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信期货死亡陷阱

时间: 2010-07-13 12:42:56 来源: 证券市场周刊  网友评论 0
  • 一段充满火药味的录音,再现了一家期货公司死亡全过程。
一段充满火药味的录音,再现了一家期货公司死亡全过程。老朋友突然反目、生意伙伴要瓜分利益、银行要低价拿到控制权。一场你死我活的控制权争夺中,商人、政客、银行纷纷浮出水面,联手布下了死亡陷阱。

6月底,青岛弘信期货董事长隋志先提供给《证券市场周刊》几段录音。

录音发生于2009年8月至今年3月。2009年7月28日,证监会撤销了弘信期货的业务许可,隋志先不服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随后找到了青岛证监局分管期货业务副局长殷建华理论,隋志先将跟殷建华的谈话进行了录音。

这段录音证据一定程度上再现了弘信期货死亡的全过程。 一场蹊跷的诉讼保全导致法院冻结了弘信期货的资金,青岛市政府同时召集利益方商讨弘信期货的重组。

紧随其后,青岛证监局下发了整改通知。不愿意交出弘信期货重组权的隋志先在整改期限之内要补足资本金。录音表明,证监局拒绝了隋志先向共管账户打入资金。最后利益各方难以实现对弘信期货的掌控,弘信期货在各方争夺中迅速死亡。

担保诉讼,老朋友隔夜反目? 弘信期货的死亡,秦龙是个关键人物。

秦龙是青岛森泰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森泰达”)董事长,1999年创办森泰达,从贸易一直渗透到轮胎制造的实业行业,并成为了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秦龙由于做轮胎生意,跟青岛黄海轮胎厂的实际控制人隋志先成了商场上的朋友。

隋志先拥有黄海轮胎厂,该厂以生产出口型轮胎为主。隋还拥有期货公司、写字楼跟酒店等产业。2006年,隋志先通过自己控股的盛安投资有限公司、福尔斯特公司等5家公司,以2600万元的价格成功购得弘信期货86.8%股权。

记者得到的合同文本显示,2008年5~6月间,隋志先与秦龙签了两份合同:一份是隋向秦订购68.75万美元的橡胶(资讯,行情),另一份则是秦向隋订购了价值600万美元的轮胎。隋志先说,当年隋通过福尔斯特公司开具了90天承兑汇票,作为给森泰达68.75万美元的橡胶款,但后者却一直没有发货。隋说,就在这期间,第一批价值600万人民币的轮胎已经下线,也迟迟等不来买家的提货。

两笔没有兑现的生意令隋志先的1000多万元资金受到秦龙的牵制,尤其是直接收紧了福尔斯特公司的资金链。2008年11月初,福尔斯特公司一笔600万美元的农行贷款到期后,隋拆借了弘信期货的630万元自有资金垫付了部分银行贷款。

2008年11月24日,隋志先与秦龙和中国银行达成了一个三方协议。记者得到的七方协议显示,在森泰达为黄海轮胎厂提供担保的中国银行1.4亿元贷款协议中,由隋志先旗下包括弘信期货在内的公司提供反担保。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隋志先表示,按规定期货公司是不可以为其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者其他关联人对外担保,违规担保一旦被查,监管部门会对弘信期货作出处罚。

隋告诉记者,签协议的时候,自己坚持要求在上述反担保协议的补充协议中,约定弘信期货只作为知情方,不作为担保方。记者看到三方签署的补充协议落款处,弘信期货的位置亦未盖公司公章,只有法人代表隋志先的个人私章。

第二天,秦龙一纸诉状递到了青岛南区法院,森泰达公司以帮助隋名下的黄海轮胎厂偿还了城阳支行4000万元贷款为由提起诉讼,因为弘信期货等关联公司为黄海轮胎厂提供过反担保,关联公司被同列被告,被冻结相应财产和银行账户。

隋志先说当时他一下子懵了,心想,森泰达公司根本没有替黄海轮胎厂还任何款项,秦龙意欲何为?

由于弘信期货的银行户头被冻结,原先计划20日内还上的拆借款便不能入账,致使弘信期货的资本净额下降为1450万元,与证监会要求的1500 万元有了差距。按照隋志先的说法,这时候他才想起,秦龙早在2007年便有意以800万元价格入股弘信期货。

2009年1月7日,中国银行对青岛黄海轮胎厂及弘信期货等公司提起诉讼,并查封相应资产和银行账户,弘信期货公司在工商银行的661万元资金被查封。

中国银行的诉讼使弘信期货的资本净额进一步减少,只剩下了约767万元。及至当年2月,弘信期货的资本净额约为760万元。2009年2月20 日,青岛证监局下达了《关于对弘信期货经纪有限公司限期整改并限制业务的通知》,要求弘信期货在2009年3月31日前,使净资本符合《期货公司风险监管指标管理试行办法》的要求。

2009年5月11日,森泰达公司突然撤诉。隋志先告诉记者,当时他还多方打听秦龙到底在中间扮演什么角色?然而,事情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隋志先的预想。

  黄雀在后,政府要来抓你?

  隋志先说自己跟弘信期货被推进了连环局,真正的主角交通银行控股的 交银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交银信托”),以及在青岛官场也颇有人脉的赵兴伟控制的中海联置业有限公司这时候才粉墨登场。

  在正式登台前,上述两家企业与隋可以称得上是交情甚笃。根据隋志先的说法:2007年8月,交通银行发放给隋志先一笔贷款,隋志先将其拥有的弘 信期货58.65%的股权作为质押。同期,隋旗下公司多笔贷款到期,赵兴伟也慷慨解囊给了隋一笔钱用以过桥,隋志先将其手上剩下的27.95%弘信期货股 权作为质押。

  隋志先告诉记者,早在2008年下半年,由交通银行青岛分行行长陆涛出面,曾邀请隋到上海去洽谈合作事宜,希望可以受让隋志先51%的弘信期货 股权。隋志先称,赵兴伟也表示过,愿意将之前的借款转为入股钱,入股弘信期货。

  引进交银信托作为弘信期货大股东,好处显而易见:弘信期货拥有青岛本地惟一的一张期货牌照,将来在其他城市设的网点,其客户保证金和交易资金, 每天在全部交易结束后,要通过银行系统转换回到青岛总部。股指期货即将放行,如果引入交银信托这么有实力的大股东,未来的“钱景”不言而喻。

  隋志先说,自从接下弘信期货,自己不仅为期货公司购买了高档办公楼(该固定资产未注入弘信期货,但归弘信使用),创办了金融会所,还全面升级了交易 系统。隋告诉记者,当时交银信托想收购弘信期货,自己认为价格可以就卖,于是报出了7600万元的卖价。

  2008年6月,弘信期货拿到了金融期货经纪业务的资格。由于证监会早已明确不再审批新的期货公司,而股指期货只能由期货公司独营,这导致期货 公司壳资源开始变得紧俏。隋志先说,陆陆续续的,也有一些其他公司找到自己谈股份的事情,其中青岛宏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代葫芦岛渤船重工船舶修造总公 司)报价为2.7亿元。

  但隋志先溢价5000万的报价与交银信托的心理价位相差甚远。录音中,殷建华对隋志先说:“你要价太高了。”隋志先告诉记者,2008年2月3 日,殷建华把他叫到了青岛金融办,金融办主任白光昭要求他把弘信期货的重组权交给交通银行,但是被他直接回绝了。

  隋志先说,2008年2月4日,政府成立工作小组,由殷建华带队共计6人到弘信期货法人办公室,放下了狠话“政府的意思是弘信期货必须交出来, 不交的话,期货公司得死”。

  隋提供的录音中,赵兴伟说自己在2009年通过请托青岛市政府高官,得以参与到弘信期货重组中。录音中,赵兴伟还劝戒隋志先交出重组权:“你要 不交出来,政府可能要采取行动,要来抓你,而且还要给你关了”。

  釜底抽薪,别怨我怨天?

  2009年2月20日,隋志先收到限期整改通知书时,也仅仅将其视为一个正常的形式,如果在规定时间内,将弘信期货的净资本额补足,一切纷争又 都可以平息。

  记者得到多份证明信,是原弘信期货客户邴妮、程文学、李延文、吕良军等写的。证明信中表明,2009年2月21日起,青岛证监局期货处和其他部 门人员,分头通知弘信期货所有客户撤出资金,转至中证期货和南华期货公司。青岛证监局的釜底抽薪,让弘信期货当年2月底的交易量降为零。

  隋志先告诉记者,事后他才了解到,重组的计划甚至已经安排就绪,青岛市政府方面在2009年1—2月间相继开了3次关于弘信期货重组的会议。

  为了取得开会内容的证据,隋志先跟赵兴伟吃饭,并将谈话进行了录音。录音表明,在赵兴伟曾参与的一次会议上,包括青岛市分管金融的副市长、交行 青岛分行行长陆涛和赵请托的官员之子等人皆列席。

  录音还表明,赵兴伟等人参加的重组会议商定,在隋志先拒向交行交出重组权的情况下,采用折中的办法:由赵兴伟出面代持隋86.80%的股权主持 重组,这其中交银信托占股近60%,剩下近30%股份由赵与隋均分。作为安抚的条件,由青岛市政府出面替隋解禁被法院冻结的资产,并恢复中国银行的授信, 用以还关联企业债务。

  隋志先说,2009年2月27日,青岛证监局局长姜岩将隋志先叫到办公室,命其三天内交出弘信期货重组权,让隋“断肢保命”,这句话让隋志先刻 骨铭心。记者致电姜岩,姜岩表示不清楚此事。

  隋志先说自己想补足弘信期货资本金,青岛证监局根本不给他打款的机会。“在没到期之前,就是说3月31日之前我要把钱打上,你不让我打。”隋志 先后来找到殷建华理论,殷告诉隋,当时隋向交行的要价太高了,因此“当时即使把钱打进去,也会被牵进去,担保还有法院判决,这是人家的杀手锏”。

  录音中,殷建华对隋说了一句令人胆寒的话:“别怨我,怨天,我怕你把钱存上,将来连个生活钱都没了。”隋志先如今的困窘倒真应了殷建华的话。

  记者电话采访殷建华,殷表示期货牌照撤消了就是撤消了,至于重组的方案,他不了解。

  2009年4月1日,因整改期限届满,青岛证监局下达了《关于将弘信期货经纪有限公司休眠客户资金和相关资料移至中证期货有限公司青岛营业部的 通知》,至此,弘信期货基本名存实亡。

  隋志先说,青岛市政府认为自己会上访。这个曾经的富豪于是被作为重点上访户对待,4月下旬被“限制居住”在青岛一酒店长达18天,公安局派人 24小时看守。

  2009年5月初,隋志先重获自由,但更坏的消息还在等着他。6月12日,弘信期货收到中国证监会期货部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事先告知 书》,称:因净资本不达标,并经过整改未达到要求,拟关闭许可,并告知弘信期货公司有陈诉和申辩的权利。

  2009年7月28日,弘信期货再收到《关于对弘信期货经纪有限公司采取撤销期货业务许可并关闭所有分支机构措施的决定》。称依据《期货交易管 理条例》第五十九条第四款的规定,撤销弘信期货全部期货业务许可,关闭弘信期货所有分支机构。

  2009年9月7日,弘信期货依法向中国证监会提交行政复议申请,当年12月18日,公司接到证监会【2009】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 原撤销决定。2009年12月30日,弘信期货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中国证监会提起行政诉讼状,请求撤销上述决定。2010年6月3日,北京市第一 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弘信期货一审败诉。

  6月18日,弘信期货向北京市高级法院提起上诉。对于现在的隋志先来说,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事发后,隋氏企业在所有银行都有了不良贷款记录, 对于以出口制造为主的隋氏企业而言,长期靠银行贷款来滚动发展,一旦源头活水断绝,企业也无法正常运转。今年年初,隋志先停下了包括黄海轮胎厂在内的所有 企业运转,员工也被遣散回家。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 (责任编辑:球虾)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