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核心合作方成“弃子” 赛隆药业高毛利或难维持

时间: 2017-09-01 10:06:00 来源:   网友评论 0
  • 珠海赛隆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赛隆药业”)两大主导产品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液(西南药业生产)、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山西普德生产),由于公司没有生产条件,都是委托第三方进行生产。

作者:杨超 来源: 号外财经网


珠海赛隆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赛隆药业”)两大主导产品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液(西南药业生产)、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山西普德生产),由于公司没有生产条件,都是委托第三方进行生产。


《号外财经》发现,赛隆药业把核心产品委托他人生产的模式让公司的独立性存在重大隐患,未来如果上述两家公司不再接受公司委托,则公司将无法进行正常运作。而誉衡药业在收购山西普德全部股权后仅1年后,就急于出手将山西普德卖给仟源医药(300254.SZ),虽然方案被证监会否决,但从中可以看出山西普德的实际控制人还在不断变化中,这种变化也让赛隆药业与山西普德的合作模式面临重大风险,赛隆药业基于这种模式所产生的高毛利率也将面临重大波动风险。


对合作方过度依赖的结果是,在西南药业生产的GM1注射液被召回、部门产品不达标无法销售的情况下,公司选择“自己承担责任”,而不向对方进行索赔,个中原因耐人费解。


核心产品委托生产 独立性成重大隐患


赛隆药业的两大主导产品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原料药(岳阳赛隆生产)及注射液(西南药业生产)、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山西普德生产)。其中,赛隆药业与山西普德、西南药业的合作制剂模式是由公司负责药品研发工作,分别由两家公司进行合作制剂的生产,公司负责相应制剂的全国总经销。


值得注意的是,赛隆药业将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的专利使用权无偿授予山西普德,生产批文也归山西普德所有,仅新药证书由双方共同持有。合作期限为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的注册批件有效期为准,如合作品种完成再注册,合作期限同步顺延至再注册有效期满之日。


在自身没有生产条件的情况下,委托山西普德对公司的核心产品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进行生产,公司的独立性存在很大隐患,也引起了证监会的关注。

\

此外,《号外财经》还注意到,山西普德100%股权在2016年拟被仟源医药收购,虽然山西普德现任总经理万程及仟源医药实际控制人之一的赵群均书面确认,如果仟源医药成功收购山西普德,则山西普德与赛隆药业的合作将继续按照约定的执行。


但是上述书面协议并没有法律效应,后续如果仟源医药不让山西普德继续合作,则赛隆药业的核心产品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将面临致命冲击。


“仟源医药对于普德药业的收购已于2017年8月被否,意味着公司未来仍将与誉衡药业进行合作,普德药业与公司的合作将继续。”赛隆药业对《号外财经》表示,公司的核心产品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是由公司指定原材料采购、持续对山西普德的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生产提供技术指导和支持并参与质量控制、负责成品销售。生产中,发行人向山西普德提供了生产技术资料,根据监管对产品标准的不断升级而持续改进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的工艺水平。因此,公司与山西普德是合作生产的关系,主营产品具有独立性。


山西普德成“弃子” 高毛利率或难维持


《号外财经》发现,赛隆药业在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过度依赖的山西普德,其实际控制人在2015年刚刚变成为誉衡药业,而在1年后,誉衡药业就欲把山西普德全部股权出让给山西普德,虽然方案被否,但誉衡药业急于出售山西普德股权的急切心情显而易见,而实际控制人的不断变更是赛隆药业与山西普德合作模式的最大风险,这种风险也为赛隆药业的高毛利率埋下了“不定时炸弹“。


2017年8月15日,中国证监会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对仟源医药申请的2016年度创业板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进行了审核。根据发行审核委员会的审核结果,仟源医药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未获得通过。

\

资料显示,2015年1月23日、2015年2月9日,誉衡药业第三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2015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先后审议并通过了《关于收购山西普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85.01%股权的议案》,誉衡药业与拉萨普华领先投资有限公司、胡成伟、西藏富思特投资有限公司、天津宸瑞财富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天津元祥华创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以23.88亿元收购该5名股东持有的普德股份85.01%股权。


2016年4月,胡成伟根据《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将其持有的普德药业剩余10.27%股权过户至誉衡药业名下。

\

上述股权转让后,山西普德成为誉衡药业的全资子公司。


而在1年后,誉衡药业再度转手,拟将山西普德的全部股权卖给仟源医药,虽然此次方案被证监会否决,但从中可见山西普德的实际控制人在不断的变化中。

\

从上述情况可以看出,誉衡药业急于出手山西普德全部股权的急切心态,可以预见,以后誉衡药业再次出出售誉衡药业的可能性较大,因此山西普德的下一个实际控制人将会是谁还无法判断。


在《号外财经》看来,每个实际控制人的想法都不相同,在新的实际控制人的思想下,山西普德是否继续与赛隆药业采取这种只收“加工费”的模式存在很大风险。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赛隆药业的主要品种集中在GM1注射液(西南药业生产)和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上(山西普德生产),2015年,两者销售额占公司总销售额的93.92%。这两种产品通过与西南药业和山西普德进行合作,由合作方获取生产批文,公司负责药品的全国总经销。在与山西普德的合作中,由山西普德负责代为采购,山西普德不对该部分采购金额进行加成,山西普德实际收取的金额仅为加工费。公司实际向西南药业支付的采购费用也仅为GM1注射液的加工费。


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赛隆药业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5.76%、56.86%和54.97%,处于较高水平。公司如此高的毛利率与上述模式有着很大关系,后续如果山西普德更改与公司的合作模式,则公司的高毛利率或将难以维持。


药品出现质量问题不索赔


类似的情况,赛隆药业主业销售产品GM1注射液也是公司委托别的企业进行正常,即西南药业生产。虽然公司表示公司的独立性问题不大,但从西南药业生产的GMI注射液两次出现问题,而公司都没有向西南药业索赔,自己承担全部损失的情况来看,公司的独立性存在很大隐患,生产命名被别人把控,遇到这种情况也就没有为自己争取利益的筹码。


2016年,由西南药业委托加工的部分批次GM1注射液,在成品检验过程中,技术指标未达到相关检测标准,预计无法对外销售,赛隆药业对该部门产品GM1注射液全额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415万元。


上述GM1注射液生产所用的原料为2015年生产,出厂检验时最大单杂项检测结果为0.46-0.48%,符合国家新标准。但投入制剂生产,按工艺灭菌后,成品单杂上升,经检测不符合新标规定。


让人疑惑的,赛隆药业将责任全部“包揽”到自己身上。


对此,本次产品出现质量的直接原因是公司在原料药生产时没有预留杂质在制剂生产过程中的上升空间,西南药业仅负责将原料药加工至成品,不存在该次制剂生产过程中未履行的情况,因此赛隆药业承担本次制剂产品销售的损失,未向西南药业追索。


而赛隆药业2013年受GM1注射液协助召回事项的影响而计提减值损失1,643.21万元,发行人于2014年12月已将该部分受影响GM1注射液274.28万支报废处理。公司也没有向西南药业进行追索,而是自己承担风险。


“GM1注射液第一次召回,西南药业已尽到其作为生产方应尽的责任,发行人与西南药业就召回原因已达成共识,临床不良反应实际为药品本身引起,并非西南药业在药品加工上的差错导致。”赛隆药业对《号外财经》表示,第二次召回,即计提存货跌价发生的直接原因为公司在原料药生产时没有预留杂质在制剂生产过程中的上升空间,西南药业仅负责将原料药加工至成品,西南药业在该次的制剂生产中不存在未履行职责的情形,因此由发行人承担此次制剂产品销毁的损失,未向西南药业追索。


对于赛隆药业的生产模式问题和其披露的数据与山西普德披露的数据问题,《号外财经》将会持续关注。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