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未雨绸缪应对外汇业务变局

时间: 2020-02-29 13:55:33 来源:   网友评论 0
  • 突发的新冠肺炎情对许多行业产生了负面影响。对此,银行应积极引导受困企业运用多种渠道,减轻由此给外汇业务带来的冲击。

作者 | 陈国松  兴业银行广州分行

来源 |《中国外汇》2020年第5期


要点


突发的新冠肺炎情对许多行业产生了负面影响。对此,银行应积极引导受困企业运用多种渠道,减轻由此给外汇业务带来的冲击。


在目前国内上下游产业高度分工,国际产业链深度融合的背景下,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许多行业均产生了负面影响。对于跨境外汇业务而言,不仅要面对国内经营困难,而且还面临着国际环境的挑战。借助境内银行的帮助,一些跨境企业成功化解了由于突发疫情所遇到的经营压力,这些经验值得借鉴。


经营困境 


尽管全面评估新冠肺炎对世界经济造成的后果还为时过早,但此次疫情已使得国内包括跨国公司在内的不少企业,受到严重冲击。其中跨境企业中的中小微企业由于抗风险能力较弱,受损程度更大,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应对危机的资金准备不充分,导致当期现金流承受了较大的压力。受停工或延期复工的影响,许多企业一方面面临着客户和订单的流失,另一方面还要维持工资、租金、利息成本等刚性开支,加上没有替代的融资方案,致使企业收入锐减,造成被动式信贷违约,经营状况恶化。


二是进出口贸易型企业面临违约索赔风险。由于在国际贸易融资、收付汇方面经验不足,对国际贸易规则和条款不熟悉,在业务开展时未能预留对市场风险变化的应对措施,很多外贸企业因受国内突发疫情导致银行延期复工的影响,无法如期对外交割产品或资金,面临违约风险;另有部分出口型企业则因疫情而出口受阻,导致存货激增。


三是突发疫情造成汇率、利率的波动,导致部分企业的成本和收入需要重估。如一些进口型企业或进口方向为外币融资的企业,由于人民币贬值导致采购成本或购汇成本上升,直接吞噬了业务利润;部分出口型企业,也因以人民币计价的上游端国际原材料价格由于人民币汇率下跌而被动造成采购成本上涨,进而削弱了产品竞争力。


应对之道


汇率方面,受疫情冲击,人民币汇率压力陡增。开年后,国内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连续三个交易日下跌,分别调降373个基点、530个基点和44个基点,致使离、在岸人民币汇率双双再次跌破7.0关口,导致进出口企业汇率风险大幅上升。金融市场方面,人民银行分别于2月3日和2月4日以公开市场操作累计投放流动性1.7万亿元,充分显示了央行稳定市场预期的决心。这有利于进一步缓解市场流动性紧张的局面,引导利率进一步下行,缓解实体经济的经营困局。以下几个相关案例,或可带给我们更多的启示。


案例一:线上化工具解决进口付汇


M公司为一家从事氯碱化工的跨境进出口企业,主要生产消毒水、消毒洗手液等物资,是防疫物资重点生产企业。突如其来的疫情,急需企业大量进口海外原材料以满足满负荷生产的要求。M公司生产所需的主要原材料是电石、氯乙烯单体等,主要是由一家日本企业供应,双方以信用证作为结算方式。按照以往的惯例,开出的信用证到期付款日最早也要在三个月以后,且供货方要求款到才能发货。鉴于疫情防控工作不容一丝延缓,M公司紧急联系了国内结算银行,希望能尽快向境外付款,以使原材料能尽快入境。


上述问题通过企业与经办银行协商修改信用证就可以解决,因此并没有太大的困难。主要问题是,其时正值国内春节假期,又叠加疫情使国内很多行业延期复工,经办银行无法在短期内调动各岗位员工同时回行办理,而企业财务人员也无法到位,如果等到全部复工后再办理业务,就会错失最佳货物进口时机。好在企业开通了银行在线网银单证系统、单一结算平台等线上化结算工具,在银行的指导下,企业线上无纸化办理了提交业务指令,及时解决了业务资料往返传递困难的问题。最终,结算银行在只有少数相关单证系统及信贷系统人员参与处理系统流程的情况下,以最小的成本解决了企业的燃眉之急;同时,还通过在线融资系统为企业提供了部分融资。线上化结算工具的使用,极大增强了企业面对疫情的应对能力。


案例二:解决跨境货物交付问题


H公司为保税区的一家德资制造业企业,是全球唯一一家能够提供适应各种地质条件、各种口径的全系列尖端隧道掘进设备供应商。


2019年,H公司与境外客户签订了5台价值2.8亿元的隧道挖掘机销售合同,双方约定于2020年2月5日从国内南沙港码头装船出口。但因应疫情影响,国内运输公司和港口码头的复工日期均调整为2月10日,所有装船出口手续都会相应延迟,致使H公司面临着每天高达12000美元的船舶滞港费,还要承担延迟交货产生的巨额罚金。H公司表示,其自身所属的制造业行业本来现金流就很紧张,如果疫情不能在短期内好转,公司经营将可能持续恶化。


鉴此,境内结算银行根据国际贸易争端处理经验,协助H公司通过援引不可抗力条款尽可能免除其违约责任。在银行的业务指导下,H公司向市贸促会紧急求助,并通过中国贸促会商事认证线上平台当日提交了佐证材料——新冠肺炎疫情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书;同时H公司也积极争取到了国外客户的谅解。这些举措帮企业尽可能挽回了疫情损失。


案例三:跨境融资渠道的运用


J公司为一家大型外商投资餐饮连锁企业。受国内疫情影响,春节期间J公司为应对疫情被迫暂停营业,大量客户退订了年夜饭,企业错失春节聚餐的消费高峰,营收降至冰点。雪上加霜的是,企业在春节期间买入的大批备用存货因无法营业而变质,再加上还要承担员工工资、店面租金,致使企业营运资金非常紧张,经营陷入困境。春节期间,国内银行都未营业,企业也无法从银行获得资金解决现金流困难。


餐饮业是一个高度依赖现金流的行业,企业不销售就没有收入且有大量固定成本支出。幸运的是企业母公司2019年在香港上市,母公司在境外具有一定的融资实力,且账上留存有一定数量的募集资金,企业可通过外商对境内公司增资、跨境资金池和向境外母公司借外债等形式,调入境外资金。最终,J公司根据境内银行设计的方案,通过跨境资金池协调境内结算银行提前进行了账务处理,使企业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了境外母公司的资金支持,摆脱了境内流动性困境。


案例四:汇率风险管理


S公司是一家从事冷冻食品的跨境进口企业。为把握春节销售旺季的机遇,企业赶在春节前向境外巴西供应商预订了大量冷冻肉类货物。双方约定,货物到港后S公司以到港当天汇率向境外供应商购汇付款。春节前,国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大概在6.8—6.9左右,S公司认为该批货物为国内紧俏物资,销售回款极快,同时短时间内汇率波动不大,按照6.85的汇率进口,这批货物利润率超过了10%。然而,国内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使得S公司的采购成本增加,加上国内消费市场需求骤降,S公司面临需求端和成本端的双重压力。经过测算,如果按照当前汇率购汇,采购成本将显著上升,更何况国内需求低迷,就算货物入境也很难实现好的销售。鉴此,S公司最终接受了银行根据国际贸易业务处理经验提出的建议,选择了将货物在境外转手卖出。虽然这一建议帮助企业挽回了业务损失,但这次突发事件仍对企业当期经营产生了较大影响。在银行的建议指导下,企业开始重新审视汇率风险管理的必要性。


业务展望


这次疫情暴露了很多跨境企业在应对危机时措施不足的问题。境内银行可以充分发挥自身在国际业务中的经验优势,帮助跨境企业做到未雨绸缪。企业只有在顺境时做好流动性管理,才能在逆境中应对危机,化危为机。


一是境内银行应积极引导跨境企业加强线上化结算工具的使用。此次疫情期间,国内银行营业时间延期,打破了很多跨境企业原来的国际结算安排。特别是国际贸易进口融资方向,国际信用证和进口押汇、海外代付等融资品种,都约定有明确的融资到期日,未能到期付款将直接触发跨境企业的信用危机和经济索赔损失。目前,国内结算银行依托金融科技支持,多数已推出了多渠道、全方位的线上结算产品,企业跨境结算,特别是货物贸易项下的结算及融资,已完全可以实现线上无纸化操作,企业足不出户便可自助、安全、便捷、高效地完成各类银行业务。这次疫情使线上化结算工具的优势凸显,也使很多企业认识到,作为结算的发展趋势,线上化结算工具也是一种应对突发危机的有效的补救措施。银行应督促部分接受程度较低的企业提高对线上化结算工具重要性的重视。


二是银行应引导跨境企业加强对贸易条款等国际规则的学习,积累危机处理经验。如本文“案例二”的做法,就是一种有效应对风险的补救措施。借助银行指导,跨境企业在遇到此类突发事件时,可以积极向国际贸易管理部门寻求开立此类不可抗力证明文件,通过政府部门的力量来缓解外部冲击。然而,国际贸易中跨境企业虽可在不可抗力规则下对突发事件免责,但不可抗力条款的内容主要是规定不可抗力事故的含义、范围、以及不可抗力事故所引起的后果,而且对不可抗力也并无确切和统一的解释。这很容易导致当事人之间发生纠纷这次疫情也警示企业,应在货物买卖合同中细化不可抗力条款的内容,其至少应包括:不可抗力事故的范围、事故发生后的履约期限、出具证明文件的机构等等。虽然政府行为并不必然成为不可抗力事件,但当事人可以在合同中将政府行为约定为可以解约的条件,赋予政府行为导致合同解除的法律效力。银行应积极将不可抗力条款等国际免责规则的运用,向跨境企业传导和灌输。 


三是银行应引导跨境企业搭建多融资渠道,增加境外融资渠道的储备。这次疫情无疑是对企业现金流的一次压力测试,连一些平时现金流较好的行业以及一些从来不融资的企业也都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其中,首当其冲的是餐饮、旅游、电影、交运等面向消费者的行业:受需求端突然萎缩的影响,这些企业现金流迅速出现危机,而这个时候再去银行融资已非常困难。因此,银行可以积极引导跨境企业在经营状况较好的时候,储备足够的银行信贷支持,以备不时之需;同时,还可以引导跨境企业做好境内外联动,加强境外融资渠道的构建,在国内遭遇突发事件时,通过海外融资渠道提供有效补充,以保证境外分支机构的融资能力。除此之外,银行还可以引导跨境企业加强外商直接投资、跨境资金池、外债等结算工具的尝试和运用,这是解决境外资金入境的有效合规途径。


四是银行应引导跨境企业加强汇率风险的管理。汇率风险是市场风险中的重要部分,跨境企业不能抱有侥幸心理,盲目基于对汇率走势的判断,忽视短期汇率风险。这次疫情突发事件警示企业,经营风险时刻在身边。银行则应预先对市场进行研判,构建汇率风险对冲机制,综合运用外币负债对冲、外汇避险产品,制定组合汇率避险方案,切实帮助企业解决经营困难。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