而且一直有拖欠。”

对他们来说,风险加剧的背后,还有更大的考虑,一旦库存持续增加,总会出现压垮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这是服装企业,对时间有严格要求的一个行业,打个比方,三年前的货,已经基本是‘地板价’了,这是这个行业最无情的地方。”上述负责人透露,不少品牌都因为付款不及时,被他列入了黑名单,“这是唯一办法。”

美邦去年8月曾在深交所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透露,导致其去年一季度库存积压有三个原因:一是销售规模扩大,款式设计丰富;二是2010年入冬较晚,冬装销售周期延后;三是为应对年初用工荒给供应链带来的冲击,而安排了2011年货品入库。

按照行业的正常运作,10%~20%的范围被视作安全库存,也就是说生产1万件衣服,其中有1000件~2000件属于库存是家常便饭,这同时也在服装企业的可控范围之内。

如果只是用打折来解决库存的话,比如,李宁在年报中表示要加快清货渠道建设。 2011年,李宁的工厂店和折扣店数量分别达到269家和358家,几乎是2010年133家和180家的一倍。

李宁的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张志勇公开表示,2012年,零售店折扣率将达24%~25%,工厂店及折扣店折扣率为50%~53%。这对加盟商来说,几乎就是一场梦魇。这场库存危机一旦蔓延的话,一切确实皆有可能。

实际上,在这些服装快销商当中,也只有ZARA、H&M、优衣库等几家企业能够真正做到了库存的有效控制。在流程的精细化操作方面,国内企业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赵晖 (责任编辑:黄克琼)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