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外汇市场扩容:9年终于迈出第一步

时间: 2014-12-10 16:49:57 来源: 经济观察报  网友评论 0
  • “两非”申请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会员资格,须先向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提出申请,该中心初审合格后报外管局备案。据中国货币网数据显示,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目前共有人民币外汇即期会员442家,如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外资银行等。

  政策红利正持续发力,继银行间债市扩容之后,外汇市场也在扩容。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欧阳晓红

  让风来得更大一些,政策红利正持续发力。

  继银行间债市扩容之后,外汇市场也在扩容。多位消息人士证实,国泰君安获国家外汇管理局(简称“外管局”)批准,经营柜台结售汇业务,将成为中国获外汇市场会员资格的首家券商机构。

  “目前外管局资本项目管理司以试点的方式选择业务品种较多、规模较大的券商经营外汇业务。” 12月4日,一位外管局接近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他透露,今后基金、信托、保险等非银金融机构,只要有外汇交易需求,风险可控情况下,包括非金融企业都会有机会。“这是一种趋势。”

  不过,这项牵一发动全身的改革并非一蹴而就。外管局接近人士解释,向非银金融机构“开闸”初期,其外汇业务经营范围较窄,市场影响有限。“目前国泰君安仅获批柜台经营外汇业务的资格,银行间外汇市场尚未对其放开”他说。

  12月9日晚,外管局发布《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调整金融机构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有关管理政策的通知》(汇发[2014]48号,简称《通知》)。推进简政放权,取消对金融机构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的事前准入许可。

  而真正的大势或是人民币国际化、汇率市场化与资本项目开放,各类市场扩容可谓这三者的前奏。

  上周的资本市场就像一个任性的孩子,降息之后,12月4日,上证综指一路狂涨至近2900点,站上43个月高点。

  另一端,降息几乎成为人民币汇率近期走弱的“拐点”。

  汇率双向波动将成为一种常态,外汇市场的扩容正当其时吗?

  9年,汇市扩容第一步

  9年之后,外汇市场终于迈出扩容的第一步——非银行金融机构获柜台外汇交易资格;之后外管局还会向非金融企业开放外汇市场。

  接近外管局人士透露,国泰君安获批开展即期结售汇业务和人民币与外汇衍生产品业务,后者如远期结售汇,货币掉期等;初期产品不能太过复杂。目前外管局对其放开的只是柜台市场——一个类似银行对客户的市场;另一个银行同业市场并未放开。

  当然,“国泰君安刚拿到柜台资格,之后还要向外管局申请银行间市场的外汇经营资格。”上述外管局接近人士称。这其实也是一种双向选择,市场主体有外汇交易需求,向外管局提出申请,若符合外管局对试点企业的要求,则可放行。

  现实中的中国外汇市场分为两层:即银行对客户的市场,挂牌汇率根据银行间市场汇率制定,是执行汇率市场。另一个是汇率形成的同业市场。“将来通过增加同业交易的市场主体,引进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者,能够增加市场流动性,完善外汇市场价格发现、风险规避和资源配置功能。”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表示。

  其实,早在2005年12月,外管局印发的《非金融企业和非银行金融机构申请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会员资格实施细则(暂行)》(汇发[2005]94号)明确,非金融企业和非银行金融机构(简称“两非”)申请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会员资格,应符合《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快发展外汇市场有关问题的通知》(银发[2005]202号)规定的条件。

  “两非”申请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会员资格,须先向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提出申请,该中心初审合格后报外管局备案。在特定情况下,“两非”可直接向外管局提出申请。

  足足9年,才有“两非”向监管层申请外汇市场会员资格。国泰君安成为202号文出台9年“尝鲜”的首家“两非”企业。

  国泰君安有此需求并不奇怪。在其跨境金融大板块中,涵盖外汇交易。据介绍,涉及交易账户的资金存入方法上,客户可将现金、支票、转帐或汇款,存入国泰君安外汇有限公司以下银行帐户,如渣打银行(香港)有限公司、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等;其佣金及服务收费表标淮如:每10000基准货币,通过电子平台交易免费,电话交易则收费1美元。

  获外汇市场会员资格后,国泰君安可直接为客户提供结售汇业务,降低其业务及资金成本。

  而一揽子金融改革布局中,利率汇率市场化、资本市场深化背景下,无论是股市、债市,还是外汇市场都迎来了扩容期。

  《通知》称,境内金融机构经国家外汇管理局批准取得即期结售汇业务资格和相关金融监管部门批准取得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后,在满足银行间外汇市场相关业务技术规范条件下,可以成为银行间外汇市场会员,相应开展人民币对外汇即期和衍生产品交易,国家外汇管理局不实施银行间外汇市场事前入市资格许可。

  根据《通知》,金融机构应将本机构在银行间外汇市场进行人民币对外汇即期和衍生产品交易的内部操作规程和风险管理制度送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备案。

  “外汇市场扩容后,外汇管控的挑战更大。现在只是放开一个窗口,目前监管层还比较谨慎。不过,使用电子交易平台的话,以后柜台与银行间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华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俞平康说。

  据中国货币网数据显示,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目前共有人民币外汇即期会员442家,如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外资银行等。

  今后,外汇市场不再只是银行这一种玩家。券商、基金、信托、保险,甚至非金融类企业未来都可成为外汇市场的交易主体、做市商。

  按照管涛的说法,从国际上看,非银行机构已是外汇市场的重要参与者,国际清算银行的外汇市场调查报告显示,60%以上市场参与者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将来我国外汇市场发展也要和国际市场发展形态逐渐接轨。

  “牵一发动全身”

  其实,于监管层而言,扩容也旨在配合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推进,进一步提升外汇市场的深度和广度。外汇市场有了足够多的市场主体参与者才有可能发现价格,形成汇率。

  无独有偶,近期一些美国外汇交易商纷纷到中国寻求机会,欲把握资本项目开放的市场先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国泰君安先下一城。

  不过,不容忽视的是,当下的企业结汇动机减弱而购汇意愿增强;外汇似乎在流出。加之,香港自2014年11月17日取消本地居民人民币兑换限制,且香港居民人民币兑换将由在岸市场改为离岸市场平盘。此背景下,资本项目打开一个“口子”后,外汇会否大量流出?

  这种顾虑是多余的吗?资本总是趋利而为。理性成熟的市场并不惧怕利益趋动。

  在管涛看来,9月份以后跨境资金流出压力进一步加大。但市场上虽然有流出压力,并未出现恐慌。现在据市场了解,企业购买外汇在流动性上仍有保障。

  “二季度以来,在国内国际经济金融环境错综复杂的背景下,企业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改变了过去的单边交易策略,结汇动机减弱,购汇意愿增加,开始增加外汇存款和对外资产,减少外汇贷款和对外负债。”管涛说。

  换言之,中国的外汇市场逐渐在成熟,对汇率波动的容忍度也在提升。上述外管局接近人士说,不要觉得人民币汇率向下波动几十个基点就是贬值,自2014年3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波幅扩大至2%以来,从未触及过2%的底线。在其看来,不管是市场还是市场主体都应理性看待汇率波动,升贬预期不能一边倒。否则,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会成为空谈。

  “接下来的金融改革都是牵一发动全身,外汇市场扩容的挑战在于系统要做好准备,非银机构也要采集报送信息,未来或将其直接与外管局的系统联网。”上述外管局接近人士称,“风险监控可能会有一定压力。”

  “推改革、防风险、夯基础、抓管理”可谓外管局下一步主要工作。这是外管局局长易纲在《中国金融》之撰文中提及的。

  易纲在《中国将防止国际投机资金大规模出入》一文中指出,推改革,大力发展外汇市场。外汇市场监管重点逐渐从批准入、推产品,转向维护公平交易,防止市场失灵和管理系统性风险。

  防风险,建立完善新的国际收支和跨境资本流动风险监测预警指标体系,探索新形势下新的风险应急管理手段和政策工具等。

  夯基础,完善数据采集,整合设计银行数据采集接口规范和银行数据统一采集方案,避免多头重复采集数据。加强系统建设,提供优质的信息化服务,实现银行、企业端外汇业务的“一系统”办理,提供联机服务接口等。

  事实上,在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看来,外汇市场扩容也是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放的前奏。囿于近期人民币的走弱,人民币国际化不能再依靠前几年那样的升值预期,而是要靠拓展离岸人民币的投资渠道、丰富其投资品种。

  “目前的美国货币政策和强势美元改变了人民币升值趋势。但国际化还在加速推进。”林采宜说。

  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总裁兼副董事长张晓蕾表示,渣打自2012年11月创立人民币环球指数(RGI)以来,该指数增长迅速,年均增长率超过80%。预计未来五年离岸外汇市场年均增长将达到30%,日均交易量达5000亿美元以上。

  “中国央行实施的跨境人民币清算支付系统(CIPS)将于2015年全面投入使用,这将确保人民币的流动性,有助于分散离岸人民币的交易压力。” 张晓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