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印度合作进行中

时间: 2008-01-14 11:05:54 来源:   网友评论 0
  • 央视《对话》2008年1月13日播出“中国印度合作进行中”,以下为节目内容。

央视《对话》2008年1月13日播出“中国印度合作进行中”,以下为节目内容。

对话嘉宾:

中方:

王锦珍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副会长

周云杰海尔集团高级副总裁

何士友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

姜向阳中兴通讯印度公司副总经理

温枢刚中国东方电气集团东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陈立峰中国文思信息技术公司

李仁贵通用国际广告展览公司董事长

印方:

丹尼斯-沙玛印度政府商工部联秘

文少杰印度使馆商务参赞

拉吉夫-雅达夫印度贸易促进组织执行总裁

朗格拉让-?维拉莫印度印孚瑟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

萨库玛印度国家银行中国上海分行首席执行官

塔隆印度驻浙江绍兴县纺织制造企业代表

第三方国际视角:

梁红美国高盛投资集团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

张小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

(短片):

2007年12月底中国北京的一场南亚国家商品展上,南亚国家的商品吸引了中国企业和老百姓浓厚的兴趣。[参观者采访2][采访商务部副部长于广周:这次展览为了扩大自南亚国家的进口,改善南亚国家对华贸易存在的逆差问题,积极的一步]

300个参展商中120个来自印度。[采访印度参展商2]

近两年来,中资企业在印度的办事机构越来越多,上世纪九十年代时屈指可数的七八家企业,如今已经发展到十几家。这些在印度的中国企业既有钢铁、煤炭、工程承包行业的企业,也有从事电器生产、软件开发、通讯、汽车制造、土畜产品等行业的公司。

在中国绍兴,从事纺织品国际贸易的印度商户数量远远超过了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同期:外贸局长介绍当地印度贸易代表数量,常住和流动人口数量,增加的比例)(同期:中国人很亲切,希望中印友好关系长期发展下去,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商机,能有更多的印度朋友前来中国投资。)

近年来,中国与印度双边关系发展顺利,贸易总额持续高速增长,从2000年的29.14亿美元增长到2007年10月304.6亿美元,每年平均增长45%。2007年1至9月,中国在印度签定承包劳务合同额50.36亿美圆,完成营业额14.02亿美圆。截止到今年9月底,印度来中国投资合同额6.28亿美圆,实际投资1.91亿美圆。目前,中国是印度第二大贸易伙伴,印度是中国第十大贸易伙伴。

当一部分人还在停留在分析中国与印度已有的不同经济增长模式哪个更具有潜力的时候,两国的经贸合作已经做出了回答:在竞争中合作,提升两国在全球的竞争实力。未来的合作将是一个更大的舞台。

主持人:刚才节目一开始,我们在短片当中看到了一个吸引了众多人目光的展览,其实这个展览也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关注中印之间经贸往来的窗口,在今天我们对话节目的现场,我们就很渴望搭建一个平台,让所有的朋友可以近距离地看到中印之间频繁的经贸往来。今天无论是中国还是印度,都各自派出了他们的经贸代表团,来,现在我们掌声请出我们双方的团长,欢迎他们上场。有请。

王锦珍: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主持人:第二次见面。

王锦珍:第一次见面是在南亚国家商品展览会开幕式上,当时我跟沙玛先生会面,我觉得沙玛先生也是比较精神。

主持人:非常精神的一个人。

王锦珍:也非常健谈。当时我记得在开幕式之后,我跟沙玛先生做了一番交流,不仅谈了展览会的感想,而且交换了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一些信息,包括探讨了有关双方进一步扩大经贸合作的这么一种可能性。

沙玛:我们印度和中国加在一起,总的消费者人数是二十多亿。而我们的GDP加起来超过了四万美元之多,同时两个经济体,现在都在以接近百分之十的增长速度发展着,在目前的阶段,我们之间的经济联系,不管是贸易、投资,还是双边的这种技术合作,都是蒸蒸日上。我认为这种发展对我们两国的经济都带来巨大的好处。而且不光是对我们两个国家有益,实际上对世界经济的发展也是有益的。我认为这种态势还会继续下去。我们这个环节才刚刚启动,这种态势也会继续下去。

王锦珍:我第一次访问印度,是一九九二年,那一年正是印度开始对外开放,当时我是参加了一个国际会议。在这个会议上就有关是否对外开放印度的矿产业,印度的代表一方认为我们应该改革开放,另一方认为我们不应该开放,假如开放我们的矿产的话,就预示着出卖我们国家的资源,所以这个争论,当时我就回想到我们改革开放的初期,实际上对这个改革开放,还是有不同的争论。2002年之后,很多的印度商人,调到中国来进行访问,亲眼看到了中国的经济发展之后,他们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印度的商人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就是进一步加强同中国之间的经贸合作。

沙玛:从那次争论开始,我们已经开始向外去发展,去向外开放了。在过去四年当中,印度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我们也期待能够走出去,向国外进行投资。因此现在印度已经不是过去落后的面貌了,就像十年二十年之前的那样。

主持人:大家相聚在对话现场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和印度之间的经贸往来已经就日渐频繁了,我们接下来可以从我们特别准备的一个短片当中,来看一看双方的经贸往来。

我相信除了片中给我们带来的这些信息之外,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给我们贡献出,中国和印度之间经贸往来日益频繁的种种的现实。你们对这样的紧密合作有着怎样的憧憬和期待?都可以告诉我们。我们从印度朋友先开始。

观众:即使在制造业这个领域之间,中印之间都有很多的互补性,都可以吸引很多的贸易。以前印度主要的经贸往来是跟欧洲的国家,我们印度在中国进口很多,但是印度也有很多产品出口中国。

周云杰:两个国家都是十亿以上的人口,在家电电子领域是非常广阔的。刚才我进演播室之前碰到两位印度的朋友,一个是我们的参赞,一个是我们贸易促进会的执行总裁。他们两位都是海尔的用户。

文少杰:我确实是在用中国的彩电。两年前我买了中国的彩电,印度人所购买的中国制造的产品是越来越多了。我们两个国家双边经贸关系的发展最大的受惠者,就是我们两个国家的人民。

嘉宾:中印两国的话,合作领域很广。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领域就是基础设施。

主持人:基础设施。

嘉宾:包括像电力。

沙玛:除了基础设施以及其它的领域,甚至于纺织业、化工业、汽车制造都可以。我听说一件事,有的中国人去印度南方的一些地方,寻找一种椰子的纤维,是纺织业用得上,可以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用得上。这不是政府要求他们做的。只要两个国家开始对话,我们两国的人民一定有锐利的眼光,就会发现有无穷无尽的商机。

文少杰:刚才沙玛先生其实主要说的是制造业,大家都知道,就每年来说,我们印度制造业发展速度很快。但是我觉得其实服务业,两国之间的合作也是非常有前景的。比如在IT领域,我们印度有很多IT的领域来中国做生意。

主持人:在我们今天的现场非常真切地感受到,中印之间优势互补的这些领域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每一个领域的发展前景都是如此诱人。我特别希望能够在今天的现场,让我们把这些领域都充分打开,看看中印之间的经贸往来究竟在这些领域当中是如何来推进的。所以我们在今天节目现场,特别设计了一次模拟商务谈判。接下来我们就要请我们的两位团长,帮我们选择谈判代表。海尔的周总自告奋勇。我们印度方呢?来,塔隆。

谢谢两位团长,我们现在就请第一轮参加我们轻工制造领域商贸往来谈判的双方代表闪亮登场。欢迎他们。来。好,也谢谢两位团长。谢谢,谢谢。好,来,二位请坐。那我们先要来分清楚双方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塔隆:基本上讲我就是做纺织业。

主持人:塔隆是什么时候来到中国的?

塔隆:我是2000年来到中国的,已经是七年了,不短的时间了。

主持人:到中国飞机降落在什么地方?

塔隆:首先是在上海降落的,我当时一降落到了机场,我就没有办法想像。因为根据印度人的了解,我们对于中国的认识是有所不同的。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古老的传统的国家,但是我一降落,我觉得这简直太超乎我的想像了。这么漂亮的、这么发达的一个国家。

主持人:为什么会选择来到中国,而没有去其它国家?

塔隆: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的增长速度之快,包括它的基础设施,中国的计划和规划,可以说比很多的国家都是领先了十五年,所以我觉得这么干净整洁的基础设施是很有吸引力的。

主持人:塔隆在中国之行,其实上海只是一个经过,你的目的地是绍兴。当时心里有个什么愿望?

塔隆:绍兴是纺织业的中枢,不管是小的还是成长当中的,以及终端的高端的产品制造基地都是在绍兴。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最后我决定还是在绍兴开办这个代表处。在七年的时间里,绍兴柯桥的经济增长非常快,我没有办法想像这个增长速度,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城市都不可能达到这种增长速度。正是这个让我认为我当时的选择是明智的。

主持人:周总您是希望投资,还是希望招商?

周云杰:我们实际上已经在印度有投资了,投资是从去年开始谈判,然后今年开始签约的。

主持人:现在的投资规模是什么样的?

周云杰:目前我们投资的工厂年产冰箱能力大概是三十五万台,随着市场的拓展,我们会陆续扩大它生产规模。

主持人:第一次进去印度是什么时候?

周云杰:其实在我没去印度以前,我可能更多的是停留在对印度的了解。好多印度电影,很多年了,但是还非常喜欢,当时。

主持人:要不要我们唤起一下您的记忆,我们这有一些印度电影的旋律,唤起你一些美好的记忆。

这就是古老而年轻的印度,同样也是给了我们很多的惊喜,很多人对印度的印象还停留在最初我们看《流浪者》、看《大篷车》这样电影的时代。但实际上真正你踏上印度土地的时候,也会看到它的日新月异。

周云杰:对。

主持人:最初到印度的时候,您看到的印度市场的情形是什么样的,给我们描述一下。

周云杰:我们刚开始去的时候,印度市场首先消费者对中国产品不认同,印度有一个习惯,结婚的时候嫁妆是新娘要买家电的,当新娘买了中国冰箱的时候,他们感到要退货,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对中国不认识。而现在刚才看到,我们有很多很多用户使用海尔的产品,这关键就在于我们要了解印度好多特殊的需求。比如我们卖冰箱的时候,它的电压波动非常大,可能最低的时候到一百三十多伏,最高到二百八十伏。如果你的产品设计不是一个宽低压带设计的话,可能就不会适应印度市场。

主持人:无论是塔隆,或者是我们的海尔,在对方的国度现在都有了很好的发展。现在请你们两人来回忆一下,你们最初打算在当地做投资、做发展的时候,你们解决的第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

周云杰:我们主要是了解市场到底需求什么东西?用什么样的技术可以满足消费者?这是第一步。这个工作很痛苦,因为印度的气候它消费习惯都不太一样,那么我们做了这个调研以后,才回来以后做了技术方案的论证。技术方案论证成熟以后才找的商贸部门。在印度投资需要哪些程序,包括研究它的一些税收政策、关系政策等等。当然实际上印度对对外投资是没有什么优惠政策的。但是我们觉得印度是很大的市场,而且由于贸易上一些因素,只有在本土化才能使海尔在印度做大市场,所以我们选择了这种投资方式。

主持人:那塔隆呢?你当时在绍兴想要开展自己的这项事业的时候,你先做了什么?

塔隆:我第一个要做的事情就是沟通,克服沟通方面的障碍。现在在中国有不少人能够说英语,当时在绍兴能够说英语的人并不多,所以语言障碍对我来说是第一个要处理的。

主持人:沟通是非常重要的。能不能记得起当时在哪个问题的沟通上,可能双方存在着一些分歧?

塔隆:当时就是税收吧。因为你知道在印度,每一个做生意的人都得交税的。我当时刚来到中国的时候,我就不太清楚中国的税收制度是怎么样的。

中兴:我来自中兴通讯,我在印度工作过,像塔隆刚才提过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中国税收的问题。事实上我在印度的时候也碰到一个税收的问题。我困惑的是对于软件税这个问题,谁能帮我澄清一下,这个税的基准是什么?它适用于什么产品?或者什么样的软件?

亚大夫:如果你要去印度做生意,你不需要了解税收的问题,这没问题的。其实的话呢,我们有不少的大中小型的咨询企业,这些咨询企业可以给你提供税收和其它方面的咨询问题。他们都是专家,对于印度政府来说,我们也在尽量简化自己的税收制度和法律。这样的话,可能其实一些很小的中国企业去印度做生意,也都能够独立解决税收的问题。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