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银行买入返售业务骤减 资产负增长探因

时间: 2012-04-25 15:53:42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网友评论 0
  • 宁波银行行长罗孟波4月10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1年基于收益率和流动性的考虑,该行大幅降低了买入返售类资产规模。不过由于这类业务规模银行本身较容易控制,加上其他类资产业务的增长,今年该行资产规模极有可能回归正增长。

银行资产负增长是好是坏?

对于宁波银行来说,这个问题或许未有定论,不过该行也有扭转资产负增长的信心。

宁波银行行长罗孟波4月10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1年基于收益率和流动性的考虑,该行大幅降低了买入返售类资产规模。不过由于这类业务规模银行本身较容易控制,加上其他类资产业务的增长,今年该行资产规模极有可能回归正增长。

另外,作为资产规模还不到3000亿规模的中小银行,目前宁波银行的房地产开发贷款和地方融资平台类贷款投放相对较少,但在中小企业投放上今年则会继续发力。罗孟波表示,该行计划今年至少投入100亿元支持中小企业,其中至少40亿投向小微。

利好还是利空?

与兴业等在买入返售类业务上较为进取的银行相比,过去一年,宁波银行的资金业务略显保守,这使其成为当年上市银行中唯一资产负增长的银行。

不过,如果细分上市银行调整买入返售类业务的具体结构,这一业务增加或减少,对银行来说,其结果究竟是利好还是利空,或许尚难定论。

宁波银行尚未公布2011年报,但业绩快报显示,截至去年末,该行资产规模是2605亿元,相比当年第三季度末,已经是环比正增长,但仍少于2011年初的2632亿元。

个中主要原因,就是该行去年上半年开始的资产结构调整,大幅减少买入返售类业务的规模,从去年初的830亿元,降到第三季度的不足98亿元。

罗孟波解释,去年资金市场价格呈现上升趋势,从收益率角度,该行倾向于在高点时持有资产,而不是进行买入返售类等交易业务。

宁波银行的买入返售类资产主要是票据和债券,虽然在这类业务上,机构对价格的判断和策略各异,但并不仅仅是宁波银行有类似操作。比如兴业银行年报显示,该行2011年的买入返售票据也从年初的2872下降到年末的1927亿。

但与宁波银行有所区别的是,在降低票据类返售业务的同时,兴业银行大幅增加了信托收益权的返售类业务,从去年初的14.5亿增加到年底的2831亿,整个返售类资产也净增加了1529.74亿。

作为2011年银行表外融资的新型工具,买入返售类信托收益权业务在被部分银行广泛应用的时候,显然

宁波银行动作不多。

不过,这或许不是坏事。

目前银行买入返售类债券和票据业务,是作为同业业务计提风险资产,权重一般在20%,但监管部门对信托收益权、同业代付等表外融资风险资产权重及资本计提要求都尚未明确,银监会对融资类表外业务计提风险资产的要求,也仅限于融资类银信合作。

根据银监会《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未来买入返售类业务的风险资产权重会提高,资本占用会加大,信托收益权等买入返售类业务,未来风险资产核算比照融资类信贷。

若果真如此,去年该类资产大幅增长的银行,也极可能面临更高的资本计提压力。

小微贷款投放加力

买入返售类业务的这场博弈,谁能笑到最后还未有定论,而中小银行在市场价格波动时的流动性调整空间略显局促,这也会给银行新兴的金融市场业务发展带来挑战。

宁波银行2011年三季报显示,该行拆出资金的余额从年初的3亿,下降到零,拆入规模也出现下降,这意味着该行明显降低了同业的资金融通。

罗孟波表示,去年该行并未停止拆出,但是资金业务的策略重点已从买入返售转为增加交易性持有,这事实上使得银行现金减少,导致同业拆出减少。

他表示,宁波银行重视资金业务,宁波银行金融市场业务的区域总部目前设在上海,高管团队中也引进了外籍专业人才来组建这个部门。

据了解,宁波银行已经将公司业务、零售公司、信用卡、金融市场和个人银行作为五大利润中心,金融市场业务主要包括资金交易、代客业务、资产管理、衍生业务等,金融市场业务在该行的EVA贡献占比约为15%。

不过,诸如工行等其他大型上市银行,去年交易性金融资产增加的同时,又能保持拆入拆出都继续增加。两相比较,中小银行的流动性缓解能力明显有待提高。

不过,作为资产规模尚不足3000亿的中小银行,这类问题不难理解。

罗孟波表示,从资产结构上,目前该行的房地产贷款和地方融资平台贷款并不多,主要仍是中小企业贷款。

“房贷和地方平台,这两个是宁波银行的短腿。”罗孟波介绍,该行房地产贷款的投放比例内部控制在5%以下,因为在房贷和平台贷业务上,中小银行没有资金优势也没有规模优势,该行的业务导向仍然是中小企业。

截至2011年9月底,宁波银行的贷款余额不到1200亿,中小企业贷款是500亿左右,小微余额150亿左右,不过,今年该行的中小企业投放将至少达到100亿,而去年前三季度,该行的贷款新增也才不到200亿。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四季度以来,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出现攀升,中小企业贷款投放也面临不良率提高的问题。

对此,罗孟波表示,不良率问题,今年乃至今后两年,整个银行业都会经受考验。但对宁波银行来说,今年上半年以来,该行对比较敏感的行业和领域,比如房地产业、大宗商品、钢贸企业等,该行一季度都有专项分析,分析的结果是基本可以“放心”。

 

 

他介绍,在控制不良率的时候,该行有许多领域是禁入的,比如娱乐业、宾馆业,对宁波的餐饮业也较为谨慎,另外对广大中小企业,凡是主要负责人或者经营人有赌博行为,该行也是禁止投放的。

对于今年的信贷形势,由于受信贷规模、存贷比等限制,加上实体经济回暖的节奏不一,目前信贷需求较为疲软,罗孟波预期,下半年的信贷需求或许会有所上升。

目前该行已经在申请80亿的中小企业金融债。至于再融资,该行此前已有定向增发和次级债发行,罗孟波表示,现有资本充足率在一到两年内还能支撑该行业务发展,从更长时间来看,银行业整体规模比往年的高速发展也会回落,短期内宁波银行不太会考虑再融资。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责任编辑:黄克琼)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