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雷士风波大结局:吴长江阎焱重归于好

时间: 2012-10-09 11:39:55 来源: 东方网  网友评论 0
  • 至于吴长江为何迟迟没能重返雷士董事会,阎焱说,“外资夺权说”是对上市公司的程序缺乏了解。”  朱海补充说,吴长江与阎焱最终达成和解,应该在8月28日雷士在香港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半年报的前两三天。

  吴长江成功回归掌管运营 雷士照明股价大涨

  所属分类:财经新功能放大观看

  “我刚学会了微信,很有意思。”阎焱拨弄着手机说。

  “你加我,我知道了。”吴长江回应了一句。

  “你怎么没给我回?”阎焱的话依然直率。

  9月29日,中秋节前一天,北京中关村某酒店三楼小会议室。雷士照明(02222.HK)创始人吴长江、赛富投资基金始创管理合伙人阎焱、施耐德电气(中国)有限公司总裁朱海,这三位过去数月“雷士风波”的主角坐在了一起。

  吴长江“回归”雷士负责运营已近一个月,这家中国最大的照明企业从崩溃的边缘“回过了神”,开始步入正轨。现在是时候对过去的风波作一个彻底的了断,告诉外界雷士已重回稳定的局面。

  这对曾被喻为“水火不容”的合作伙伴,如今却“私聊”起来,因为其实他们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人。

  还原

  斗气之争

  “雷士风波”一度被误读为外资争夺民族品牌。今年5月25日,吴长江因协助调查一名雷士在重庆的顾问而突然辞职,由阎焱、来自施耐德电气的张开鹏分别接替他出任雷士董事长和CEO。及至7月,吴长江协助调查一事结束,但仍未能回归雷士董事会。“阴谋论”一度甚嚣尘上。外界猜测,外资投资方联手欲从创始人手中争夺雷士控股权。

  当事者否定了“阴谋论”一说。吴长江承认,施耐德电气当初是由他亲自引入雷士做战略投资者的,“至今不后悔”。施耐德电气派人为雷士做管理诊断,也是雷士邀请的,并且支付了100万元的咨询费。

  “我们三方一直没有存在利益和权力纷争。”朱海说,所以不存在权力再平衡。如果把公司比喻为一辆汽车,主要经营者是汽车司机,“施耐德电气在雷士是‘搭车不开车’”,因为这辆车本身就有很好的司机和团队。

  那么,三方为什么弄到剑拔弩张?阎焱回顾说,外界以为一定是施耐德电气要夺权。其实,张开鹏5月25日获得任命,其他两位有施耐德电气背景的同事早就进入雷士了,这是吴长江与朱海商量的结果。其中,李瑞原是施耐德电气国际销售业务做得最好的人。

  “当初我们也有疏忽。”阎焱坦承,让施耐德电气加强雷士制度化管理,做企业咨询,进行内部审计,写了一百多页的报告。“没有想到员工反应这么大:施耐德电气派团队来了,派这么多人来走访,要进入雷士了!为什么会有人说民族品牌被侵占,我们也有没考虑周全的地方,让员工产生了误会。”

  赛富基金没想过所持雷士股权转让给施耐德电气,阎焱说,“我们从来没讨论过这个话题”。

  吴长江也坦言,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很多是误解、是缺乏信任,其实三方过去在战略、理念上是一致。“我们没有大的纷争,不理智造成公司出现了一些内乱。”

  至于吴长江为何迟迟没能重返雷士董事会,阎焱说,“外资夺权说”是对上市公司的程序缺乏了解。吴长江从辞职到回来都是有程序的。媒体每出一次报道,香港联交所都要求做澄清。没澄清前,无法安排吴长江回来。8月前,雷士董事会成立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没有完成相关事项的调查,因此也没办法让吴长江回来。“即使今天,吴总回董事会的法律程序也还没走完,比如现在还需要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客观讲,过去不是为权力,其实是斗气。我们(指他和阎焱)的性格,都比较强势。”吴长江说,“后来我们都冷静下来,再反省、反思,觉得我们为什么,大家都是有社会责任的人。为雷士、为员工,我们有这个责任。如果闹下去,对公司、对员工不利。”

  转折

  双方都释然了

  8月14日,雷士曾公告称,吴长江因与经销商利益捆绑、关联交易等原因,重回董事会不妥当。但20天后峰回路转,9月4日,雷士让吴长江以临时运营委员会负责人身份重新执掌公司经营权。其间公司再度出现员工停工、供应商停供、经销商停止下单的激烈行动。

  什么因素促使两位强人冷静下来,最终做出理智的决定?8月20日,吴长江以创始人的身份到雷士重庆万州基地,鼓励大家恢复生产经营。他当天还与地方政府进行了沟通。但吴长江否认转机源自外界因素。

  他回忆说,8月22日至24日这几天,他与阎焱深入交谈。“我们那天聊得很好,我说你们还相信我,我就做半年、一年也好,把公司经营理顺。如果你相信我,我就做;不相信我,我就走,你们再选人。如果认可这人,我的股票就放在这里;不认可,我就卖股票。”

  阎焱也说,“那天下午,在我北京办公室,和包括老吴在内的一群人聊天。第二天,老吴跟我说,他释然了。我们这有点像一个人相信宗教,有一天脑袋上放光了,想通了,悟了。”

  朱海补充说,吴长江与阎焱最终达成和解,应该在8月28日雷士在香港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半年报的前两三天。“他们俩都有了共识(那时我在休假),认为先搁置一些不必要的讨论,尽快以吴长江为首成立临时管理委员会恢复公司生产经营,未来逐步把(吴长江重回董事会的)程序走完,然后让公司进入长治久安。”

  吴长江也反思说,Andrew(阎焱的英文名)受西方教育多一些,讲求程序、流程。“我土生土长,对中国文化更认同,制度、流程重要,但最好的管理是文化的管理。这些方面可能大家分歧多一点点。”

  后来,大家达成共识,重新明确了各自的定位。

  “我希望在董事会成为‘被动’角色,不希望在公司经营上参与过多,因为我们的强项是投资。”阎焱称,他5月份接替吴长江是“被董事长”,现在希望尽快从董事长位置上下来。

  雷士引入施耐德电气,阎焱说,有两方面考虑:一是帮助雷士完善制度;二是帮助雷士打开国际市场。“施耐德电气不做照明、主要做电气,它希望通过雷士渠道,把电气产品配上去,这是双赢的局面。”

  “从公司和董事会角度,我们还是希望老吴在公司管理上是一个主角,这点也是共识。”但阎焱不忘提醒说,对上市公司来讲,一个好的企业,制度化管理的要求越来越高。

  第一财经日报 王珍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东方网 作者: (责任编辑:wmy521)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