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后金融危机时代更需要股指期货

时间: 2009-09-14 13:39:39 来源: 期货日报  网友评论 0
  • 时至2009年的9月,中美经济刚刚引领全球踏上复苏之路,我们就再次迎来了股市的暴跌。后金融危机背景下我们虽然奇迹般地结束了衰退,但是这种复苏并不稳定,这条道路也会有所起伏。在后金融危机时代,我们更需要股指期货。

  三年前的9月,前所未有的中国股市大牛市正拉开帷幕,股指期货也开始被市场广泛关注。两年前的9月,全球经济一片红火,但次贷的阴影开始在地下蔓延,我国股市也在冲击最后一波新高,股指期货成为万众期待的明星。一年前的9月,A股历经轮回重新回到2000点,金融危机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在其后的泡沫崩溃后股指期货再次被千呼万唤。时至2009年的9月,中美经济刚刚引领全球踏上复苏之路,我们就再次迎来了股市的暴跌。后金融危机背景下我们虽然奇迹般地结束了衰退,但是这种复苏并不稳定,这条道路也会有所起伏。在后金融危机时代,我们更需要股指期货。

  股指期货是资金进出的天然良港

  在金融危机中,期货市场是表现最好的资本市场。虽然历经了大宗商品的牛熊陡转,但期货行业一直保持稳定,鲜有期货公司倒闭。我国的期货行业也不外如是,在去年10月百年一遇的连续全面跌停行情出现后,并没有大面积穿仓现象出现,更没有期货公司因此破产。资产价格大幅回落,期货市场给予现货企业最大的帮助。在危机集中爆发期间,有色金属价格波动最大,但有色金属行业由于全面参与了期市套保而转危为安,期货市场可谓危机下最佳的避风港。金融期货是现代期货市场的主体,股指期货更是重中之重。股指期货是股市系统性风险的最佳对冲工具,无论是建仓还是换仓、减仓,都可以利用股指期货来规避相应的价格波动风险。

  由于市场机制尚不健全,我国股市炒作风气严重,频现暴涨暴跌行情。2007年的大牛市中月涨千点也稀松平常,到年底发现整年涨幅为负的股票为零,最差的也达到了13.76%。同时2007年总市值亦快速增长,年底两市总市值超过30万亿元。其中按11月15日收盘价计算,年中发行的94只新股总市值就达14.66万亿元,远超2006年年底深沪两市的总市值。当然,暴跌给股民的痛苦远比暴涨的惊喜来的更深刻。在2007年牛市中也夹杂有“5·30”大跌和10月调整,2008年从6月3日到17日的10个交易日里上证指数从3456.58点暴跌至2794.75点,并首次创下“十连阴”纪录。

  我们都知道,股指期货可以熨平证券市场的不合理波动,保障市场长期投资价值和财富效应。当前全球经济在中美的带领下逐步走出衰退,但这种局面还面临很多挑战,经济再次下行的风险依然存在,经济的不确定将会直接反映到证券市场。因此,后金融危机时代的经济复苏期,证券市场的不确定性将更强,波动更加剧烈,对股指期货这个天然良港的需要更加迫切。

  复苏路上需要股指期货护航

  今年以来,全球主要股指及估值水平显著回升,其中日经指数225、英国金融时报指数、上证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处于第一集团,基本回到2008年年初的水平。股市是宏观经济的晴雨表,与全球经济走势基本一致。2009年第一季度全球主要经济体均达到危机以来的最低点,主要股指的估值水平也在此时探至最低。随着“量化宽松”政策的普遍应用,流动性重新回流,加上对未来通胀的预期,主要股指在第二季度呈现快速回升态势。而随着上半年我国经济迅速企稳和美国经济走出衰退,全球经济有望触底回升,这也从股市的表现得到了一定体现,但这并不意味着全球经济复苏态势就此确定。

  我国作为此次危机中最有力的领涨引擎仍然面临着诸多问题,经济增速回升主要依赖大规模的投资和激增的信贷,上半年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高达88%,信贷投放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7.37万亿的天量,远超历史上任何一年的投放总量。这种极度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不可持续,下一步经济增长的接力棒还需要出口或消费来承接,但这又谈何容易,出口需要依靠其他国家的复苏水平和外贸政策,而消费又是我国长期以来的弱项,2009年“保八”不难但重新平衡乃至优化经济结构却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任务。进入第三季度以后,信贷洪峰突然退潮,货币政策正在微调,房贷政策再次收紧,市场已经发出要两次探底的声音,在第三季度数据出炉前A股不免会在犹疑中反复振荡。

  美国第二季度的经济数字非常鼓舞人心,第二季度实际GDP环比增速为-1%,同比增速为-3.3%,均好于预期;同时,修正后的2008年第二季度至今年第一季度经济环比增速分别为1.5%、-2.7%、-5.4%和-6.4%,同比增速分别为2.1%、0.7%、-0.8%和-3.9%,与第二季度经济数据比照经济触底迹象明显,但据此就说美国经济开始复苏还缺乏说服力。首先,细分GDP组成结构主要还是来自政府投资的提升,个人消费仍未见回温,然而消费才是美国经济成长最主要的推动力。根据美联储的最新数据,美国7月份消费贷款余额年降10.4%,至2.472万亿美元,连续第六个月下滑。同时,美国的就业水平和居民收入水平仍处于低点,美国劳工部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美国的失业率短暂回调后8月份再次走高,达到了9.7%,为26年来的最高水平,愈发逼近1982年10.8%的峰值。不少经济学家预测,美国失业率今年年底将达到10%。在全球其他地区,如欧盟、日本等经济体是否走出衰退也有待检验。

  总之,全球经济衰退的阴影仍未完全退去,经济复苏之路并不平坦,这些因素都会反映在证券市场上导致股指剧烈波动。年初以来,我国股市开始走出低谷,随着对全球“量化宽松”政策导致通胀的预期影响,股指也节节攀升。在第一季度我国经济出现触底企稳迹象后,复苏预期开始推高股指;在第二季度数据一片大好的情况下,股指迎来了阶段性高峰。而当天量信贷不再持续,当股市内信贷资金遭遇严查,一片阴影便逐渐笼罩而来。继之复苏的预期消化殆尽,新数据不甚乐观,已经出现泡沫化的股指应声而落。8月17日,沪指报收2870.63点,跌176.34点,跌5.79%创出年内最大单日跌幅,而次日又大涨162点,涨幅达4.52%。无独有偶,9月7日刚刚暴跌192.95点,跌幅6.74%再次刷新本年单日跌幅,两天后又大涨130.05点,4.79%的涨幅创出年内单日第二大涨幅。在这种背景下,股指期货应当顺势而出,平滑指数波动,帮助投资者规避此类系统风险。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期货日报 作者:胡俞越 谷庆林 (责任编辑:alexmls)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