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相龙:中国外汇储备已占世界1/3

时间: 2012-09-12 18:01:09 来源: 搜狐财经  网友评论 0
  • 我认为我们在促进资本项目开放上应该有一个突破,也就是人民币国际化上有一个突破,当然是长期的,不能说一时的。大家中国的金融自我约束能力比过去强了,实力也强了,所以,我们既要有风险意识,中国金融界也要有机遇意识,抓紧促进改革。

  搜狐财经9月12日讯 2012年夏季达沃斯9月11-13日在天津举行,会议主题为“塑造未来经济”,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在“中国的金融改革”分论坛上表示,我国的经济总量世界第二,今后十年7%的增长潜力,另外贸易量是世界的1/10,外汇储备是世界1/3,金融净资产是1.8万亿,世界第二位。

  以下为发言实录:

  戴相龙:杨副总让我讲讲金融改革的顶层设计问题,不敢承担,但是我确实愿意跟大家交流一下当今中国金融改革的重点。经过20年,人们通过整顿救助改革发展,我们国家的银行业已经 从原来技术上破产,可以说现在向世界崛起迈进了。当前的情况是什么呢?我们的经济总量世界第二,今后十年7%的增长潜力,另外贸易量是世界的1/10,外汇储备是世界1/3,金融净资产是1.8万亿,世界第二位。我说这话的目的就是总而言之,中国的经济和金融跟世界经济金融已经连在一起了。所以,金融改革我认为除了做好当前的想项改革之外,就是围绕人民币的利率化、国际化来推进。所以,我提出来今后的改革可能有四个要突破。第一,利率市场化要突破。利率市场化的突破我特别建议发挥上海银行间的作用,现在已经有八个品种,所以我希望能够参加的金融机构能够更多一些,品种更多一些,交易量更大一些。从原来主要弥补投资发展到一年期贷款。同时我也希望中央银行能够逐步缩小存贷款基本利率的利差,增加银行其它的服务。我建议要发行大面额的存款凭证,同样是一万块钱存款和一百亿的存款都是一个利率,根本不可能。

  第二,要在完善金融组织机构上下工夫。我们的金融机构很多,继续发展中小型的各类金融企业,同时,在职能上有一点差异化。我们国家的金融资产银行占90%。我是主张从中国国情出发,比如银行控股公司,银行本身可以直接经营它的主业, 同时可以投资成立附属的或者控股的保险证券公司,人保公司,保险公司也是这样,现在就是证券公司做的不大,原来证券工业也是四家国家银行为主管的,后来通过兼并,现在不是这样。所以,这是一个意见,这样他们可以为我们的企业集团或苦果公司服务。

  同时,另一方面对微小企业服务要改进,现在只讲银行怎么办,微小企业怎么创造条件没有,微小企业的信贷服务是长期的,是国际化的,要逐步解决,最主要的制度经营,建立一个农民需要的,城市工商业需要的新型合作金融制度,我不展开讲。

  第三个要有一个突破就是扩大社会资本形成能力要突破,我们现在贷款的增长幅度比资本金的增长幅度要高五个百分点,这就意味着企业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实际上有些地方还在上升,这就使得中国金融业的风险在一个方面不断的聚集,是很危险的。

  所以,第一我建议我们国家建立一个社会资本统计和公布制度,把每年我们国家企业社会资本是多少,分布在什么行业,分布作什么地区,看这个社会资本是怎么流动的。要继续规范发展证券市场,特别是引导机构投资者投资股票。

  第二,我们企业债券是发改委审批的,公司债是证监会批的,商业票据是中央银行批的,先把他们发行的条件、程序规范起来,以后逐步进入到统一市场。债券市场发展才能促进利率市场化,债券市场发展才能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外国的钱可以来投资债券。

  再一个发展基金投资,本人就在社保基金工作,但是1997年要审理一个产业基金条例,到现在还没有产生。所以,我再一次呼吁要设立一个股份投资基金管理办法,这样引导社会资本、民间资本对社会投资。所以,我们金融机构不但提供贷款,我们金融机构很重要的一条帮助财富管理,三十多万元的储蓄怎么让他们能够获得投资,获得回报。

  第四,我认为我们在促进资本项目开放上应该有一个突破,也就是人民币国际化上有一个突破,当然是长期的,不能说一时的。1996年,当时我代表我们中国的政府宣布经常项目可兑换,那是个预测,十年可能会做到资本项目可兑换,可是出了一个1997年亚洲危机,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所以,这个就放慢了,但是我认为现在具备加快的条件,首先还是把境外合格机构的投资者批准,现在都是二百多亿,不到三百亿,可以放到八百亿,甚至更多。第二,将来可以做到批准合格机构、投资者,对额度可以不加限制,最后发展到上市公司说我这个上市公司外资不超过30、40,境外投资机构合起来或者其中一个境外合格投资者占股票的比例不到多少,超过就停止了。而印度外国资本进入股票市场是很大胆的,我们值得借鉴。同时推动国内的资本对外投资。

  因此,在人民币的结算问题上,继续扩大人民币的跨境结算。另外,资本项目可兑换不是像一些人说的程度很低,我们比IMF估计的亿应该高很多。比如房子,新加坡、加拿大、澳大利亚好多房子不是中国人买的。另外,现在在集团,在中国大陆有企业,在外地有企业,把人民币放在大陆的企业,外界的企业就是外币,所以,这个实际上已经很开。所以,中国资本项目开放上不会很遥远,会快的。

  我自己认为今后几年,特别五一定要在利率市场化方面有突破,在金融机构功能的差异化服务上要有突破,再一个就是在扩大直接融资,社会资本形成能力上突破,还有资本项目开放上要有突破。我想中国的金融体制改革会有整体的大的变化。

  杨燕青:感谢戴理事长给我们一个波澜壮阔的全局性的局面。我追问一句,您说的资本项目可兑换,如果看2015年这个任务能实现吗?

  戴相龙:经济体、金融体制的改革是很难用时间来规定的。它不是高铁,定时开,定时传,因为要受国际金融的影响,受国内的影响。比如1996年我们经常项目我们认为五年就可以,甚至十年,当时谁知道亚洲危机、美国危机,所以,正常情况下三年五年应该有条件有重大突破,但是很难说,还要看社会、全球经济、美国经济的影响。大家中国的金融自我约束能力比过去强了,实力也强了,所以,我们既要有风险意识,中国金融界也要有机遇意识,抓紧促进改革。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搜狐财经 作者: (责任编辑:wmy521)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