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加息:人民币汇率为何淡定?

时间: 2017-06-16 17:15:46 来源:   网友评论 0
  • “这次,我决定不再跟着美联储走。”一位国内投资者坦言。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这次,我决定不再跟着美联储走。”一位国内投资者坦言。


过去两年,每逢美联储加息,他就前往银行换汇2万-3万美元规避人民币汇率下跌风险。但是,6月15日美联储再度加息25个基点,并宣布相对激进的年内缩表进程后,他却选择“不为所动”。


究其原因,近期人民币汇率似乎“无视”美联储鹰派加息缩表的利空效应,走在企稳反弹的轨道上。


6月15日当天,中国央行上调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87个基点,报6.7852,为去年11月以来的新高。截至15日20时,境内在岸市场美元兑人民币汇率(CNY)徘徊在6.8020附近,离4月以来的最低点6.9107依然存在相当大的距离。


“这导致企业居民换汇热情并不高。”多位银行人士透露。6月15日当天银行营业部换汇额度基本与平时相差无几,没有出现此前美联储3次加息所涌现的换汇高峰。


“其实,美联储6月加息与激进缩表进程,都在市场预期之中。因此即便美联储此次释放近期最强的收紧货币政策声音,也难以激发买涨美元热情。”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透露。值得注意的是,在美联储加息前,受到美国公布疲软的CPI数据冲击,美元指数一度跌至年内低点96.32一线。截至15日20时,美元指数受益加息缩表利好效应,小幅反弹在97.28附近。


“目前买涨美元的主要力量,主要来自日元套利交易。”前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透露,由于日本央行延续宽松货币政策,让日本投资者意识到美元日元之间的利差进一步扩大,纷纷借入日元兑换成美元资产套取更高的利差收益。不过,日本买盘未必能彻底扭转近期美元疲软的走势。


交通银行(601328,股吧)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6月15日举行的2017年国际先锋理财机构高峰论坛间隙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直言,目前支撑美元上涨的因素正在消退,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双向波动的趋势将越来越明显。


人民币未现沽空


“现在参与沽空人民币的国际投机资本明显底气不足。”多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坦言,原先他们预计,在5月底人民币汇率大幅反弹后,这些国际投资资本会卷土重来,借助美联储此次释放近期最激进的收紧货币政策信号,趁机沽空人民币收复部分失地。


但是,在美联储宣布6月加息与年内缩表后,整个人民币外汇市场似乎显得格外平静,几乎没有出现沽空人民币的大单。


“主要是央行大幅上调15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让国际投机资本意识到中国相关部门稳定人民币汇率的决心。”这些外汇交易员向记者透露。不少国际对冲基金仅仅象征性地加大沽空人民币头寸,其沽空人民币交易量不足此前美联储前3次加息期间的30%。


在他们看来,这背后,是三大因素迫使国际投机资本不得不打了“退堂鼓”:一是中国近期去杠杆政策导致资金拆借市场利率走高,很大程度抵消了美联储加息带来的利差缩水效应,具体而言,当前中美利差依然维持在130个基点左右,处于历史最高区间,迫使很多押注中美利差缩水而沽空人民币套利的国际资本选择观望;二是不少国际投机资本意识到中国央行稳定人民币汇率的决心;三是中国经济近期好转,令人民币企稳反弹拥有更强的基本面基础。


记者多方了解到,当前不少国际对冲基金开始将沽空人民币头寸迁移到年底,即买入12月底到期,执行价格在6.85上方的人民币沽空远期期权合约。究其原因,他们押注美联储提前采取激进缩表进程,可能会触发美元意外反弹上涨。


6月15日美联储在加息同时宣布具体的年内缩表规划。不过,美联储并未给出具体的缩表启动时间。高盛发布最新报告预测,美联储会在9月开始收缩资产负债表,12月再加息一次。这与市场此前预期的9月加息、12月缩表有所不同。


“若美联储先缩表再加息,将导致美元拆借市场利率出现更高涨幅,带动美元利差优势扩大而走强。”对冲基金Charles Schwab资深固收策略师Kathy Jones向记者分析说。这或许对美元构成某种短期利好,却难以改变美元中期相对疲软的走势。毕竟,特朗普政府不希望看到美元走强导致贸易赤字扩大,导致对冲基金们不愿投入更多资金押注美元上涨。


鹰派加息触发美国经济收缩隐忧


令市场颇为惊讶的是,面对美联储此次发出最激进的收紧货币政策信号,全球金融市场竟选择“用脚投票”。


在美联储6月加息铁板钉钉的情况下,美国国债收益率未能如市场预期般出现上涨,反而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跌至去年11月以来最低的2.122%,2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刷新6月6日以来的最低点1.278%,令两者息差跌至去年9月1日以来的最低值——80个基点。


“一方面美国5月核心CPI环比增速创24个月新低,引发大量资金涌入国债市场套利,另一方面越来越多对冲基金认为美联储激进的收紧货币政策步伐可能导致美国经济衰退,提前买入美国国债避险。”多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


美国Janus Capital基金经理、有着“债王”之称的格罗斯明确表示,如果美联储基准利率最终涨至3%-3.25%,按照当前的美国经济发展状况,这将导致美国经济出现衰退迹象。


在他看来,考虑到美国名义GDP增速低于4%,加之美国通胀率可能低于2%,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不应突破1.5%-1.75%。


这意味着,美联储很可能难以兑现今年再加息一次、明年加息三次的预期。


多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直言,这也是不少对冲基金敢于逆势买入美国国债的根本原因之一。尤其是美联储承认未来美国通胀会下降,让他们更加笃定美联储很难兑现当前的收紧货币政策步伐。其结果是,当市场预期与美联储自身加息步伐节奏再度出现偏差,势必导致所有金融资产估值又将重新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传统避险投资品种——黄金反而没能赢得对冲基金的青睐。6月15日美联储宣布加息缩表后,COMEX黄金期货主要合约价格一度大跌20美元,截至15日20时,徘徊在1256.8美元/盎司附近。


在多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看来,这背后,是市场认为美联储鹰派加息步伐将给美元汇率带来某种支撑,因此纷纷抛售黄金获利了结。但这不等于对冲基金开始力挺美元,当前市场的聚焦点,正从美联储鹰派加息缩表,转向9月美国政府关门风波等风险因素,以便准确评估美联储的激进收紧货币政策将在多大程度触发美国经济衰退。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