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2018第二届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对G10货币和新兴货币表现天差地别!美元缘何“欺软怕硬”?

时间: 2018-10-16 17:50:29 来源:   网友评论 0
  • 路透专栏作家Jamie McGeever周一撰文表示,美国经济及股市表现优于世界上其他地区,再加上美国公债收益率上扬,毫不意外地拉抬美元走高。但这却掩盖了美元本身分岐表现:美元兑新兴市场货币的涨势远优于其兑发达市场货币的表现。

来源:和讯外汇


路透专栏作家Jamie McGeever周一撰文表示,美国经济及股市表现优于世界上其他地区,再加上美国公债收益率上扬,毫不意外地拉抬美元走高。但这却掩盖了美元本身分岐表现:美元兑新兴市场货币的涨势远优于其兑发达市场货币的表现。

自从美国10年期公债收益率6月升至3.25%上方的七年高点之后,美联储已经两度升息,同时还暗示将会继续升息,在这段期间,美元指数上涨1%,但兑新兴市场货币上涨了约4%。

显然,美元兑主要货币表现相对迟滞令人感到困惑,特别是美元还享有美国与德国、英国、日本公债利差创下多年、甚是数十年新高的优势——美国两年期与10年期公债和德国同天期公债间的利差为30年来最大;美国/英国10年期公债利差则处于1980年代中期以来的高点,两年期公债利差为1990年代初期以来最阔;美国与日本的短天期和长天期债券利差都创10年来最大。

持仓数据更让人迷惑不解。根据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数据,对冲基金和投机客持有巨量美元兑G10货币净多仓,但做空美元兑新兴市场货币。美元兑G10货币净多仓的规模目前接近290亿美元,为近三年以来最大规模。美元兑新兴市场货币的空仓规模则小很多,为12.7亿美元。

对此,国际金融协会(IIF)的Robin Brooks认为,美元兑G10货币表现相对逊色主要是因为油价。原油价格上涨——自6月以来涨15%,今年上涨25%,过去一年上涨50%,已加大了美国经常帐赤字压力,这种压力一直抑制美元上涨。


“美元兑G10货币汇率仍低于息差,但很大一部分息差优势最终被油价上涨带来的负面拖累所抵消,”Brooks表示。“油价对美元历来有负面影响,(并且)近期的涨势已抵消了起支持作用的息差因素。”

这还是在石油在经常帐中所占比例比以往大幅下降的情况下,尽管过去几年呈逐渐上升之势。如下方IIF图表粉色部分所示:

但这种关系是否会保持仍要观察。最近几周美元和油价开始同向波动,现在油价与美元之间呈正相关性,这很不寻常。实际上,两者之间的正相关性为三年以来最高。


Brooks称,越来越多的分析师现在认为,有些新兴市场货币的跌势已经结束,使得一些货币看起来很便宜。土耳其里拉今年下跌35%,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美元继续走强,那现在可能是要提防的是美元兑发达市场货币大涨,而不是兑新兴市场货币了。

经验老兵大胆预测:美元兑欧元、日元将分别暴跌41%和33%!


据一位有40年经验的外汇市场老兵称,全球最大的货币交易可以总结在一张索引卡上。


A.G.Bisset Associates首席执行官Ulf Lindahl预测,到2024年,美元兑欧元将下跌约40%。该货币经理的理由很简单: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元一直在重复15年的涨跌周期,现在这种模式正在重演。对一些人来说,Lindahl的预测可能显得古怪,他的推理过于简单。但在去年9%的下滑以及桥水公司的Ray Dalio在9月份预测美元将大幅下跌之后,这一观点可能不会再显得那么遥远。


“我们料将看到美元大幅贬值,”这位64岁的老人在8月份接受采访时说,“这对所有金融市场都有重大影响,”可能引发股市抛售,以及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投资者今年纷纷买入美元,令其上涨近2%,因美国经济增速超过全球同行,且美联储率先提高利率。


在美元处于升势之际,Lindahl的观点与强劲看涨共识相反。为了说明他的逆向观点,他印制了索引卡,记录了美元对欧元的长期走势,并在行业会议和鸡尾酒会上分发了这些卡片。他对美元大幅贬值的预测经常被人们所质疑:“你是认真的吗?”


但其他人认为其观点很有说服力。它引发了与其潜在客户的会面,并引发了与现有客户的辩论。2017年当美元下跌时,Lindahl备受鼓舞,投机者押注全球同步增长将刺激其他国家的央行赶上美联储。


Lindahl在8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尽管他们承认其他模式,比如商业周期,“当投资者接触到15年周期时,他们一开始怀疑并怀疑它是否存在”。不接受这一逻辑,加上股市可能出现的调整,使得那些没有为美元逆转做过充分对冲的非美国投资者面临“45年来最危险的投资环境”。


根据Lindahl,去年美元的下跌仅仅是个开始。他预计,到2024年,欧元/美元汇率将升至2,美元/日元将跌至0.75,意味着较9月汇价分别下跌41%和33%。这与彭博社调查分析师的预测中值相差很大,后者认为2022年欧元/美元将达到1.28。


这些天来,外汇经理每两到四个月就会进行货币远期交易。尽管Lindahl确信未来几年美元将会贬值,但在其跌得太远或太快时,他有时会进行战术上的押注。


他表示,美元即将到来的抛售,归根结底是一种历史模式的模型,当美元变得过于廉价或过于昂贵时,货币将回归均值。尽管这些都是市场和经济领域的老生常谈,但他表示,投资者仍然抵制这种逻辑,认为历史模式并不是一个足够好的理由来押注未来的赌注。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