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余栋:全球主要央行启动缩表,人民币将肩负改善流动性使命!

时间: 2017-04-18 17:22:32 来源:   网友评论 0
  • 日前举行的“2017年第一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上,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授课教授、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来源:人民网-金融频道


日前举行的“2017年第一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上,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授课教授、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央行金融研究所原所长姚余栋在发言时表示,美、欧等主要经济体即将开始的缩表进程将使得全球基础货币下降,预计M2将出现断崖式下跌,全球经济将面临流动性问题。他认为,在提供基础货币的主要央行都要开始收缩时,人民币将肩负起缓解和改善全球流动性的使命。

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探索设立人民币海外合作基金,用好双边产能合作基金”可以是补充全球流动性的具体途径。姚余栋表示,未来五年全球流动性的缺口将达到10万亿SDR左右,相当于100万亿元人民币,而“一带一路”沿线的60多个国家占到50—60万亿元左右,建议人民币海外投资基金初始量在1万亿元人民币左右,未来十年逐步增长到10万亿元左右。


他特别指出,设立人民币海外投资基金应符合宏观审慎管理,一方面要对将来在境外使用的用途加规定,另一方面要对兑换成其他货币要加以限制,避免给离岸人民币市场带来过多压力。


以下为发言实录:


非常荣幸的参与今天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和人民网共同主办的这样一个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同时,也是关于“一带一路”深入探讨的场合。


我今天想跟大家汇报交流的是怎么能够更好的服务于“一带一路”,这样一个历史性的契机也是机遇,今天题目是“人民币补充全球流动性,支持一带一路”。


我们看一下全球流动性的现状,我在不同的场合都反复的说,因为全球流动性都说了几十年了,包括以前的IMF前总裁康德苏就说要有一个全球流动性的指标,结果BIS做了一个工作报告,但是模模糊糊的没有提出一个东西来,所以我们提出来一个全球流动性的指标,很简单就是把现在的国际储备货币,央行的资产负债表,用SDR全部折算起来,就是把美联储、欧央行、日央行、英格兰央行的折算起来,当然现在包括人民币了,折算起来就有了基础货币M1、M2,我们惯例是用全球M2作为流动性的指标。


先看这个图,大家看基础货币在不断下降,就是右面这个,因为QE逐渐在退缩,所以导致上面的一个,这就是全球流动性的放缓。大家看红线是全球的以SDR计降的M2的速度,大家看迅速下跌。而全球M2一直在增长,就说明全球的央行汲取了1929年美国经济大萧条时的惨痛教训,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没有让全球流动性下降,这是很难得的,实际是大大减低了金融危机的痛苦。


现在预测未来是断崖式下跌,为什么这样说?美联储即将开始缩表,按照美联储主席的预期可能需要五年左右的完成缩表,可能最早是今年年末或者2018年的年初。欧央行现在对他的缩表没有一个很好的计划,他现在已经结束了每月负债800亿的QE操作,到年末要完成每月是600亿,但是明年以后做什么现在没有明确的计划,日本央行我们看到还依然在实行负利率,同时把十年期国债还在锚定在零利率,还继续完成他的QQE操作。


英格兰银行实际上QE操作很趋缓了。但是我们要看到日本央行已经持有了他的债券市场的38%,如果按照日本央行今天的购债速度2018年会达到60%,他就面临他QE操作时已经没有债券可以买了,因为他的交易对手方都是银行和保险机构。所以盯零利率,我觉得就是一个不成熟的创新。因为30年日本的利率在1左右,十年期的在0左右,人为的扭曲了这样的收益曲线,而债券市场已经不足量了,我觉得某种意义是唐吉诃德大战风车,所以终将挡不住十年期利率的反弹,所以日本央行的QQE终究是强弩之末,只是退出的时间问题了。


欧央行购债已经买了15%左右了,如果这样下去,很快在2019年购债33%,达到法定上限,所以他已经开始退出了,从800亿每月减少600亿,明年肯定还会减少,但是没有计划。但毫无疑问他也受到了空间的限制。


由此全球基础货币的预测就是这样一个绿线,美联储开始缩表,日本央行终究是缩表,欧央行明年继续缩表,英格兰央行本来分量小,关系不是很大,所以基础货币总是下降的。如果这样预测的话就会出现全球流动M2断崖式的下跌,我在不同场合说了两年了。这个红线的增速是断崖下跌,人类历史上什么时候出现这种情况?只有在1929年美国大萧条时。后来我们渡过了全球金融危机,走出来时也没有遇到这种时候,而即将面临的是这样的流动性的问题。


怎么办?主要央行提供基础货币时都要开始收缩,人民币是全球流动性的根本救赎,如果我们把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放进去,就会发现上面是明显改善,下面那个掉入谷底,如果加入人民币好很多,当然人民币不能全面改善,但是能够让这种断崖式下跌改成温和式下跌。这就是人民币肩具的给全球提供流动性的使命,同时也是全球经济的需要,所以人民币国际化就是全球央行逆回购,我们无法扭转这样一个态势但是我们可以减轻这样的态势,至于这个态势来了以后全球经济会怎么样?我觉得还是相对悲观的。因为我们以前没有遇到过,只是1929年遇到过,大宗商品长期低迷,世界经济好不到哪去。


这就是我想跟大家报告的,在“一带一路”上,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个坚实的成就,未来的全球流动性是漫长的冬夜,只有靠人民币补充。那么怎么补充?克强总理在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上已经说了,要探索设立人民币海外合作基金,用好双边产能合作基金,这是去年政府工作报告,实际上也是作为一个任务,有关金融部门都在落实这个事情。量有多大?这是我们今天研究初步的成果。


未来五年全球流动性,按绿线,就是它不缩表的情况下缺口有多大呢?五年左右会达到10万亿SDR,相当于100万亿人民币,就是即将我们面临的是这样的下滑。“一带一路”上60多个国家,经济体量也非常大,全球需要100万亿,那么“一带一路”我猜测至少有50—60万亿,所以人民币海外投资基金我建议初始是1万亿人民币,按万亿来算的,未来十年左右增长到10万亿,要大规模的为“一带一路”上的国家和地区提供流动性。因为全球需要的量非常之大的。但是这里有一些需要考虑的问题,如果我们设立也许一个海外投资基金,不光是一支,可能很多支,给全球提供流动性,有些机构拿着人民币到境外换成美元,就给境外外汇市场的人民币带来了压力,所以这个应该是逐步的,应该是符合人民银行和外管局宏观审慎方针的,就是你要是拿了这个钱,不能换,可以直接拿来买中国的商品,进口中国的机械设备,搞基础设施也是可以的,或者逐渐的给换,不能立刻拿着换美元。


所以我想跟大家报告,全球的流动性即将面临断崖式的下跌,我们对它的效果还没有充分的认识,那么能够补充的只有人民币,所以人民币国际化是全球央行逆回购,它的量可能在10万亿SDR,相当于未来五年100万亿级别的量,“一带一路”作为中国倡导的,得到了这么多国家和国际组织共同响应的战略,我相信中国应该给“一带一路”的国家补充流动性。克强总理在去年政府工作报告已经说了人民币海外投资基金,建立这支基金我觉得有必要也是重要的,但是应该逐步来,应该从1万亿着手逐渐增长到10万亿,同时要符合我们的宏观审慎的管理,就是对将来在境外使用和兑换成其他货币要加以控制。但总体我相信中国经济和我们的人民币是有能力为全球在相当大程度上补充流动性,特别是“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